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距离西瓜影音:最大的失误依然是对孩子的教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10/26 18:35:48
2011年05月24日 09:21:58  来源: 南方日报

王鹰
如果还不纠正教育的失误,如果总是盯着那一点以牺牲孩子教化为代价的人口红利,如果大量的家庭总是为了基本的生计而被迫与孩子长期分离,那么,灾难的飞石就会不断落在我们的头上,那时候,破碎的不仅只有汽车。
丛飞的遗孀邢丹女士被3个失学孩子在高速公路上飞石砸车而撒手人寰,不能不令人从灵魂深处发出哀伤的唏嘘。飞石少年自称砸车是为了练胆,他们都是小学辍学,监护人外出打工失于管教。砸中车辆的少年还不满16岁,如何定罪量刑,法律部门正在为难之中。强调事件的社会原因的任何说辞都有为“少年犯”开脱罪责之嫌,但是如果不从深层次去理解事件的社会背景,则又让人们的悲痛难以释怀。
为什么社会、学校、家庭几乎同时放弃了对这些孩子的教化和规训?这又会给社会和家庭带来什么样的苦果?几个孩子小学没念完或者刚念完就辍学,人生成长所必须的完整的学校教育阶段无可挽回地失去了。在各级各地早已宣布胜利完成普九任务的情况下,在一个尚属富裕的珠三角地区的村庄里,却齐刷刷地有一拨孩子游离于学校之外,并且还是普通百姓比较看重的男孩子,不能不使人感慨普九教育的艰巨。悲剧的根源不仅在于学校教育的缺失,更在于家庭教育的缺失,父母都外出打工未尽监护职责,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是孩子教化和规训最重要和最持久的力量。从成长规律来看,父母监护的缺失比辍学的伤害更加严重。
飞石砸车肯定是一个极其偶然的意外事件,然而孩子失学或者失去父母的监护,绝不是一个可以忽略的偶然现象。在数亿计的劳动者离开家乡打工求生的背后,有着数千万计的孩子只能过着有父母但是没有父母教化的日子。据团中央去年的保守统计,这样的儿童全国大约2300万,被称为“留守儿童”,甚至被称为“制度性孤儿”。这些孩子普遍存在着孤僻、厌学、交往障碍、攻击性等比较明显的人格缺陷,然而这些都是目前能够看得到的问题,短时间难以观察的问题可能更加严重,它将会造成整整一代人的素质缺陷。长大以后,这些人无疑会成为劳动大军的主力,承担起国家建设和发展的重任。失去教化和规训的孩子本身,会有人格分裂的危险,这种孩子如果数量是巨大的,那就会有社会分裂的危险。
父母外出打工,孩子们要么留守家乡,而这就要失去父母的关爱;要么跟随父母,这就要失去义务教育制度的关爱。所以,改革不合理制度是必须的选择,让制度去适应人,而不是只能让人来适应制度。也就是要让义务教育的制度关爱跟随孩子们走,至少是部分跟随。政府在义务教育上多年来的确有巨大投入,从义务教育的资源配置上讲,社会覆盖面已经没有明显缝隙,学校和教师的数量以及教育公用经费能够覆盖到所有的村镇。然而这只是政府的安排,个人没有选择权。孩子们必须在户籍所在地上学才能享受基本上免费的教育资源。改革的出路是,教育资源应该落实到孩子们的具体人头上,以家庭或者孩子为单位,建立教育账户,孩子在哪里上学账户就带到哪里使用。也可以设计成为奖励的制度,如果孩子跟随父母在打工所在地完成了义务教育,而这些年他们并没有消耗本地的教育资源,那么他们就可以领取相应的奖励,或者叫助学金,即使不是全额的也行。打工者的流入地也应该相应地配套助学金。不管是流出还是流入地,政府不能把所有的义务教育公共经费一股脑投放到学校,学校也可以由更加多样的主体来投资举办。这有点类似于诺贝尔奖经济学家弗里德曼所设计并早已在一些国家广泛实行的教育账户制度。教育的奖励甚至在一些非洲国家也已经实行了。
与此相应,还应该有法律上的亲权及其监护制度的改革。都说中国是一个亲情浓郁的国家,但是法律上却一直拒绝亲权制度,只有一个简陋的监护权制度。由于没有亲权制度,父母长期不与未成年孩子共同居住,也并不是一件违法的事情。民法发达的国家特别是直接继承拿破仑法典的法国、德国等,十分强调基于亲权的父母抚育责任,并明确要求父母必须与孩子共同居住。只有在对孩子更加有利的情况下才可以分开居住,例如上寄宿制学校,即使这样,居住在学校的时间也绝不会超过与父母居住的时间。这些国家之所以一直把孩子作为法律关照的重点,就是因为他们总是担心因为法律制度的不妥当而使孩子的利益受到损害。如果我们建立了亲权法律制度,就会对不顾孩子外出打工的父母有法律上的限制,劳动力的流动就应该让父母的教化和学校的教育一起流动。没有这个基本的法律制度,经济政策和社会政策就不会自动来配套。
一个社会的精神和组织状态,最明显地表现在教育和法律上,因为教育解决了源源不断的新成员进入社会的问题,法律解决了人们的行为规范问题。新成员如果不能完成基本的教化和规训,就不可能正常进入社会,社会的痛苦分裂将会不可避免。如果说20多年前邓小平痛心地指出最大的失误是教育,那么现在,最大的失误就是迟迟不愿意纠正原来的失误。如果还不纠正教育的失误,如果总是盯着那一点以牺牲孩子教化为代价的人口红利,如果大量的家庭总是为了基本的生计而被迫与孩子长期分离,那么,灾难的飞石就会不断落在我们的头上,那时候,破碎的不仅只有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