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道肿瘤的早期症状:29岁县长简历保密,干部任免民意价值何其嬴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9/21 15:03:15
2011-09-22 08:18   南方都市报   网友评论 0 条,点击查看    我有话说

河北省馆陶县近日召开干部大会,29岁的闫宁走马上任,出任馆陶县委副书记、代县长。如果不出意外,在此后的馆陶县人民代表大会上,闫宁将没有悬念地去掉“代”字,成为县长。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闫宁或许将刷新一项政坛纪录。这位1981年11月22日出生的年轻人,将和同样在29岁出任县级市湖北省宜城市市长的周森锋并列,一起跨入“史上最年轻县长”序列。

如果不是这则新闻,周森锋估计都已快成为一个被公众淡忘的名字了。这一点是耐人寻味的,因为曾几何时,关于这位年轻人近乎火箭般的升迁之谜,以及连带而来的“打伞门”、“香烟门”、“论文门”几乎成为所有媒体关注的重点,而由于当事人和相关部门的刻意淡定,公众的疑虑缺乏一个适当出口,一度似有冲决之势。而现在看来,刻意的淡定是成功的,因为如同鲁迅所说,“忘却的救主”总会来临,熬过看似最艰难的一刻,依然是云淡风轻。

和当初的周森锋一样,闫宁的身世和飞速升迁都惹人遐想。报道中称,29岁的闫宁在赴任馆陶县县长以前,在同属邯郸市的永年县工作了五年多。在最初的三年里,这名年轻人获得了四次升迁,提拔速度非同一般。而仿佛是借鉴、升级了周森锋经验,这一次,面对猜测和质疑,相关部门显然是更加淡定了。以前只要打开馆陶县政府门户网站的“领导之窗”,就可以看到正副县长的个人信息,包括照片、简历和分管工作,但自从闫宁来馆陶工作之后,就只能看到常务副县长及以下政府领导的信息。而近期,就连网站“领导之窗”一栏也点不开了。前往采访的媒体一路遭遇红灯,而且从县政府工作人员那里,传来了“县长的简历是机密,不便对外公开”的信息。

当县长的简历都成为机密的时候,虚虚实实的传闻自然不胫而走。据网民爆料,闫宁父亲曾任县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县供电局局长,闫氏近亲属中有两个厅级和三个县级干部。和以往事件中相关部门针对类似传闻多少都会做出辟谣的姿态截然相反,这一次,邯郸市有关部门甚至不屑作一个哪怕简单的回应。不能不让人困惑,他们到底是不知如此作为会加剧公众对闫宁的猜疑,还是坚信这种猜疑软弱无力?

选拔多年轻的人当县长不是问题,干部的跨越式升迁不是问题,甚至干部的身世有多么显赫也不是问题,关键在于你得给公众一个理由,而且这个理由经得起基本的质疑。应该说,这是信息公开的起码要求,是满足公众知情权,使之能够监督政府的底线条件。明知为底线而漠然置之,只能认为相关部门似乎看透了民意的嬴弱。

与河北有关部门视公众呼声若无物相反,最近湖北宜都市针对“25岁美女镇长”风波的应对则可圈可点。其敞开大门迎接媒体采访,当事人直接面对公众,深度披露与干部人事任免的相关信息,堪称成功的危机公关。但当我们把这两起不同的应对界定为“成功”和“失败”之际,却又不能不说,尽管是“失败”者,尽管在民意那里明显失分,却远远不能构成一种压力,因为压力显然不能给“失败”者真正带来什么。

我们曾经貌似深刻地讨论社会信任度为何如此之低,痛心于网民的情绪为何多不理性,大声疾呼公众应该避免对政府和官员无端的恶意想象,就整体层面而言,所有的思考都积极而有意义。然而遗憾的是,每当一起个案袭来,就往往残酷地见证了所有思考的苍白。也许就在不久前,河北的相关部门还在为如何与民意互动、提升政府公信力而殚精竭虑,但闫宁事件一上升为公共话题,在他们那里仿佛就只剩下了不在乎———不在乎网民的情绪式反应,也不在乎公众的恶意想象,更不在乎地方民众对他们的信任度有多高。

干部人事任免风波不断,传闻满天飞,化解之道当然首在信息公开、程序透明,而最重要的,恐怕还得让民意具有真实可感的压力,成为一种必须在乎的东西。   29岁县长17岁当干部 背后有强大政治家族背景?2011-09-23 07:56   南方日报  网友评论 0 条,点击查看

南方日报讯 (记者/丁建庭 蒋哲 实习生/肖桂来 陈漪淳)前晚,馆陶县人民政府网站终于对外公布了29岁“史上最年轻县长”闫宁的“机密简历”。邯郸市委外宣局工作人员向记者解释说,“之前没有公开闫宁简历,是因为还处于公示期”。

被公布的简历引发了网友新一轮围观和质疑。有网友爆料称其为“官三代”,火箭般的升迁速度是“胡提拔”、“乱提拔”、“瞎提拔”的结果。

疑问1

“大专学历”是怎么来的?

