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星海中学宿舍:可李论扶阳问题(风心病 肺心病 冠心病 扩心病) - Qzone日志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1/05/08 21:17:45
李可论扶阳问题(风心病 肺心病 冠心病 扩心病)


昨天是冬至节,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特殊变化,所以没有跟大家一块儿,很对不起!
关于这次治未病的问题,大家谈得很多。总的来讲,治未病思想,是中医对待生命与疾病的
战略观点,因为世界上一切的疾病的产生,首先是人体本气致病。而无病先防,有病早治,
是中医对待疾病的战略手段!内经预防为主的思想在世界医学文献上最早出现,是独一无二
的,这个光辉思想,现在和将来永远要指导人类的生命活动。
西方医学界在本世纪初提出了威胁人类健康的十大医学难题,他们经过100年的奋斗,没有
成功,基本失败了。十大医学难题大致有这么几个大类:心脏器质性病变,癌症,脑血管病
(包括高血压一系列症状),肺结核,糖尿病系列病症,免疫缺陷病,血液病,慢性肾衰,
运动神经元疾病,艾滋病!面对这十大医学难题,有些西医对我说“你们空谈什么治未病,
就像遮羞布,一个挡箭牌,我们束手无策的疾病,你们也没有什么高招。”当然这都是一些
属朋友的。我就对他们说,我说“同志你们错了,因为你们不懂中医三千年的历史,现在所
说的十大医学难题,并不是现在才有,而是自古有之,早在张仲景的时代、孙思邈的时代,
对其中的一些重要的、威胁人类健康的难题,已经做了比较好的解决,这个距今2000年左
右。”
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医的传承发生了断层。宝贵的医学遗产没有能够继承下来,特别是
近百年来,中医处在四面围剿的困境中,为了寻找出路,最早选择了中西会通,拿我们民族
的东西、拿东方的东西向西方靠拢!然后进一步搞科学化、现代化,最后结果只能是自我毁
灭。这些情况大家可以说是有目共睹。这就不必细说了。
那么中医复兴的路在什么地方?我说不是现代,而是2000年前的古代,不是西方,而是东
方,中医的生命的灵魂是中华文化智慧的结晶,走易经与内经结合(而绝对不是中西医结
合)。是伤寒杂病论,医圣张仲景创立六经辨证一整套的理法方药,统病于六经之内而囊括
百法,是攻克世界医学难题的一把金钥匙!我在基层第一线从事中医工作52年,我在青年时
代,通过读左积云《伤寒论类方会参》,从中得以见到一些他所引用的清末火神派始祖郑钦
安的一些观点,以及一些思路精华,血液元阳为生命之本的观点,以后读民国初期,实验系
统古中医学派创始人彭子益的著作,得以领悟,凡是病都是人体本气致病的原理。中气为后
天之本,中气为生命支柱,12经(也就是五脏六腑)的经气好像轮子,中气的升降带动了12
经气的旋转,于是生命运动不停,当升则升,当降则降,是为无病,一旦中气受伤,升降乖
乱,就是病。彭子的理论源自于河图五行理论,到他逝世前发展为圆运动的古中医学,他在
伤寒理论编进一步指出五行中土为中心,运中土可以溉四维,带动中气升降源源不断的供应
五脏,以生命的活力,火可以生土,假使脾胃病用本药治疗无效,就要益火之源以生土。先
天阳气是属火,命门之火叫阳根,阳根一拔,生命之无延,这两位前辈一个重视先天,一个
重视后天,如果把两者融合结合起来,将使古中医学更能够为完备。他更明确指出,中医的
医易结合,伤寒论的全部奥秘,一个河图尽之矣,一个河图的道理包括了中医所有的道理。
他是一个整体。它的主要贡献,是把中医学成为一个有系统的医学科学理论,这个贡献很
大。在当时取缔中医消灭中医的潮流当中,把古代中医的精华保留下来!
我学医的经历就是受两位前辈的启发引导,然后走上了中医的路子,在52年的实践当中,逐
渐的破疑解惑,经过彻底的洗脑,脱胎换骨,逐渐有所领悟,最后运用伤寒论和古中医学的
理法方药,对十大医学难题中几个门类大约11种病,进行了攻关。我现在简要的跟大家报告
一下,供大家参考,也是抛砖引玉。希望能够把各位的经验贡献出来,共同复兴中医。
第一个大类是器质性心脏病,包括风心病,肺心病,冠心病,扩张型心肌病,据统计,全球
每年死于这个疾病有500-700万人。现在我国已进入老龄化社会!心脏病威胁已经非常严
重。且有低龄化趋势,有些十多岁的小孩有得心脏病,与现在的生活习惯,盲目引进西方饮
食,大量的吃麦当劳,喝各种饮料有很大关系。这些病在我一生当中大约治过有6000例,其
中1000例以上,是现代医院发出病危通知书,放弃治疗的,经过治疗后这些病人基本救活,
基本恢复健康!所以在器质性心脏病的领域,中医基本取得完全的成功!
