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项目售后服务承诺:细究其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9/25 14:02:57
榕树下
   1王志文其人       

  王志文,出生于1966年6月,血型A.究其深层个性,是那种非常自我、挑剔苛责、追求完美、内心抑郁的男人。自从他当年一剧《过把瘾》大红而到今天,现在已经有年轻演员开始尊称王志文为“王老师”或“老王”了;正可谓:时不我待,岁月荏苒。不客气地讲,演艺圈和电视圈,其实是折旧速度最快的一个行业,有时某明星红起来可能礼花般上升速度极快,但也许演着演着,一忽而就可能流星般堕入二流三流了。想当年刘晓庆、潘虹都紫成了什么样,可现在还有多少观众拿她们的表演认真看呢?我们还可以回头再仔细检索一下,与王志文当年一起红起来的众多男性明星,今天零星还剩了几人?所以王志文十年演下来能扛到今天,一上街还有陌生人迎面叫他“萧文”,我认为这就是演出真本事演出真功夫了。现在陆毅够红的吧?年轻英俊春风少年,但有谁打保票,说陆毅还能接着再继续红十年?我想谁也不敢替他放这个话。但我就敢替王志文打保票,他后十年还能红。不信咱们就走着瞧。包括现在好多女孩子一提王志文,就像叨唠邻居一样说:“咳!不就是王志文吗?他吸毒!”即使这反面的不屑之言,也表明了好多观众对他的关注程度。不信你再问那些女孩:“你们知道汤姆-克鲁斯、霍夫曼吸不吸毒?”她们肯定是一脸茫然不知所答。

  王志文的本色,不但在影视圈而且在新闻圈里都是出了名的。不看谁眉眼高低、不喜欢泛泛交流;不喜欢在某电视剧开机、关机的发布会上,与圈中人一见面就“哥呀”、“妹呀”搂啊抱啊地尽显梨园江湖气;有时候就是面对一片照相机和摄像机,他仍然还是一脸官司爱谁是谁。数罪并罚,王志文确实非常各色,可他这各色,并不是当演员之后才开始滋生的毛病。我采访过他在上海一块儿上学的小学同学,那人是个大夫,说起当年的同窗,他竟大为夸赞王志文现在脾气的巨变:“你可不知道,小时候他就愿意一个人独着,也不大讲话。后来当了演员他可真是变多了。”因此我劝那些背后瞧不上王志文的记者,你们千万千万别再太喜欢他这人!电视上见他的戏,愿意看,你就瞧两眼;烦他那张脸,你就赶紧换台。公众场合里迎面碰见他干脆甭搁一粒盐,就那么淡着他最好。这样大家舒服,他也舒服,更不会再生出什么“口香糖事件”。最近有媒体称:王志文正在改变公众形象,脾气也变好了;说这是他正在重新包装自己的一种姿态。包个鬼!我太知道他那又臭又硬的脾气了,只要再遇上有记者刺激他,他肯定还是那副浑不吝的德行!不信大家就等着瞧。

  专门就有些女观众,非常欣赏王志文那魅力一笑。赵宝刚把王志文那招人一笑,原因全部归结为是他的下泪囊长得大,所以笑起来五官比较团结才特别招女人喜欢。我对赵导演如此一说大不以为然也,导演干时间太长了,就容易把演员行为甚至表情都“数字化分析”兼技术化处理。我以为王志文那一笑所以非常迷人,根本原因还是此人心里不脏并且坦然。很多中国男人(包括男演员)为什么有时候越笑越像哭?就是因为时时日日心里不清不净外加苦大仇深。

  看过《刑警本色》,有很多人并不认同王志文演的警察,皆说他演得“不像”。甚至还有位也很出名的演员,在和我闲聊时,还说起自己曾在刑警队深入生活过半年,就从来没见过一个像“萧文”那样的警察,之后还夸口如果由他来演,就肯定会比王志文更“像”。于是我问他:你再“像”警察,你还能“像”过街上的真警察吗?我把反面意见讲给王志文听,他一笑:我可能演得就不像一个真警察,但我就不能演一个从自己心里呼唤出来的新警察形象吗?还有电视剧《无悔追踪》,看过的人皆夸他演得好,我后来问他怎么找到演特务的感觉的?他当时答得非常精彩:因为我拼命想向周围的人证明我不是特务,所以我就利用所有的戏使劲表现“我真的不是特务”,这一来感觉就都对了,甚至证明得都有点过了。王志文根本不认有什么“演技派”,他的表演与很多演员的最本质的区别之处就在于:有人表演,心思用尽就是拿自己拼命往角色上靠,可王志文一接新戏,偏偏就是拿角色往自己心里靠。所以那些很习惯于拿自己贴角色的演员,都不认王志文在表演中充分张扬自我个性的那一套;至于谁对谁错,唯上帝知道。

