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警长为什么被禁播: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之六《邓小平理论研究的三个误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4/05 09:03:08

马克思主义哲学系列之六《邓小平理论研究的三个误区》

(2009-09-27 23:19:59) 转载标签:

邓小平理论对象

整体

局部

实事求是

一切从实际出发

分类: 文集

邓小平理论研究的三个误区

   

    邓小平理论的学习、宣传和研究,已在中国形成覆盖所有领域的热潮,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对于推进中华民族的现代化进程,起了思想引领的重大作用。但是,在邓小平理论的研究中,也出现了某些亟待克服的误区。

    误区之一:仅以文献为对象

研究小平理论,应以什么为对象?若以望文生义的方式来回答,自然应以记载小平思想的文献为研究对象。于是,就有一批理论工作者,把自己锁定在有关文献上,仅仅以本本为研究对象。这种研究方式的成果是一大批以转述小平言论为内容的文章和书籍。本人曾长期从事编辑工作,大批量地看过此类文章,感慨极深。

  研究小平理论要不要以老人家的论著为研究对象?要。特别是在学习、宣传小平理论的初始阶段,应主要以小平的著作和党的有关文献为学习和研究的对象。即使是在学习、研究、应用的深入阶段,也离不开对文献的理解和阐释。但是,如果在研究小平理论的全过程,仅仅以文献、本本为研究对象,那就走上了经学的道路,步入了误区。中国有数千年的注经传统,至今仍为中国的人文学者所沿袭。许多人做学问的方式仍然是注经、释经或曰“转述”、“述评”。以这样的方式做中外思想史,当然有它的合理之处,但也不是最高境界。若把这种方法移植到小平理论研究领域,把它作为唯一或主要的方法,只做转达、述评的工作,那就违背了小平理论的基本原则———一切从实际出发。其后果堪忧。

  邓小平理论不是书斋的产物,而是理论联系实际的结果。这个理论有一个现实的、客观的对象。这个对象就是处于当代世界交往中的中国国情,和这个国情所包容的各种基本矛盾及其综合发展趋势。研究邓小平理论应以这个对象为对象,应以邓小平所考虑的问题为问题,而不应仅仅停留在记载他的思想的文献上。老人家已过世了,但他所研究的对象还存在着。他所考虑的大问题,有一些尚未解决,还产生了一些新问题。我们应接过他所研究和考虑的对象和问题。通过学习他的论著,掌握他研究这些对象和问题的方法与思路,利用他所得出的结论,把他所开创的面向实际生活的研究,进行到底。换句话说,应借助文献、运用文献、透过文献,以文献的对象为对象,直面中华民族的现状和未来;而不能仅仅以文献为对象,仅仅在书本上讨生活,更不能为这样和那样的目的,去摘抄、连缀语录,弄些急就章,制造学术泡沫,为评职称提供资本。这是人力、物力、财力的巨大浪费。

误区二:离开大树欣赏花果

邓小平理论,是马克思主义这棵大树,扎根于新时期中国国情之土壤而长出的时代花果。

  是整棵树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但时下有些人仅把目光定格在花果上,谈花果、论花果、赞花果,却忽视了花果所从出的主干。君不见,在许多场合,学理论,只学邓选,不学毛选,更不学马恩列斯选。“急用先学”、“立竿见影”的遗风不绝如缕,不甘寂寞于青萍之末。

  为了更清晰地了解局部,应该也必须推出局部的特写镜头,但离开整体,局部就会失去本来的意义,因而必须把局部放在整体中来考察。譬如,研究程朱,若不懂孔孟与陆王,便失去源头和流变。此道理也适合于今天。所以,应该把理论发展的某个特定阶段放在理论发展的全过程中来研究,而不应该把这个阶段,从过程中剥离出来,孤立地加以考察。这是我们在学习、宣传、讲授、研究邓小平理论的时候,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则。“文化大革命”期间,“林副统帅”就曾以截断源流的手段来对待毛泽东思想。他一方面别有用心地“大树特树毛泽东的绝对权威”,另一方面又借口马恩列斯离我们太远,把他们晾在一旁。所以,有那么几年,全国的新华书店,马恩列斯的著作连影子都见不着,只有一排排大大小小的“红宝书”。幸好毛泽东在林彪折戟沉沙之后,适时“发出认真看书学习,弄通马克思主义”的号召,才使得几近中断的“道统”又得以沿续。前车之鉴切切不可忘记。

  仅以文献而不以文献的对象为对象,已使我们像希腊神话中的安坦那样,双脚悬空,离开了实际生活的大地。而不联系先贤学文献,又使花果离开了树身无所依傍。花果离开土壤,离开树身,被孤独地供在书斋的花瓶里,看似厚爱,实则有害。这不是对待小平理论的正确态度。

误区三:牵强附会,把简明的问题复杂化

中华民族的振兴,要靠亿万人民群众的奋斗才能成功。所以,我以为,邓小平肯定有一个愿望,这个愿望就是让自己所想的、所说的、所写的,尽量地贴近人民,让群众都能够听懂、看懂、无障碍地领会。因而,深入浅出、通俗易懂,是小平理论的特色。打个比方,小平理论有如一池春水,是清澈的。而时下有些学人,用了各种各样的框架去“解释”它、“阐发”它;把各种各样的新潮词语,作为标签贴上去,包装一番。仿佛不这样,就不足以显示小平理论的博大精深和阐发者的慧眼独具。结果就把水给搅混了。真是你不说,我还清楚,你越说我越糊涂。我总觉得,入口即化,也好消化的精神食粮,没有必要经由保姆咀嚼一番,加进一些唾液,甚至使它变成牙慧,再填入“群氓”的口中。群众不是缺乏正常理解力的弱智儿童,没有必要以喋喋不休的低水平重复来“开导”他们,更不能故弄玄虚糊弄人家。

  我们可以借助社会科学、人文科学的某些观点和术语来研究邓小平理论,但这些术语应能恰当、准确地表达这一理论的性质和特征,而不能把邓小平没有想过、说过、写过的东西,或邓小平理论所没有的性质,强加给邓小平;也没有必要把他已用马克思主义的术语和日常语言,清楚地表达出来的思想,换一套术语来表达,把邓小平“词典”中所没有的各种术语强加给邓小平。这样做会扭曲小平的思想,老人家九泉有知,是不会安眠的。

我们应该把邓小平的思想,按照其本来面貌,传达出来,最好是让人们把主要的精力用来读原著。而当务之急是去研究邓小平所关注的实际问题和当前的新问题,而不能老在本本上讨生活。老是呆在本本上,时间长了,话讲完了,就只好搞搞文字游戏,上述三个误区,都是小平理论的学习、宣传、研究中,学风不正的表现。其思想上的病根,都是同一个,即违背了小平理论的精髓———实事求是。离开客观的对象,截断理论的源流,牵强附会的“阐发”,都是违背实事求是原则的表现。尤其需要指出的是,急功近利所产生的极其浮躁的心态,是造成上述误区的心理根源,亟待克服。

(原文发表于《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00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