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乐队窦唯歌曲专辑:女人与酒[品酒人生]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9/19 00:02:01
女人与酒(一)

2011-03-29 20:39  
 

 

世界很大,却也只是雄雌的天下;社会很烦,却也是男女讲述的故事。                     

                            —— 题记

人的世界也就只有男人和女人,可洋洋几千年,不知是前人有意,还是后人好事,留下的故事总和女人有关。妲姬毁了殷商,玉环让盛唐走向没落……当然了,也有昭君出塞,西施救国……

常说人是个圣物,其实仔细想来,人也是个怪物;人为什么会生出男女?世界为什么用阴阳就能诠释?论语说的贤人圣人不少,但说明白的却不曾有一人。

 有时侯我在想,祖先们也真敢去想,造出个上帝,造出个玉皇大帝,有了亚当夏娃,有了补天女娲。人的故事开始有了,什么夏娃是亚当的一根肋条,什么人是用黄土泥捏出来的。看来也只有人才能生出这么多事情来。不过这一切到也能说明一个问题,人是人自己的想象。

女人是什么?男人常常发出这样的提问。其实无须去问是什么;因为男人从来也没有弄明白自己是什么。我觉得男人应该学会欣赏,就象你在欣赏一幅画,而无须去考究作者是怎么画的一样。人来这世界看来都是有自己的角色位置的,超越或是不遵循都会给人带来厄运的。

我们说,女人就像酒,有的性柔有的味刚,有的清冽醇厚,有的香气馥郁;女人是酒,痛苦时候,让你超脱;悲伤时候,让你释放;烦恼时候,为你排解;高兴时候,与你同乐……

    是的,不同年龄不同档次的男人喝不同的酒;不同人生不同追求的男人喝不同的酒;不同心情不同场合下的男人喝不同的酒;却也有男人一生只喝一种酒……

   有的男人喝酒只凭色泽或气味;有的只看牌子或价钱;有的则一定要先品尝才做决定;也有男人不论手中是什么酒,眼睛却老喜欢看着别人的酒,甚至总盘算着怎样才能喝到别人的酒。但不论喝什么酒的男人都会有豪气的时候,嚷嚷什么“女人只是酒,朋友才是手足。”可如果你信以为真去动他的酒,他定会毫不犹豫斩你的手足。

    有的男人一生只喝一种酒,这酒对他就有着特殊含义:疲惫了,是歇息的沙发;寂寞了,是陪伴的影子;失落了,是千杯强心剂;高兴了,是万盏抒怀水……这酒不会顺着伤他胃,也不会逆着伤他心,时而调调胃口,及时释放心情,时间久了就成了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成为一种寄托。有的男人则喜欢把所有的酒混在一起喝,才觉得过瘾。记得张爱玲曾说过,娶了红玫瑰,那白玫瑰就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那红玫瑰就成了唇边的朱砂痣,与其去选择,痛苦,还不如混着喝,刺激!

    有的男人喝酒时第一口就知不对劲,但他懒得去换,或是舍不得换——他怕换回的还不如这种酒。其实酒已叫男人明了——婚姻就是火烧后的圆明园,所谓家园所谓港湾不过是耸立在激情燃烧之后的废墟上的几块顽石。浪漫点儿的,吃饱喝足后还可以在沙发上打个盹,指不定会梦见海市蜃楼,还可以悄悄地搭建一处琼楼玉宇,再来一个金屋藏娇,心旷神怡之际忍不住会大喊“何似在人间”……

但如果你真以为男人会为了这几分浪漫去重蹈覆辙,那真是让唐僧去喝酒;有的男人则不然,一不如意马上就倒掉,非得更换到满意为止——他就不相信找不到适合自己喝的酒。但往往却如金庸先生在《笑傲江湖》中说的那样,最终喝到的酒都不是自己最想喝的酒。
   

 

