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带裙需要买大一码:评介刘亚洲的军事思想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25 17:29:04
最近大家在热烈评论刘亚洲将军的几本书——《大国策》、《对台作战:战略评估》、《关于伊拉克战争》等,许多人大加称赞,也有人持不同看法。这不要紧,有不同意见很正常。但读一个人的书,要全面看待,特别要能读懂其真正的含义。不能说刘亚洲将军的每句话都是正确的,但作为一个有思想、有见识的军人来说,现在中国太缺乏这样的军事领导人了。下面摘录几段刘亚洲将军书中的话,供大家一起赏读。
战略谋划应当是冷静的,甚至是冷酷的。发展中国家制定战略时往往被冲动和狂热牵着走。发展中国家在国际社会中有许多不得意的时光,加上近代以来饱受屈辱的事实,人民在看待国际事务时经常有一种抗衡心态,换句话说就是“历史上的受害者心态”,这使人民敏感和易折。其实,该得到的未必已经得到,不该得到必须放弃。只有理性占主导地位时,情绪才能发挥其应有的作用,人在心乱的时候,所有的决定都是不智的。
--刘亚洲《大国策》
世界是一片丛林。西方在处理国际事务时从来倡导的是社会达尔文主义的丛林法则。在这片丛林中中国是什么?美国无疑是狮子。我认为中国是大象。大象可以隐藏在树丛中,但还是大象。你可以宣称自己不是森林之王,你还可以尽情展示温顺的形象,但你不能否认自己是大象。你的战略地位一旦曝光,就不可能再缩回去。狮子不必咆哮,大象不必躲藏。
①经过中国共产党不懈的努力,中国已完成了一个弱大国向次强国的转变。中国人为此梦想百年,孤独了何止百年。美国对中国的态度越来越强硬,便可佐证这一点。现在不是中国想不想与美国为敌的问题,而是美国从自身利益出发必须与中国为敌的问题。
②中国是个比任何国家都更能把举国之力集中起来运用的国家。她的无形影响力比那些有形的国力指标所能显示的要大得多。这是社会主义国家最大的长处,也是社会主义国家最大的短处。运用得好,其兴也速;运用得糟,其败也速。苏联就是前车。
③今天的中国是一个拥有非洲般贫困和欧洲般富裕的国家,而这恰恰是西方“中国威胁论”兴起的根源。他们在中国的发达东部看到的是惊人的发展,感到的是中国的威胁;他们在中国落后的西部看到的是惊人的贫瘠,感到的还是中国的威胁。因为你无论要维护东部的繁荣或改变西部的贫穷,都需要更多的资金、能源和市场。资源之争是新世纪的根本之争。这种争斗是你死我活的。这里有一个切蛋糕的原理:蛋糕就那么大,想切的不止你一个,你多切一块,别人自然就少切一块。这就是威胁。“中国威胁论”不能简单看作是西方反华势力制造的一个阴谋。对有的国家来说,中国是希望;对有的国家来说,中国是挑战。感情使一些国家接近中国,理智却使他们离开中国。利益,特别是国家利益这个词,在中国的政治术语中出现得特别晚。改革开放以前,中国在对外交往中奉行的是重义轻利的准则。其实,即使在两个最友好的邻国利益冲突的可能性越大。
当中国的形象已经在别人心目中改变后,就不能再用以往的方式同别人打交道。大国必须有大国的气度。大国必须有大国的手段。
--刘亚洲《大国策》
西进战略的核心是直扑中亚。中亚是第二个中东,不仅在资源上是第二个中东,在局势上亦是第二个中东。中亚极具地缘战略价值。可以说,位于欧亚大陆桥两端的国家,谁控制了中亚,谁就有可能控制另一端国家的明天。苏联解体后,中亚争夺战已打响。美国占了先机,中国紧随其后。“上海五国机制”是我们进军中亚的号角。美国的“新中亚战略”已经制定完成。其它大国的中亚战略尚在襁褓中。从地缘政治上讲,美国的“新中亚战略”比其太平洋战略对我更能产生深远的影响。中亚不仅是俄罗斯的软肋,也是我国的软肋。“疆独”问题便是美国新中亚战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若要在下个世纪称雄于世界,本世纪必须彻底解决本国的宗教问题。①近百年来,帝国主义总是披着宗教的外衣对我进行侵略、渗透。②宗教本身带剥削性。它基本是不劳而获。③在中国,民族的问题总是与宗教问题紧密结合在一起。⑤有的地区不能正确理解中央的民族政策,摇摆不定,忽而左,忽而右。有个别地方对宗教的口子开得太宽。共产党是无神论者,用不着低三下四地拨巨款修庙。庙修好了,照样骂你。进军中亚便是与帝国主义支持下的宗教进行正面碰撞。左宗棠西进,为中国奠定了百年西部疆域。我们向西,则着眼于中国的根本崛起。北约东扩,前锋已角触中亚。美国与中国在中亚较量的那一天迟早会来到。先下手为强。
