荒岛惊魂吉吉:丑陋中国教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7/13 18:24:01
        一.惨无人道的教育方式
      

   教育,原本是启迪智慧,涵养心灵,有着浓厚的人文色彩的高尚事业,而我们的教育却在功利思想的作用下,扭曲为机械的工厂化生产。学校的管理者为了在教育主管部门对学校的评比中获得一个理想的成绩,肆无忌惮地延长学生的一日在校时间。我们的孩子,早上6点以前到校,小学到下午6点左右放学,除去中午2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小学生日平均在校学习时间10小时;中学晚上9点左右放学,除去午、晚饭3个小时,日平均在校学习时间12小时左右。初三、高中的师生,周六上课、寒暑假补课早已常态化,到了高三连星期天也要加班的。学校对学生休息和娱乐时间的压榨与侵占,严重的摧残了孩子们的身心健康。近来,有媒体报道:北京等地的一些学生因为睡眠不足,“发明”了利用上学放学路上乘坐公交车的机会挤时间睡觉。这与其说是“发明”,倒不如说是对今天教育的非人性化的一种辛辣的讽刺!
    除了漫长的在校时间外,孩子们还承受着成人难以想象的作业负担。小学生的书包越背越大;中学生的课桌上,小山一样的书作几乎要湮没了他们青春的容颜。孩子们除了要完成教材和地方统配的各种练习册上的作业外,还要做老师下发的各种资料及家庭作业。许多小学生的家庭作业每天都要做到晚上9、10点钟,甚至更晚。一些小学生为了完成作业,“发明”了把两支笔绑在一起,一次写两个汉字的方法,以提高书写的速度;一些家长实在看孩子写不完,干脆越俎代庖替子女写起作业来。
    这种残酷的教育方式,所造成的直接后果,便是严重摧残了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以致许多孩子厌学逃学,据统计,我国目前小学生的近视率为22.8% ,高中生的近视率为78.25%,从某种意义来说,视力的下降可视为身体的残疾。中学生的身体素质也在急剧下降,笔者调查的一所中学,在一次30分钟的集会中,有三名学生发生昏厥被送往医院急救;夏季一个星期之内发生在教学楼的学生昏厥现象,最多时达到7人次。个别学生因为不堪重压,甚而导致精神分裂,变得疯疯傻傻。更有甚者,因为紧张、枯燥的学校生活而厌倦了人生,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来寻求解脱。2009年4月9日的《南方周末》和4月18日的《中国青年报》分别报道了江苏盐城第一中学学生宋锬、河南西峡第一中学学生小蓓跳楼自杀,造成一死一残的悲剧。这两所“第一中学”都是当地的示范高中,都以“管理严格、升学率高”而闻名。此外,这两所学校还有一个共同之处:他们都被自己的学生(包括部分家长)在背地里称为“第一集中营”或是“第一监狱”。

    当教育的人文性被功利所泯灭殆尽,甚至惨无人道之时,我们还能期望这样的教育培养出充满人文关怀的公民吗?

                             

                             二.肆无法度的教育管理
        

   教育,是事业,更是科学。科学的东西,必须遵从科学的规律。然而,中国的教育管理,却处于一种无政府主义状态。学校的管理者,漠视国家的法律法规及行业规范要求,肆意延长师生的在校时间,任意变更国家课程计划的课时数目,随意掠夺教师的法定节假日,不遵照劳动法的要求支付节假日工作报酬。一句话,教育成了一些无知、狂妄且功利心极强的管理者的自留地,他们想怎么种就怎么种。笔者走访的一所中学,2008年秋季,该校有44个班级,约2700名学生,12个学生食堂供应窗口,学校的作息时间是:早餐30分钟,午餐60分钟,晚餐40分钟,学生每天上1节早自习、8节文化课、一节课外活动、3节晚自习(每节60分钟),外加20分钟的早读、30分钟的午读和30分钟的晚读。周六照常上课。语文、数学、英语每周安排7课时(国家教学计划每周4课时),理、化、生每周5课时(国家教学计划每周2-3课时);学校要求教师在高一、高二两年内完成高中三年的教学任务。搞了一学期,效果太差,才停了。今年端午节是国家法定节假日,按规定应放假一天,但这所中学却并不放假,教师每人补助30元作为上班的报酬。老师们苦笑着说:咱们的劳动赶不上一个小工(在建筑工地上从事力气活的农民工)呀!
    学校,本应是最讲规矩的场所,本应成为践行法纪要求的典范和表率,只有这样,才能影响和教育我们的学生成为遵纪守法的公民。而目前中国教育的这种无政府状态却让人诚惶诚恐,我们能期待它为我们的民族培养出什么样的公民呢!