   有人把年青比着深红色的酒、把中年比着浅红色的酒、却将老年认为是最纯白的酒——岁月变换着酒的颜色,象征着生命过程的精彩、充实着生活中原本单调的本质。

男女之间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就是做爱也是同等的待遇;这是一种自然的法则,一种天经地意的事情。女人把男人看作什么,女人的心只有女人自己知道,男人则是应该把女人当做酒来品尝;酒能壮人胆色,酒能醉人魂魄,酒能把人从现实的苦难中解救出来,酒能让人超越现实,回归自然。

酒是推却不掉的心灵之约,是花开花落云舒云卷之后最纯洁的白。

   我想:普天下的女人都愿是男人手中的一杯红酒。在他眼中,你是妩媚的玫瑰;在他呼吸里,你是来自田园来自湖泊的纯净;在他唇齿间,你是平凡真实但却芳香馥郁的日子!

 



女人与酒(二)
 

 
   
      酒从来是与男人们连系在一起的,女人与酒的缘份似乎不多。而我觉得,酒中的人生境界却妙不可言,这一点,不饮酒的女人是怎么也体会不出的。

    我家是“酒仙”世家,父辈们都爱喝酒,可以说,我是闻着他们饭桌上的酒香长大的。然而直到成年我不曾沾酒,偶而参加宴会,有人邀请喝酒,赶忙惊慌摇头,总觉女孩喝酒有失淑女身份。生女儿那年,身子骨落下病,先是喝了医生推荐的药酒,渐渐地,才品出了酒的滋味,原来它真的很香,我甚至遗憾,对酒的喜好为什么一直要到二十多岁。

    此后的日子,宴席上我不再拿饮料充数,挂个“饮”的空名。遗憾的是虽喜欢上了酒,但没多大的酒量,因而也就更无狂饮的胆量,多数场合喝酒总是拘拘谨谨的。每每此时,我便羡幕古书上描写的那些女人们,喝起酒来一副不让须眉的样子,完了还可以乘兴闻歌起舞。相比之下,现代宴会上的很多女人,既不会饮酒,更无猜拳行令、呤诗作词的雅兴。看来,女人的酒文化象是衰落了。

    偶而有醉的时候,那便是两种情形。一是遇到知己,约好是在一起轻松一下,结果是喝着喝着酒烧热了气氛,大家说说笑笑,情绪一激动,都放开了酒量,敝开了胸怀,喝了个痛快。还一种情形便是应筹场合,出于无奈拼个一醉方休。但作为女人,我还是把握得了分寸的,那烂醉如泥、呕吐狼籍的地步我不曾到过,酒后撒野、借酒装疯更不是女人的酒德。

    最喜欢的饮酒佳境,是小菜一碟,好酒一杯,独斟独饮。真正的饮酒,就应该是这样一个人静静地喝、慢慢地品,饮着饮着,茅塞顿开,那些解不开的情结,求不出的答案,在心中都慢慢的释然,什么名呀利呀全都如过眼烟云,一经看破,万事皆空。这时的酒犹如你的朋友,若失意,心中的郁闷帮你疏通,若得意,成功的快乐与你与分享。

    最是想往的是两人对饮,和爱人。找一静去处,最好是熄了灯、点起烛,在那朦朦胧胧的浪漫情调里,你一口,我一口,喝得缠缠绵绵,柔情浓浓。嘿,一想到那情形,酒还未饮人已醉意三分了。

    酒总是令男人想起女人,也可以使女人想起男人,男人酒后会想到各式各样,很多不同的女人,女人喝了酒后,她往往只会想到一个男人——爱恋但确实不能在一起的男人。

    当然,酒精的作用或是乱了男人的思维,或是乱了女人的相思。酒精不会永远麻醉下去,到了一定的时间你会醒。它麻醉的时候让人觉得世界太美好,人间太美妙,它让人感觉到周围的人是那么可亲,是的,可亲的想让你真的想去亲一口,那时候你的眼睛已经看不清他脸上其实是长了很多麻子的。可是,你千万不可以醒,你醒来后会觉得恶心,想要呕吐,会头疼。

     女人总是为情喝酒,当见不到心爱的男人时,当天天看着心爱的男人但是不能走近时,当走近时又不能凝望,不能驻足,不能坐下来好好看看他的时候,女人痛苦,压抑,于是找到可以让自己迷迷蒙蒙地想象着和他在一起的情景,幻想他的样子幻想他的拥抱。

所以酒后女人更思春!

