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战斗机:怀念王树声同志 /徐深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9/18 23:22:53

 

本文作者徐深吉同志,原任北京部队副司令员。湖北红安人,1927年参加农民义勇队,1930 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31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营长、团长、师长、空军副司令员 ,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现为北京部队顾问,全国政协委员。
        ——编者

  王树声同志是我的老领导。
  从黄麻起义到创建鄂豫皖根据地,由翻秦岭、过巴山开辟川陕苏区到长征,经延安到太行山 抗日前线,我们一起工作多年。1932年夏天,王树声同志任七十三师师长,我在二一七团任 副团长;后来王树声同志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兼三十一军军长,我又调到九十一师任师长 , 都是在他直接领导下工作。虽然从抗日战争到建国以后,我们不在一块工作了,但也能经常 见面。他的革命精神、崇高品德和优良作风,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坚决革命 大义灭亲

  王树声同志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以后,即在家乡领导农民运动。他斗志昂扬,立场坚定。 罗家河铺有个大恶霸丁枕鱼,是王树声同志的嫡亲舅爹(即父亲的舅舅),当地群众恨之入骨 ,称之为“麻城北乡一只虎”。丁枕鱼,有儿子叫丁岳平,也是欺压百姓的一条恶狼。父子 俩 反对农会,要与农会较量到底。在一次会议上,王树声同志主动提出打丁枕鱼,有的同志听 了不免感到意外,王树声同志解释说:“我们家有钱有田,我舅舅家有钱有田,都是剥削来 的,我们闹革命,就是把穷苦农友组织起来,打倒土豪,消灭剥削,才能翻身得解放。”他 还说:“请农友们放心,我王树声坚决和大伙站在一起,革命到底,永不变心!”
  树声同志一席话,说得大家心里的石头落了地。但也有好心的同志劝他说:“老五啊(王树 声同志与叔伯兄弟一起排行第五),我们信你的,不过丁枕鱼与你祖母太亲近了。”
  “要革命,就不能讲亲戚情面,谁反对农会,就是我的亲生娘老子,该斗也要跟他斗!”树 声同志拍了一下桌子,斩钉截铁地说:“今天就找丁枕鱼算帐去!”在他的带领下,农友们 冲进了丁家大门,开仓分粮,一把火烧了“阎王帐”,用绳子拴着丁枕鱼游了乡。
  丁枕鱼受到农会的打击之后,凶相毕露,非常仇恨树声同志,极力拼凑反革命力量,寻机报 复 。一天夜晚,丁枕鱼父子带着十几个打手,突然包围了王树声同志的家,一把火把房子烧了 。这一晚,丁枕鱼还带着打手,偷袭了罗家河铺农民协会分会的办公室。
  丁枕鱼的反革命罪行,激起了广大农协会员的无比愤慨。王树声同志和区农会的负责人胡静 山、徐子清等同志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立即逮捕丁枕鱼。后来,王树声同志亲自主持农会 法庭,宣判了丁枕鱼的死刑。
  王树声同志坚决革命、大义灭亲的行动,受到农友们的称赞,在大别山区广为传颂。

