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齿铜牙纪晓岚福康安:周易基础讲座(2)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9 03:32:04

(二)日月为易

对于“易”的 解释,汉代许慎《说文解字》记载三种认识:“易,蜥蜴、蝘蜓、守宫也,象形。秘书说:日月为易,象阴阳也。一曰从勿。”《周易参同契》也说:“坎戊月精,离己日光,日月为易,刚柔相当。”徐景休云:“《易》谓坎离,坎离者,乾坤二用,无爻位,周流行六虚;《易》者象也,悬象著明,莫大乎日月。”陆秉曰:“易字篆文日下从月,取日月二字,交配而成,日往月来,迭相为易之义。”林节山曰:“日月二字,交配而成,篆文日下从月是也。《系辞传》‘阴阳之义配日月’。《易纂言》‘日阳精显乎昼,月阴精显乎夜,日往则月来,月往则日来,阴阳相易而成昼夜。’故易从日从月。郑厚《易图》注云:⊙为易,从日从月,一日一月也,天下之理,一奇一偶尽矣,此外无余易也。”张振渊曰;“日月易形也,介麟飞走,山川草木,易汇也。”[1]黄振华先生甚至认为是“日出为易”。黄先生认为甲骨文“易”字的构形,象太阳露出海面的情景:

于是得出“易”的本义为“日出大海”之意。[2]

    其实“易”的本义“日月为易”,《易经》已有记载。乾是什么?《说卦传》说:“乾为天。”又说:“离为日,为乾卦。”可知乾有天和日之义。《礼记·郊特牲》说:“郊之祭,迎长日之至也,大报天而主日。”[3]郑玄注云:“天之神,日为尊”,“以日为百神之王。”孔颖达疏:“天之诸神,唯日为尊,故此祭者,日为诸神之主,故云主日也”,“天之诸神,莫大于日,祭诸神之时,日居群神之首,故云日为尊也。”这就是说,古人认为天与日是一回事,至少是把日看作天的实质内容。《汉书·魏相传》说:“天地变化必由阴阳,阴阳之分以日为纪。”[4]太阳主宰着整个天道规律的变化,万物都在随着太阳的变化而变化,故《彖传》说:“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始终,六位时成,时乘六龙以御天。乾道变化,各正性命。”大明即是太阳。丁淮汾《俚语证古》卷一说:“太阳,大明也。”《初学记》引《广雅》:“日名耀灵,一名朱明,一名东君,一名大明。”[5]说明《彖传》将乾解释为日是古训。

    而坤为地为马,《易经》也有记载。《春秋考异邮》说:“地主月精,月精为马。”《感精符》说:“月者,阴之精,地之理。”知坤有月象,坤为月。又坤,先秦两汉古文字及传本常作巛。《大戴礼·保傅篇》:“易之乾巛。”《后汉书·舆服志》:“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巛。”马王堆帛书《周易》坤作川。《玉篇·川部》:“巛读为川,古坤字。”巛与川相通,巛为坤,甲骨文川为水,则坤亦为水矣。故尚秉和《周易尚氏学》说坤为水。《开元占经》:“王子年《拾遗记》曰:‘瀛洲水精为月。’范子计然曰:‘月者,水也。’《淮南子》:‘月者,天之使也。水气之精者为月。’”坤为水,水为月,故坤亦为月。黎子耀曾说:“坤为地为月。”[6]《说卦传》说:“坎为月”,“坎为水”。月与水同类相通,月有影响水潮起潮落的功能,因此可用月表示水。

乾为日,坤为月,乾坤就是日月,故曰“日月为易”。乾坤周流六虚,就是讲日月的周期循环运动。乾坤生六十四卦,就是日月生六十四卦,就是《太极太玄体系》所说的日月64特征点。   

《系辞传上》说:“乾坤其易之蕴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则无以见易。”就是说《周易》64卦结构的全部意义都蕴藏在乾坤两卦之中。而乾为日,坤为月,故《说文》引秘书说“日月为易”。《系辞传下》说:“乾坤其易之门耶!乾阳物也,坤阴物也,阴阳合德,而刚柔有体,以体天地之撰,以通神明之德。”乾阳为日,坤阴为月,故《系辞传》说“阴阳之义配日月”,帛书《易传》说“阴阳之义合日月”。阴阳合日月比阴阳配日月讲的更合理。《乾凿度》:“孔子曰:乾坤者,阴阳之根本,万物之祖宗也,为上篇始者,尊之也。离为日,坎为月,日月之道,阴阳之经,所以终始万物,故以坎、离为终。郑玄注:言以日月终天地之道也。”没有乾天坤地和日月,太阳系就不存在了,人类不存在了,哪里还有易?哪里还有变化?故《系辞传》说:“乾坤,其易之缊邪?乾坤成列,而《易》立乎其中矣。乾坤毁,则无以见《易》。《易》不可见,则乾坤或几乎息矣。”没有乾坤,就没有易,有乾坤,就有易,由此可知,乾坤之道基本上就代表了易道。所谓“阴阳合德”,就是日月合德。德是什么?《系辞传》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天地就是乾坤,乾坤就是日月。“易与天地准”,就是“易与日月准”。这是在讲日月之大德曰生。所以“日月为易”就是“生生之谓易”。如《序卦传》说:“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盈天地之间者唯万物。”《彖传》深入地阐发了乾坤日月合德创生化育万物的特性。谓“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至哉坤元,万物资生,乃顺承天”。虽然万物生化离不开太阳,但也不能缺少月亮。