 有人说,女人是水做的,也有人说女人似月亮,似水太没个性,似月亮太清高,真正有品味的女人应是那种越陈越香的酒做的吧。

女人与酒(三)
 

 

一个男人读不懂女人,那他就一定不配做男人。——题记

女人是什么?男人常常发出这样的提问。其实无须去问是什么;因为男人从来也没有弄明白自己是什么。

社会给了男人太多的宠爱,因而从男人嘴里说出的话,总是让人感到有几分自以为是的味道。明明是自己无能丢了江山,却非得说爱美人不爱江山;明明是心有智障,却非得说女人是祸水,误了他的前程。

社会本就只有男人和女人,本来应该学会互相欣赏,相互遵重,看来女人做到了,男人却没有。有时候我在想,也许男人背负的社会责任让他们负重不堪,一时又寻不到施放的途径,只能去开罪生命的另一半。

男女之间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就是做爱也是同等的待遇;这是一种自然的法则,一种天经地意的事情。女人把男人看作什么,女人的心只有女人自己知道,男人则是应该把女人当做酒来品尝;酒能壮人胆色,酒能醉人魂魄,酒能把人从现实的苦难中解救出来,酒能让人超越现实,回归自然。

女人是酒,是实实在在的美酒。也许有人会说,怎能把女人比做酒呢。其实这应该是男人所具备的一种心态而已,这就好比女人说男人是一道下酒莱一样。我要说的是,做人一定要学会欣赏。

女人是酒!女人是男人一生中永远也缺少不了的美酒。我觉得,一个男人读不懂女人,那他就一定不配做男人。

不同年龄不同档次的男人喝不同的酒;不同人生不同追求的男人喝不同的酒;不同心情不同场合下的男人喝不同的酒;却也有男人一生只喝一种酒……
   
    女人是酒,有的价码很高出自名门,让大多数男人望尘莫及,爱她欣赏她却只能默默观望;但最终能花大价钱买下她的人,却往往只是将她放在装饰柜里做摆设,作为炫耀的资本。所以大多数男人的最爱还是:看时能全神贯注却不会产生太多的杂念,喝时感觉热烈心头却宁静安详,藏时醇厚馥郁却不会变质的酒。
   
    女人是酒,但也有伪劣假酒。对于这类酒,有的男人无所谓,认为花较少的钱却能喝到像模像样的酒还很合算;而有的男人却容不下它们,购买时小心翼翼反复比较,一旦喝出酒的伪劣,就会毫不可惜地扔掉,一点不留。
   
    有人把年青比着深红色的酒、把中年比着浅红色的酒、却将老年认为是最纯白的酒——岁月变换着酒的颜色,象征着生命过程的精彩、充实着生活中原本单调的本质。酒是推却不掉的心灵之约,是花开花落云舒云卷之后最纯洁的白。
   
    我想:普天下的女人都愿是男人手中的一杯红酒。在他眼中,你是妩媚的玫瑰;在他呼吸里,你是来自田园来自湖泊的纯净;在他唇齿间,你是平凡真实但却芳香馥郁的日子!