现在把这四种心脏病的治法叙述如下:
第一类风心病和肺心病:我对病因病机的认识:本气先虚,风寒之邪外侵,正气无力鼓邪外
出,反复受邪,由表入里,由浅入深,层层深入,最后深附在三阴经的本脏,成为半死半生
的格局!(根据内经的理论,六淫风寒暑湿燥火犯人,病体阳虚,如果阳气不虚,不会受侵
犯,即内经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总的来讲:阳虚十占八九,阴虚百难见一,寒实为病
十占八九,火热为害十中一二,世多真寒证,又多假热证,辨之稍有差异,生死攸关。总的
一句话,病因虽有多端,总根源只有一个,人身皮毛肌肉,经脉官窍,五脏六腑但有一处阳
气不到,就是病,这个可以统摄所有病的主要病因。
这个阳气:先天肾气,后天脾胃之气结合在一起的混元一气!很难分清哪个是中气哪个是先
气。肾气又称元阳,命门真火,生命的根基和原动力。所以易经讲:大哉乾元,万物资始!
通俗讲:有了太阳才有了生命,阳气就是人身的太阳,从养生治病的经历来看:阳萎则病,
阳衰则危,阳亡则死;所以救阳,护阳,温阳,养阳、通阳,一刻不可忘;治病用药切切不
可伤阳。所以古人云:万病不治求之于肾。求之于肾就是救阳气。
我记得读傅青主时,一段话,治疗大出血之后怎么样来挽救,原话是“已亡之阴难以骤生,
未亡之气所当急固”大出血之后,损失的血不能马上生出来,但是一旦阴损及阳,阳气一
散,这个人生命就终结了。所以说“已亡之血难以骤生,未亡之气所当急固”这是治病的要
点。
再下来讲胃气,一般叫中气,先天肾气和后天中气的关系:后天无先天不生,先天无后天不
立。内经:五脏皆禀气于胃。所以引申出重要的原则:有胃气则生,无胃气则死。古人比
喻:脾胃如釜,肾气为釜底之火,肾气就是肾阳。所以易经对后天脾胃:大哉坤元,万物资
生。所以一个先天,太阳是万物的开始,脾胃是保证人体生生不息的重要脏器,所以结论是
厚德载物,这是赞扬脾土,所以后世治法补中土以溉四旁,中气运转,五脏得到保证,元阳
就保住了。凡是脾胃病,假使理中不效,速用四逆,就是补火生土!中气伤犹可救,肾气
伤,彭子益叫做:拔阳根,从根拔起,生命终结!
从以上个点,归结为:脾肾为人身两本,治病要以顾护两本为第一要义。明代张景岳《景岳
全书》说,治病的时候,假使你错了,宁可错以误补,不可失于误攻,误补犹可解救,误攻
则噬脐莫及(表示悔恨到了极点),从这话里可以体会这位老先生在临床中一定走过很多弯
路,一定犯了好多错误,世界上百行百业难免错误,唯独我们医生不能错误,一旦错了就是
以人的生命为代价!所以以上这几点我们要铭心刻骨,时时牢记,切切不可忘记,这就是治
未病的思想!本来中医治病就是以本气为主,以人为本。不管任何病,本气强的,受邪从阳
化热化实,本气虚的,从阴化寒化虚。中医治未病的思想,虽然是养生的大道,但治病的时
候我们是始终遵循的一个道理。
那么风湿性心脏病,肺源性心脏病,怎么治疗,我们通过以上分析,了解了风心、肺心病的
来路,是从太阳之表而来,都是外感。还有一句话:这是我读各家伤寒论注时发现,他们都
具有这种观点:病的来路就是病的去路,病从太阳来,通过各种方法,再把它透发出去就好
了。不要见病治病,不要见到现阶段的东西,花费了很大力气,不知道来龙去脉,抬手动脚
就错了。
内经关于病因有这么一段话:“邪风之至,急如风雨”四时不正之气,侵犯人体的时候,急
如风雨,防不胜防。我们应当怎么办?下面讲了“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肉,其次经治
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治五脏者,半死半生也”出自《阴阳应象大论》,讲得非常
明显,病入五脏,就是半死半生的格局,这是内经的结论。这就是病的来路。所以无怪乎,
现代医学从产生到现在不足200年,西医同道没有把问题解决下来,这是可以同情的!