              

                       三.教育者的尴尬与悲哀


    

   社会和家庭对教育的要求与期望越来越高,但学校和教师在社会中的地位却越来越低,甚至沦为弱势群体。有人戏称,如今的学校是“责任无限公司”。学生因心脏病突发死亡,学校和教师“有责任”要当被告要出钱;学生在家中服毒自杀,学校“要负责”,要“赔款”;学生违反纪律、打架斗殴,被教师批评后离家出走,老师“要负责”……在众多涉及教育的官司中,几乎90%以上以学校、教师的败诉而告终。在诸多此类案件的打击下,学校教育中的“管教”功能逐渐蜕化,与之相应的,学生猥亵、要挟甚至殴打、杀害教师的案件却与日俱增。
    当承载一个民族未来发展希望的行业或群体,沦为社会的弱势群体,当为人师表的教师们屡屡尊严扫地的时候,我们还能期待他们为我们的民族担负些什么呢?
   这是令人可怕的社会现实!

                           四.可怕的道德危机  

   

   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行政行为,常常冲击学校这块原本单纯的净土,让孩子明澈的眼睛过早的蒙上了生活的烟尘;过高的工作压力和急功近利的思想意识,让一些教师在生存面前放下了为人师表的尊严,为了在唯“分数”的秋后算账中不挨“板子”,以至教学生作弊,帮学生作弊,甚至做起了高科技作弊的生意。2009年6月,发生在吉林松原的高考弊案中,两名老师把高科技作弊工具卖给自己的学生,以求名利。6月23日,央视《朝闻天下》又报道了江苏罗阳中学组织100余名初二学生在中考中为初三差生和流失学生替考的事件。还有2008年轰动一时的甘肃天水高考移民案、2009年的山西忻州高考弊案,都有教师参与其中。孩子们从学校和老师那里鉴证了“诚信”只不过是一句骗人的谎言,道德的说教也仅仅是裹在名利外面的一层美丽的画皮!

   教育,原本是充满浓厚的人文色彩,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及教师高尚的人格修养来影响和培养学生的所在。当教育行业的道德大堤被毁,教师的道德滑过底线,孩子们在学校和老师那里看不到对法规的尊重,看不到公平与正义,看不到高尚的情操和磊落的人格,却看穿了师表的虚伪和为了名利而不择手段的丑陋时,他们会对社会产生怎样的认识,会对人生观有怎样的定位呢?我们能期待这样的教育为我们的民族培养出有道德、守纪律的公民吗?

   这是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

五.高考已无公平可言

   

   中国的孩子从三四岁起就开始了高考的艰难跋涉,然而,当他们过三关、斩荆棘,终于走过高考时,才恍然大悟,在他们十数年如一日拼智力、拼体力、拼命苦读,想凭实力考上大学之时,有权力、有门道、有关系、能投机、胆子大的同窗们用非法的手段,同样能堂而皇之的步入大学之门。首先,相当数量的报复监考教师的暴力案件的发生,打击了监考教师的严格执法意识,从而放纵了考生的违纪思想。据一位从事多年监考工作的老师讲,每年高考中,总有相当数量的考生在考场上传夹带,抄袭他人答卷,或用各种方式从考场外获取答案,他们只能尽力制止,但却无一例被执行考纪。原因是老师们怕被考生报复。考生们也就摸准了监考教师的这种心理,做起弊来更加有恃无恐了。其次,法制打击的缺失或不力,使一些违法者堂而皇之的从事起违法活动。如2009年4月19日央视《东方时空》报道的2009年4月11日陕西省专升本考试中的高科技作弊案,就形成了从制造、销售,到提供答案这样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一些人还在网上公开发布为人替考、提供答案、出售作弊工具的消息。第三,高考优惠政策的不透明或不严密,使一些有权势、有门路的投机分子有机可乘。如2008年的甘肃山东高考移民案,2009年的重庆高考改民族成分的何川洋案等。

   以上种种,都严重的损害了高考的公平与公正。

六.畸形的教育催生的畸形产业

  

