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原妹红:我是真的真的爱你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9 03:58:49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  

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题记 记得六年前的一天,曾有人问我一句话:“你爱我吗?” “不爱,但是我一点也不讨厌你。” 不知道,那时我这样的回答有没有伤害到一个人,但我不是一个善于说谎的人,与其欺骗,还不如实话实说。不讨厌的定义是什么,在喜欢之下

还是之下,或是介于喜欢与爱之间,我也说不清楚,我只能这样的回答。  问这句的不是别人,是我现在最亲爱的,与我同床共枕的那个人。问这句话的时候,正是我们新婚不久。只是,我当时的回答只说了一半,还有

一半藏在我的心里,没有说出来。骨子里,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既然选择了你,我就决定要丛一而终,无论是风风雨雨,还是坎坎坷坷,我都会

陪着你,无怨无悔地走下去,忠贞不渝,直到生命停息的地方。
这些没有说出来的话,不知道你又是否知道?
我们的认识,平淡而自然,不是童话中的白马王子,也不是坐上金马车的灰姑娘,没有美丽的邂逅和那雨中的相逢。也许,那是上天安排好的, 要让我们在那个时间,那个地点,像两股溪流般地穿过茫茫人海,汇聚而来。没有预兆,就像一个故事,我和你,还没有开头,就有了一个完美 的结局,且是顺理成章。 男大当婚,女在当嫁,初春的天气,寒气未退,却也阳光灿烂。那一天,我穿上鲜红的嫁衣,迈出了生我养我的熟悉家门,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

心,将手交给了你。我知道,出了这扇门,进了那扇门,这门里门外的,就如同两个世界。我不知道,我未来的路怎么样?有两个人的日子又是怎么

样?我交给你的,不仅仅是一只手,那是我的一生,一辈子。我能幸福吗?我这样一个畏惧寒冷的人,又能得到怎样的温暖? 我希望你能给我想要的。  所谓姻缘,大概就是说婚姻是要靠缘分的吧。缘分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摸不着,看不到,却也实实地存在。就像我们,如你所说,你做梦想

醒了都不会想到,今生今世,与你相遇的那个是我,而我等候了许久,姗姗来迟的那个人却是你。山不转水转,我们远在天涯,却近在咫尺,原来,

中间只隔了那么短短的一段距离。  我们在对的时候遇上对的人,是不是?  也许,我们相遇的时间太短,还未曾相知,就匆匆忙忙的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一个人与两个人的生活,毕竟是隔了天差地别,许许多多,彼此性

格上的差异和一些缺点,在岁月的流淌,和日常的柴米油盐中,一天天地豪不客气地显露了出来,你不习惯我呀,我也看不惯你。嘴上不说,心里在

想,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嫁,早知道这样我就不娶。  当两个人,一个脸朝东,一个脸朝西的时候,会不会有些后悔的感觉?也许,那个时候,我们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吧.  总听大人说,五个手指伸出来,还有长有短的,牙齿和舌头也有相反的时候,何况是人呢?天底下,大概没有不闹矛盾的夫妻。  我是一个不喜欢吵架,也不会吵架的人,我总觉得,一个屋檐下的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吵架又有什么意思呢?解决不

了问题不说,还伤感情,伤和气,徒增烦恼而已。尽管,我们再不怎么了解对方,但真正意义上的吵架,我们还真的没有。多数男人,说话只图一时

口快,前面说一句话,后面转个身就忘了,如果一个女人,将他所说的话时刻放在心上,就算你生再大的气,他可能也不会明白,也不会知道。这

样,你生气又有何意义?  我们说不上相敬如宾,却也相安无事。我不喜欢斤斤计较,什么事情都喜欢看得淡一些,心里空空的,什么都不装。那样,对我们两个人来说,

只有好处而没有坏处。 我从不相信,滚滚红尘中,男女之间,会有真正的友情,尤其是在已婚和未婚的人之间。如果有,那也只能说是局限于某个时段,而一旦超越了

那个时段,任谁都不会相信,是情人?还是红颜知已或是蓝颜知已?都有可能。 男人找一个女人,好听的叫红颜知已,通俗一点的就叫情人。在现在看来,是件很稀松平常的事情  我也见怪不怪了。只是,我不明白,在一个男人的心目中,妻子,情人,红颜知已,到底谁轻谁重?  我不能说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拿一杆子打倒一船的人,但我相信,绝大多数的男人从来都不会安分守己,老老实实地守着同一个人,看同一张