--刘亚洲《大国策》
美国终是要在台海挑起一场冲突的,但不是现在。不是美国没有准备好,而是它还没有把日本准备好。对日本的准备除了军事准备还有修宪准备。从这个意义上讲,台湾的命运从一开始就不是掌握在台湾自己手中,也没有掌握在大陆手中。时间表由美国人制定。这才能够解释为什么李登辉抛出“两国论”时美国大为光火,竟用这样的言语辱骂李登辉:“美中关系好比一杯调好的鸡尾酒,李登辉是杯中突然发现的一块鸡屎。”美国人不是不能流血,但它不会让别人盘算着使它流血。现在台海出事,只能是中美过招,螳螂捕蝉,日本在后。美国如陷入对华战争,可能就不得不放手日本。这一放就再也收不回去了。美国的如意算盘是:中、日、台战火一起,这三个地方包括香港的资金都会涌向美国,就像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一样。不管战争进行到什么程度,谁胜谁负,亚洲市场都会向美国彻底敞开。美国也会参战,但战争远离美国本土,它还是受益者。战争曾给美国带来财富,财富又促使美国走入战争。为经济而战是美国新世纪的座右铭。
--刘亚洲《对台作战:战略评估》
美国对外战略的基本原则是:要使强国不成为敌国,要使敌国不成为强国。美国认为,中国目前虽大,但不强,正走向强大。中美两国现在不能算是敌国,但存在着成为敌国的可能性。美国对华战略是:既要使中国不成为敌国,又要使中国不能强大起来。美国现阶段制造新敌人,是为战略过渡期做准备的。放眼世界,北韩太小,俄国太老,阿富汗年少,伊拉克已倒,惟中国恰恰好。这些年来,在对外关系中,中美冲突最多,这是很自然的。美国要维持现秩序,而中国要成长,必会强烈碰撞。
--刘亚洲:《对台作战:战略评估》
美国在台湾存在的利益,超出仅仅是牵制中国的一面。台湾如果不保,南韩也会出问题。即使不出问题,一旦朝鲜统一,哪怕是以南方为主的统一,美国也很难维持其军事存在。这两地一失,美国在东亚即无所依托,很难再控制日本。日本卧薪已失,一旦挣出美国的束缚,很难企料大和战舰将驶向何方。因此,美国在两岸之间更多是玩平衡。一会儿给台湾一块肉,一会儿又给大陆一块肉。既让台湾觉得有独立的希望,又让大陆觉得有统一的可能。当政治上需要就一个中国政策表态时,美国总要卖些武器给台湾;当台湾当局在美国的默许下启动一项新的分裂祖国的阴谋时,美国总是重申它是遵循中美间三个公报的。
--刘亚洲:《对台作战:战略评估》
台湾独立的危险始终存在,但不是今天。台湾独立需要两个先决条件:一是美国战略重新进行调整:二是中国发生内乱。美国现在并不真心希望台湾独立。如果台湾完全独立了,美国就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利用台湾制衡中国的作用,台湾在美国全球战略这盘棋中的地位也就没有今天这么重要了。
--刘亚洲:《对台作战:战略评估》
伊拉克战争具有军事政治双重含义。政治上,这场战争有三个意义:1、这场战争是新旧世界秩序划分的分水岭。金一南说:“战争决定秩序”。此话很对。冷战之后,不,从冷战时期就开始了,美国一直在追求一种“新帝国秩序”。什么叫“新帝国秩序”呢?就是美国以其强大的政治、军事、文化、精神、宗教的力量独霸世界。国家强大到一定的程度就要称霸。任何国家都一样。不称霸是因为你没有程度就要称霸。任何国家都一样。不称霸是因为你没有称霸的条件。就像只有有钱人才说贫困是一种财富一样。权力的唯一目的就是追求更大的权力。二十世纪国际体系最后一个基石就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全球集体安全机制和国际法秩序。美国是这个机制和秩序的主要发起国和制定国。现在美国通过这场战争把这块基石彻底砸碎了。这场战争是美国“新帝国秩序”下的第一场战争,具有头等重要的历史意义。美国一个议员说是这场战争有“历史精神”,他触到了这场战争的实质。