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小黄圃小学:治疗下颌关节疼痛秘方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3/01/29 13:32:40

治疗下颌关节疼痛秘方

(2009-08-25 20:03:44)转载 标签:

桂枝芍药知母汤

健康

分类: 偏方验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桂枝芍药知母汤

 

桂芍知母汤疗顽痹 风湿水肿汗利兼施--张步桃

1996年治一张姓女,患类风湿关节炎数年,双手十指肿痛,来诊时说服用数年药物,现仍疼痛不止。视其舌淡红紫,苔白润滑,脉弦紧。证属风湿热并重之顽痹也。告知此病非短期所能根治,需耐心治疗方可。无奈患者诉家庭困难,只求给开三剂中药,先止痛可也。处以桂芍知母汤原方三剂。一年以后患者又来诊,说再给开三剂,去年服三剂后即肿消痛止,今又复发,又取三剂而去。
忆及1982年曾治一农村老妇年六十岁,患风湿性心脏病,通身肿胀,初诊时取桂芍知母汤四剂则肿消,老妇即不愿再服药。不数月又发,仍取四剂,服完即来复诊,说此次药不如上次药灵,四剂服完只消了一半,又取四剂而去。次年又来诊,又复发矣。视其证仍如前,仍处桂芍知母汤,三次服至十二剂方始消完。每次均劝其消后仍需服药以求根治,但老妇每以家庭困难,无钱服药而未能坚持服药。故屡次复发。又复一年路遇其子,说其母近年本未发病,上月是其姐听人传单方,服猫肉可治其母心脏病水肿,谁知服过猫肉不到半日即突然发病,发病时心慌憋闷,喘促不止,等附近医生来到已经停止呼吸和心跳了。说本来我劝其继续去你处服药的,无奈老母亲怕花钱,不肯去,现在我和姐都很后悔。询问为何服猫肉会致其死,答曰其致死原固未必尽是服猫肉所致,风湿性心脏病突发时也可致死的,不一定完全是服猫所致。其子痛哭而去。可见治病易而防病难,病人与医生不能密切配合,虽华佗再世,扁鹊复生,病愈而复发,亦往往无能为力也。

      桂芍知母汤乃张仲景《金匮》历节病篇之名方,经方也。原文:“诸肢节疼痛,身体尪赢,脚肿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方中桂枝温通血脉,麻黄,附子,防风,白术,生姜祛风散寒除湿,知母,芍芍清热养阴。用量可随证加减。偏寒加重桂附麻黄,热重知母白芍重之,甚则可加难能可加桑枝,地龙,忍冬藤。热重甚者非用桂枝羚羊法不可,施今墨先生治热痹用“紫雪丹”可谓独出心裁也。病久入络者则须虫类药方可胜任。临床上遇风湿病及风湿水肿通身肿胀患者均首选取用之,辨证施治,每收佳效。

      然而在临证时遇顽痹证患者,其因久治不愈,故来诊时往往欲求速效,服药数日效佳痛减尚可,数日不效者往往不再复诊,甚者有服药数日疼痛加重,药未服完即不愿再服者。遇此一直迷茫未解。至1988年近代名医朱良春前辈论顽痹证治“持重与应机”文中论及此卅情节,方始悟之。其论曰:“临床上,在辨证无误的情况下,用药后可出现三种治疗反应,一是药后症减,二是药后平平,三是药后症剧。对于第一种情况,守方较易;对于第二种情况则守方较难,往往求效心切而改弦易辙;对于第三种情况则守方更难,往往遇此迷茫不解,杂药乱投。对药后症减者,不能简单地守方续进,而要根据某些症状的消退及主要病理变化的突出,进行个别药物的调整或次要药物的取舍,但基本方药不应有大的变化。对于药后平平者,多是症重药轻而致,虽守原方,然须重其制而用之(或加重主药用量,或再增主病药物),集中优势以攻顽克坚。药后症剧者,乃药力生效,外邪欲透之故,可守方续进,以待佳效。大量临床事实可证明此论。”

