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微风吹吧在线:滕泰:特里芬难题困境下 黄金长期上涨不可逆转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1/25 06:46:57
2011年09月08日09:39  来源:和讯网  作者:安娜
',1)">

民生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滕泰
和讯网消息 曾于2010年10月预期金价将在 2011年底涨至2000美元/盎司的民生证券副总裁兼首席经济学家滕泰, 9月6日在接受和讯网独家访谈时表示,对于金价长期上涨的判断基于对国际货币体系长期存在的缺陷的判断,他指出,严重残缺的国际货币体系下,美元、欧元等国别货币作为国际货币进行交易,必然形成大量赤字和长期贬值,在此背景下,黄金的上涨就成为必然的、不可逆转的长期局势。
滕泰早在2005、2006年连续发表文章,讨论了“人民币和黄金是全球最有升值潜力的资产”的问题,并于2010年9月、10月分别将预期金价调高至1500美元/盎司和2000美元/盎司。国际货币体系没有统一的支付手段,黄金被当作信心的保障,如果从黄金的商品价值来看,其价格已经存在泡沫,但滕泰表示,看多黄金更多是基于其金融意义,如果把黄金看做全世界所有国家财富价值的载体,很难说存在泡沫。
滕泰指出, 长期以来 严重残缺的国际货币体系存在一个 “特里芬”难题。就是说,因为没有一个法定的世界货币,也没有一个世界的中央银行,人们用一个主权国家的国别货币来作为国际货币进行交易,这就形成 “特里芬难题”的根源:比如说美元,如果美元发行的不够多,国际贸易就缺少支付的手段,没有货币结算经济就会萎缩;反之,如果美国滥发货币它就会造成大量的赤字,最后一定会贬值。所以到底它滥发还是不滥发,这个矛盾解决不了。因此,如果国际货币体系问题得不到解决,长期看好黄金的观点就不会改变。
滕泰最后提示,尽管黄金仍具有投资价值和保值功能,但由于短期上涨太快,目前投机获利风险较大。
以下为实录:
和讯网: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观看和讯网新一期的访谈节目,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民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滕泰先生,滕老师你好!
据您在2010年9月份就写过一份报告,其中有一个很有意思的计算题,说的是全世界的黄金总共有16.3万吨,如果按照黄金的密度,这些黄金堆起来,可以装满一个长、高、宽各20.36米的房子。当时您预计一年内黄金价格会达到1500美元/盎司,而且事隔一个月之后,您又把金价预期调高到2000美元/盎司。当时可能市场不太会理解这么乐观的一种情绪,但是现在来看,1500美元早就破掉了,2000美元也很近了。我们想问的问题是,黄金这种暴涨,除了基本面上我们看到与前一段时间中东和北非的政局动荡有关,主要动力是什么?
滕泰:先解释一下黄金的问题。对于黄金的判断,其实并不是基于它的商品属性,说它的内在价值值多少钱,也不是中东、北非,或者是欧元、美元衰退,经济短期因素所决定的,它是基于对长期的国际货币体系内在缺陷的一种判断。其实我写黄金最早还不是去年9月份,我最早写黄金的文章是在2005年11月26日,当时在中国证券报发的文章,《论人民币和黄金是全球最有升值潜力的资产》。那时候人民币兑美元的汇率是1:8.3,黄金是400美元/盎司,现在看看黄金已经涨了基本上快5倍了。为什么这么看呢?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理念没有变过,现在的国际货币体系是一个有严重残缺的国际货币体系,无论是美元还是欧元,都有一个没法解决的内在矛盾,这个矛盾就是70年代发明的一个词,叫做“特里芬”难题。