  好歹也演了十来年,王志文并不是在表演上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有时候问题可能还很大。比如从《刑警本色》、《让爱作主》还有最近就要开播的《黑冰》,外加上他为《永不瞑目》配的旁白,一堆作品看下来听下来,他那很有磁性的男低音,现在居然也成了毛病。听多了,就听出了话剧的感觉。所以稍不注意,一个演员的优势,随时都可能会转变成为劣势。幸好幸好,王志文虽然并不善于也不喜欢随便和人交流,但他的自我反省能力还是非常强的。他说:我已经发现自己在对白上有问题了,也正在找感觉。放心,再接下一部戏,我肯定会在说话上给你一种全新的感觉。

  在平时生活之中,王志文最大的恶习,就是喝大酒。此人喝酒也分好几个境界:小喝;中喝;微醺;大醉。从骨子里说,王志文本来并不是一个特别爱说话的人,但其小喝之后,脸上会出坏笑;中喝之后,漂亮的手势会从左胸一直伸到你眼前,似乎马上就要跟你掏出心窝子;微醺之后,状态最为可爱,诸般道理和妙语,平常说不出来的,此时却话如泉涌汩汩而来,包括侃段子、谈表演、说人性,真正是魅力尽显,甚至颇具哲理。但王志文一旦大醉就不太好玩了:满嘴胡说八道怪手势做鬼脸、倒头便睡不知身在何处,什么洋相都可能让你见怪不怪。王志文从微醺到大醉,常常只在一杯酒之间,比如本来今天他的量就是6扎啤酒,那么好,6扎喝完他本来还是好好的,头脑清楚话语有条有理;但6扎之后只要再让他多喝半杯,整个人就马上开始出现“化学反应”式的醉变,其后闲话见多、逻辑见少、伦次全无的样子就大为不堪了。所以要想让大家舒服而不让王志文喝尽兴,只需把握时机准确,拼命拦住他最后那半杯酒即可。幸好王志文喝得再高,也不撒酒疯砸东西,他百般折腾也就是自说自话跟自己玩儿。反之,朋友除了要替他付酒钱,还得加上替他赔家具。

  外界盛传王志文吸毒,某时、某地,说得就跟谁亲眼所见一样,甚至连公安部的缉毒干部都对此凭空起疑。某次一个机会,公安部专司缉毒的一些同志,单请王志文喝大酒,以试他是否吸毒(注:吸毒者只要一喝大酒,人就废了。)是夜,王志文被众人灌得酩酊大醉一睡不起,此后竟荣获公安部朋友颁布他一个外号“酒大代表”。

  从酷爱清洁并注意生活细节上来看,王志文到底还是个南方人。有时候王志文外衣可能穿得非常“邋遢帅”,但只要仔细注意他的衬衣,一定永远干干净净,从不窝窝囊囊。王志文拍《让爱作主》时,我带某女记者去探他的班。天气很热,王志文在拍戏间隙,用小刀均匀细致地削完一个苹果,然后只用手指尖掐住苹果枝一点点,然后递给那女记者,他那是怕人家介意不卫生。如果赶上吃鱼吃虾需要自己动手,嘴只要一停下他就会不间断地用擦手纸揩净手指,实在揩不干净,他会马上去卫生间洗手。不但吃喝上是如此,包括对人,王志文最厌恶的,就是那些揣了一肚子猥琐、龌龊的“脏”人。

  在街上我要是随便拽住一个观众跟人说:“王志文那女朋友可太难找了!”我估计多一半人听了这话都得跟我急:胡说八道呢吧你!他要是对象难找,那别人就甭找了!所以说,感情问题对于王志文,真是一个跨世纪的复杂老大难问题。