      由于现代西医西药的大量应用,许多风湿痹证患者往往服用西药,虽不能愈病,但服其药则痛止或轻,一旦服用中药,往往自行停服西药,所以许多患者服药后最易出现朱老前辈所论之第三种情况。明此理后,遇顽痹患者,首先向其讲明此理,告知如果服后疼痛加重,是药力达病所之前奏,等药力胜病自然痊愈,服西药者则主张不可骤停服之,等药物生效后缓慢减服至停方可。
近代四川成都名中医刘梓衡擅用之,其所著“临床经验回忆录”一书载其治风心病水臌,肾脏型水臌,小儿肾炎通身肿胀,寒湿性关节炎,坐骨神经痛,类风湿性关节炎等通身肿胀者均用此方取效。其论曰:“以我家传经验,对于水肿病情严重,属于心脏型肿者,采用真武汤,加木通,防已,椒目,以助其利水消胀之功,往往有效。如已发展至通身肿胀者,必须先采汗利兼施法。继而视其上肿甚者,以发汗为主。中肿甚者,以利水消胀为主。下肿甚者,以利水为主。有时综合运用,贵在按四诊八纲,辨证施治,决不能拘泥古方,不自化裁,致误人命,可不慎哉?”

       近代名医程门雪前辈之论历节甚为精僻,医者不可不读。论曰:“历节一证,有纯寒者,有纯热者,有寒热夹杂者。纯寒者,《金匮》已有乌头汤之治,其病多无汗,历节疼痛,屈伸不利,痛处作肿,冷而不热,体反瘦削,脉必沉细,体必虚赢,其病因由肝肾不足,筋骨素弱。沉寒痼里,深入骨节,乌头汤用之固灵,然必佐以温补肝肾,血肉有情之品,多服久服,方收全功。亦有体未大虚,重受寒湿,流入关节,阳气闭塞不通而成者,以麻黄附子细辛汤以开之,其愈较速,曾经验过。惟有一层切须注意,则病者毫无一身热证可见者,方可用此法也。寒热夹杂者乃初起寒湿之邪,逗留关节,久则郁而化热,其症历节疼痛相同,惟多有汗,或汗出而黄,痛处肿甚,热而不冷,脉必带数,病必延久,治方宜寒热并用,如《金匮》桂枝芍药知母之例。惟本方药味仍以祛寒为重,清润过轻,恐有偏胜之害。后贤发明桂枝白虎一法,用桂枝温散通营,白虐清化郁热,按之《金匮》桂枝芍药知母汤,已大相径庭。用治寒郁化热,热甚于寒者,甚为有效。近人多仿用之。若再不应,可进一步用桂枝羚羊法,羚羊清热通络,胜于白虎,以石膏仅能清热,而少流通之性也,仍与桂枝同用者,以热从寒而化,寒为主体,祛寒之药仍不可少,惟当轻用可耳。此寒热夹杂历节之治法也。更有纯属热证者,其痛处黄肿,发热更甚,拒按作痛,按之烙手,脉必弦数,舌必红绛,初由血虚有热之体,复感风寒,邪舍于骨节,血虚则生热,风胜则化热泪盈眶,素蕴之热,与邪合化,两热相合,两阳相并,肝火沸腾,流窜关节,无所不至,此时若用温通经络成方,必致助其火焰,即桂枝白虎之桂亦不可用,惟有大剂清肝凉营,泄风化热,庶能平其燎原之势,《千金》有羚羊散,犀角散二方,即为历节纯热证者之妙治。”

       此论可为历节病论治之准绳。 桂枝芍药知母汤应用举隅

乔洪华

  关键词 桂枝芍药知母汤;头麻;舌麻;水肿;臌胀
  中图法分类号 R249

  桂枝芍药知母汤始载《金匮要略.中风历节病脉证并治第五》:“诸肢节疼痛,身体羸,脚肿如脱,头眩,短气,温温欲吐,桂枝芍药知母汤主之。”喻嘉言认为:“桂枝芍药知母汤是治三焦痹之法,而误编历节黄汗之一。短气,中焦胸痹之候也。属连头眩,即为上焦痹矣。温温欲吐,中焦痹也。脚肿如脱,下焦痹也。脚节疼痛,身体羸,筋骨痹也。”笔者受喻氏启迪,临床常用此方治疗诸疾,获效颇佳。