就是说,因为没有一个法定的世界货币,也没有一个世界的中央银行,人们用一个主权国家的国别货币来作为国际货币进行交易,这就形成 “特里芬难题”的根源:比如说美元,如果美元发行的不够多,国际贸易就缺少支付的手段,没有货币结算经济就会萎缩;反之,如果美国滥发货币它就会造成大量的赤字,最后一定会贬值。所以到底它滥发还是不滥发,这个矛盾解决不了。原本“特里芬难题”只是针对美元的,但是欧元产生以后,欧元变成国际货币,欧元就也会面临这个问题:如果欧元滥发,那么欧元就会贬值不值钱,如果欧元不滥发,国际贸易结算的货币就不够。所以说这种国际货币体系,就决定了任何一个主权国家的货币,如果它扮演国际货币的角色,肯定经历一个上升期。这个上升期好比从2000年到2008年的欧元——各国都在增持欧元的时候,这个时候它就涨了,过了这个上升期以后,它肯定会处于一个长期的贬值。
当前这个国际背景下,欧元不行,美元也不行,黄金的上涨就是一个必然的不可逆转的长期局势,直到有一天国际货币的特里芬难题解决了。所以05年我写那篇文章的时候没有解决,06年我又写的一篇《再论人民币和黄金是全球最有升值潜力的资产》。去年9月份算的这个数学题也没有错,很多人觉得难以想象,全世界的黄金加起来只够装在一个长、宽、高各20米的一个房子里面,就跟我们现在民生金融中心这栋楼差不多,这个楼基本深长宽高可以把全世界的黄金装下去。你们不相信可以自己去算,16万吨这个数字是没有错的,密度也是没有错的,算出来一定是这个结果。
在这个结果下会出现两种理念。一种理念是我这种理念,认为因为国际货币体系没有一个支付手段,最后人们会把黄金拿来作为信心的保障,所以黄金越少,单位黄金的单价就会涨得越快,这就是为什么我去年把它调到1500美元/盎司。后来过了一个月以后,高盛说看到1650,我们为了表示我们对国际货币体系的严重没信心,表示对黄金的信心,调高到2011年底2000美元/盎司,现在还不到年底基本上2000美元的预测就提前实现了。
第二种人的看法,就是以美国的投资大师巴菲特为代表。他算出来的数字跟我一样,一共这么点黄金。但是他算了这个数字以后,却在今年中国劳动节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讲了跟我相反的观点:他说因为就这么一点黄金,已经值这么多钱了,所以他认为是泡沫。他的演讲造成了五一节后国际金价暴跌,从1570美元/盎司,跌到了1480美元/盎司,跌幅差不多100美元。这100美元的跌幅除了巴菲特的言论,当然还有其他因素,比如当时索罗斯也在卖黄金,而且本.拉登当天被击毙了。但是这些因素改变不了国际货币体系的天然缺陷,最终黄金还是会回归它的金融价值。
我们看多黄金的一个基本的道理,不在于黄金的商品价值,而在于其金融意义。如果把黄金当成一种商品的话,我完全赞同巴菲特对黄金价值的看法,这个东西不能说一文不值,但基本上没有什么用处。完全从商品来衡量,全世界就这么一堆黄金,长宽高20×20×20立方米,确实是高估了。但是如果你把它当成一种货币来看,因为全世界几百个国家的财富,都没有办法用一个普遍的货币来衡量,用黄金来衡量的话,这么一点点的黄金涨到多少都不算多,所以这个时候黄金的价值就可以无限的涨。说2千说3千,说5千说1万美元/盎司都不稀奇,只要国际货币体系这个问题不解决。所以我们长期看好黄金的观点,从05年、06年,到2010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的调整和变化。
当然对于金价短期的涨跌,我们是不去做判断的。你现在接近2000美元了,所以上周我在微博上写的,短期涨的太快了一定是有风险的,我看着都有些晕,不知道算不算叶公好龙。就目前阶段而言的话,我说黄金还有投资价值或保值的功能;但是如果你用投机的心理去看,现在这么高追进去,想短期再获暴利,是风险很大的,弄不好就会赔钱。
和讯网:您对黄金2000美元/盎司后市的看法是什么?对2000美元的判断是它的泡沫会继续增大?
滕泰:你如果认为它是一个泡沫,那还是巴菲特的看法,就是站在商品的角度去看它。如果你认为它是一个价值载体的话,也很难说是泡沫,从长期依然看好。
不管是不是泡沫,短期涨幅过快,已经孕育着巨大的风险,所以我们认为黄金目前虽然具备保值功能,但是投机的风险已经很大了,至于说它短期怎么调整、跌多少,我们只是从国际货币体系的内在缺陷出发做一个宏观的趋势性判断,这种判断不支持投机方面的任何短期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