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民老婆又怀孕了:西藏藏族尚白杂谈:大自然赋予的白色之美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9 14:55:36

西藏藏族尚白杂谈:大自然赋予的白色之美

关注数:71

  藏族对白色很早就显示出其审美趣味上的特殊偏爱。这种尚白习俗,犹如雪山融化的溪水,在遥远的历史深处涌动,于雪域高原注入江河,以势不可挡的冲力,流经了尔后的漫长岁月。以至于今,这股涓流仍在广大藏区绵延传承,流淌不息。甘南这块热土亦不例外,只要稍加留意,随处即可发现这种深厚的文化积淀。

  每当农历大年初一清早,牧区群众人人都用搀了牛奶的水洗脸,这种水称白水(曲尕鲁),据说岁首元旦用白水洗脸,可望一年得好运。贵客临门,主客双方互赠雪白的哈达,以表达彼此间良好的祝愿。姑娘出嫁时,新娘的坐骑必是白色的乘马。如遇大雪纷扬,山野披银挂素,则被认为是美满幸福的征兆。白色的羊毛被视为吉祥之物,喜庆婚筵务必拴在壶把和礼品上。给尊贵的客人端上煮熟的羊尾巴肉,尾巴梢还得留下一绺白毛,表示对客人的敬重。祭祀“拉卜则”(山神)插箭时,要在箭杆上系一束雪白的羊毛。田边地头供奉三块大白石,旁边放许多小白石;屋顶的四角及门头亦置大小不等的白石。在崎岖的山坳、隘口,常常可以看到飘荡的白经幡和小丘形的白石玛尼堆,僧俗人等到此下马脱帽,转“古拉”,祈求上苍的恩赐和神灵的佑助。玛尼石堆的神力无疑来源于白色崇拜。即便人死了,也要延请“宁古喇嘛”给亡魂指引一条白色的光明大道。天葬时若白鹰第一个飞来啄食,就特别吉祥,证明死者功德圆满。据说白鹰是最圣洁、最神圣的使者,可以直接引导死者的灵魂升天。

  千百年来,藏族人民把这种崇尚白色的审美意识,借自己丰富而颇有人情味的神话故事,委婉动听地表达出来,世世代代传颂。

  相传居住在雪山冰峰上的“长寿五姊妹”中的扎西次仁玛,生得年轻美丽,全身皆白,坐骑是一头白狮子。还有根据藏族民间的传统信仰,四大山神中的雅拉香波山神是一头白牦牛,进而转化成身体白如海螺、穿白色衣服的白人神;念青唐古拉山神也是一位白人,骑一匹能飞翔的白马;阿尼玛卿山神,同样披一身白衣,骑着如同白云般飘拂的神马。在西藏,白色运茶神胯下骑一白骡,身穿白衣,右手执白鞭,左手擎白旗。十二丹玛女神中的勉几玛座骑,乃是一头白牦牛,姿态俊美。由是可见,凡白人、白牛、白狮及白色动物都是神灵的化身,善神的代表。

  另有一则神话故事说:从前有位青年,来到果洛地区的年保玉载匝日神山附近,碰到一只老鹰叼走了一条小白蛇。这条小白蛇是年保玉载匝日山神的小儿子。年轻人请求老鹰把白蛇丢给他,自己给鹰一块肉,这样就救了山神之子。山神要答谢年轻人,问他要什么东西,年轻人说要山神的女儿作妻子。于是山神的三女儿便化身白牦牛来见这位青年,年轻人用缠有彩带的棍子碰白牦牛一下,白牦牛立刻变成一位美丽的姑娘,成了年轻人的妻子。婚后,青年无意中杀死一头白牦牛,并打了禁杀的神牛,气得妻子跑回了天宫,从此白牦牛在青藏高原上陡然减少了。如此牵动人间情感的神话故事,虽说饱含绮丽的幻想以及浪漫主义色彩,但仍给我们无尽的启迪。尤其是忠于信仰的藏族人民,都不免怦然心动,在思想感情上产生共鸣。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只要白色神出现,故事情节就会由困厄转为平安,使苦难化为幸福。这里反映了藏族人民追求幸福的愿望。

  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里的格萨尔王,头戴雪白的兜鍪,身着白色的铠甲,对尊者设白垫,在夺得某一城池后插上白色旗帜。有关文献记载:原始苯教徒穿白色禅裙,戴白色缀青边的被称为白顶盛冠的高帽。吐蕃时,藏族俗重战死,战死者其墓周围用白土泥之。佛教传入藏区后,印度视白色为高贵色的审美观念益发强化了藏人对白色的崇拜心理。噶举派的创始人玛尔巴、米拉日巴等高僧修法时,都穿白颜色的袈裟或衫裙。佛教金刚神舞里的白神,白衣白袍,白面具,象征白天、光明。仁慈的女神像多涂白颜色。有时善法也称“白法”等等。

  藏族如此注重白色,而且把它同高尚、纯洁、光明、善良、真诚等观念紧密相连,究其渊源,除了浩如烟海的神话故事和宗教信仰的推波助澜作用外,自然昭示也是一个重要原由。那白云、雪峰、羊群以及赖以生存的奶汁,都在藏族群众的心灵中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使他们由衷地崇尚大自然赋予的白色之美。藏族对自己居住的地方自豪地称作“卡哇坚”,即“雪域”。雪,作为最突出的自然物伴随藏人的一生,雪山又是苯教徒崇拜的内容之一。凡与“白”、“雪”有关联的神山圣水,仙人巨兽,在藏族人民的心目中,都是体贴万民,拯救民众于苦难中的“神”。白色被神圣化了,白色被视为神灵的标志,具有奇异的神力。后来,由于多种因素,才逐步演化成为“美”、“善”、吉祥如意、顺达美满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