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辈子的时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7/13 08:12:30
她醒来时,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得忽快忽慢,这让她有些吃不消。她想,76岁了,差不多喽,自己要走,也就在这一两天吧。转过头看见旁边躺着78岁的老伴儿,她的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
  太阳暖暖的,正向天边垂落,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这一辈子的时光。
  年轻时,她是四邻八乡有名的美人。说媒的人踏破了她家好几块门槛,可她早就心有所属——她看中了本村小学里唯一的教书先生。那是一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长着一双很好看的眼睛,看人的时候,眼里漾着满满的笑,让人心醉。两人曾多次在村中的小道上迎面走过,都只是迅速地对视一眼,然后红了脸、低了头,匆匆擦肩而过……短短的相遇,却是最幸福的期待。
  谁知那一年,她的父亲去外面采办年货,回来时遇到土匪,危急关头,被一个五大三粗的过路客舍命救下来,还替她父亲挨了一刀。那男人在她家里养伤时,她在床前端茶递饭,完全是出于报答他对父亲的救命之恩。可是,男人伤势渐好,开始忙里忙外,几乎包揽了家里所有的活计。终于,她无意间听到父母商谈,有意要招这个汉子入赘……第二天,她去了那条常和教书先生偶遇的小路,徘徊了很久都没见到他,后来问了村里的一个孩子,才知道教书先生已经回城多日,说是家中有事,要3个月后才能回来。
  教书先生回来时,匆匆跑到她家门口,一眼就看到了门上的大红喜字,还有院子里一身红衣、满眼幽怨的她。从那天起,教书先生彻底从她的生活中消失了,她跟着家里的男人安安心心地过起了日子……
  后来,他们从农村搬到了城里。那年秋天,家里好久没见到荤腥了,二儿子要上学,学费也成问题。男人在屋里坐了很久,起身说:“找人借。”找谁借?当时他们在城里一个好朋友也没有。谁知到了傍晚,他果然带回了儿子的学费,还破天荒地拎了一只活鸡。那晚,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像过年一样高兴。可她却在他换下的衣服上发现了异样——他的袖弯里有淡淡的血迹。她赶紧去看熟睡中的他,发现他的肘弯处有一个醒目的针眼,旁边还有一片淤青。她觉得心中一阵剧痛,坐在他旁边,泪水无声地落下来。
  经历了自然灾害、“文革”、改革开放……两个人相依为命,相互扶持,生儿育女,开枝散叶……到现在已是老态龙钟。这样回忆着,她的眼里渐渐潮湿起来,情绪一激动,觉得胸口发闷,咳嗽起来,惊醒了一旁的他。他赶紧起身,关切地看着她,倒了一杯水递过来。她捧着暖暖的水杯,看着自己的男人,想:和这个男人过了一辈子,还有什么遗憾吗?日子过得再苦再难,他都把她和孩子照顾得妥妥当当。两人在一起虽然很少说什么,却有一种默契,有时默默地坐在一起,手握着手,什么也不说,都能静静地坐上一天。想当初自己嫁给他时,曾经那么伤心和不情愿,现在牵手走过这么多年,只有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始终如一……
  她轻声问眼前的男人:“老头子,说说看,如果有下辈子,还愿意和我做夫妻吗?”
  他听到这个突兀的问题,愣了一下,立刻露出很神秘的微笑:“不一定喽,如果下辈子我托生成了达官财主,就去找你,让你好好跟我享福。如果我还是这么穷,就不找你喽,但要帮着你找一个有钱的人家。我呢,就在你家附近,远远地看着你,只要你能过得好就成了。”
  她幸福地笑了:“你个臭老头子,还在我家附近干什么?”他转过头,认认真真地看着心爱的女人,说:“不干什么,就做个教书先生吧。”
  她愣住了,看着这个和自己共度了一生的男人,想说点儿什么却说不出来,眼里的泪不由自主地淌下来。过了很久,她深情地说:“老头子,我要走了,抱抱我吧。”
  他慢慢起身,轻轻把她抱在怀里,听到她在耳边说:“老头子,下辈子,咱们还做夫妻啊……”■
  (摘自《出版参考·新阅读》)(责编 冰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