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性大傻:子夜昙花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2/09/28 05:02:16



    初读此文,脑海里跳出了几个平时不常用的词:梦幻!惊艳!震撼!······于是将报纸仔细地裁剪好,又仔细地粘贴在我的剪报簿子里,又怕它会悄然而去似的按了按,不放心地打开看了,它依然在,才放心地收进书橱里去······

 

子夜昙花

                                       ——摘录自《参考消息》  张错

 

    自春入夏,人花无语,岁月无声,只有偶然翠绿。

    新叶缓慢自旧叶中长出,黑斑渐退,一如孤傲的人的寡言性格,在低调行事风格中,始终带着浓郁而清晰的自信。我对花树没有期待,它存在,我已心满意足。



然而,就在寻常一天,竟意外发觉昙花已垂首含苞了。

    何等蓦然而来的惊喜!不是花开花落,而是花的讯息。像久违的人,传来心花怒放的约会,直叫人朝夕亟待。

    久闻昙花只开一夜,也是最后一夜,充满生命奋发与无常的哲理,便决心迎接它来临的启迪。




    那几乎是即时降临,一旦发觉满蕾的翌夜,便有如忍俊不禁的笑容,迫不及待地绽开。黑暗夜晚,洁白花朵,如冬天雪夜,没有月光,星星也暗淡。它的来临使人震撼,也使人惊惶。有一种漫步而来的绰约,以缓慢节奏,进入生命最灿烂点,也是最颓废点,没有一丝保留,像爱与死!



    犹如一张昂首的脸,花容就是一世的青春。然而此花与众不同,它的才情志业极端隐秘,故而选择了寂静无人之夜,不屑与红尘争艳。

    它的步伐和黑暗一致。因而看花人必须有一颗聆听的心,才会听得到夜,及花开的声音。



    它极端美丽。尤其在孤独时,要在众芳国里遗世独居,又是何等勇毅果决?花开之夕,遂自有清雅幽香。香随夜转浓,弥漫四周,有如诏告天下:在这一夜,全世界只有一种花香,为一个人。为了此夜,必须是另一朵花,另一种香。永远没有重复,像一段情,或一个名字。



    它的性格极其刚烈。它优雅绝俗,不只有意逃避四周繁华,甚至鄙弃热闹,极喜欢冷清。

   它一夜尽情绽放而无悔。花期虽短,绽放姿态却极为狂放,有一种烈士舍身之悲壮。但每年花季有如转世,无悔依然。



    我随即发觉,即使在短暂的黑夜里,它的笑容已逐渐难以为继。并带着英雄疲惫。本来雪白如银的花瓣,光芒四溅,几可灼伤人目;而后却慢慢苍白如纸,只隐约露出些许其原来的风骨神韵。这一张脸,我想我最熟悉,最会为之伤心垂泪。那不只是物伤其类,更是命运中注定的无法回转与挽留。

    生命的确如此!许多灿烂时光,有如昙花一现。花开刹那,如梦如幻,花知道自己在盛开,而梦中人却不觉自己在幻梦。惟有花凋梦醒,方悉前尘过往。我知道今夜花会尽情怒放,正如黎明一定会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