针对闫宁简历中的“大专学历”,有网友质疑说,一般干部简历,对毕业学校、专业、学历都有明确交代,但闫宁的简历只说 “大专学历”,毕业于哪所学校都没提及。有网友怀疑,闫宁取得的大专文凭不是全日制学历,可能是成人教育、函授或者自考文凭。也有网友透露,闫宁是中专毕业后,从村干部起步的。

知名网友@吴若愚分析说,如果闫宁6岁上学,九年义务教育完成,初中毕业是15岁,加上高中(或中专)三年,闫宁已经18岁了。而这时他已经参加工作了,所以可以断定闫宁的“大专文凭”肯定不是通过高考获取的。

@吴若愚认为,闫宁的“大专文凭”显然是在工作期间,要么自考,要么函授,要么用人单位委培。可以说,这样的文凭并无多少含金量,但为了获取职位,却又是必备的敲门砖,这只是一个幌子。

疑问2

17岁少年如何成为干部?

闫宁17岁参加工作即成为乡干部,也是网友关注焦点之一。

记者电话采访了某县级组织部分管干部工作的副部长。他认为闫宁简历中故意隐藏“学历”这一栏应该是有隐情的。他解释说,根据中组部的规定与安排,从1995年前后开始,各省开始从大学生中选拔优秀学生——简称“选调生”——充实到乡镇政府工作中去,这一政策至今没有变。

该副部长分析说,一个年轻人,在1999年进入乡镇工作的正规渠道只能是“选调生”,而这个17岁还没有上大学的高中生(或者中专生)肯定不是;否则,当地政府会把这个简历非常骄傲地公布出来。

媒体在报道此事时,习惯将闫宁和同样在29岁出任县级市湖北省宜城市市长的周森锋并列,称两人一起进入“史上最年轻县长”序列。

该副部长则认为两者“没有可比性”。他解释说,周森锋是清华大学研究生,是湖北襄樊市为纪念诸葛亮逃出襄阳1800年而决定引进的人才之一。周森锋是襄樊引进人才群体中安心在当地工作的优秀代表,虽然也遭受了网友质疑,但从程序上来说并无不当之处。“而馆陶县29岁代县长闫宁连学历都不敢说出来,可比性在哪里”?

疑问3

超常规换岗有无玄机?

针对闫宁“火箭般升迁速度”质疑,有网友为其辩护说“不要让干部年轻成为一种罪过”。

昨日,网友“爱在11天”在天涯论坛发文称“干部年轻不是罪,我们应该摆正心中一杆秤,以平常心看待干部年轻化,树立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观念,敢于选拔那些思想道德素质好、科学文化水平高、组织领导能力强的优秀年轻干部,放手大胆使用,让他们在实践中迅速成长,用工作能力和成绩给社会一个交代,以实际行动造福一方百姓”。

上述副部长解释说,现在各级组织部门都在大力提拔优秀年轻干部,但这并不是一阵风,而是有条件、有选择的。其中文凭是很重要的一条,一般的要求是“学历本科”。就现在的年轻人而言,这个条件已经很普通了。该副部长说,闫宁参加工作12年了,还是个大专文凭,连党校的本科文凭都不去拿一个,对这个干部的学习情况他表示很怀疑。

他同时表示,闫宁参加工作12年居然9次变动职务,有的岗位只干了1个月不到。他认为这在干部队伍中也是很罕见的。该副部长认为,在一个岗位工作时间越短,想干出成绩就越难。这种超常规变动难逃“捞经验”之嫌。

疑问4

背靠大树好乘凉?

针对闫宁“走马灯式任职和超常规提拔”,各种议论声此起彼伏,传播最多的版本说闫宁出自官员世家,背后有强大的政治家族背景。

昨日,网友“liuyang00043”在人民网强国论坛发了“邯郸馆陶县县长闫宁家族背景列表”。该网帖写道:“闫宁的父亲闫宪良曾任永年县供电局局长,爷爷曾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兼县招待所长;而闫宪良的亲堂妹夫闫德英是邯郸高开区主任、党委书记(副厅级),闫德英的妻子闫美珠是永年县政协副主席;闫德英二哥闫德武是河北农发行党委书记、副行长(正厅级),闫德武的儿子闫春波在馆陶县任副县长已3年;闫德英的大哥闫学文曾任永年县供电局副局长、乡党委书记,闫学文32岁的儿子闫春雨现任永年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长。闫宪良、闫德英、闫德武、闫学文同为一村,又是一个闫氏家族,还有更多人担任公职官员,这里不再一一列举”。

昨日,网友“猫眼莫言”也在凯迪社区爆料介绍“闫宁的政治家族背景”。与“liuyang00043”所提的唯一不同之处是“闫宁的爷爷曾任县公安局副局长、县政法委副书记”而不是“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兼县招待所长”。

河北新闻网曾刊发《永年交警大队“清网行动”战果丰硕》一文,文章证实闫春雨确为永年县公安局副局长、交警大队长。邯郸市政府门户网站曾刊发《馆陶县政府副县长闫春波督导食品安全工作》一文,其中证实闫春波确为馆陶县副县长。河北三井酒业股份有限公司网站曾刊发《省农发行领导来我公司调研》一文证实,闫德武确为河北省农业发展银行副行长。在邯郸名人网刊发的名人信息栏目中,记者发现了有关于闫德英的介绍,其确为邯郸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委会书记、主任。记者昨致电邯郸市永年县政协办公室,工作人员证明闫美珠确为永年县政协副主席。

而关于闫宪良、闫学文的曾任职情况,记者致电馆陶县政府办公室和永年县政府办公室,工作人员均表示不太了解,并建议记者联系当地宣传部门。

然而,闫宁与上述人员之间是否存在确如网帖所言的亲属关系,尚未得到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