    黑夜突围 武汉搬兵

  1927年4月,正当麻城人民喜气洋洋忙着春耕、春种的时候,逃亡到豫南新集的土豪丁岳平 和王九聋子,纠集当地反运民团和红枪会一万多人,开始向麻城反扑。他们烧杀抢掠,所到 之处,洗劫一空,在麻城北乡广大地区,制造了骇人听闻的“麻城惨案”。他们还扬言要“ 血洗麻城,报仇雪恨”,组织红枪会进攻麻城县城。
  王树声同志带领农民自卫军战士守卫在麻城北门的城墙上,严阵以待。这天上午,一群群 匪徒,头缠红布巾,腰扎黑布带,打抢得怪模怪样,手舞大刀、长矛,嘴里念着咒符,在“ 师爷”带领下,呜呜嚎叫着冲杀上来。王树声从自卫军战士手里拿过一支步枪,瞄准一个冲 在最前面的“师爷”,“叭!”的一声,子弹不高不低,正好打在“师爷”的心窝上,“师爷”倒地,群匪乱窜,戳穿了红枪会“刀枪不入”的鬼话。接着,守城的自卫军战士,以少 数步枪和飞叉、石头、竹钎、石灰罐等武狠狠杀伤敌人,匪徒们伤的伤、死的死,再也不敢 前进一 步。突然,王树声同志发现有一股匪徒,悄悄地向西门方向移动,他也悄不声地带了几个自 卫军战士赶到西门方向,只见王九聋子坐在轿子里指挥民团向西门冲来了。王树声指挥自卫 军战士,一土炮把王九聋子打得人飞轿翻,呜呼哀哉。丁岳平见势不妙,收拢残兵暂且后退 ,但没有撤走。
  中共麻城县委的同志们分析了形势,认为匪徒还会来进攻,县城里粮弹缺乏,经不住围困, 决定派人到武昌去搬兵。王树声同志自告奋勇地说:“武昌我熟悉,董必武同志我认识,他 们一定会支援的。”
  王树声同志带一名自卫军战士,在蔡济黄同志组织掩护下,连夜冲出县城,星夜赶路,到武汉搬兵。
  在武昌董必武同志家里,王树声同志汇报了麻城的情况。董必武同志听了既同情,又愤慨。 他亲自主持联席会议,让王树声同志作了汇报,并取得了各方面的支持。
  1927年5月14日,派往鄂东的学生军三百多人,在戴克敏同志带领下,与王树声同志一起, 乘船出发,支援麻城革命军民。终于迫使反动民团和红枪会逃之夭夭。
  1927年9月,王树声同志根据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带领四乡八镇的农友们,同黄安县 农民一起,拿起土铳、鸟枪、大刀、长矛、脚鱼叉,纷纷举行武装暴动,揭开了黄麻起义的 战斗序幕。11月13日,起义军民攻克了黄安县城。
  从此以后,王树声同志就在鄂豫皖根据地从事武装斗争,为鄂豫皖根据地与红军的创建和发 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英勇战斗 威震敌胆

