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齿铜牙纪晓岚郭瑶琴:辽宁阜新官员被举报聚众淫乱续 部分证据公布11-25)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1 09:55:08
辽宁阜新官员被举报聚众淫乱续 部分证据公布http://news.QQ.com  2009年11月25日01:16   新文化报  小禾  我要评论(0)

  上官宏祥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出示保留的李静发给他的手机短信。

  新闻回放

  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人大代表上官宏祥举报阜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于洋聚众吸毒淫乱,并在网上公布了几名女当事人姓名、录音及“自述”证据。于洋否认举报事实,当地初步调查结论认为“举报不实”,后称重新调查。

  网络实名举报事件因调查工作的争议引起网络广泛关注。昨天,记者进一步采访相关人员,并再次向阜新各部门了解调查情况。

  阜新相关各方

  宣传部:只对经济转型话题感兴趣

  昨天8时30分,记者再次到阜新市委,表示想采访事件调查情况,宣传部办公室以“外宣办没有人”为由,拒绝提供采访条件。调查所涉及的部门对此不约而同地表示“采访的事情需要市委宣传部批准”。

  下午,记者拨通了阜新市委宣传部张部长的电话,她的回答是“我们只对阜新经济转型的问题感兴趣”,对此事件不发表任何评论。

  公安局:负责调查者在北京

  随后,记者前往阜新市公安局等部门采访。

  在公安局,记者没能见到刑警支队支队长秦宪章,负责调查此事的刑警支队副支队长刘永杰“已经去北京三四天了”。

  同样,海州区人大常委会主任也不在阜新,“人在北京,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工作人员说。

  韩景岩:闭口不谈举报

  被举报人阜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于洋的电话一直开通但拒绝接听,记者到阜新市交警支队找到了另一个被举报人韩景岩。

  在举报中,上官宏祥提供证据认为,“于洋与韩景岩多次参与组织聚众吸毒、淫乱”,对此,韩景岩的态度与于洋一样,“组织正在调查,采访需要组织批准,没有什么可说的”。

  记者表示,采访的内容与工作无关,希望其对涉及自身的事件予以表态,韩说:“我个人拒绝接受采访,事情是真是假,在网上看看就清楚了。”

  “调查结果”引起争议

  李静录音:有人称听过口述

  上官宏祥实名举报后,阜新市相关部门曾给出一个此事的调查结果,称“举报不实”。记者多方采访,发现这个结果存有争议。

  阜新警方曾称,李静的录音和材料是在上官的殴打下被迫提供的。北京市林业局一位男子和北京书画院的一位领导表示,曾听李静亲口讲述自己被迫参与于洋组织的吸毒淫乱的事情。

  据了解,阜新警方曾到北京进行调查取证,但没有采信。

  王丹“伪证”:她写材料时很自然

  王丹的书面证据也曾被认定是上官威胁之下的“伪证”。

  记者昨采访到了上官企业曾经的员工王如意。他说,王丹写下材料当天,是他买到印泥交给上官,王丹当时的神情和言语表达自然,看不出受到威胁。

  据了解,王如意没有接到过警方协助调查的要求。

  于洋和女当事人:有人看到在一起

  让大家同样感到存有疑点的,还包括于洋与几名当事人的“关系问题”。

  记者采访于洋时,他说与3名女当事人“根本不认识”。记者到杨文素、李静家中采访,家人反映,两人都曾提起过于洋。

  阜新市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市民也表示:

  “2007年的一天晚上,我去一个娱乐场所,路过一包间时,正好遇上熟人付玉红开门出来,我看到于洋、韩景岩、杨文素等几人在里面。付玉红告诉我,‘于哥请我们……’”

  在上官宏祥的加工厂里搞过管理的一个工人说,他听杨文素说过,于洋给其打过电话。

  ■辽宁省纪委

  工作人员“不清楚”此事

  记者昨天致电辽宁省纪委办公厅,询问省纪委对此事是否表示关注,一位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并对记者说,“如果是公事,需要发公函过来;如果是私事,可以向信访部门反映”。

  ■专业人员的建议

  可以检验被举报者的血液

  昨天记者咨询了几位从事纪检工作的办案人员。他们认为,“对于这起案件,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检验被举报人的血液。如果被举报人确为所说的‘长期吸毒’,血液中一定会存留毒品成分”,根据有无吸毒这个结果再对案件进一步调查,就会有具备说服力的证据。