对于病因方面,《灵枢百病始生篇》作了补充,描述了百病由浅入深层次,说明什么问题?
就是寒邪侵犯人体之后,由表入里,由浅入深,由腑入藏。而且由于反复受邪,外邪一层层
堆积起来,每次病外邪去掉一部分,留下一部分,再次病右取掉一部分,留下一部分,每次
这样,如果我们治疗错误,就帮了病的忙,所以内经结论说“上工取气,救其萌芽”这是治
未病的观点。疾病最初进入人体轻浅表层,就是伤寒论太阳经,所以太阳经条纹最多,误治
最多,救误方法最多,所以我们知道了来路,也就知道了疾病的去路,治疗就是让他从哪
来,到哪去!这就是治未病的思想在临床的应用。你知道来龙去脉,就不要见病治病。就是
说不管前因后果,不管人体体质强弱,反正我是治病,结果就要治标害本。怎么样达到这个
目的?就是汗法,解表法,在八法为首,汗法不仅仅是出汗,而是开玄府,通利九窍,托邪
外出!
这样就有个问题,既然诸症当先解表——这是非常重要的,在治未病思想指导下产生的治
则。那么解表是不是应该用麻黄汤?这又是一个治未病的问题!因为用麻黄汤治外感,恰恰
犯了见病治病的毛病,因为你不顾人的本气,现代人的本气无一不虚,没有一个人是完全健
康,就是大家经常说的亚健康状态等等。所有的外感病全都夹有内伤。所以单纯解表,麻黄
汤之类的方法不能用。外感内伤同时发病,就是伤寒论太阳少阴同病。大家都清楚,应该采
取固本气,开表闭,就是麻黄附子细辛汤,如果很虚的话可以加点人参。
这里说明一点,我用方子,凡是用古方就必须用古代剂量。原则上折算方法,就是汉代一
两,等于现在15.625克。如果少于此量,就不能治大病!关于古方,特别是伤寒论的剂量问
题,过去大家都讲,好多古人认为仲景方不传之秘在于剂量。我在一生当中,有一次偶然的
机会误打误撞,发现了这个秘密。我在60年代初期从甘肃回到山西,曾经治过7例心衰。心
衰毫无疑问是少阴病主方四逆汤,但是用四逆汤这些人都没有救过来。以后我就想伤寒论四
逆汤原方是,炙甘草2两,干姜两半,生附子一枚,生附子毒性超过制附子5倍以上,一枚大
约大者30g,小者15-20g,一两照3倍来计算,四逆汤用制附子,起码3-5两左右,就是古代
剂量!但是从明朝李时珍开始,对古方作过一番研究,认为古今度量衡变化不太清楚,究竟
应该怎么办,他最后来了个折中,说:古之一两,今用一钱可也。也就是古方伤寒论只用到
原方量的四分之一,这样就等于把伤寒论阉割了。
我怎么样能发现呢,有一次,一个老太太,病得很厉害,她儿子和我是朋友。医院下了病危
通知,他就抬回家准备后事,然后就找我去看,我一看四肢冰冷,脉搏非常微弱,血压测不
到。当时开了方子,用了一两半的附子,开了三剂药!我说回去以后给他煮上吃,看情况,
如果四肢冰冷全身冰冷,吃了药后温度回来,就可能就回来。结果第二天他又来找,说我妈
情况很好,已经能够坐起来,已经吃了很多东西,同时自己张罗着要下地帮媳妇做点家务
活。我说不对,我昨天给你开了三剂药。他当时,老太太病重的时候,手忙脚乱,又要准备
后事准备老衣服,又要熬药,所以三副药熬在一块(一笑)。一副一两半,三副就是100多
克,这就误打误撞,病人好得很快,据他儿媳告诉我,因为她急急忙忙,药熬得过火了,剩
下不多一点,加了水量不够,过一会喂一匙,喂了四十多分钟,老太太眼睛睁开,药吃完
了,老太太第二天就下炕了,所以药量问题是个关键问题。用药这么大剂量会不会对病人造
成伤害?这个大家过虑了,这个剂量,我是从60年代初期开始做的,一直到81年7月,我们
国家考古,发掘出东汉的度量衡器——权。当时发现有量液体的,量固体的,量粉末药的方
法,很全面。最后经过一些学者,特别是上海中医药大学柯雪帆教授,作了系统的总结。我
当时就是误打误撞,发现这个奥秘后,我就逐渐的查找历史上为什么发生断层。为什么张仲
