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娜山德被扒:最后的警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9/28 17:50:16
最 后 的 警 告
        没有石油,世界的运转是无法想象的
       虽然石油价格最近回落了,但是低油价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根据国际能源机构的最新报告,一旦全球经济复苏,油价将反弹至每桶100美元以上,并将于2030年超过200美元。“我们必须戒掉石油,否则不久,我们将会陷入真正的麻烦之中。”这篇《新科学家》上的文章虽然发表于 2008年 6月28日,现在仍然值得一读。        这仅仅是开始
        在过去的每一周里,随着石油的价格不断冲破历史的最高纪录,抗议的咆哮在全球范围内回荡起来。在欧洲大陆,上个月的英国,数以百计的卡车司机涌入伦敦,要求废除上涨燃料税的计划案。警方同卡车司机发生了激烈冲突,造成两个人在这次抗议行动中丧生。同时,渔民和农民也封锁了港口、仓库来抗议猛涨的柴油价格。而相似的情形在南美洲和亚洲也在上演。
        在美国——这个全世界最饥渴的石油消费者——汽油价格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每加仑4美元,这迫使政府部门依赖上了国内的生产者,并且考虑以暗中操控市场为由控告国外的石油出口商。沙特阿拉伯控制着目前世界已经证实的剩余石油量的最大份额。但是当布什总统请求它从它的油井中开采出更多的石油时,沙特却仅仅以一个象征性的增长作为了回应。这种情况将不会有所改善。高盛和摩根士丹利都已经暗示,原油的价格将从139美元一桶上涨至200美元一桶,甚至更高。而金融投机商乔治·索罗斯则预言,不断上涨的石油价格很可能将美国经济带入衰退。
        昂贵的燃料价格仅仅是个开始。这些围绕石油价格的明争暗斗可能还只是一些更可怕事情的前兆。一个越来越明显的事实是,我们正在一场经济灾难的边缘摇摇欲坠。下一次,当世界石油供应出现问题时,这场经济灾难很可能会因此而被激发。
        很多汇聚起来的力量正在使得这样的事件比以往都更有可能发生。首先,根据IEA(国际能源机构)提供的数据,全球的石油消耗有了一个惊人的增长——现在全世界每天需要8700万桶(约100亿升)原油。另外,现在大多数地质学家都同意,我们已经达到或者马上将达到石油开采的极限。在美国和北海的一些土地上,石油已经泵干了。并且,产量也越来越多地集中在了越来越少的国家里。投机者们也在打赌,事情将会变得越来越糟。OPEC(石油输出国组织)则在过去两年里将安哥拉和厄瓜多尔增加到它的队伍中来以掩盖现有成员产量减少的事实。从这儿,我们也就不难看到为什么价格会被不断地推高。但是,价格问题却也掩盖了更多更复杂的、我们即将陷入的混乱。
        没有了回旋余地
        在过去,我们常常能够从各种形式的世界石油流通的崩溃中——不管是意外事故还是恐怖行动——挣脱出来,而解决办法,就是通过地下开采出更多的石油。但是,这种富余能力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因为石油生产者已经尽他们最大的可能榨取了原油,再通过提高价格来赚钱。“在这个体系中已经绝对没有了富余。”高尔·鲁夫特(GalLuft)如是说。鲁夫特是环球安全分析协会的执行董事。这是一家位于华盛顿、专门研究能源安全的组织。回旋余地的缺失已经将我们带到了悬崖边缘。
        在石油生产国有更多宽余产量的那些日子里,他们能够通过迅速提升大约每天300万桶石油产量的做法,来为这个体系中的某处崩溃作掩饰,尼克·布特勒(Nick Butler)这样认为。布特勒是牛津大学能源研究中心的院长,同时也是牛津大学贾吉商学院的一员。关键性的石油储备能力现在已经比一些石油生产国的每日出产量还要低——这意味着,一批不稳定的石油出产国,例如尼日利亚、伊拉克、伊朗或者安哥拉,其中任何一个的输出枢纽如果被关闭了,那么,带来的冲击将会立即被市场察觉到。