  ■网上声音

  “不打听、不过问”成新流行语

  “我们纪检工作的原则就是,对不负责办理的案件,不打听、不过问……”

  ——对“实名举报”事件,阜新市纪检委一位工作人员接受电视媒体电话采访时表示。

  举报调查工作仍在进行,阜新各方对于事件的集体缄默让公众颇为关注,其中这位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回答的“不打听、不过问”,成为网友热议的话题。

  此言一出,在各大网站上,网友们均提出了将“不打听、不过问”顶为网络流行语的建议,单是网易,就有4000多个跟帖,支持这一建议。有网友称,这是“躲猫猫”之后的又一次网络热潮。

  本报特派阜新记者 小禾

  上官宏祥提供的“证据”(部分)

  杨文素的自述与录音

  在“实名举报”中,举报人上官宏祥拿出了几名女当事人的录音、书面材料等证据。

  在他的证据中,有一份杨文素在2008年元月27号的自述与录音,以下是部分内容:

  ——2007年7月16日,我去北京看病,跟去的有付姐、韩景岩,晚上到北京住在大东海洗浴中心702号房间。韩景岩找我。

  ——2007年9月,马某某、于洋晚上在银通酒店吃饭,还有赵某某、韩景岩,吃完饭后,在602房间,当时我去房间的时候,马某某给我抽东西,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冰”。

  ——10月15日晚上,马某某请洗浴,有于洋、赵某某、小霞。在银通酒店吃饭,马某某开房,房间203号,我进去时,他们在“溜冰”。

  ——今天晚上我的心情很悔恨,我自己是个不坚强的人,给家人带来了烦恼、痛苦和很大的压力。这是我一生中的大错,也是不能原谅的大错,我也对不起真正爱我的人。

  王丹的书面材料

  上官手中,王丹的那份书面材料,更像是一个女孩的日记,流露出无奈、痛苦和企盼。

  ——2008年,我面试到富苑欣酒店……最早的一切都是安静而美好的,我得到了董事长的重用……

  而4月末,靳某的回来,让我的梦很快变成了泡沫,她不止一次和我套近乎,又找各种事情说董事长的种种不好……由于种种不良现象和语言传递着对上官的怀疑,我的心凉了,我辞职了。

  故事本应到此画上一个遗憾的句号,而未曾想到,未来所行的每一步都已被人安排和设计好了,让我真的无法呼吸了。

  ——6月份,我辞职后接到一个陌生人的电话,说上官宏祥想见见我,要求我到迎宾馆,我信以为真。匆匆到了目的地……

  我进了屋,发现宏祥不在,而陈某在,是她引荐我认识了于洋和韩景岩。她给了我一杯水,喝过后我昏昏沉沉地被一个庞大的身体压得喘不过气来,直到我醒来,才发现自己被扒了个精光……

  ——第二次是靳某要我去北方取一些东西,在那个房间里又一次见到了于洋、陈某,他们疯狂地吸着白色的粉末。我知道受了骗,正欲离开,靳某又把我拉住,我斗不过他们……醒来后,看到于洋卷了一个信封走了。

  ——2009年4月份,我被恐吓了,于洋再次打电话给我,要我去迎宾馆,他说,不来你会死得很惨。我怕啊,晚上8点多,那个套房里来了不少人,我认识的没有几个,于洋、付玉红、李静还有几个长相不出众的女孩和男人,我第一次被迫吸了那东西,不堪入目啊……

  ——6月份,我再一次被骗,这些人大摇大摆开着面包车进了上官的厂子,于洋、付玉红……还有一个面目狰狞的男人,他的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晰:“玩的会刺激,特别是在这里”……工厂里的服务员、工人都不受控制地做了起来。

  于洋对我说:“你不用怕,有什么可怕的,上官身边没人了,下一个他可能会找到你,有点准备吧!”“准备什么?”我问,“准备做我们的手电筒啊!”他笑着,并甩了一沓钱,我没拿……

  ——8月份,我带着无比的心酸到了北京。之前的一晚,我被他们叫了出去,用一种强制药物刺激了我的大脑和全身,随后,于洋告诉我到上官那去吧,主要是看看他们的动态、地址、发展的关系,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稳住现状。