   畸形的教育催生了畸形的教育产业。随着应试教育的愈演愈烈,教育界涌现出一大批投机分子和一系列的投机产业。形形色色的“教育专家”粉墨登场,捧着冠以各种名目的“科研成果”,四处招摇;名为讲学,实为钞票。专家们讲一天,少则五六千,多则八九千,加上兜售书籍资料的收入,实在是个诱人的数字,正所谓“生财有道”啊!“专家”们之所以有市场,是因为迎合了教育行政部门好搞形式、好大喜功、好做表面文章的需求,更是暗合了一些部门敛财的需要:用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学校派规定的人员参加,并按指定的标准缴培训费、资料费,算起来实在是一个很天文的数字。这样,便形成了一个各取所需、共生共赢的教育产业链。

   就以每年一度的高考研讨会来说吧,不是研讨学问,不是研讨教学,而是研讨应试的技巧,揣摩高考命题的方向和可能性,说白了,就是教人投机!近年来还兴起一股“中学生心理辅导”热,许多学校还把它当作一个宣传自己的德政工程来做(心理学教授们又要在教育的产业中分一杯羹了)。是的,中学生们是有许多心理疾患的;但学校是培养人的场所,不是戕害人的地方。学生们被我们教育成了有心理疾患的人,是在培养人,还是在戕害人?

   试想一下,这些年来,“专家”们你方唱罢我登场,有哪个“教法”推广出去了,并且产生了大面积的“增产”效益?有哪个地方的高考成绩是靠“高考研讨会”提高的?又有哪所学校的教学成绩是靠所谓的“培训会”培训出来的?其实这些问题领导们心里明镜似的,可为什么要搞,要顺从?这里面的学问就大了。反正是公吃公,花的是纳税人的钱,我何必要冒“领导”之大不韪,给自个找不痛快呢?这就是中国式的教育!

   当承载一个民族未来希望的行业,不再求真务实,甚至不辨是非泯灭良知,干起投机的勾当的时候,它还能托起一个民族的明天吗?

七.弊端的根源及对策

   

   中国教育备受民众的关注,也备受诟病。有人把问题归咎为考试制度和考试方式,也有人把问题归咎于评价方式,还有人把问题归咎于竞争激烈、优质教育资源配置不平衡........究其种种弊端的根源,不在学校,也不在教师,而在对教育的管理体制。中国还不是个严格意义上的法制国家,许多教育问题或有法不依,或无法可依;有关未成年人权益保护的法规建立健全了,中国许多传统的教育思想被西方的教育意识代替了,而保障教育健康发展必须的法规建设却滞后了。行政机关对教育的支配远胜过法规的约束。校长是局长任命的,局长是县长和书记任命的。县长为了政绩用高考评价局长,局长为了保乌纱用各种考试的成绩评价校长,校长为了保乌纱,当然用成绩评价教师并且最大限度的延长学生的在校时间,教师为了在秋后算账中不被打板子,就用加大作业量、重复训练的方式来应试。这样,就形成了一条有着鲜明的功利意识的乌纱生态链。因此,在中国,教育不是当作事业来做的,而是行政官员脸上的一块遮羞布。教育违法几乎没有成本,或成本极低,可以忽略不计!

   所以,中国的应试教育虽备受指责却愈演愈烈;规范办学行为的法规、条例、红头文件多如牛毛,却总是有法不依,有令不行,有禁不止;义务教育阶段的素质教育改革和高中新课程改革虽规模宏大,轰轰烈烈,却总是收效甚微;教育事业虽备受关注而教师和学校的权益却屡遭侵害;一些所谓的名校,不是靠规范办学而出名,而是以不正当竞争和目无法纪的侵害教师和学生的合法权益而出名。

   因此,中国教育要想走出应试教育的死胡同,必须在教育立法和执法上大做文章。首先,应加强教育立法工作。应设立《中小学办学规范法》,对中小学生的一日在校时间、课程设置、课时安排、周课时数,作业设置等以法律的形式做出明确具体的规定,并对相关的违法行为,做出严厉、明确、具有操作性的惩治规定。修改《教育法》和《教师法》中保障学校及教师相关权益的有关条款,提高违法的惩治标准。其次,政府要加强对教育的执法检查力度。第三,在对学校的评价方面,实施违法一票否决制。要把依法办学作为评价学校的首要条件。只有运用法律武器,才能从根本上扼制应试教育的功利意识,规范教育行为,保障中国教育的健康发展。否则,一切改革,只能是死水微澜,劳民伤财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