  湾省还在1999年年底,王志文的母亲就对他严令督促道:“成家这事儿,你一定要在本世纪之内彻底解决问题!”其实同样的命令,老太太已经连哄带劝甚至鼻涕加眼泪地对王志文下过不是一次两次,也不是十次八次,而是一百多次了。可一贯对母亲恪尽孝道的王志文,不但把这个问题跨了世纪,而且到现在还是没有圆满解决。难难难,山盟虽在,佳人难约!难道全怪优秀女性都没长眼睛吗?问题很大程度还是在于王志文他自己。

  是不是因为王志文生性的过于敏感,所以也把太太的标准定得太高了呢?不不不,“更快、更高、更强”那是奥运口号,而王志文找太太的标准,也就是个“质朴、端正、诚实”如此而已。一向以来,王志文其实也处过几个符合上述“三项基本原则”的女孩儿,可惜,处着处着,人家女孩儿先自己打了退堂鼓:“你要不是王志文呢……那该多好!”这就叫“明星不胜寒”了。那王志文将来会不会也找个同行结婚呢?难说……或有可能?但从过去、现在和将来的趋势看,另外根据我对他的了解,这路子很悬!我猜他不到万不得已,眼光还是瞄着非同行的平常姑娘呢。

  另外王志文找对象难,还有他个性和脾气的问题。有一个很会看相的人曾经对我说:他这人,一旦要是动起怒来,肯定天崩地裂;他要爱起谁来,也是翻江倒海;所以他这人感情当量太大,一般姑娘很难扛得住。

  王志文其实很想有一个安定团结的家庭,而且他还特别喜欢孩子。但关键是缘分哪!所以他到了今天仍然还像“等待戈多”一样,在等待他自己的夫妻缘分。

  2说出他的秘密

  相当长一段时间,王志文在新闻媒体上都很“冷”有人因此预言他:“不成了”“己经演过去了”。可最近王志文因为新拍的电视剧《刑警本色》和电影《说出你的秘密》,似乎又有“绩优”显示。

  为何会弄得很“冷”?《过把瘾》后有一段时间,王志文对媒体口无遮拦直话直说,不但在演艺江湖招亲很多是非,而且也把自己弄得心情索然。造成这些过节的根本原因,就是他骨子至其实非常简单。因为过于简单,所以他常会在各种事上吃亏。郑板桥有云:吃亏是福。王志文的“福”在哪里?那就是他演起戏,总那样,魅力亲和而且与众不同。

  记:《过把瘾》前后,你一直都呆在北京,可这一两年,只要不拍戏,你一般都在上海长驻,即使到北京也是办完事转身就走。是不是你己经对北京产生了反感?

  王:最主要就是上海我家里的原因。我妈妈年纪越来越大,身体又不太好,她心里当然希望我能经常呆在她身边。我平时拍戏无论去的呼机号和手机号,但以前几乎从来不主动给我打电话,只有到特别特别想儿子的时候,才会打个电话给我。可就在1995、1996那两年,我妈来电话的次数非常勤,和以前不太一样,这是我后来经常在上海的主要原因。

  拧不到一起,我就避而远之。所以从1996年,我就经常回上海了。但事实上,我还是两边都走动,北京毕竟是我开始起步、而且生活了十几年的地方,在这儿上的电影学院,然后开始进入影视界,所以真正从心里,还是对北京的感情更深。

  记:那你现在对各种环境,对成名以后有钱的日子,是不是都很适应?

  王:一直都对自己的适应性比较满意,到哪几都喜欢自由自在,既不愿为难自己,也不会为难朋友。现在一回上海自己家里,老太太就总跟我讲许多特别上海的事情,她本人就应当算一个环境。而我是演员,也应当去适应各种环境。

  对钱财,我从来也没太在乎它。因为从小就是没钱过来的,多穷的日子我都捱过来了,我根本不伯再回到当初的日子,事实上现在就是这样,有了点钱之后,我给我妈买了两室一厅的房子,大的房间给她住,我一回上海就住那间10平方米的小屋,完全没问题。

  记:《过把瘾》之后,你既当主持人,又录歌带,那时你好像就是为大家热闹高兴就得?

  王:其实在热闹和高兴后面还藏了许多其他东西。那时候刚开始被社会认可,自己也非常张扬,什么话都敢说。我只是想活得比较纯粹一些,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人家说我狂就算我狂吧,再加上爱喝酒,酒话喷到哪几那就难说了,所以当时就得罪了一批人。

  记:那你现在变没变?