景伤寒论的方子治不了病。查来查去,从李时珍开始就是现在的小方子,几钱几分,虽然可
以治好些个病,但是治不了大病。在重危急症领域起不了多少作用。
我治以上两种病的思路方法,来路就做这么个交待,供大家参考。
两种病的症候归纳起来主要表现为:咳、喘、肿、全身痛,按六经来讲就是表里同病。风心
病,就是金匮要略乌头汤证的虚化,肺心病,就是小青龙汤证的虚化。所以我治这两种病就
是以这两张方子为基础,结合病人当时的体质方面主要的缺陷,先救本气,保胃气,固肾
气,用张仲景留下的方子来来探索治疗的方法。
我治风心病我的一个常用方:
生北芪120-250g  制附片45g 制川乌30g  黑小豆30g 防风30g 桂枝45g 赤芍45g 炙甘草60g 麻黄10-45g  辽细辛45g后下十分钟,红参30g 蜂蜜150g 生姜45g 大枣12枚,九节菖蒲10g(说明一下,伤寒论麻黄汤的剂量是3两,折算下来抛掉尾数是45g,很吓人,这
么燥烈的东西,会不会引起亡阳,不会。我在最早的时候45g麻黄另煮,按照伤寒论的煮麻
黄的方法,先煎去沫,我们煎麻黄很少见沫,因为剂量太小,一两以上,水开了一分到一分
半钟左右上边有一层沫,10g左右不会有沫,另煎出来放到一边,用本方的时候每次兑麻黄
汁三分之一,得汗止后服,去掉不用了,有些人45g仍然出不了汗,有些特殊病120g麻黄才
出汗)
这就不是乌头汤原方了,我们知道经方是不可以随便加减的,当时在我初用附子川乌时自己
心中也没有把握,自己煎药来尝,尝到多少分量的时候出现毛病,出现问题。为了万一发生
中毒,准备绿豆汤,蜂蜜。实验的结果结果30g50g根本没有问题。当时我很年轻,三十一二
岁,以后我对后代也是这样交待,我的学生,凡是有志于恢复古中医的同志,首先要自己亲
口尝一尝。体会附子什么味道。
04年,在南宁,刘力红教授带着好多研究生,都是每天起来,单纯尝附子。看看到底人体对
附子的耐受有多大,究竟有什么反应,看看会不会像现在科学成分讲的附子有没有那么大的
毒性。其中有很多同志在每天早上尝附子的过程中,就治了他好多病!不晓得力红是不是跟
大家讲过。我们这代人用附子都有亲身经历,我们的弟子都是首先自己去尝药。在治疗中,
一旦经过辩证,立出方子那是不会有问题。所以当时方子里用防风蜂蜜黑豆都是为了解毒
的,这样就有副作用就是药的力量减弱了。所以同志们要试我的方子,还是用原来的方法,
等到你有把握的时候,就可以不要这些东西。
另外关于细辛,伤寒论基础剂量是三两 45g ,我用这个量用了40年,没有发生过任何问
题,有些特殊的病,特别是接受了河北名医刘沛然老先生的经验之后,最高时用到120g
,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唯一的缺陷细辛味道太大。我们用的辽宁产的北细辛,我多次喝这个
细辛,都恶心。我今年6月份,有一次突发中风。我自己开方子,就是小续命汤,加细辛附
子。当时说话都困难,舌根都发硬,昨天我又出现这个毛病,所以就没有和大家一块儿来听
卢老师讲。
细辛的问题大概是在宋代,出现的这个错误,而且讲话的不是医生,而是一个看守犯人的,
有一个犯人自杀了,发现旁边放着些药,他鉴别后认为是细辛粉,所以后世就流传细辛不过
钱这样的一种说法,你说张仲景超过他多少倍。所以我们用药要遵照神农本草经的理论和原
则,我们看病、辩证要遵循《内经》,《伤寒论》,医圣张仲景的方法,而不是后世这些乌
七八糟的东西,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告诉大家,这些方法你们可以放心大胆的用,不会出问
题,只要你辨证准确。而且自从我和力红认识以后,外界找我看病的非常多,特别是山南海