这场战争预示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和一个新时代的开端。2、文明冲突。文明冲突说到底就是一种宗教冲突。阿拉伯和以色列的冲突从根本上讲就是一种宗教冲突,当然也是文明冲突。你可以不承认有文明冲突,你能不承认有宗教冲突吗?小布什说过这场战争是“新十字军东征”。后来又说这句话是失言。其实哪里是失言呢?那是他心头挥之不去的梦魇。冷战之后,另一种规则的战争开始了。它从根本上讲就是一种文明冲突。当今的文明冲突,以西方基督文明与伊斯兰文明的冲突最为激烈。美国不仅要像它所宣称的那样“改造”伊斯兰世界,它的终极目的是打垮整个伊斯兰世界。自古以来,文明就是通过战争来移植的。美国以军事方式与世界对立。这场战争的重要性从美国政客口中完全可以找到答案。美国保守派代表人物伍尔西说:“伊位克之战可以被看作是第四次世界大战的第一次战斗。第四次世界大战和一次冷战。都是以欧洲为中心。第四次世界大战正在中东发生。”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伊拉克战争已成历史。但2003年的春天让整个地球的人们都感到一种新世纪的寒意。比利时首相最近说美国已经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超级大国。因为美国的危险,世界也危险起来。我接着说第三个意义:地缘政治。地理即命运。从古至今,此理不变。一般强国在崛起之初,首先要立于不败之地。地理上的不败之地就是地缘政治中心须控制的地区。中东就是这样一个地区,有人说,石油是中东之宝,也是中东之祸。美国二战后全部中东战略都是围绕石油展开的。这话只说对了一半。美国控制中东,既为石油,又不全为石油,它有着比控制石油更深远的目的。你知道,中东地区在历史上不仅是能源基地,更是世界著名的交通枢纽。拿破仑早年就开始注意到控制这个要害枢纽的世界意义。美国控制中东,使世界力量为之重新整合。历史将为此产生巨大改变。从现在起,美国已经割断了亚洲、非洲和欧洲间的陆上通路。这个事实让人想起来就不寒而栗。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伊拉克战争我们还能看到地面部队的行动,看到武装直升机被击落,飞行员被俘虏。下一场战争这些镜头可能就消失了。这一点我们只需要看看战后美国急不可耐地改进、加快无人机的计划就明白了。据说美国的隐形无人攻击机已基本研制成功,隐形武装直升机早就出来了。到2010年它全部的空军都要隐形化。精确制导武器成本大大下降,差不多相当于一枚特种炮弹。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它可以大量使用精确弹药,而不必大量使用成本高昂的人员了!美国人宁可毫不在意地扔掉一百吨炸弹,但不肯轻易地付出一个人的牺牲。它为什么拼命地改进技术、战法?为什么特别重视使用空中力量?就是在这样一个“成本”概念。
美国2000年出台了一个“全球警戒、全球到达和全球力量”的战略构想,这个构想中提出的空间作战飞行器在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就可以进入太空,攻击地球上的任何目标;到2020年美国空军主要是四种平台:B-2、F-22、联合攻击战斗机和无人驾驶战斗机。这些平台的共同特征是隐形。美国未来战争的许多理念实际上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就已经实验了,比如大规模使用隐形战略战斗轰炸机和无人飞机。无人战争时代就要到来。铺天盖地的导弹、炸弹,像冰雹一样倾泻而下。就是有飞机来也是隐形的,连无人机都隐形。四十年前美国的陆军就不与它的对手们面对面平等地较量了。美国已经走得太远了,我们在技术上一时可能追不上,但我们在思想上要追上,至少不能落后太多。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过去战争打的是什么?是综合国力。现代战争打的是什么?是科学技术。任何重大的科技发明和创造,都首先和必须使用于战争。哪怕是强制性的也如此。