  王:(认真地〕说实话?

  记:当然。

  王:没变。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大家也别太在意我,把我扔在脑后就完了。后来我就专门找那些跟演艺圈和媒体不沾边的朋友交往,人总得找安全的地方发泄和释放自己,而且我个性里就好这份狂,从事这种职业更不能总压抑自己。

  我干一件事,从根本上说就是想证实一下自己。当年学校老师说我演不了戏,后来第一次拍电影导演又把我给换了,这两对我刺激不小。我认为自己还可以做一个不错的演员,后来就出了名,可这名也是慢慢顺出来的。从本性上讲,我不想呆在一个关系过于复杂的环境里,不想沾太多出名以后那些让我感觉讨厌的事情。现在好多了,一拍完戏我就尽量躲,大家经常见不着我,也不知道我在弄些什么名堂,对我的微词少多了。

  记:你不露头角不但引起影视圈里广泛猜测,而且社会上还风传你开始吸毒,后来又说你搞同性恋,很想听听你对这些传言有什么说法?

  王:“吸毒”这事传得比较邪乎。其实这些传言,对我并不能产生什么实际影响。我从没因为外面把我传得乱七八糟而感到气愤,只是觉得好笑。而且在这背后还有另一层意思,那就是有人仍然对我表示着另一种关心。而且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细节都有:在那交货,跟谁接头,去哪儿戒毒,从哪儿跳搂等等。这话大概传了一年多了,完全成了“真的”,当时就有几家媒体来找我问,说你是不是应该站出来说几句呀?我不想理会,事情到底怎样,时间可以慢慢去证明,更用不着我条起来解释。后来有一次到北京,公安部有几个长年搞缉毒的朋友见我也问:哥们你没事吧?要不咱们吃顿饭聚聚?他们就想借喝酒证实一下我到底吸不吸毒。我又好酒那就马上约着去喝,后来全喝倒了。从那以后他们就开始在外面辟谣,说我是“酒大”代表,要真沾毒品这么喝早就废了。

  记:听说你去年拍了一部新电视剧《刑警本色》,今年又和黄健新合作了一部新电影,在这两部戏里,你对那一部更满意?

  王:其实这两部戏我都付出了很大精力和热情。《刑警本色》是一部演警察的公安剧,听说我演警察恐怕有很多人并不认可,在《无悔追踪》里我已经演过了特务,那么我也想再扮个警察让大家瞧瞧像不像。这部戏差不多拍了半年,体力上、脑力上都弄得很累,因为既然想要与众不同,那么就得和其他演警察的有点区别,把一种习惯的模式想法摘掉,可这个“摘”‘的过程很费劲,包括语言叙述上、对人的态度上,我都要找那种我认为不是警察的东西,我就想表演我心里想的那种警察。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有点意思,起码我自己是这么觉得。

  我跟黄建新导演合作新片《说出你的秘密》,剧木也不是什么大制作,跟他以前拍的电影保持着某种贯性,说白了就是以小见大,举重若轻。黄建新也的确有这个本事,本来一件非常不起眼的事,他“以用胶片向观众从容不迫娓娓道来,并通过这种方式表现出他那种与生俱来骨子里的幽默。我觉得他非常优秀,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

  记:听说这几年你连续推掉不少电影、电视剧?

  王:我是谢绝了不少电影、电话剧还有话剧,第一是我对许多剧本兴趣不高,第二是我愿意把每件事都认真做好。我当然很怕观众忘了我。但我想把做人和创作两下分清楚:做人,我对自己负责;演戏,我对观众负责。我想如果自己能把这两件事都做得差不多,就能保证观众不会把我忘在脑后。

  记:你的表演似乎更容易被女性观众所接受,你自己认为这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你是不是从小就很讨女孩子喜欢?

  王:可能就是因为我表演中有一种什么都不吝的东西吧,我说的“不吝”就是心理开放和对事情的包容。可以拿《过把瘾》里的贾玲举例,贾玲心里一直喜欢方言,尽管他后来已经和杜梅结婚,她还照样热情对待方言,我以为这种热情也代表了现实中许多的女性态度。其实谁都希望被呵护、被关爱,尤其是年轻女性,不管成家还是没成家,大家都希望被人注意和关爱。但我小时候可没那么幸福。我记得上中学时我追过一女孩儿,可人家根本不搭理我。这在当时让我感情挺受挫伤,现在想起来还有受伤的感觉。

  记:你是不是一直都很自卑?

