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锁怎么撬开带图:孙玉祥:彭德怀因原名被康生指为野心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0/14 23:33:10

孙玉祥:彭德怀因原名被康生指为野心家

发布时间:2010-12-15 09:28 作者:孙玉祥 字号:大 中 小 点击:1844次

   康生:“你彭德怀,早年起名叫‘彭得华’——为什么?不就是想一人得有中华吗?说你是野心家,一点都不冤枉!还起个号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阴谋嘛!”

    民法中有“姓名权”一说:姓名权是公民依法享有的决定、使用、变更自己的姓名并要求他人尊重自己姓名的一种人格权利。换言之,姓名是自己的,想在这姓名中赋予怎样的含义,与他人无关——谁要参加进来说三道四,那就是侵权,就该吃官司。     可这一点,在某些时候几乎是痴心妄想,历史上因为姓名获罪的人不知凡几——小人物姑且不论,来看看一些大人物的遭遇吧。     先说彭德怀。彭德怀原名彭得华,家里兄弟三人,他是长子,二弟叫彭金华,三弟叫彭荣华,都以华为字,本无什么特别含义。另外,他还给自己起了个号叫“石穿”,不外是鼓励自己要有持之以恒、水滴石穿的精神。后来,他依据《论语》中“君子怀德,小人怀土”的说法,改名为“彭德怀”,意为自己不想升官发财,置田买地,而要做一个有道德的、多为人民办好事的人。1959年的庐山会议上,因为彭德怀讲真话,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反党集团”主要成员。“理论权威”兼“整人专家”康生在批判彭德怀时,就把他早已弃置不用的老名翻出来,还别出心裁地进行诠释:“你彭德怀,早年起名叫‘彭得华’——为什么?不就是想一人得有中华吗?说你是野心家,一点都不冤枉!还起个号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阴谋嘛!”     还有一个人也很冤,这人叫王百得——他原名不叫这个,而叫王白旦。一听这名字,就不难明白他出身草根。事实也如此,他是太行山区地地道道的农民,新中国成立后,先是在太原钢厂当工人,因为机灵,学东西快,后来作为骨干“支援”到齐齐哈尔的北满钢厂。1969年,这位老实的白旦同志,阴差阳错地被选为中共九大代表,去了北京。4月24日下午,九大进行正式选举,当宣布中央委员候选人、工人代表王白旦以全票当选时,会场立即响起一片议论声——大家奇怪,怎么选个“王八蛋”做中央委员?后来,在小组会上,周总理也忍不住说了一句:“王白旦,这名字念白了不太好听啊。”时任“文革”小组组长的陈伯达文采出众,当即道:“我给他改个字,‘旦’字底下加一竖为‘早’,音变意不变。”既然是中央首长过问,那就改呗。次日,九大中央委员名单正式公布,“王白旦”变成了“王白早”。而且,这新出炉的王白早一回到齐齐哈尔,就被任命为厂党委副书记。然而,福兮祸所伏,他很快因为这个名字倒了霉:1970年8月,在庐山召开的中共九届二中全会上,陈伯达因为支持林彪在政治上被判了“死刑”,有人就提出了陈伯达为“王白早”改名一事,提议成立专案组,好好整他一下。幸而周恩来出面表示:“改名是我的提议,陈伯达改的。这件事我负责,不能叫工人背包袱。”事已至此,本可了结,偏偏江青又冒出来自告奋勇道:“我再给他改一个名,在原基础上再加几笔,叫王百得吧。”主席夫人赐名,还能说什么?捏捏鼻子接受吧——于是在党的十大上,王百得又成为一名中央候补委员。     “文革”结束后,这“王百得”又成问题:陈伯达、江青都给你改过名,这不搭上了两个反革命集团么?这是什么性质?于是,王百得被列为市“揭批查”的重点审查对象。从1978年起,先是被审查8个月,等待处理则延续了3年多。等到审查组将所有电文、信函查了个底朝天,看不出他与陈、江有什么“特殊关系”后,才解除审查。有人建议王百得把名字改回去,免得沾晦气,王百得却来了倔劲儿:“名是名,我是我,改不改有什么关系。”这倒多少看出此君的耿介。     姓名权,说到底不过是人权之一;在人权没有保障的年代,姓名权又算得了什么——彭德怀、王百得的遭遇就是例子。
来源: 《同舟共进》杂志2010年第10期 | 来源日期:0 | 责任编辑:程仕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