  4日我到北京,6日晚和上官吃完饭,他有事没在家,我又发了信息给付姐,汇报了一些日常状态。7日早,我和宏祥坦诚地谈了一次,彻底开始了。

  ——我讲的所有情况,主要源于个人能力能掌控的实在太少,但求苍生都能平安度此余生吧,别再斗了,最终牺牲的只有我们这样年轻的灵魂。

http://www.scol.com.cn/focus/zgsz/20091125/2009112572316.htmhttp://www.ycwb.com/news/2009-11/25/content_2341376.htm 阜新官员回应聚众淫乱传闻 称不认识女当事人http://news.QQ.com  2009年11月24日02:07   新文化报  小禾  我要评论(67)


上官宏祥提到的“阜新迎宾馆” 本报记者 小禾 摄


上官宏祥保留的内裤等“证物” 资料图片


房间被烧,上官宏祥称有证据被毁 本报记者 小禾 摄


举报人上官宏祥展示自己保留下来的一件“证物” 资料图片

主要人物

上官宏祥: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第十六届人大代表、企业家

于洋:辽宁省阜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

“阜新市委政法委副书记于洋多次组织参与聚众吸毒,迷奸妇女数人,并强迫妇女集体淫乱……”11月2日,一则实名举报网帖迅速成为网络热点。

举报人是辽宁省阜新市海州区第十六届人大代表、企业家上官宏祥,他在网上公布了几名女当事人姓名、录音及“自述”证据。上官还将这些东西实名举报到中央及辽宁省相关部门。

之所以投下如此“重磅炸弹”,上官称身边的朋友、公司职员甚至情人、妻子都成为“被吸毒”及“被淫乱”的对象,导致其家业破败、身心受损,“这都是于洋的预谋和迫害手段。”

上官提供的证据是真是假?阜新市政府该怎样应对人大代表的实名举报?

日前,本报记者对此事进行了追访。

在上官的网络实名举报后,被举报人、阜新市政法委副书记于洋除了“我是清白的”,一直没有就被举报事件发表任何意见。

昨天,记者电话联系到于洋。

记者:上官网络举报后,阜新对于举报的处理意见受到争议,让您也一直处于媒体和大众的关注之下。

于洋:有什么争议吗?

记者:有人认为,您现在还在继续工作着。

于洋:你认为接受调查一定要停止工作或者怎么样吗?

记者:至少应该有谈话?

于洋:谈话肯定是有的。

记者:上官的举报有时间、地点和诸多细节,并且有几名当事人的录音、书面材料。

于洋:这个问题现在交由组织处理,我接受组织的调查、安排和处理意见,不想向媒体表达意见。

记者:您是当事人,拥有话语权。

于洋:如果要说,我只能说那些反映我的问题全都是假的,不存在的,他说的那些问题我都没有参与,什么都不知道。

记者:您是否认识杨文素、王丹、李静?

于洋:不认识,这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

记者:但是,她们在举报中都有提到您。

于洋:……

于洋挂断了电话,采访到此终了。

本报记者对话政法委副书记于洋

不认识女当事人

举报人网爆“事件始末”

难忍家庭事业被搞垮

在实名公开网上举报后,上官宏祥成为“红人”,并接受过一家网络的专访。这些信息透露出他扔“炸弹”的决心——不惜揭露身世和隐私。他坦然承认,在其提供的3名女当事人中,“有两人与我是情人关系。”

今年48岁的上官早年靠煤炭生意发家,2005年2月投资了一家酒店,接着又开办了涌熙宏机械加工厂,还成立了艾友劳务队,创建“公一集团”。

“当时酒店由我妻子打理,工厂厂长杨文素与我是情人关系,有十几年的深厚感情,后来我集团的王丹也曾是我的女友。”上官说,直到后来,这些女人全都弃之而去,包括他的职员,“都成了毒品和淫乱的牺牲品。”

“2007年,杨文素劝我离开阜新市。她说,很久以来她经常被于洋、韩景岩(阜新市公安局交通科科长)等人叫去参与团伙吸毒、淫乱。杨文素说,于洋等人认为这样可以最大程度地羞辱我。”上官说,这两个人和个体煤矿老板马某某等长期在阜新市迎宾馆、银通宾馆开房,找些酒店服务员、大学生还有一些政府公务员,模仿外国录像中的情节一起吸毒、多人性爱,称其为“玩幸福”。