脸。也许,在那张脸开始变化的之前之后,就像放在冰箱里的菜,保鲜期一过,他的心就会变得蠢蠢欲动起来,一双眼睛也跟着嘀溜溜地四处乱转,

像一只四处寻找猎物的猫。是为了跟上现在的潮流?还是为了寻求一段新的刺激?也许两样都有。 斩了一个陈世美又怎样?现在的秦香莲也没见少过。  虽然,我们的婚姻很平淡,平淡得就像风吹过湖面一样,没有痕迹,没有波澜。我们之间,没有背叛,没有出轨,更没有谁对不对起谁,但我还是

为了一个女人,一个不算是情人和红颜知已的女人,而一整夜流泪,直到天明。 现在想起来,那时我是不是小题大做了,那毕竟是一件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事情。  那件事发生在很久以前,我们彼此还在了解对方的阶段,是在我们婚后的两三个月之内吧。那还是一个小女孩,还算不上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

人,之前就认识。我从不怀疑,他们之间会有什么,那只是普通的男女交往,我真的相信他。唯一不能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一个妻子,在他的丈夫心

中,还不如一个无名无分,无足轻重的人重要。我不希望,也不愿意,有另外一个人来介入和打扰我们的生活,影响我们刚刚开始萌芽的感情。万

一,这感情太过脆弱,经不起一点小小的风雨,又怎么办呢?  虽然,我还没有爱上他,但为了自已的尊严,感情,家庭,以及婚姻,我不得不放下最温柔的那一面,狠狠地大闹了一场,将那个人彻底地从我

们中间赶走。 那一次,是我们闹得最厉害的一次,也是我婚姻生活中,眼泪流得最多的一次。 
那一次,我得到了所有人的安慰,同情和支持,而他,得到的是所有人的指责和痛骂。  我不是一个放不下,死死抓住不放的人,尽管流了很了泪,但那件事我并没有刻意地放在心上,能忘的就将它忘了,我相信他真的什么都没做。

只是对于女人,他了解得太少了,对于女人的心思,他更是知之甚少。以本性来说,他也不是那样的一个人。婚前与婚后的角色,一时还没有转变过

来,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不知道,和异性之间,是要保持一定的距离的。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自已都摸不着看不透的东西,他又如何能懂?人都有

自私的时候,尤其是女人,在对待感情的时候,不管爱不爱,都想据为已有。我也不例外。  我们渐渐遗忘那些过去和以往,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所有的不愉快,在日出与日落之间,变得烟消云散,就像一段电影片断,彻底地从我们的

脑海和记忆中删除,永不再回来。 新的生活,重新开始。  我们的情感一天天地在变,心也跟着在变。  岁月改变了我们的容颜,你未曾改变我,我也未曾改变你,但婚姻也许都在让我们改变,只是看不到而已。  

当习惯了彼此,不知道是谁先离不开谁的。


我有了一种很依恋的感觉。 从结婚到孩子出生到现在,六个年头,我们过的都是二人世界。除去已经翻过的那一页,在流水般的日子里,他已知道我,我已了解他,我们再

没有发生过的其它的争吵。凭心而论,除了脾气不好外,其它的,在他身上,我还真找不出来什么大的毛病。不抽烟也不喝酒,打牌和玩的事情从来

不沾。晚上一回到家,就老老实实地呆在那里看电视,哪里也不去,屁股都舍不得挪一下。用他的话说,他是在家里陪我,陪我这个做老婆的。他说

的这话,一半是真的,一半也是因为懒。我也知道他的好,但他的好,我也从未当着他的面,在嘴上说过。我是不是太吝惜语言,深藏不露?也许是

吧,像他这样的人,的确很难找了,既有爱心又有孝心,唯一不好的就是不喜欢帮我洗碗和洗衣服,还喜欢和我抢电视遥控器,虽说每次都以失败而

告终。  我不知道,他对我的评价怎样,但至少我认为,我应该算得上是个贤妻良母吧。
出门在外,不像在家里,我们一天只做一顿饭。每天下班后,我都会先去菜场,精挑细选地买上他爱吃的菜,精心地准备好一顿晚饭,哪怕是到