        这使得石油市场变得极端脆弱,以至于一些已经存在的隐患——例如一个大量耗能的寒冬,或者一次不寻常的强烈飓风季节——都可能给整个世界带来强烈的震动。潜在的后果是如此的严重,以至于各国政府都在起草紧急计划来应付最坏情况的发生。根据一位参加了这样一种危机模拟的分析家称,大部分专家害怕看见的状况,是发生他们所谓的“心理雪崩”场面。
        试想一下以下场景。一个遥远的小国某一天发现,因为价格的受挫或是当地供给方面的问题,它不再能够输出足够的石油了。新闻媒体立刻把这些编成一个故事来暗示石油危机即将到来。造成的结果,就是公众的抢购形成了恐慌,而这种恐慌又进一步发展成了一次全球性的石油掠夺。
        大部分的工业国家都保留有紧急储备作为应付这种情况的第一道防线。但是,在这种世界范围的抢购恐慌面前,那恐怕是不够的。处于石油枯竭中的国家将面临交通瘫痪,并由此危及国际贸易;食物分配、紧急服务和日常商贸之类的国内需求也将受到妨害。失去了石油,所有的事情都将停顿。
        现代文明的血液
        我们沉迷于石油的根源可能要追溯到19世纪的末期。那时,石油开始从全美洲的油井中被泵送出来。它很快而且很明显地表现出,它能够提供多么优质的交通燃料。以石油为原料的燃料使得密集的农业和纵横交错的道路网络变得可行;它们驱使着人口流入城市,促成了船运业的发展,并且最终使大规模空中航行变为可能。“石油已经勾勒出了人类文明。没有原油,你就没有汽车,没有飞机,没有船只。”吉登·萨米德(GideonSamid)这样说。萨米德是位于俄亥俄州的凯斯西储大学改革评估组织(IAG)的会长。
        同时,这并不仅仅与燃料有关。产值巨大的化学工业也依赖于石油作为原料,失去它,我们现在很多由此开发出的产品都会消失。“你将发现没有了塑料,没有了袋子,没有了玩具,电视、电脑、录音机的外壳也都不会有了。它几乎已经存在于各处了。”萨米德说。
        “在20世纪,大部分的经济增长和人口增长都与可以得到大量廉价的石油有直接关系 。” 克利夫兰(Cutler Cleveland)说,他是波士顿大学能源环境研究中心的院长。“在这个星球上,除了农业经济体外,没有一样消费品或服务是独立于石油而存在的。石油是全球经济的命脉。”
        石油成功的秘诀是在于它的便于储存性和特别高的能量密度。一桶石油包含相当于46加仑汽油的能量;燃烧它,它将会释放出超过60亿焦耳的热能,那相当于五个农业劳动力保持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不停歇工作一年所释放的能量。
        大量的石油被消耗在了运输上。在美国,每天消耗的2070万桶石油中,这部分的数量占到了大约70%的比例。化工行业则将剩下石油中的一半制成了塑料、溶液和药物。
        这世界上超过一半的石油来自于七个国家,最主要的供应者是沙特阿拉伯,它每天会生产超过1000万桶的石油,接下来是俄罗斯、美国、伊朗、中国、墨西哥和加拿大。20年前,有15块油田能够提供每天1000万桶的产量。现在,只剩下四块了。其中最大的一块是位于沙特阿拉伯的盖瓦尔(Ghawar)油田。
         为27个国家提供石油紧急情况建议的IEA(国际能源机构),要求它的成员能够留存至少90天的石油产量作为储备。这部分石油会在市场危机逼近时,被聚集起来并且投放到市场上。这个体系上次采取行动是在2005年。那时,卡特里娜飓风造成了全美国超过23%的石油生产能力被中断。在卡特里娜侵袭的几天过后,IEA发出命令,从储备中连续一个月每天放出2000万桶石油。这是自从1991年的海湾战争之后储备第一次被动用。         狭窄的航道,脆弱的管道
         世界上大约一半的石油被油轮装载着分布穿行在各大洋为数不多的几条主要航道上。剩下的则在广阔交错的输油管道中穿行,那些管道能够装载不同等级的原油和不同种类的人工合成混合物,比如润滑剂。令人迷乱的复杂管道仅在整个美国就延伸超过9万公里——穿越大陆架甚至下降到了海洋里。
        输油管道常常位于地面之上,很容易遭到破坏者的破坏或者被意外事件损坏。但是当它们正常工作时,它们就能够提供极其有效的石油运输方式。一个每天能够运送15万桶石油(这是一个相对保守的数据)的输油管道的运送量,相当于750辆油车不分白天黑夜的每两分钟进行一次装载运送的量。就算一个输油管损坏了,它通常很快就会被修复。并且,在损坏的部分被替换之前,沿着管道之上间隔分布的阀门也能够将渗漏独立开来。