  王:有这种成分。可我一直都活得比较积极,从小就比较善于自己创造生活。有些人的生活往往是别人给予,而根本不能自己创造,但我能自己创造,所以就有一份自己的快乐,比如说我刚从电影学院毕业分到中央戏剧学院,一间房两人合住,那位先生就在屋子里打隔断,他占三分之二,只给我留三分之一,这样的日子过了两年,但我仍然活得很快乐。要说有自卑,也是来自于童年,因为那时我很少能得到老师赏识。除了文科还可以,数理化成绩整个儿一塌糊涂,感觉自己在这方面不行,那就干脆向别的方向努力吧,当时就是出黑板报、唱首歌、念首诗啊的什么还行,所谓的文艺骨干。后来就走成了现在这样。

  记:你现在也是三十好几的入了,可仍然还是独身一人,你是不打算马上结婚,还是就准备一辈子打光棍了?

  记:应该说我很想结婚,我还特别喜欢孩子。只是一直没找到特别合适的,我碰到的许多女孩都太实际了,要的太多,对我要求也过高。我就怕真娶这么个人,到我哪天真没戏也没钱了,她再不跟我一块儿过了。我一直都想找一个踏踏实实,能相濡以沫,能好好过一辈子的人,去年迫于母亲的一再督,希望能在本世纪末把这个问题解决,现在看来不可能了。那就等新世纪再说吧。

  记:你有几个可以交心的朋友?你最讨厌什么样的男人与女人?

  王:我不知道你所谓的“交心”是指什么,十个肯定没有,能够真正掏心说话的朋友有三四个吧。最讨厌的女人?我觉得女人就是不能太“毒”。另外那种初接触就叽叽喳喳的那种女人,让人特别反感。最讨厌什么样的男人?我最不喜欢老弯着腰的男人,男人可以驮背但不能弯腰,比如我妈就经常说我驮背,但这没关系,可绝不能见人见事就点头弯腰。

  3王志文和他的女搭档们

  《刑警本色》刚热热闹闹地播完,《让爱作主》也掀起了一股“王志文、江珊、徐静蕾热”,5月底,王志文的又一部新作《黑冰》刚刚开播,有幸瞥见一眼专家评审意见,写得最多的一条评价是“此剧会火”。趁着他和他的女搭档们“星光四射”之际,记者拨通了王志文的电话,请他谈谈她们。

  我和江珊的第一次

  “我和江珊合作过3次。”王志文说:“第一次是《过把瘾》,第二次是5年多以后的电影《说出你的秘密》,第三次就是《让爱作主》。”

  “江珊的特点是能迅速准确地捕捉到人物灵魂的东西,这是一个优秀演员的必备素质。另一方面,她也需要剧组其他创作者的配合,最近我看了她的另一部戏,有些惋惜,剧组的组合显然有些问题。”

  “我和江珊第一次配戏有点偶然。我1988年分配到中戏任教,本来要带她那个班,因为我可能不太爱好教学工作,没带成。但我们认识了。宝刚是我好友,他要拍《过把瘾》,要找个有感觉的女演员演杜梅,我说她不错。大家见了一次面,就这么成了。”

  徐静蕾人好戏好

  “我和徐静蕾在《让爱作主》中合作得很愉快。她很有感觉,很有才气。平时写得一手好字,文采也不错,常常写些情感的小文。这在新生代演员当中不多见。”

  “我对她的了解是:性格很文静,但创作上绝对有主见。她一旦拿定主意,就不会因为外界因素干扰而改变。”

  “如果《让爱作主》能让一些观众觉得好看的话,一大原因是我们3个组合得还可以,满足了观众了解真实生活的希望。”

  蒋雯丽把握女警察很准“我以前和蒋雯丽不熟。我指的是像我和江珊、徐静蕾那样的关系。在《黑冰》中合作得很愉快。”

  “我演的是个毒枭,但他除了制毒、贩毒外,没什么太大的毛病。正因为如此,他的结局才显得可怕。而我们要告诉人们的就是,千万别去干这种事。”

  “蒋雯丽在片中演一个‘卧底’警察,这种角色是很难把握的,但她有一套很独特的方法,很有分寸感。我觉得她在《黑冰》中的表演比《刮痧》中要好。”