1 头麻

  胡某,女,51岁,农民,1988年6月13日诊。头痛伴右侧发麻1年多,屡经治疗未愈,头麻时轻时重。近10多天来头麻加重,延及右侧面部亦感发麻,面部及两下肢浮肿,舌淡,苔薄,脉沉细。治宜祛风除湿,通痹和络。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味:桂枝、炒白芍、知母、制附子、炒白术、防己各10g,麻黄、防风各6g,木通、甘草各5g,生姜3片,5剂。每日1剂,水煎服。复诊时肢面浮肿消退,头面发麻显减。初诊方去木通,加生黄芪12g。再服5剂后,头麻消除。随访10年,头麻未复发。
  按:头为诸阳之会,凡五脏精华之血、六腑清阳之气,皆上注于头。无论外感内伤,皆能引起头部病症。临床上头痛、头昏每每多见,而以头麻为主症者则鲜见。《医学入门》曰:“麻,气虚也。……盖麻犹之痹,虽不知痛痒,尚觉气微流行。”头麻,上焦痹也;伴见下肢浮肿,下焦亦痹也。宗喻氏“三焦痹”之说,投以桂枝芍药知母汤,疗效满意。

2 舌麻

  陈某,女,62岁,退休工人,1987年7月22日初诊。2个月来满舌发麻,食不知味,中西药迭进,无效。近旬来舌麻加重,伴见两手发麻,腰酸肢冷,肢面浮肿,舌淡,苔薄,脉沉细。治宜温阳通痹、利湿消肿。拟方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味:桂枝、防风、甘草各5g,炒白芍、知母、车前子(包)、制附子各10g,麻黄、独活各3g,白术12g,冬瓜皮、汉防己各15g,生姜3片,4剂。每日1剂,水煎服。药后舌麻显减,小便增多,肢面浮肿已不明显。前方去甘草,加丝瓜络10g。10剂后舌已不麻,停药观察。随访11年,无舌麻。
  按:舌麻,可称“舌痹”,属“上焦痹”。用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味治疗与上例头麻系同一机理,疗效亦满意。笔者除以桂枝芍药知母汤治疗头麻、舌麻外,常与阳和汤、麻黄附子细辛汤合方,治疗阳虚寒湿型坐骨神经痛(属于中医“筋痹”),亦获效验。

3 水肿

  邵某,女,41岁,农民,1988年7月15日初诊。患者于4月28日感左侧腰痛,继之发现面部及两下肢明显浮肿,多次查小便及肾功能均无异常发现。已服中药(多为健脾化湿、温肾利尿之剂)治疗2个多月,无明显疗效。现面目虚浮,两下肢按压后凹陷明显,左侧腰痛,叩击痛明显。舌淡,苔薄,脉沉细。治疗汗利兼施,拟方桂枝芍药知母汤加味:桂枝、炒白术、防己、制附子、车前子(包)各10g,知母20g,椒目6g,甘草、麻黄、防风各5g,生姜3片,5剂。复诊:腰痛显减,肢面浮肿明显消退,原方去防己,加木通10g,知母加至30g,5剂。药后病情进一步好转,二诊方再服5剂后停药。随访10年,肢面浮肿未复见。
  按:水肿一症,病因复杂,有因于外邪者,有因于内伤者。治疗水肿主要有发汗、利尿、逐水以及肃肺、健脾、温肾等法。四川名老中医刘梓衡先生五世家传,他家祖和父辈借用桂枝芍药知母汤治通身肿胀,汗利兼施,往往有效。刘老认为桂枝芍药知母汤较诸桂甘姜枣麻辛附子汤更为周到(刘梓衡.临床经验回忆录.四川人民出版社,1980:13)。笔者继本案后10年来临床验证达百例,均效。