北,有的在国外,经常平均每天打十几个危重急症的电话。我说只要你找到方法以后,怎么
样整没怎么样用,然后这些人都治好了。这个并不奇怪,不要大惊小怪,附子并不是现在讲
的这么可怕,畏附子如蛇蝎,你中医你无所作为,你不但治不了急症,治不了大病,救不了
性命,你连个方子都不会开。所以把治未病的东西,当作这么大的题目来做,太悲哀了。我
讲这个意思就是大家放心。
还有一件事,河南一个40多岁的妇女,她有个男孩,13岁,从生下来后可能由于脑部受伤,
就发癫痫,一直多年没好,最后听到北京某医院有进口一些现代的新药,可以治这个病,他
就到那儿把药买好了,买好以后,医院就告诉他,这个药有很大的毒性,不平安,最好住在
医院来用,因为他十几年来一直在给孩子治病,山南海北跑遍全国各地,花钱就海了,也没
有在意。回去给小孩吃了以后就突然昏迷不醒,四肢冰冷。回来要求医院抢救,医院没有办
法,说这种病我们没有办法,可巧他在北京买到我的那本书,按书上破格救心汤大剂,取了
一剂,住在小旅馆里求人说好话,找了个电炉子熬好。给孩子一点点灌,看能不能醒过来,
能不能活过来,最后把药关进去孩子救活过来了,有个特殊的事,他的癫痫从1岁到13岁每
年犯,严重的时候一天三到四十次,最后一剂大剂破格救心汤喝完以后,从北京回到河南,
再没犯过。这个事我没有和本人联系过,他找我,她说要不是这本书的话,我得孩子就完
了!她就找到山西出版社的郭博信,郭博信打电话给我,说这个人要表示感谢给你寄钱,问
你的地址,我说你就说不知道算了。
我讲这个事,他一个无知的老百姓,他不知道这个药有多厉害,他糊里糊涂就用了,可惜我
们在大问题上不敢“糊涂”。还有好些通过通讯咨询,用大剂量附子治好的这种病,太多
了。在05年时,延安保育院最早的第一任院长,这位老同志病了,是由肺癌,胃癌,转移到
胰头,最后并发心衰,北京方面建议他们找我。力红知道这事。当时周围有几位同志就劝
我,这事不要冒险,他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是个老革命,他是对国家有功的人,他在战争时
收养的21个孤儿其中有17个是少将。他是对国家有很大贡献,你这么几千里,贸然在电话里
告诉他一个方子,你把他吃死怎么办,我考虑再三,说这种同志我们更应该想尽办法救他,
根据我的经验,不会出问题。告诉力红就把这个东西发过去,老太太吃了药,第三天就下床
了。但是他是好多种癌症,阴阳气血都竭绝了,以后我还专么去看过他一次,最后活了三个
多月,死在什么情况呢?我离开新疆以后,西医说好容易身体情况大有好转,再用化疗的方
法把它攻一下,把它消掉不是更好么?最后大剂量化疗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起来!
大家完全可以建立一个信心,我们的祖先传下来的宝贵的方法,不是骗人的,绝对无害,我
们古代的中医,为什么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为什么古代中医大病小病都看,而且最擅长治
疗急症。这是由于历史上原因发生断层,没有传承下来,我是很偶然机会误打误撞碰出来
的,经过实践,证明这些方法稳妥可靠,而且05年后以后凡是用大剂量附子长期服用的病
人,我让他们每月作生化检查,看看又没有肝肾损害,全部没有。而且长期的血尿,尿蛋
白,经过长期温阳,这些东西都没有了。
这个方子,凡是出现筋骨疼痛,肌肉麻木疼痛拘挛,加止痉散,就是全蝎6g、蜈蚣3条打粉
冲服,坚持一段,就可以把风心治过来,而且二尖瓣,三尖瓣闭锁不全,顽固的心衰,脑危
象这个方法都可以救过来。另外吃中药的同时,配合培元固本散,这个大家都知道就不啰嗦
了!