  许晴是个温柔女孩“我和许晴在《东边日出西边雨》中合作过一次。她是个很温柔的女孩,以她的个性好像更应该去当一个幼儿园老师,而不是一个演员。如果要挑挑刺的话,她的表演在冲击力上好像还可以更强一点,至少我没有那种被‘震一下’的感觉。”


  “《笑傲江湖》……没错,剧组事先是找过我。我觉得武侠片不应该是那个样子的。我认为最好的武侠片是何平的《双旗镇刀客》,其次是《新龙门客栈》。现在的《笑傲江湖》不对我胃口。”

  演员能做到用头脑、用智慧表演并非易事,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而王志文属于这一类。他既能够完全陶醉于角色,又能够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演什么。这种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敏感,往往让他能把握一些常人难以察觉的细微之处。日前,王志文来到阳光卫视《人生在线》做客,畅谈了自己记忆深刻的故事。

  王志文已经是演员中的大腕了,但成名前遇到的挫折一点不比别人少。王志文说:“我上学时碰到一件挺挫伤我的事。有一个电影导演叫张军钊,他拍一个电影叫《弧光》,选择我来做他的男主角。拍了一个月以后,他告诉我他要换男主角,说我不会演戏。这是我在毕业前半年碰到的事,就是在实习的时候,那会儿还是写论文的时候。这件事对我触动比较大,我心里直较劲,我就觉得我能做一个好演员。”

  4我挺渴望成家的,我不烦删戏

  王志文已经是30多岁的人了,但依然独自一人,谈到情感,王志文说:“其实我挺渴望成家的,希望有一个很和睦的家庭,跟所有人一样。比如说我碰到过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子跟我讲‘你要不是王志文多好啊,那我就觉得这里也掺杂着很多别的东西。但是我们又不能把情感的东西单独拿出来,这也是挺不现实的一个事儿。我听了那话挺伤感的。”“别太在乎我态度什么的,你就让我高高兴兴地活一回就完了。有人说我谱比较大,或者比较牛。不是,我真不牛,我是在感受一种东西。”王志文说:“我曾经有一度和媒体保持很好的关系。或者更准确地说,我把他们视作朋友,所以什么话都讲。但其实不是什么话都可以往报纸上登的,比如我有时候爱喝点酒,跟人家酒后聊天的话第二天就登在了报纸上。说是我说的话,的确我是说的,但读者不明白我是在什么情况下说的,那时候我是什么样的情绪。我想这些事情应该说是伤害了我王志文的戏好,这是在国内演艺圈中早就出了名的,可有些戏好过了头,反倒要”坏事“了。25日即将在山东电视影视频道播出的《黑冰》中,王志文就因为表演上的过于投入而遭受了”批评“。

  在这部《黑冰》中,联合摄制单位之一的上海市公安局原本希望王志文能够继《刑警本色》之后再度塑造一个出色的公安形象,但王志文读过剧本后,却更钟情于剧中的大毒枭郭小鹏。“非常精彩的一个人物。他是一个具有高学历、高智商的罪犯,本该在商界一展身手的他,却因年幼时的特殊经历而导致人格扭曲,因而堕落。而全剧对于他与众多对手复杂的内心刻画,也使得该剧不同于其他公安戏。”王志文介绍道。

  因为喜欢这一富有挑战性的角色,王志文对于“郭小鹏”可以说是投入了极大心血,不仅演活了这个穷凶极恶的犯罪分子,同时也真实地表现出了他作为一个孝子人性的一面。而在全剧终了,郭小鹏临刑前那段长达10多分钟的畸形辩白和疯狂宣泄,王志文更是表演得淋漓尽致。

  但是,正是由于王志文的太过投入,使得主创人员担心观众因被他的表演所打动,转而去同情这个十恶不赦的罪犯。

  “王志文的戏确实不错,但出于社会效应的考虑,由于那幕戏可能会造成反面的煽情作用,我们会酌情改动,甚至考虑删去。”该剧制片说道。

  而当听闻这一“噩耗”时,王志文却显得很坦然:“演员被删戏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哪怕是一场再好的戏,也要服从整体的统一。再说我演毒枭的目的就是要告诉人们千万别碰毒品,如果观众最后真的去同情一个毒枭,而不领悟《黑冰》的内在社会意义,那我也就完完全全地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