4 臌胀

  凌某,男,70岁,农民,1987年6月3日初诊。患者有饮酒史50多年,1986年9月4日因呕血300ml余而急诊入院。经抢救治疗,于10月20日好转出院。出院诊断:①食道静脉曲张出血;②肝硬化。出院2个月后患者感腹胀,尿少,腹部膨隆。复诊后诊断为肝硬化腹水,给服双氢克尿塞、安体舒通等利尿药,小便增多,腹水消退,但停药1个多月腹水复起,再服利尿药,腹水又消。如此反复五六次。现服利尿药,效果不佳,虽加大药量,尿量也不多。患者形体消瘦,面色灰黑,腹膨如鼓,小便量少色黄,两下肢明显水肿,大便每日3~4次,质溏欠畅。舌质淡暗,苔薄浊,脉沉涩。此属中医“臌胀”。利尿药已效微,今汗利兼施以探消息:桂枝、炒白芍、制附子、炒白术、车前子(包)各10g,知母20g,麻黄6g,甘草、防风各5g,防己30g,生姜3片,半枝莲、半边莲各15g。水煎服,每日1剂。5剂后,尿量显增,腹胀减轻。续服10剂后,腹膨缩小,腹水消退。后改服益气活血、健脾柔肝之剂。随访1年,腹水未起。1990年春节期间死于再次食道静脉大出血。
  按:臌胀,病因病机甚为复杂,其治疗或攻或补,或攻补兼施,皆需视具体病情而定。消除腹水,需经利尿,中西医认识一致,而汗利兼施,似更周全。桂枝芍药知母汤治疗水肿有效,推广用于臌胀病之消除腹水,可为一法,本案即是佐证。其应用要点在知母量倍于附子,既可抑桂附之温燥,又具下水消肿之功效。

作者单位:江苏省丹徒县人民医院 212003
作者简介:乔洪华,男,54岁,副主任医师 桂枝芍药知母汤各家方解

陆渊雷说:  本条证治急性关关节风湿病,其他脓毒性、淋菌性、梅毒性关节炎亦可用。
   
       汤本求真说:  本条《指金匮条》是述慢性关节炎,尤其如畸形性关节炎之症治。
   
      尾台榕堂说:  防己黄芪汤治风毒肿,附骨疽、穿踝疽,稠脓已歇,稀脓不止,或痛或不痛,身体瘦削,或见浮肿者,若恶寒下利者更加附子佳。
   
      按:  本方治脓毒性关节炎,兼用黄芪汤加当归、忍冬花收效更佳。
   
      华冈青洲说:  桂枝加术附有治闭不回,有回气不循之效。又说:葛根加术附治血闭不回致血弥凝者,有行血凝滞之效。(按:血当改作液体。)越婢加术附,解水毒之留滞,故风湿、痛风、热痛治之颇佳。
   
      按:  本方含麻黄附子汤、芍药甘草附子汤、甘草附子汤、桂枝加附子汤(去枣)。合方加知母治肢节浮肿,烦热。合方加防风治头眩痛,身体痛,骨节痛。参华冈氏说本方加葛根、石膏,则又含三个方意。汤本氏以为防风近似葛根,而实践观察解凝滞,防风则无能,知母作用引起水代谢活动变化的机制联合以上四方消除症状,全赖麻黄附子送远处及其隙间成功效,虽乃是假说,而临床是符合事实的。(血浆变异加石膏,体液凝滞加葛根防己的效应,当前科学虽不能作证。)
   
     病例一:   朱燕   女   22岁
    半月板撕裂,数月不能行动,住院医生以非动手术才能愈,预后:好者占多数。其父疑虑不定。写信给我[当时在内蒙古]即寄本方兼用血府逐瘀汤(王清任方)共计20付,复健如常。
                                               
选自《葭杭文集(妇科)》分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