夜深人静,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我宁可饿着肚子,也要等着他回来一起吃。不为别的,只为他能吃上一口热饭热菜。透过打开的窗口,听到有打门

的声音,我就知道是他回来了,那身影,那脚步,我再熟悉不过了。只是当看到我站在门口,问我是不是在接他的时候,我却矢口否认
女人,也许就是这样的,嘴上说的总是和心里想的不一样,总喜欢说相反的话,如果有一天,她说不爱你,其实那是假的,实际上她是爱你的,

女人的心,有时候就像一颗洋葱,剥了一层又有一层,深不见底。
在别人的眼中,我们算得上了相敬如宾吧。   

我是一个很有理性的人,对于甜言蜜语,我不会说,也不大受用,如果听多了,说多了,倒会觉得那些都是虚情假意,还不如不说来得实在。


所以,我经常听他说,你真是一个不懂风情和浪漫的女人。 不懂就不懂吧,我听而任之,既不理会也不解释。 很多次,他很有雅兴地拉着我的手,带着我在夕阳下散步,在晚风中荡悠。我是不懂浪漫,但我能体会到,那牵手时的温馨,让我感到心醉。我

在来来去去的过往中,看着别人也看着自已。幸福真的离我很近很近,或许它就抓在我的手心里。
很冷的夜晚,闲来无事,说要带我出去兜风,我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了。
坐在他的身后,车子开得飞快,风呼呼地大吹着,寒气逼人。我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却毫不客气的拉过去放在他的腰上,要我牢牢地抱

住,我想松开,松不了。松不了松不了吧,就当是满足一下他的虚荣心和一张面子,否则,我又要被斥为不懂浪漫,不懂风情。只是,坐在前面的那

个人,黑暗中看不到我的脸,早已过了不应羞涩的年龄,在那样的时刻,我竟会像个小姑娘一样,感到一阵阵脸红和一丝丝羞涩。
我是幸福的,是不是?攥在手心里的那份温暖,足可以驱走我这一辈子的寒冷。
流年岁月,当我们在看别人的风景的时候,我们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我是爱他的,在不知不觉中,这个可以为我遮风挡雨,让我依靠一辈子的男人。
风清月明的夜晚,他俯在我的耳边,又一次轻轻的问我:“你爱我吗”?
“你说呢?”我也笑了笑,并不直接回答。
“我要你说,亲口对我说。”
“我呀,”用眼睛瞅着他,“当然是爱你了,不然还能爱谁?”
这一次说的是千真万确的话。
“我知道你爱我,那你爱我有多深呢?”
“爱你有多深”?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有好好地想过。
“就那么一点吧”,我拿手比划着,“一寸,两寸,一尺,两尺。”我半开玩笑地说着。
“那么一点?那你还是不够爱我。”

“真的吗?”我嘴上在说,心里却在偷偷地笑。  你真的以为,我爱你只是那么一点点吗?其实,那是一句很违心的话,我已经爱你很深了,只是你不懂,不懂女人的心里是怎样想的。  我爱你很深,只是不想告诉你。  不想告诉你,是因为不想你为此而感到骄傲,感到自满,更不想在以后的日子里,你将我的爱当作一种可以炫耀的资本,基至是当成我的弱点,

而变得自以为是,忘乎所以,对我,不放在心上。 我曾经看过张小娴的一篇文章,大意就是说,女人永远不要给男人一百分,就算那个男人再好再完美,最少也要给他留个2分的差距。只有那样,

他才会更加努力地对你好,去爱你。我很相信这句话,小小的2分的差距留给男人的是一条前进的路,留给女人的却是一条后退的路。 

为了让你爱我更多,我只能说,我爱你,只有那么一点点,永永远远也就只差那么一点点……


我的心,如果你懂,你就会明白。  我是那一只千年的白狐,生生世世只你守候,等到累了的时候就在你的肩上停靠。  有你的地方,就是梦开始的地方,我眷恋的目光总跟随在你的身后,从不曾离开。  如果爱一定要说出来,我会说:“我是真的真的爱你。”  

上有天作证,下有地为凭,如果不信,中间还有,月亮代表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