日月的运行呈现出阴阳规律,故《庄子》说“易以道阴阳”,《系辞传》则说“阴阳之义配日月”,乾为日为阳,坤为月为阴,故又说“一阴一阳之谓道”,这个道就是乾坤之道。

    古人认为,日月都有死而复生的本领。太阳死而复生的过程是:每天早晨从东海升起,升到天空运行一白天,黄昏则又落入大海之中,运行于水中冥界,就是死亡。第二天早晨又从东海升起,就是复生。月亮死而复生的过程是:每月初三新月生,初八到上弦,十五月圆而长极,十六月亏而衰,二十三到下弦,三十而晦,入冥界而死。到下月初三新月出而复生。因为日月缠黄道,日月的运行都有在水下循环的过程,这就是《山海经》所说的“浴日”“浴月”。日月经过水浴,脱胎换骨,死而复生。

    其实日月合德,就是日月合朔。《周易参同契》生动详细地阐发了日月合朔之间生化万物的特性。如谓:“日月相薄蚀,常在晦朔间,水盛坎侵阳,火衰离昼昏,阴阳相饮食,交感道自然”,“当斯之时,天地构其精,日月相撢持,雄阳播玄施,雌阴化黄包,混沌相交接,权舆树根基。经营养鄞鄂,凝神以成驱,众夫蹈以出,蠕动莫不由。”日月合德,生的是什么?是长子震。所谓“晦至朔旦,震来受符”,“长子继父体,因母立兆基”是也。在64卦中就是屯卦,屯由上坎与下震组成,表示长子震是日月在水中——晦朔间生成。焦循注:“屯者,天地造物之始也。造物之始,始于冥昧。”冥昧,即晦朔时。

卦是伏羲发明的,而伏羲是位太阳神,其妻女娲是位月亮神,说明乾坤夫妻卦为日月,是有来源的。如此而谓“日月为易”,诚其本义。庄子说“易以道阴阳”,帛书《易传》说“阴阳之义合日月”,《灵枢》说“阴阳系日月”,说明易还是源于日月。《礼记•祭义》说:“昔者,圣人建阴阳天地之情,是以为《易》。”而日月在不停地运动变化,所以《史记·太史公自叙》说:“《易》著天地、阴阳、四时、五行,故长于变。”可知不但“易以道阴阳”,还要讲天地的规律。李尚信、施维在《周易图释精典》中说:

解说:郑氏(厚)曰:易从日,从月。一,日也;一一,月也。天下之理,一奇一偶尽矣,此外无余易也。天文、地理、人事、物类,以至性命之微,变化之妙,凡否、泰,损、益,刚、柔,得、丧,出、处,语、默,皆有对敌,是故易设一长画,一短画,以总括之,所谓一阴一阳之谓道,此也。

                 图1  日月为易图

疏解:一直以来,有许多人竭力反对“日月为易”之说。其实,字源来历并不一定像我们想象的显得那么重要,重要的还是其所表达的思想本身。《周易》讲生生,生生即是易。而生的功能,在《周易》看来,是由天地乾坤决定的。而天地乾坤的生生功能又是通过日月运行产生的四时变化来完成。事实上,“日月为易"的观念已成为《周易》思想的本质内涵或核心内涵,这一点无可否认。这是对“易"本质观念的揭示,是了不起的创造。

 

《系辞传》说“生生之谓易”,就是讲万物的生生死死、代代相传、推陈出新,含有循环周期之义。万物都在生生,那么生的基础是什么?生的环境是什么?是天地乾坤,《序卦》说“有天地然后万物生焉”,故《系辞》说“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的条件是什么?是天地气交,正如泰卦《彖传》说“天地交而万物通”,否卦《彖传》说“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所以“生生之谓易”说,解释的不是“易”名的本义[7],只是一种外在表现。使万物生生不已的动力才是“易”名的本义。那么这个动力是什么呢?是天地日月运动,天地的代表是太阳和地球。太阳的实质是火,地球的实质是水,是水火。太阳照射于水,蒸发为气,这个气才是生成万物的本源,但是产生气的本源是太阳火和地球上的水。然而黄卫清在《演易之门》中却说:

“日月为易说”是从“易”的文字结构和日月运动来解易,当中也体现了“易”的变与动的内容和特征。但是,“日月为易”和“蜥蜴”一样,都只是“易”整体、系统、变化过程当中的一种外在表象,用日、月和蜥蜴比喻“易”,容易使人思想范围狭隘化。照此逻辑,把“易”理解成“草木山川为易”也是一样的。因为宇宙中的万事万物,无一不体现着“易”。以一物之表象涵盖易的内容和特征,体现不出“易”的定义及精髓,相反,则体现了“易”定义的随意性。这种解释方法、定义方法是不严谨的。

