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浩民老婆剖腹产三次:欧债危机可以借鉴美国和巴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9 16:10:52
欧债危机可以借鉴美国和巴西有时候欧洲人好像觉得只有他们自己的历史才是重要的:希腊、罗马、一战后短暂的和平时期以及从二战浩劫中的复苏、柏林墙的倒下、以及今天德国的出口繁荣。

但欧洲或许也可以从大西洋的另一侧学到有重大意义的教训,即18世纪的美国和20世纪的巴西。

数月以来,欧洲一直受制于一位老练的全球经济观察家所说的三个“拒绝”:

──拒绝贬值:意思是说不管希腊还是葡萄牙都无法抛弃欧元、让自己的货币贬值,从而重获竞争力。

──拒绝违约:国债持有人必须得到全额偿付。

──拒绝转移支付:德国和法国等富裕国家的纳税人不会救援南欧那些挥霍浪费的人。

为保护第一个原则,过去几周欧洲在第二个和第三个原则上做了妥协。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有哪个欧元区国家脱离欧元的枷锁,欧洲的这场试验就会受到威胁。货币联盟是欧洲各经济体之间最牢固的纽带,欧洲央行是整个欧洲为数不多的几个运转正常的机构之一。

但欧元区共用一种货币和一个央行,同时又奉行基本独立的国别财政政策,两者之间的矛盾现在已经变得很明显。美国第一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Alexander Hamilton)明白这一点。1995年到2002年任巴西总统的卡多左(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也明白这一点。

对于欧洲的历史教训:1790年,美国政府欠债5,400万美元,13个州又另欠了2,500万美元。这些债务加起来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42%。时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提议由联邦政府来承担各州的独立战争欠债。他说,这是可靠政策与实质公正的举措,并将有助于形成一个“有序、稳定、让人满意的国家财政安排”。

汉密尔顿在他的第一份《信用报告》(Report on Credit)里对国会说,既然必须通过某种方法为全部债务拨备资金,那么无论是全部由美国联邦政府拨备,还是部分由联邦政府拨备、部分由各州独立拨备,就要遵守不会要求更多收入这个条件。

Associated Press麦迪逊(James Madison)和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与汉密尔顿意见相左。其中一个问题在于:他们所在的弗吉尼亚州比其他州偿还了更多债务。但麦迪逊和杰斐逊提出了一项妥协条件,即汉密尔顿同意将美国的资本从他自小长大的纽约州转移至华盛顿。结果造就了一个更强大的中央政府,诞生了世界最大的债券市场,美国有了足以融资从法国手中购买路易斯安那州的良好信用。

大约200年后,巴西总统卡多左面临的状况是,各州政府的债务总量远远高于能够偿债的税收收入。当时,巴西正受到墨西哥、阿根廷和亚洲金融危机的冲击。据2004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位经济学家Fabio Giambiagi和Marcio Ronci的描述,联邦政府开始相信,它必须在各州的财政改革中发挥积极作用,以避免发生系统性危机。

卡多左花了五年时间与各州和主要城镇达成了协议,但最终还是由巴西政府为它们做了债务再融资,作为各州改革会计、开支和税务做法的交换。此后,巴西也经历过跌宕起伏,这也并不是该国做出的唯一重大经济政策改革,但那次改革确实帮助巴西比很多国家更好地抵御了2008年金融危机的冲击。

在上述两种情况下,中央政府都是通过重组州政府债务来从一定程度上严肃财政纪律,增大中央政府的权力。对欧洲来说,持续的货币同盟的代价将是更牢不可分的财政同盟。最终,资金将以一定的方式从强国流向弱国,要么是以直接的方式,要么是通过对向较弱国家政府放贷的富裕国家银行的救助。最终,成员国的财政自治将受到制约。

善于思考的欧洲人明白这点。《华尔街日报》的Jon Hilsenrath今年报道说,欧洲央行行长特里谢(Jean-Claude Trichet)在阅读彻诺(Ron Chernow)所撰的汉密尔顿传记。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和法国总统萨科奇(Nicolas Sarkozy)眼下在谈论有必要建立一个更强大的欧洲中心,不过,他们在欧元区债券问题和其他方面进展并不是很快。

尽管欧洲有着种种问题,它却有一个优势。正如摩根大通(J.P. Morgan Chase)经济学家最近在报告中指出的,总体来看,欧洲的财政状况看起来不错。欧元区政府国债约相当于GDP的85%。作为一个整体,欧元区的预算盈余(扣除利息)相当于GDP的3.2%,远比美国和英国的财政状况要好。

显然,问题是政治方面的。

与美国和巴西不同的是,欧洲没有一个发挥作用的中央政府,至少目前如此,而各国也不准备创建一个中央政府。欧洲还缺少另外一个重要元素──像汉密尔顿和卡多左这样有勇有谋的21世纪领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