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腿裤:《金融时报》:《钢的琴》的票房迷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1 09:44:22

到现在,《钢的琴》只拿到400万的票房,只能证明:所谓的影评人、交口派、媒体口碑……都是浮云。其实作为第三方统计的艺恩,对外公布的票房数据是270万。

这一声叹息,收到各方人士的反应。

以影评人为代表的交口派们,无人应声。

媒体口碑派代表说:“没有这些口碑,这片子肯定连院线都进不了!”

某影院经理说:“这种片排了场次也肯定没人看!”追问之下,才发现,这位朋友根本没看过这片,就已经把它打入冷宫。

某广电集团的朋友在一旁笑:“别抱怨人家影院经理不排片,就是我自己到电影院,看着海报上那两张苦瓜脸,也没兴趣买票去看。”

那天,还收到另外某影视公司朋友的私信,把这片子的发行骂得体无完肤。

今年上海电影节,我和这位朋友坐在第一排,仰着脖子,在上海影城不足百人的影厅里看完这部电影。看到中途,朋友两三次都乐呵呵地凑过来说:“我喜欢这片儿”。这个小影厅的走道台阶上也挤满了人,每隔几分钟,就有人发出爆笑声。导演张猛就坐在地上,他都不记得这是第一百零几次看《钢的琴》。

毫无疑问,这是2011年,我看过最好的一部国产片。它用更轻松、幽默的方式,讲述一个逝去阶层的悲悯情怀和失落——重要的是,生活还要继续。在此之前,张猛没看过南斯拉夫导演库斯图里卡的电影,他们都有惊人的相似,用热情、狂欢来描绘现实的残酷、生活的颠簸。

其实,《钢的琴》更像是一部商业片。有一个紧凑的故事、貌似轻松、幽默的叙述方式,导演张猛曾经给赵本山写春晚小品,语言和喜剧功底都很扎实;还有不断插入的歌舞场面,超现实也罢、讽刺也吧,能让黯淡现实生活,立马活色生香。

这个经常出现在晚上10点档、翘兰花指的电视剧演员王千源,拿到了第一个国际影帝奖。该片也是上海国际电影节创投会的获奖项目,于是乎,《钢的琴》就被披上了文艺片的包装外衣。

它的诞生过程,免不了有文艺片导演的各种艰难挣扎史。张猛36岁,比宁浩大2岁,就读北京电影学院舞美系。毕业后,回到老家,在辽宁电视台混过,在本山传媒拍过广告、当过编剧,最后混到了副总裁。但这个年轻人一心想拍电影,2007年,他的第一部《耳朵大有福》,只用了300万人民币,范伟演了一个东北下岗工人的一天的生活。

《耳朵大有福》的好口碑,并没有给张猛的第二部电影《钢的琴》带来多少便利。他拿着上海国际电影节给的30万奖金、韩国方面提供的50万后期制作费,拉着秦海璐、王千源,就在东北红旗拖拉机厂开机了。开机2周后,大家才知道,剧组的账上只剩下47块钱。

在沈阳,张猛给亲戚家设计服装店店面,预算2千元。他去铁岭评剧团里找木材,发现了一台斑驳破旧的木质钢琴,至今还能发出声音。父亲告诉他,那是上个世纪70年代,一群文艺工作者为了省钱,画图纸、自己动手造出来的琴。他在沈阳的钢材市场买建材,发现这里聚集了大量钢铁厂的下岗工人,他们身怀绝技,车、钳、铣、铆、电、焊一应俱全,在那里混着度日。

这两件事情一直在张猛的脑子里盘旋,挥之不去。终于有一天,他想出了一个故事,落魄的父亲要争夺女儿的抚养权,找了一帮三教九流的下岗工人来造钢琴。剧本只有简单的30页纸,成本预计5百万人民币。

张猛觉得自己就像陈桂林,穷困潦倒,停了戏,到处给人白活(东北话),找人投钱。秦海璐发现剧组情况很窘迫,把自己收到的五分之一预付款退回来,把片酬都投进电影。她做起了出品人,后期制作没钱,再自掏腰包来垫。

王千源在拿到东京影帝的时候,还没有从剧组拿过一分钱的片酬,手上只有一张白条。

张猛的剧组住在很差的旅馆里,周围都是民工居住地。来上海,他住在电影节安排的酒店里,因为上网费贵,上去几分钟后,就要赶紧下线,拔网线。

《钢的琴》陷在窘迫的境地里,在它的背后却是中国内地电影最近一两年里,正在突飞猛进繁荣的传说:内地全年票房过百亿,电影银幕每天都在增长,投资根本不差钱,差的是好项目……

每天,都有公司在四处打听,哪里有靠谱的电影宣传;影视公司到处转悠,掘地三尺,要开发可以参与的项目;有点知名度的导演,几乎同时都有多个投资人围着;煤老板、房老板手里握着大笔钱准备砸电影,只有一个要求,诸如女主角必须是他们的女朋友,或者要去戛纳电影节上风光一把……

在这派虚假繁荣里,《钢的琴》没沾上什么光。去年在东京国家电影节拿奖归来,国内的发行公司并不积极,谈了多家后,非常完美公司才出手买断该片。影片上映日期一改再改,虽然影评、媒体、以及少数意见领袖都在为这部电影摇旗呐喊,但是却没有真正行之有效的宣传,能直接到达目标观众群。

同期在东京电影节上拿奖的《观音山》,甚至没有《钢的琴》那么具备观赏性、娱乐性,以及可进一步探讨的深度。但是这部影片有范冰冰的力挺,有扎实的宣传营销,在传统意义上的淡季,也拿下了6千万的票房。

对于电影而言,这一定不是最好的时代。 甭管媒体怎么对破坏狂迈克尔贝不屑一顾,《变形金刚3》在内地,1天就能收入过亿;也甭管圈内口碑多么不好,王晶的《财神客栈》、新生代偶像杨幂的《孤岛惊魂》,照样每天拿到千万的票房进账。

陈桂林造好了钢琴,也没有留住女儿,因为小孩子已经知道了资本的力量。

张猛造好了自己的《钢的琴》,拿了奖,进了院线却没赚到钱,让他也开始懂得了资本的力量。在他的计划里,下部电影本应该继续扎根东北,拍完他的东北小人物三部曲。只是他不知道,站在骄傲、势利的资本面前,他是否还能挺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