“我没有想到,他们用这种方式瓦解我的企业,摧残我的精神。”上官说,集团总会计付玉红与杨文素一起染上了毒品,渐渐变成于洋的同谋,公司从高层管理人员到基层的酒店服务员很多被拉拢走,“2008年春节过后,杨文素彻底离开了我,工厂无人管理;2008年4月,妻子也离家出走,扔下酒店无人经营;劳务队也解散,此时,我的家庭生活、感情、事业完全被摧毁。”

实名举报网上发帖

上官决定反击,与于洋等人公开叫板。“他们多次到我工厂吸毒淫乱之后,把那些污秽不堪的东西留在我的办公室羞辱我。”他将那些东西收存起来,并开始搜集其他证据。杨文素、王丹,以及在2009年3月入厂的李静都为其留下了录音或书面证据。

“6月5日晚上,于洋等人又去我的厂区进行了近20人的集体淫乱,搞得脏乱不堪。”上官封闭了这些房间,想保留原始痕迹作为以后的证据。11月10日的一场大火,大部分证据被烧毁。当地消防部门给出的结论是取暖设备引燃可燃物。上官之前将小部分东西带到了北京。

此时,上官已经在网上发帖,并引起了媒体的注意。

自爆“恩怨”由来已久

上官宏祥称,于洋等人之所以这样“迫害”他,是因为一些“恩怨”。

上官1992年开始投资煤矿,置下家业。1999年,他收购了一处矿井,名为“经纬”。同年,另一矿主周某收购“北峰煤矿”,两家临界,生产过程中发生过摩擦。

于洋时任阜新蒙古族自治县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周某的煤矿就在阜新县境内。上官说,2000年底,两家煤矿工人发生了一次斗殴,他支付了4万多元的“医疗费”。2001年9月,县公安局因1993年的一起寻衅滋事案将他刑拘。12月3日,上官被以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

上官认为,这是于洋与周某联手“导演”的,原因与金钱有关,“当时开矿都要给于洋暗股,我只是每年给他几万元的礼金。周某和于洋关系甚好,并都爱好吸毒,他们用这种方式迫害我,就是为了霸占我的煤矿资源。”

再次创业的上官当选人大代表,事业重新红火起来。他说,于洋等人把自己身边的女人弄走了,企业也瘫痪了,对他打击很大,所以他才实名发帖。

阜新相关部门态度

市委书记批复“尽快调查”

上官说,对于被于洋“迫害”一事,他曾向中央、辽宁省相关部门寄过举报信,并向阜新市委书记姚志平、市长潘立国、公安局局长杨振福分别快递了《关于付玉红涉嫌吸毒集体淫乱等问题的举报》。为了不让领导为难,举报信中没有明确指出于洋的名字。

9月30日,姚志平书记就实名举报信向阜新市公安局作了批复,让公安局尽快调查此事。

首次表态认定是“诬陷”

在媒体的关注下,阜新市委宣传部、阜新市公安局首次表态,称上官的举报在10月份就已经到达阜新市委,并且在11月9日前,公安局刑侦支队组成调查组,对李静、王丹等12个曾在上官企业工作过的员工调查取证。其中杨文素一直拒绝配合调查,王丹是在上官的威逼和授意下编造的证言,李静的录音证词是上官写好后录制上去的。

所以调查认定实名举报是“诬陷”,上官因于洋曾经“依法打击”过他,而存心报复。

于洋本人也坚持表示清白,并称他的工作没有受到上官举报的影响,他否认因此接受过停职调查。

认为上官患癌“孤注一掷”

阜新市相关部门的“报复说”引起舆论质疑:一个重新拥有了成功事业和社会地位的商人,如果只为8年前的那次利益之争耿耿于怀,存心报复,“理由显然十分牵强。”

对此阜新市公安局又给出的说法是,上官已患肝癌晚期,想孤注一掷,诽谤于洋。对此上官说:“我确实患肝癌,但是早已经得到治疗,并且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很好,根本不是晚期。”

警方表态要“重新调查”

“让公安局去查自己的主管领导,是否能够保证公正?”尽管是在市委指示下侦办举报,但阜新市公安局的调查过程和结论依然遭到了公众的怀疑,“在没有对被举报者采取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只对几名当事人的调查询问就认定举报有假?”阜新方面在对待此事上的态度引起社会争议。

随后,阜新市公安局再次表态,对举报重新调查,公安局的角色由主办变成了配合,阜新市委书记姚志平亲自督办,市纪检委牵头。

各方“集体缄默”