        但是,破坏所造成的损失仍然是巨大的。一份在2005年,由美国众议院一个反恐委员会所做出的报告中称,尽管联合部队在两年前进入伊拉克后就对当地石油管道进行了优先保护,但是针对于输油管道的破坏仍然已经造成了这个国家超过100亿美元的收入损失。这份报告还提出,对美国存有敌意的组织和它们的同盟正在发动这些袭击的过程中变得越来越专业。
         即使在冲突区域之外,突发事件也能够引起严重的破坏。去年,IEA在明尼苏达的一次爆炸后做好了放出储备的准备,那次事件造成长达5000公里的Enbridge输油管道其中某一部分的停顿,那条输油管道每天会从加拿大运送1900万桶的原油到美国中西部。单单这次的事件就使得美国五分之一的石油进口暂停了好几天。
        石油的海上运输也是脆弱的。拥有4000艘油轮的船队沿着六条主要的航线每天运送超过4300万桶的石油。这些航线的大部分都要通过狭窄的“瓶颈”航道,如果那些航道中的任何一个变得无法通行,即使是暂时的,在石油供应方面造成的影响也可能是令人注目的。
        例如,每天有超过1600万桶的石油通过油轮从沙特阿拉伯、伊朗、伊拉克、科威特、卡塔尔和阿联酋,穿越位于波斯湾的入口的霍尔木兹海峡运送到美国、欧洲西部和亚洲。这座海峡最狭窄的地方仅有33公里宽。如果有必要,一些沙特阿拉伯的输出可能会转换至由1200公里长的东西输油管道运送至红海,不过这条管道仅仅有每日500万桶的最大输油能力,而且其中一半的能力已经被其他的运输任务占据了。
        在1984年到1987年间的两伊战争中,两个国家都攻击霍尔木兹海峡的油轮,造成船运量下降了25个百分点。在2003年,布什政府声明,它已经阻止了该海峡上进一步的船只攻击行为。
        另一个狭道点位于马六甲海峡上,它的最狭窄处位于苏门达腊和新加坡之间,仅有2.7公里宽。从波斯湾到西非的油轮每天运输超过1500万桶的石油通过这条航线到日本、中国和太平洋上的其他目的地。一份由鲁夫特作出的报告称,有的油轮已经被一些可能是恐怖分子的人劫持。而他们的最初目的只是单纯地想学习如何驾驶它们。在2003年,一个叫做Dewi Madrim的运送化学货品的货柜船被10名武装分子所劫持,歹徒们甚至懂得如何开船,并且在离开之前把船开过海峡。
        另一种可以预想的情形是:恐怖分子可以征用一艘液化天然气货轮在这些航线的其中一条上航行,把货轮装满炸药然后用来撞油轮。如果这个漂浮着的“炸弹”产生一片燃烧的浮油,它可能会使得这条航线变得几个月都无法通行。那会将全球经济带入危机,因为替代的航线很可能无法弥补供应量上的损失。
        在全球石油基础设施上的另一个关键元素是阿布凯克炼油厂,一个位于沙特阿拉伯的极大的石油加工地,它从这个国家三分之二的原油中除去了硫元素。在CIA的评估中,这家炼油厂在一次大规模袭击过后的七个月后,输出量可能还是只有它的全部能力的百分之四十。
        从阿布凯克炼出的石油有一半多被送往世界最大的近海石油目的地——位于波斯湾的拉斯坦努拉(Ras Tanura),世界上十分之一的石油在此中转。这使得它成为了一个主要的攻击目标,同时,它的所在地就像是一个军事基地一样被重重保护着。“如果你有一个像这样的地方,然后一架飞机撞了上去,或者恐怖分子闯了进去并且不知怎的将其成功炸毁,那么,你将会看到一个非常非常恐怖的场面。那就是理论家们所谓的世界末日。”鲁夫特说。路透社报道,2006年就曾发生过一次有计划的袭击,但最终被当局挫败。沙特的石油生产极其容易受到攻击,因为它集中了大量生产和配送点。“如果这些场所中有一两个的能力下降,那将会导致整个体系都变弱。”鲁夫特说。
        一次演习的结果
        如果石油供应停止了,影响将会是什么样的呢?在2005年,一批现任的和前任的美国政府和国家安全局的官员被要求在一次现场的仿真演习中找到答案。扮演国家安全局顾问角色的是罗伯特·盖茨(Robert Gates),他在下一年成了国防部部长。公布的演习计划是与由荷兰壳牌石油公司的官员、前任美国总统的反恐顾问和几位业内分析人员一起制定的。