治疗肺心病的常用方:肺心病实际上就是小青龙汤证虚化,所以就用小青龙汤加味,因为寒
邪深入少阴。所以要用附子细辛。
麻黄10-45g  制附片45-200g 辽细辛45g  高丽参15g研粉冲服 生半夏45g 干姜30g 五味子30g制紫苑15g  制款冬花 15g  柯白果打20g 肾四味各30g 炙甘草60g  桂枝赤芍各45g

高丽参为什么研粉冲服,因为散剂比汤剂慢,可以把下陷的中气,从下边慢慢提到上边,对喘症有用,大家不要怕,我一辈子用的生半夏,书上写为的是1吨,实际我每月平均剂量30到50公
斤,和附子情况差不多,比生南星多一点,绝对不会出问题,这是张仲景告诉我们的,大家
要相信医圣是不会错的,所有伤寒论的方子半夏都是生半夏。生半夏后面有个洗字,就是用
开水冲一回,为什么制半夏治不了病,在座的可能绝大多数人不知道制半夏的制作过程,清
水泡15天,泡到发酵,再加水加白矾,又15天,然后拿姜、甘草或到一块,再泡15天,共45
天,制出来的半夏纯粹是药渣子,治不了病。再一个问题,根据神农本草经,半夏治病是辛
以润之,它为什么能通大便。我用生半夏先是洗一洗,洗下来的水是黏糊糊的,滑的,那个
就是通大便的。凡是辛的东西都有润的作用,产生津液,附子大辛,他可以生津液。左积云
老先生评价附子就是通阳生津液,阳生阴长。我知道卢老师的观点也是,阳不生,阴不长,
所以生半夏绝对无害,民初的张锡纯老先生就是用生半夏,近代的朱良春老先生,也是用生
半夏治病,生半夏治病非常快,刚才介绍的这两种病用制半夏完全不会起作用。

这就是我常用的小青龙加味的方子,这个方子曾经治过几个肺间质纤维化,现在还有一个,
在北京住协和医院发了病危通知,他儿子着了慌到山西找我去了,他吃到7服药时,就把氧
气去掉了。最后这个人好了没有,现在我还不敢断言,还要见见面才知道。
这两种病发展到重危急症阶段时,就用大破格救心汤!这个破格救心汤就是我在学习伤寒论
的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个东西,我所以加山萸肉,龙骨、牡蛎,主要是为了敛,我发现四逆
汤,虽然以炙甘草为君,2两炙甘草仍然不能扶土,扶土的意思就是用土来覆火,阳气回来
以后不久又散了,就是因为三阴里头厥阴病开得太厉害,疏泄过剩,阳气一回,相火又散开
了,所以山芋肉敛厥阴之气,治疗心衰,在四逆汤类方里头这是比较可靠的一张方子,很稳
定,凡是治好的病人,很少反复!
冠心病的治法有所不同,因为病机不一样,根据症候归纳分析:我认为它主要是痰、湿、
瘀、浊,邪踞胸中阳位,和高血压道理一样,清阳不升,浊阴不降。头为诸阳之会,那是阳
气最旺盛的地方,怎么会被阴邪所包围?就是阳气不到,阳气虚了,清阳不升浊阴不降,绝
对不是阴虚火旺等等,如果用那个方法对待这一类病,就错了!
基础方就是破格救心汤的中剂再加生半夏45g生南星30g,如果出现痰堵得厉害胸憋得厉害就合瓜蒌薤白白酒汤,瓜蒌45g 薤白30g 加白酒2两事先浸泡薤白,雪丹参120g 檀香、降香、沉香各10g  砂仁泥30g 桂枝45g 桃仁泥30g  麝香 0.5g冲服,北京同仁堂苏合香丸,一天1-2丸,这方子里有十八反,半蒌贝蔹及攻乌,乌头附子这一类,这是斩关夺隘的方子,力量大的方子,控制心绞痛,治疗冠心病晚期频发心衰,见效快。相反相激,调动机体自身的对抗外邪的力量,中医治病就是在保护、启动病人自我修复的功能,所以用附子剂的过程中,会出现很多毛病,很多不舒服,或吐或泻,那都是人的元气逐渐恢复,可以和体内的敌人,干一仗,正邪相争,这不是坏现象。病人吃了这药后十分难受,经常给我打电话,有时一天打十几个电话,凡是有我弟子的地方他们就负责解释了,有的地方就写成很简要资料,来一个病人以后就发一份,看了之后心中有数,就不会发慌。
治疗冠心病的培元固本散,要加藏红花和生水蛭。
清代火神郑钦安传下来的这套东西是我们医学宝库里的一朵奇葩,是非常造福全人类。我们
讲以上的东西现在西医没办法。我们现在解决的这些问题,如果国家领导人能想到中医目前
的状况,适当的引导,中医复兴之后,世界人民都会受益.
关于心脏病的一大门类,基本就是这样,这不是我的东西,这都是老祖先,历代传下来,由
医圣张仲景写在书里面,不是我的东西,我只不过误打误撞的用了一下,就用出这么些明
堂,大家要深信不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