重新调查多日后,11月23日,本报记者向阜新市委、市纪检委、市政法委、市公安局等方询问进展情况,得到的是各方的“集体缄默”。

按照程序,记者首先向阜新市委宣传部提出采访要求,被以“由外宣办负责安排”为由,等候了一天,“外宣办今天有重要工作,一直没有人。”

16时许,记者致电阜新市委书记姚志平,“正在开会,有事找……”得知采访意图,姚志平话没说完就挂断了。

随后记者致电负责牵头调查工作的纪检委,拨通常委、秘书长室电话后,得到的回答是:“这个问题不好回答。”

在阜新市公安局,记者的采访要求被政治处驳回,“这件事情现在只能由市委决定是否发布有关消息。”局长杨振福没有接听电话。

据了解,在决定重新调查后,阜新市委确实派出了由纪检委、公安局和海州区人大常委会组成的调查组赶到北京,寻找举报人上官。

到目前为止,阜新市没有作出相关回应。

记者阜新追访

工厂:因没有订单已经停产

上官实名发帖后,在阜新市引起了哪些反响?他的集团现状怎样?11月21日、22日,记者在阜新市对此事进行了追访。

上官的集团总部设在涌熙宏机械加工厂院内,位于距离阜新20多公里的东梁街道,比较偏僻。董事长办公区在大院的一角,11月10日失火后已经变成废墟。加工厂厂长李迁说,“当天董事长的父亲来到公司,要进董事长的卧室,我们按照惯例把电暖器搬进屋里,一个小时后,那里就着火了。”

现任厂长李迁、副厂长韩立夫都是6月份以后接手工厂的,“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我们不清楚,那些老员工和干部在6月份以前全都被辞退了。”当初每年近千万产值的工厂如今因为没有订单已经处于停产状态,“我们现在只有等董事长早一天回来。”

杨文素:母亲一年没见到她

工厂里没有留下任何关于杨文素、王丹、李静的消息,原来的电话或是全部关机或是空号。只有阜新市公安局拿出的笔录显示,他们在接到举报之后找到了王丹和李静了解情况,杨文素拒绝调查要求。

杨文素的家距离工厂不远,杨母和孙辈们住在路边的平房里,“我已经快一年没有见到女儿了。”

老人说,上官后来带人到家里翻走了送给杨文素的惟一一块手表,“不知道我女儿在哪,更不知道她和于洋有什么事。谁来我都是这样说!”

李静:我现在只相信法律

11月22日,记者来到距离阜新50公里外的李静家,得知她早上刚刚离开,决定去大连工作。在前一天,她又被公安局找去了解情况。

“她身上都是伤,说是被上官打的,因为啥,她也没说。”李静的母亲说。记者几次电话沟通,李静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不会见你们,我现在只相信法律。除非中央政法部门的人来调查,我会配合,有什么说什么。”

那份录音是真是假?于洋有没有做过那些事情?她究竟遭遇了什么?李静没有回答,短信也未回复。

在上官手中,留有李静的书面材料,记录了其在上官公司工作两个月的遭遇,称先后5次被迫参加了于洋等人的吸毒和淫乱,还有被公布在网上的录音。

王丹:8月份就辞掉了工作

另一位与上官有“女友”关系的当事人王丹在8月份就辞掉了工作,“她走得挺急,很多工作没有交接完就离开了。”邻居也很久没有看到过她了。

付玉红:音讯全无

据了解,此事中的几名重要当事人都以自己的方式试图消失在公众关注的目光下,而上官企业中曾经的一些干部、员工也都纷纷更换了号码摆脱事件的困扰,其中关键人物付玉红等如今音讯全无。

上官本人:赴京“避难”

“他们要把我带回去调查,认为我涉嫌诽谤,这已经证明了他们的态度。我说的都是事实,否则不会向中央相关部门实名举报。”21日下午,人在北京的上官在与记者通话后便关闭了手机。

他的举报信中,列举了诸多涉及于洋在任职阜新县公安局长、政法委书记、阜新市政法委副书记期间的“种种问题”,包括“组织参与吸毒淫乱”。同时寄出的还有后来被公布在网络上的部分女当事人的录音资料及联系方式。

http://news.qq.com/a/20091124/000092.htm  辽宁阜新人大代表举报政法委副书记吸毒淫乱(正义网 2009-11-19)  0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