  我在黄安当农民义勇队的时候,就听说过麻城有个王树声,可是我们一直没有见过面。我第 一次见到王树声同志,是1930年10月姚家集战斗火线送信。那时我在红一军军部当传令兵, 王树声同志在一师三团当团长。一天下午,我到三团送战斗命令,通过一百米的开阔地,突 然敌人以两支步枪,砰砰叭叭的向我开火。我由于急于完成任务,只知道拼命向前跑,没利 用地形地物隐蔽前进。王树声团长听到枪响,早已在工事外面观察着敌人的动静。我说:“ 我是军部传令兵,找三团团长。”王树声同志回答:“我就是。”他接过信,边看边说:“ 你这个同志真傻,敌人对你打枪怎么不知道隐蔽?”他看完信,打了收条,又叮嘱我:“回 去要注意隐蔽,沿着那条洼沟走。”我听了,心里热乎乎的。
  1931年1月中旬,红一军和红十五军在麻城县长竹园会合,遵照党中央指示,合编为中国工 农红军第四军,旷继勋任军长,余笃三任军政委,徐向前任参谋长。2月初,红四军主力开 到豫南光山县的新集,准备打下新集过春节。王树声同志在十师三十团当团长,担负围攻任 务。第一天晚上,部队搭了云梯,多次强攻未克。第二天夜里继续攻城,仍未奏效。王树声 同志便召集有关干部战士开“诸葛亮会”,让同志们献计献策,制定了“坑道作业爆破攻城 ”的新方案。
  王树声同志亲自带领战士从城外隐蔽处挖坑道,一直挖到城墙下,挖好了坑道,又找来一口 大棺材,抬到坑道里,安放在城墙下,装上了三百斤黑色炸药还有生铁、称砣和十几发迫击 炮弹,制造了一个巨型炸药包。1931年2月10日下午5点钟,只听“轰隆!”一声沉雷般的巨 响,把坚固的新集城墙,炸开一道一丈多宽的斜坡,王树声指挥战士,冲进城去,经过激战 , 歼灭了守敌,把胜利的红旗插上新集的制高点。从此,新集成为鄂豫皖苏区的军事、政治中心。
  1931年11月7日,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在黄安县七里坪成立了。王树声同志担任了红四 军第十一师师长。十一月下旬,方面军总指挥部发起黄安战役,在关键时刻,王树声同志指 挥十一师开到黄安南面的桃花店担负狙击援敌任务。敌人以强大炮火轰击我方阵地,并以四 个旅的强大兵力,向我发起猛烈进攻,企图打开一个缺口,支援黄安守敌。王树声同志指挥 的十一师和十师三十团打得英勇顽强,多次与敌人拼刺刀展开肉搏战,阵地防线坚如铜墙铁壁。 王树声同志始终在火线上一面指挥,一面战斗,一面动员:“同志们,黄安是黄麻起义的胜 利 之城,我们要人在阵地在,狠狠歼灭援敌,让兄弟部队顺利攻城,解放黄安。”并提出:“ 死守桃花店,消灭敌增援”的战斗口号,鼓动干部战士,浴血奋战,终于胜利完成了狙击任务,有力地支援兄弟部队,攻进黄安城,活捉了敌六十九师师长赵冠英。
  1932年底,红四方面军进入四川不久,四川军阀田颂尧指挥三十八个团五万余人兵力,对我 发起三路围攻。从1933年2月中旬开始,鏖战至6月中旬,将敌三路围攻粉碎,毙敌旅长杨选 福以下一万四千余人,俘敌旅参谋长李汉诚以下万余人。在战役开始阶段,王树声同志指挥 的七十三师,抗击敌主力左纵队十八个团(后来增至二十五个团)的猛烈进攻,曾在十天内歼敌五千。反攻开始前,七十三师主力坚守大小骡马、小坎子阵地,多次与敌展开肉搏战,击 退 了敌人的进攻,有力地配合了东线反攻,击溃了刘存厚八个团。西线反攻时,七十三师从正 面出击,配合十师、十二师主力发起猛攻,将敌十三个团全部包围,经过三昼夜激战,全歼 敌七个团,击溃敌六个团,使敌全线溃退,胜利地粉碎了三路围攻。
  1933年冬,以刘湘为首的四川军阀组织了一百四十余个团,二十五万余兵力,十八架飞机配 合,分为六路向我围攻。王树声同志任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指挥十余个团,抗击敌西线一 、二、三、四路六十多个团的进攻,配合东线徐向前总指挥直接指挥的二十余个团,打退敌 主力五、六两路七十多个团的猛烈进攻。经过十个月的鏖战,打破敌人六路围攻,取得了歼 灭敌人八万余人的伟大胜利。

    身遇危难 一心向党

  王树声同志是服从命令听指挥的模范。1935年3月,部队过嘉陵江,王树声同志从总部下 到 三十一军当军长。1936年11月,在西路军,王树声同志又由副总指挥下到九军当军长,他都 能愉快服从组织分配,并尽心尽力完成任务。王树声同志说得好:“职务大小,都是为人民 服务,我只有为人民服务的义务,没有争名誉地位的权利。”
  在鄂豫皖苏区,张国焘搞左倾宗派主义的肃反扩大化,错杀了一大批好同志,王树声同志的 弟弟、妹妹、嫂嫂都被杀害了。当时他是师长,因出身不好也是怀疑对象,但他能自觉接受 党的审查和考验,始终对党忠贞不渝。
  1937年3月,西路军撤至石窝子山上,被敌骑兵两个旅逼至山下,情况十分严重。王树声同 志率领少数部队,掩护其他领导同志突围后,就转入祁连山区打游击,经过三个多月的辗转 苦战,最后,只剩下十几个人。一天,起到腾格里沙漠的边沿,与敌人遭遇,摸着黑打了一 仗,连身边仅有的两个随员(警卫员和通信员)也失散了。王树声同志陷入茫茫沙海。
  王树声同志孤身一人,历尽艰辛,终于在同心城找到了红军。接待他的是环县军事部副部长 兼独立营营长耿学成同志,然后到了环县的曲子镇,在那里养伤的罗应怀、吴继荣、郑全勋 、李光宏、郭世香、汤家秉等六名同志,自动凑钱为王树声同志买了鞋子、毛巾、牙刷等日 用品,还到饭馆里吃了一顿羊肉饺子。当时在陕甘宁边区任政委、党委书记的李富春同志与 军事部长肖劲光同志,都接见了王树声同志。后来听王树声同志回忆说,毛主席亲自打电话 安慰他:“西路军失败,不是你个人的责任,你回来就是胜利!”
  1937年8月,王树声同志到达延安。毛主席在窑洞里亲切接见了王树声同志,他含着激动的 泪花,向毛主席汇报了自己的思想。毛主席一边听,一边插话,表扬王树声同志勇于承担责 任的自我批评精神,鼓励他不要背包袱,要继续前进。毛主席亲自写信,介绍王树声同志进 抗日军政大学学习,鼓励他努力学习,积极工作。
  此后,王树声同志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在建国以后,为革命的胜利和我军的建设做出 了重要的贡献。