历史不止一次证明这一点。反过来说,一个国家或民族如果科技落后,感受最真切、最痛苦的也莫过于它的军队了。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中使用的武器,运用了人类最高阶段的科学发明和知识,包括牛顿力学、物体动力学。量子力学、电动力学、狭义与广义相对论、有机与无机化学、计算机网络……这个单子可以列几十页。这的确是崭新的划时代意义的军事革命,即由大规模集结陆地军事力量的地面战争,转变为依靠高科技电子制导的空中控制力量,主要依靠空中作战遂行战略目的的战争。如果说它还有地面战争的话,那也是新型意义下的超地面战争。对不起,“超地面战争”这个词是我发明的。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我们军事评论家为什么会判断失误?很重要的一条就是他们的观念落伍了。他们人在今天,思维结构却停留在昨天,甚至前天。虽说传统并不代表落后,现代也未必代表先进,但世界变化太快,一步落下,步步落下。譬如,我们的专家谈“诱敌深入”,谈“空城计”,但美军根本就没有同你周旋的企图。在今天高科技日新月异的情况下,占技术优势的一方非常明白敌人在哪里,自己在哪里。当然,我还要指出的是,我们的军事评论家的基本观念并非完全代表个人,而是一个时代理论的产物。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与美军相比,我们的差距主要在素质和思想上。我们在西部,研究西部。我对西部的总体评价是:西部缺少思想,但从不缺乏精神。我军是不是也可以这样说呢?素质包含多种含义,观念是最重要的。一条锁链,最脆弱的一环决定其强度;一只木桶,最短的一片决定其容量;一个人,素质最差的一面决定其发展。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伊拉克战争给我们的第二点启示是:一定要注重战略。我这里指的是军队发展的战略。军事战略也是国家战略。在今天世界上,军事战略的发展日趋复杂化,变化速度也日趋加快。冷战时期美国军事战略的演变,大体上可以说十年一变,而冷战后的军事战略则为每两、三年一变。当然,变中也有不变的东西。任何一个国家的军事战略中,都有其继承性的根源。迄今为止,美国军事战略已经历了九次大的调整。敌人多变,我们不变,这是不行的。我认为,对于中国军队的改革,只有战略问题没有战术问题(或者说暂时没有),只有决心问题没有能力问题。面对美军咄咄逼人的态势,我军必须有所准备。现在大家都在谈论美国下一个要打谁的问题。下一个要打谁不重要,关键是要不要打我。有备无患。机会总是给有准备的人。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我们的地面观念根深蒂固。战争从来遵循扬长避短、避实击虚,我们懂这个道理,敌人也懂。比如我军历来的传统是擅长近战、夜战,集中优势兵力,进行地面的歼灭战。这些传统都是在当年的战争中形成的,当然是以陆军为主,在热兵器和机械化技术形态的背景下。事实上,今天不仅我们很多人的观念还停留在这里,我们的兵器更是如此--无论是陆战武器,还是海战、空战武器,主战兵器都是近战居多。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
拉姆斯菲尔德的理论就是以小取胜,以快取胜,以精取胜。这需要军队拥有一大批专业人才。在中国历史上,总是文化程度低的人战胜文化程度高的人。在世界历史上,总是文化程度高的人战胜文化程度低的人。今天世界尤其如此。我在此处提出文化程度问题你也许感到突兀,其实这真是我军一个严峻的现实。我军中高级干部的文化程度不要说与美军相比了,就是与地方干部比也有很大差距。举某大军区为例:该大军区×个集团军,几十名军职干部,只有三个大本。而那个军区所在的省,八个正副省长,全是大本。该军区×个师长,没有一个大本。这次,我军许多专家学者预测伊拉克战争都不准确,原因就在于不熟悉研究现代化战争所应坚持的认识论和方法论。
--刘亚洲《关于伊拉克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