 



女人与酒(四)

             

 酒,或许从古到今,留下太多太多关于酒的风土人情与故事,也因为有了酒从而演绎出缤纷多彩历史岁月,也让多少古今中外文人墨客、英雄名人因酒而多了几份豪爽与刚烈,从而于酒的钟情中尽显另一种人生与历史的风流。

  诗人李白对酒的嗜好,或许人人皆知,故称之为“诗仙”、“酒仙”。李白有诗曰:“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但愿长醉不愿醒”。可见,酒于诗人的笔下,是如此的飘逸而神韵。

   《三国演义》中,刘关张举酒而留下桃园三结义的经典;而一代枭雄曹操更是留下了“何以解愁,唯有杜康”的感叹;而《水浒传》中,“酒胆壮英雄”武松更是因醉酒壮胆而独闯井阳岗打虎。一代佳人杨玉环却因花间“贵妃醉酒”,更是羞得百花失色,这是何等的风情与妩媚;而历史上的“陈桥兵变”却又因酒而创下“杯酒释兵权”的神话……

  男人与生对酒有缘,所以男人皆好酒,而且北方的男人更是如此。所以太多的文人墨客对酒更是偏爱有加,而因为于酒里,男人更显一种豪爽与耿直、一种阳刚与粗犷,于酒杯把盏里,醉而清醒,醒而神醉,尽显个性的自然与张扬,于那杯浓香的酒里,捕捉另一种灵感,一种唯美的意境。

  李白因酒而留下“斗酒诗百篇”的传说,而欧阳修因酒而写下了千古绝句“醉翁之意不在酒”;柳永因酒而有词曰:“今霄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而李清照道:“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晓来风急”;而晏几道更是“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太多的绝美的诗句,源于酒中而写出,这就是酒于人的无穷魅力与神韵。

  而作为女人,当然没有男人那样偏爱于酒的,但女人并非不好酒的,或许她们对于白酒,没有男人的“海量”与“豪饮”,偶尔只是如“蜻蜓点水”似的喝上那么一点点,因为她们更喜欢红酒。

  如果你曾留心过女人喝酒,你会发现女人喝酒时的姿态最美丽的。美得让人诱惑,美得让人不忍细看,美得让人有些魂走而神乱……

  一泓红酒渗入于那明净的玻璃酒杯,然后女人纤指间轻轻的夹住杯柄,再慢慢的摇晃,于是酒色浓浓而红艳,深邃而透明,泛出一缕缕诱惑的酒香。在女人微眼凝眸细看中,仿佛那浓浓红酒,就似女人的一种深厚不见底的妩媚,然后微启的丹唇与杯缘相触,慢慢的让酒与舌相浸,三杯两盏后,女人的脸腮渐渐透出淡淡的绯红,似粉艳的桃花,凭添女人另一种娇媚,于女人的凝眸深处,你可以捕捉到女人于醉酒后那一缕脉脉的温情与含蓄,更显女人演绎的万般风情。

  男人好酒,却又经常“酩酊大醉”、“丑态百出”,甚至“酒后吐真言”,或许这是酒的威力,让男人为酒而“俯首称臣”,也为酒而让自己“委屈自己”。而女人无论如何醉酒,它永远是美丽的姿态尽显,当然对于酒的把握度,总喜欢浅尝轻饮,饮而不醉,醉而神清,所以生活中,我们总随处可见醉酒后的男人,而很少看见醉酒后的女人。因为女人永远比男人要理性,也因为她们不是男人而是女人,所以然对酒的把握不可相提并论的。

  酒的出现,在特定的场合与环境中,点缀着我们真实的生活,也修饰着我们真实的人生。生活因酒而多了几份丰富,人生因酒而多了几份色彩。

  成功快乐时,人们总不忘举杯相庆,于酒里体验幸福与喜悦;朋友亲月相聚,人们于酒里谈古论今、或者“煮酒论英雄”;而当我们烦恼痛苦时,我们于酒里感慨生活人生多变艰辛,于是“借酒消愁”后留下自我清醒的沉思。

  关汉卿对酒可谓是有了一个最好的定论:“四时春富贵,万物酒风流”。浓浓酒香,从古到今“一时醉倒多少英雄豪杰”。酒的出现与存在,它不仅仅只是单纯的酒,更是一种历史内涵与人文载体。
于酒香里,让我们品味生活的沧桑变化无穷;于酒香里,让我们感知岁月悠悠恒远;也于酒香里,让我们体验风流如酒似的潇洒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