    团结同志 爱护下级

  与王树声同志一起工作过的人都知道,他心里仿佛有一团火,对党忠诚,待人诚恳,特别是 带兵打仗,关心部队,爱护下级,尊重领导是他的最大优点。同志之间或工作上发生了矛盾 或误会,他总是严以责己,宽以待人,多作自我批评。
  1929年春,王树声同志带领部队和民工到黄陂接运药品和物资,在离车站五、六里远的地方 放了一个步哨,没想到那个战士打了瞌睡,敌人冲了过来,情况十分紧张,王树声同志带领 两个战士要把放步哨的战士救出来,有的战士说:“今天遭受敌人袭击,就是步哨犯了错误 ,抢回来也要处分他,何必花这么大的代价?”“不许胡说!”王树声同志坚定有力地回答: “他是我们的同志和战友,错误归错误,先救出来再说。”说着,他命令机枪掩护,冒着枪 林弹雨冲了上去,终于从敌人手里抢回了那个战士。
  1932年11月,夜过秦岭,天气很冷,到达宿营地后,因没有房子,我们二一八团全部露营。 师长王树声同志发现后,主动提出把师部仅有的几间小房子让给二一八团的伤病员住。  
  全国解放以后,王树声同志到湖北省军区当了司令员,他十分关心鄂豫皖的老同志和他们的 亲属,经常去问寒问暖,帮助安排生活。对待一些老同志、老战友的妈妈,他都象对自己的 母亲一样,多方给予照顾。  1969年10月,我被赶出北京到江西一个工厂劳动当工人。1972年回京后,我去看望王树声同 志,他问我怎么样?我回答:“下去劳动了三年,受到了锻炼,现在还在写检查。”他紧紧 握着我的手,说:“你要保重自己,要相信群众,相信党,什么问题都会搞清楚。”这话语 ,给我以鼓舞和力量,增添了我不信邪、坚信党的信心和勇气。
  王树声同志对反对他的人,而实践证明是反对错了的人,也能宽宏大度,热情相待。十年动 乱中,有一位在王树声同志领导下工作的干部错误地批斗过王树声同志。后来,这个干部患 病住院,王树声同志到医院看望他,说:“你要好好养病,今后更要大胆工作。”感动得那 个干部热泪盈眶。
  1974年1月5日,周总理、李先念副总理来到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看望病危的王树声同志。周总 理握着王树声同声的手说:“我们是代表毛主席、党中央来看望你的。”王树声同志含着激 动的泪花回答道:“感谢毛主席、党中央对我的亲切关怀;感谢总理、先念同志的亲切关怀 。”他还说,五十多年来,党对他的关怀是无微不至的,而他给党做的工作太少。
  周总理、李先念同志赞扬王树声同志的好品格、好作风,对组织黄麻地区的农民运动,对于 鄂豫皖、川陕苏区的武装斗争和红军建设,以及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中,都为党做出了不少的贡献。
  徐向前同志多次讲过:树声同志是鄂豫皖苏区的创始人之一,称他是大别英雄战士。
  王树声同志住院期间,邓小平同志、谭震林同志都到医院看望过。徐向前同志、聂荣臻同志 曾多次看望,直到王树声同志病危抢救时,还守候在身旁。
  王树声同志住院后,我去医院看过五次,每一次见面,我们都心情激动,含泪话别。他嘱咐我“努力学习积极工作”的话语,深深地记在我心中。我们永远怀念他。
                  
                           
                             1982年4月5日 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