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乐队窦唯照片:加藤嘉一:我就是我 跑步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9/18 21:18:49

加藤嘉一:我就是我 跑步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2011-5-23 9:04:51 来源: 山东商报 网友评论 0 条 进入论坛

  男女

  以“政治观察者”的身份在各大主流媒体总论国际风云,加藤嘉一无疑是个成熟、有感染力的演讲者。谈及饮食男女的话题,他则流露出了罕有的羞涩。

  在《中国的逻辑》中,加藤嘉一抛出了自己的观点——“中国男人依靠男尊女卑和虚伪的性别优越感”来对待比他们优秀的中国女人。他表示,中国男人的不修边幅,没有品位,是在华外籍人士的共识。对于林丹的力与美他由衷赞赏,一句“林丹帅得不太像中国男人”引发极大争议。被很多中国男人“炮击”。“作为女权主义者,我宁愿坚持站在女性一侧。”在加藤嘉一看来,中国女性在职场、家庭、整个社会当中充满女性的活力,包括北大成绩好的也大都是女生。“如果女性来领导国际政治,我相信比现在更和平。”他笑着说。

  “日本妇女地位也在转型的社会发展中处于过渡状态。男尊女卑在政府机关、民营企业等劳动场所很明显。”他顿了顿说,“但把目光放在家庭后就完全不同,女性在日本家庭里占领最高的地位和权力,财政、教育、房子等,都是由女性来掌握话语权,工资全部都交给妻子,然后由妻子再分配,日本社会上的男女关系应该是以这样相对‘极端’的方式来保持稳定的。”

  谈及对未来另一半的期待,加藤嘉一用“矛盾”来形容,“从未来角度,客观来看我觉得娶日本老婆是最好的。但是有时候,情感这个东西挺忽悠人的,所以这个只能顺其自然。我是一个在异性面前比较内向的人,所以还是慢慢来。”

  “当今中国的问题领域与我这个人的存在理由之间有着深深的默契,当今中国与加藤嘉一是‘绝配’的关系。”

  成功

  “成功就是想方设法通过你的努力少走弯路。这是一个博弈的过程。我的座右铭简单说来就是‘坚持才是力量’。”

  八年前,“非典”的高峰期,加藤嘉一来到北京,那时,他不会一句中文。而今,他的普通话比很多中国人还要标准,他的文字堪比专业记者。

  跑,跑,跑。曾是日本青年队中长跑国手的他,退役后依然坚持跑步,还是一名马拉松选手。“跑步给我带来的是明确的人生观、积极的价值观、健康的身体、良好的状态以及写作的基础。”跑步之于加藤嘉一的意义,“像呼吸一样重要。”他很认真的总结了五重意义。“第一,健康。第二,我要经常上电视,要保持相应的形象,这是工作需要。第三,跑步是我唯一的爱好。第四,状态决定成败。状态对了,能写进去。我是通过跑步给自己写作带来众多灵感。第五,我是通过跑步来衡量自己的状态如何的。”他举例说,“比如今天跑了60分钟,跑的快,但是感觉不到位,我不相信速度,更相信自己的状态。有时也许没跑那么快,但是感觉很到位,我更相信感性的东西。”状态决定成败是他的跑步观,也是他的价值观。

  无论以何种价值观衡量,27岁的加藤嘉一无疑是成功的。“两大遗憾,一是我在高中的时候,结束了专业的运动员生涯。第二是在北大我没有好好跟同学们沟通。走到今天能做的都做了,但是总有遗憾这也很正常。但是我对北大还是有感恩的心态。”

  “如果你没有办法站在社会的角度去决定你的策略,是活不下去的。”加藤嘉一说。“当然任何事情都有过程,不可能一下满足你的要求,可能要走过一个阶段,你先妥协一下,但妥协退让是为了进,一种方法是以攻为守,一种是一直往前冲,不择手段的去争取,这都是策略——但得有自己的判断和价值观。”

  加藤嘉一:

  1984年出生于日本伊豆,专栏作家、时政评论员。2003年“非典”高峰时期来到中国,从“零”开始在北京生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毕业,2010年获得硕士学位,现任北京大学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研究员,日本庆应义塾大学SFC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如今,他已然成为中日交流的民间大使,以活动策划人、主持人、同声传译、谈判人等身份促进中日民间交流。著有《从伊豆到北京有多远》、《中国,我误解你了吗?》、《中国的逻辑》等。

  ■ 对话

  山东商报:从您的书中,我读到了各种“中国的逻辑”,那您的世界观中的基本逻辑是什么?

  加藤嘉一:我撰写这本书的目的和愿望是,即使中国有特殊的,另类的,甚至无法与国际社会相容的自身逻辑,但它也能够,应该,可以一步一步、实实在在、点点滴滴地寻求融入国际社会的普世性逻辑。坚持“中体西用”,做好自己,坚持到底,“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是正确的道路。

  山东商报:从不懂一句中文孤身来华学习,到几年间把中文说的令很多中国大学毕业生都自愧不如,再联想到您常年保持的勤奋、自律,您怎么做到的?是个“超人”吗?

  加藤嘉一:哈哈,我不是所谓的superman,中文的学习让我感受良多。同时要说学习中文是一种莫大的乐趣。中文让我更加直接的了解中国及中国人。我刚来中国时根本没有想过我要中文写作,给主流媒体开设专栏,在电视台做时政评论。这一切都是出乎我意料的,我只是跟着时代和环境的发展、变化,顺势而为。

  山东商报:跑步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加藤嘉一:对我来说,跑步与呼吸一样重要,关键。没有跑步,就没有自己。同时给大家推荐村上春树的《当我谈跑步时我谈些什么》。我觉得今天中国非常缺乏健康的体育,跑步很多时候可以释放压力。

  山东商报:未来十年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加藤嘉一:我愿意用一辈子了解中国,观察中国,表达中国。我很幸福,也很幸运。除此之外我的计划下一站是美国,应该是明年,我基本确定了。我希望向美国人传达真实的中国,草根的中国。我抱着一张白纸的纯朴心态,全新地去感受美国,就像当年我带着一张白纸的心态来到中国一样。一张白纸是一种战略。

  山东商报:有没有想过成为一个影响国际的政治家?

  加藤嘉一:我不能这样给自己定位。我作为一个外国人在中国,我发表的东西肯定是独立的,不会有意的向中国拍马屁,有意强调日本有多好,更主要我深入中国草根社会。我认为“政治观察员”更为贴切一些。

  山东商报:您被大众贴上“日本韩寒”等各种标签,如果用一句话向读者介绍您的话,应该怎么说——一个爱中国的日本人?

  加藤嘉一:媒体有媒体说话的权利,我从来不干涉,也不反驳。韩寒,我表示欣赏。中国需要更多韩寒那样的年轻人。我作为来自海外的中国问题观察者,我把它看做“韩寒现象”,“韩寒”与其说独立的主体,不如说是吸引了社会的无奈与惨痛的客体。韩寒走到今天本身意味着当今中国社会的进步与局限所在。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既不应该高估他的作用,也不应该低估他的局限性。一句话的介绍还是如同我名片上那清晰的四个字“加藤嘉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