        仿真演习始于尼日利亚政治暴动的高潮。尼日利亚是美国的第五大石油供应国。在接下来的暴动中,在尼日利亚三角洲每天有60万桶石油产量的损失。暴动与北半球的寒冷冬天同时发端,使得每日的石油需求量上涨至70万桶。总计起来,这些事件促使每桶石油的价格从58美元上涨至了82美元;同样的事件如果发生在今天,价格可能被推动至超过195美元一桶。
        一个月之后,事件开始进一步发展。因为演习中增加了一次袭击事件,袭击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哈拉得(Haradh)天然气处理工厂。袭击事件使得整个国家从它每天的出口中减少25万桶石油——这等同于瑞士每天的石油消耗——来满足国内的需求。接着有消息传来,恐怖分子劫持了一艘超级油轮去撞击另一艘停泊在拉斯坦努拉堤岸的船只。在这之后,一次类似的袭击旋即在阿拉斯加的石油港口瓦迪兹(Valdez)发生,与此同时,还发生了一次地面袭击,几座油罐仓库在袭击中被点燃。随着世界石油每天需求的短缺达到了3400万桶,每桶石油的价格直冲到了123美元。按照最近139美元的价格峰点估算,这种上涨将很有可能达到295美元一桶。
        骚乱导致了一场针对反西方组织及其同情者的暴力镇压,这将暂时缓解进一步的袭击。然后,进入演习的六个月后,一次针对沙特阿拉伯国内的外籍工作者的恐怖活动开始了,在48小时之内,袭击造成了200人死亡、250人受伤。外籍工作者们立刻被疏散了。
        尽管石油生产没有停顿,但是没有了这支专家队伍,沙特就无法满足未来的市场需求,也无法储备多余的石油了。对未来可能发生短缺的恐惧把投机者带入了市场,每桶石油的价格上涨至161美元。在这次演习的最后,每日全球产量下降了3500万桶,亦即世界石油供应量的百分之四。模拟的参与者之一,CIA前任官员吉姆·沃西(Jim Woolsey)以“对于可能发生的事来说,这是相对温和的了”来描述这个场景。这足以说明为什么一桶原油的价格翻了几乎三倍这件事了。
        从这种情况中得出来的关键性结论是:我们能够看出全球的石油市场为了能够冲击需求的产量,是多么地依赖于沙特阿拉伯的产能。一旦这部分的石油都没有了,价格将会飞升。最近,由于沙特阿拉伯不愿意增加产量而导致现实中的石油市场马上发生了价格上涨。这种情况就充分地证明了这个预判。
        尝试断奶,并且要快
        万一某天全球的石油产量接近它停止增长并且开始衰减的峰点时,又将把我们置于什么样的处境之中呢?大部分在2007年被萨米德选出来的业内专家,包括地球科学家和经济学家都表示,这个产量峰值将在2010年到来。这个估算不同于两年前一项类似研究得出的数字。在那项研究中,不同的专家做出了不同的估算,其中很多经济学家选择了一个更迟的日期。“现在,一个真正的共识正在浮现。”萨米德说。
       这告诉我们,我们将不得不开始做出认真的尝试来强迫自己对石油“断奶”,并且要快。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这个世界没有石油而运转,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迪迪尔·侯辛(Didier Houssin)说。他是IEA石油市场和紧急情况预制部的部长。
         为运输找到可替代的燃料是最大的挑战。到目前为止所有可能的替换品都已经被叫停了。例如氢燃料,作为可再生能源它很有潜力,很可能取代石油成为一种绿色燃料,但是现在却遇到了储存和配送的问题。而生物燃料可能是化石燃料更简单的替代品,但其原料却需要与农作物争夺水和耕地。“要使得这些可替换能源的能效接近石油,你不得不花上一大笔经费。”克利夫兰说,这是大部分政府和能源公司极不情愿做的事,只好把它放在了低得可怜的地位上。“这些并不是不可克服的问题,但是他们总说,过渡总要经历一些艰难挑战的。”他补充道。
        不管怎么说,石油都会变得越来越少,越来越贵,而且总是会有在燃烧时放出二氧化碳这个恶劣的缺点。但是,不论这有多困难,同石油一刀两断的事儿还是越早做,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