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混沌初开合区:《对话郑杰》序言1:调动心智,减少盲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7/24 13:54:10
我和徐红校长都是中文专业出身,都带着些“诗性”的基因,这是两个“不务实”的人可以坐在一起飘飘然谈论教育问题的前提。
        
其实,她是个大忙人,在任一所规模颇大的学校;我也不是闲人,“在野”多年,过着闲云野鹤的日子,却也东跑西颠,常常忙得夜不能寐、食不甘味。
        
想必徐红是知道魏晋时期盛行的“清谈”之风,也知道“清谈误国”之说。一群士族名流,不谈国事,不言民生,不及俗事,专谈老庄、周易,是为“清谈”了。清谈是名流的一大雅事,也曾是一大盛事。   

“清谈”的方式,当属于“对话”,即所谓主客对答。一个人对某一个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谓之“主”;提出不同见解和质疑者,谓之“客”,主客互相质疑对答,往返难休。   

可是“清谈”是中国文化的一个“异数”,清谈被批评为无用,清谈者也被讽为闲来无事、无聊之极。
而我和徐红却不以为然,历时半年,两个人千方百计寻找合适的时间,对着录音笔侃侃而谈,实在是一种享受了。人有时候如儿童般的,置旁人于不顾,去做某些毫无目的甚至是“毫无意义”的事,实在是快慰的。

激发我们做这场漫长的对话的原始动力,来自于华师大出版社的李咏梅女士,他们正在筹划“对话”系列书籍,将我的名字列入其中,是对一个“下野”的而又活跃着的闲人的褒奖。于是我与徐红便一拍即合。

对学校和教育问题的讨论有时候是无聊的,因为我们似乎很难有什么新发现,讨论往往只在平面展开,完全没有什么结果,弄得不好还会以抱怨和悲情收尾。

可是,如果非得要找到“清谈”的有用之处,可能会有以下几条:

一是调动心智。对教育大问题的思辨,会将讨论带入和越过许多更广阔、更深刻的命题,比如哲学、宗教、道德伦理、法理、艺术、人、自然等等。只要谈到教育问题,就会将人的所有知识储备卷入其中,人的全部心智都被调动起来,生命的力量会被自己陡然发掘。一头扎进俗世,心智不被激发,就会枯死。

二是减少盲动。教育中存在着一些特殊的难题,标志着教育问题的复杂性。可能没有任何一个其他领域的问题有如教育问题那么值得讨论,那是因为对教育问题的探究从来不会止于科学,而总是纵深到哲学和宗教层面;没有一门科学可以回答教育的全部问题,人们一旦真正探究起这些问题,便会知道自己的渺小,而不会再一味盲动,在当今教育界,盲动实在太多,清谈得远远不够。

教育存在着两大敌人,一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二是统一思想。教育一旦从实际出发,那么教育大问题便迅速被实际中的小问题所羁绊,最终葬送在功利世界里,失去梦想的光辉;教育一旦统一思想,则会使教育者失去思想和灵魂而成为行尸走肉,也会使教育不幸再次沦为政治或者经济的奴仆和帮凶。

于是,我与徐红的清谈,讨论一些似乎无关紧要或老生常谈的问题,而实质是要回归教育的本来。

在这里,我要感谢我的助手周莹女士,她负责录音和文字整理工作;感谢仇虹豪女士为我们提供的帮助。

郑杰
2011年6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