其实黄氏看到的万物生生不已的过程才是一种表象,万物生生不已的本源是天地日月星的运动变化,天地日月星的水火运动是产生“气”的本源,没有这个本源,哪来的气?哪来的生生?到底是那种说法不严谨,读者自会有公论。大道理总是关着小道理,不能拿小道理与大道理比。在天、地、人三才之道中,地人之道必须法于天道,不能让天道法于人道。万物的生生过程都属于人道,日月的运行才属于天道,不可同日语,不能颠倒。然而地人之道皆包含在天道之内,易有三才之道。所以黄卫清先生的理论基础就是错误的,当然他的一切结论也是错误的了。中国文字最大的特点就在于汉字的结构上,汉字的结构往往就是这个汉字的来源本义,如灾字,其本义是火焚房屋,一看便知;而另一災字,上巛下火,表示災害多来自于水火,水火无情,当然是灾了。

正因为《易》的本义是日月,是天地的代表,所以《系辞》说“《易》与天地准,故能弥纶天地之道”、“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其大无外,其小无内”。万物化生于天地之间,必包含于天地之内,为什么不以天地核万物,却要以万物万事的运动变化来核天地呢?黄氏并美其名曰“狭义之易”、“广义之易”,唯恐不乱也。黄氏对易的定义是:易就是事物的运动、变化和整个运动、变化的过程(该书第28页)。简言之,易就是运动和变化(该书第20页)。那么请问,是事物运动、变化的起源重要呢?还是事物运动、变化的过程重要呢?还是兼而有之好呢?读者自会有公断。

日月是在不停地运动变化,故有人说,易为变易,而最大的变化是日月、四时。这一变化可以用蜥蜴的善变来表述,但“易”的本义不是蜥蜴。至于郑玄《易赞》三易说,源于《周易乾凿度》:孔子曰:“易者,易也,变易也,不易也,管三成为道德苞籥。”其解释是(包括郑玄注):“易者,以言其德也,通情无门,藏神无内也。俲易无为,故天下之性,莫不自得也。光明四通,俲易立节,俲易者,寂然无为之谓也。天地烂明,日月星辰布设,八卦错序,律历调列,五纬顺轨,五纬,五星也。四时和,粟孳结。孳,育也。结,成也。四时通情,优游信洁,水有信而清洁。根著浮流,根著者,草木也。浮流者,人兼鸟兽也。气更相实,此皆言易道无为,故天地万物,各得以自通也。虚无感动,清净炤哲,炤,明也。夫惟虚无也,故能感天下之动。惟清净也,故能炤天下之明。移物致耀,至诚专密,移,动也。天确尔至诚,故物得以自动。寂然皆专密,故物得以自专也。不烦不挠,淡泊不失,此其易也。未始有得,夫何失哉。变易也者,其变也。天地不变,不能通气,否卦是也。五行迭终,四时更废;天道如之,而况于人乎。君臣取象,变节相和,能消者息,文王是也。必专者败。殷纣是也。君臣不变,不能成朝。纣行酷虐,天地反;不能变节,以下贤也。文王下吕,九尾见。文王师吕尚,遂致九尾狐瑞也。夫妇不变,不能成家;妲己擅宠,殷以之破;不变节,以逮众妾也。大任顺季,享国七百。此其变易也。不易也者,其位也。天在上,地在下,君南面,臣北面,父坐子伏,此其不易也。故易者,天地之道也,乾坤之德,万物之宝。至哉易,一元以为元纪。天地之元,万物所纪。”由此可知,三易的根源还是在天地日月。还有人以“简易”释“易”,认为是容易,这不对,简是立杆,易为日月,如何掌握日月的运行规律?立杆测日影而已,故曰简易。

象数,《系辞传》说最大的象是日月,数生于象,最大的数是天地之数,是一至九。

正因为天上最大的天象最耀眼的天象是日月,所以古人最早观察到的是日月象,古人在观察日月的运行天象时,才注意到地上的影子与太阳的运行有关,并发现了天上的二十八宿恒星可以标记太阳和月亮的行程及谐日升落的恒星。所以应该是先有日月象历,而后有星月象历,不会先有星月象历,而后有日月象历。



[1]这一段引自黄寿祺等:《周易研究论文集》(第一辑)第134页,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8年。

[2]《周易研究论文集》(第一辑)第142页。

[3]《十三经注疏》第1444页。

[4]班固:《汉书》第1358页,岳麓书社,1994年。

[5]引自何新《诸神的起源》第54页、39页,光明日报出版社,1996年。

[6]黎子耀:《易经解谜——周易黎氏学》第5页,陕西人民出版社,2000年。

[7]黄卫清:《演易之门》第13页,巴蜀书社,2007年。黄氏在书中认为“生生之谓易”说的最贴近“易”的实质和范畴,这种说法其实不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