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朝王国》:往灵魂深处瞧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7/13 08:40:42

    *本文基于剧场版而非加长版写作

      所谓“天朝王国”(kingdom of heaven),其实指的就是耶路撒冷,在一千多年以前,这个地方曾经被一群渴望建立神圣基督教王国的十字军骑士们所占领,“天朝王国”,就是他们用来称呼耶路撒冷的名字。影片借用这个名字,也正是要书写那一段神奇的历史。不过对于我这个东方人来说,中世纪的十字军东征是一个过于遥远和陌生的传奇,被儒家文化彻底沁淫过的我,已经很难理解在那个岁月中,在那些抛弃妻子、跋山涉水来到阿拉伯沙漠的欧洲男人身上,所负载的沉重理想和由衷信念——虽然正是这些信念,催生出延续千年的基督教文明,也奠定了当代西方社会主流价值观的基础。

      我得说,这是一部有野心的电影,杂糅了历史、宗教、爱情、战争、异域等诸多元素,导演无疑想为观众们打造一部真正的史诗,而前文所提到的那些价值理念,也成为了这部影片的思想内涵之所在。从商业片的角度来看,《天朝王国》应当算得上是成功了,全片气势恢弘、另人震撼,比起导演的代表作《角斗士》来,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且震撼之余,还能带给观众几分思考,决非那种毫无头脑的商业片所可比拟的;但《天朝王国》也绝非尽善尽美,真要静下心来细细品味,隐约间却还是有几分遗憾的。影片拿耶路撒冷说事,我佩服导演的决心和勇气,但你得知道,耶路撒冷,这个曾经“流着牛奶和蜂蜜”的地方,负载了太多太多的东西,即使是在千年之前,你也不可能用哪一个词、哪一种情绪来形容她,尤其是对西方人来说,这里几乎就是基督教世界中最深的伤口所在,纠缠了几个世纪的复杂情感,耶路撒冷的历史变迁,几乎就是折射西方文明的一面镜子。来到这里的人们、发生在这里的故事,都必然是关乎信仰、关乎灵魂深处的,所以,一部以耶路撒冷为题材的电影,如果这不是一部大师级的作品,那十有就是一部烂片了。不过《天朝王国》却是个例外,我很难直接对它下定论:一方面,影片确实是揭示了某些人类思想深处的东西;但另一方面,这种揭示又很不到位,就好像导演为我打开了一扇通往灵魂深处的大门,但只匆匆瞧了一眼,就又关上了。

      以主人公贝里安为例,在影片开始,贝里安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铁匠,但由于有个素未谋面的骑士父亲的突然出现,致使他的一生发生了奇妙的转折,最终成为了耶路撒冷的国王。虽然贝里安在历史上确有其人,但是影片在历史叙事上还是“戏说”偏多的,电影里的贝里安与历史上的贝里安可谓是大相径庭。当然,我并不认为艺术创作必须要拘泥于历史教科书,像贝里安这样的传奇经历,即使在我们中国恐怕也就朱元璋能与之有一拚,加之年代久远,史书记述寥寥,电影中自然要辅之以天马行空的想象才能结构全篇。但纵观全片,导演在叙事上的处理却有些强弱失当,有些关键情节的来龙去脉交待得并不清楚。例如贝里安父亲的出现,情节本身的戏剧冲突就很强,但以贝里安的性格来看,他不可能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接受一个“外来”的父亲,父子二人之间的情感戏应当多多铺陈一些,才能较好的展现贝里安思想脉络的变化,但是影片在这方面着墨甚少——或者说不够到位,致使整个前半段的剧情略显突兀,也使得贝里安和他父亲的形象都打了些折扣。同样的例子还有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在我看来,鲍德温不啻于贝里安的第二个父亲,他对贝里安不仅有救命之恩,而且赐予了贝里安成为英雄的一切条件:荣誉、地位、财富、权势,甚至自己的妻子,但鲍德温为什么会对贝里安这样一个外来客如此地慷慨大方,影片的描述却几近于无,仅仅是安排了几段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就草草了事了,给我的感觉就是,鲍德温这个角色就好像是为了成就贝里安而凭空捏造出来的,单薄而且虚假,在我看来,这可能也是《天朝王国》最大的败笔所在了。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影片中加入了大量可视性极强的打斗和战争场景,正是这些喧宾夺主的场景抢走了本应用来刻画人物细腻内心的戏分,但是,为了票房,导演这样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了,要知道,这是一部投资了150,000,000美元的电影。

      不过话说回来,影片所刻画的十字军骑士和阿拉伯抵抗者的群像还是很鲜明的。基本上,影片中有名有姓的人物都是个性十足的,并无脸谱化之虑。当然,为了突出主人公贝里安的英雄盖世,影片不免有些夸张处理,但这些都是可以接受的。但让我反感的是,与贝里安相比,阿拉伯英雄的塑造却少了点英雄气。我承认,这是一部西方人出钱的电影,但这并不意味着影片的意识形态就必须毫无保留的站在西方一边——特别是这样一部以历史为题材的电影。连导演也承认,十字军东征的历史是一段充满了“血腥与伤害”的历史,但在影片中,来自欧洲的侵略者们却被刻画得温情脉脉,特别是影片里的大英雄贝里安,简直就是一个彻底大公无私的国际主义者,在他的领地上,犹太人、基督徒、穆斯林,各色人等和睦相处,共同劳动,让人有世外桃源之感。而且在他的感召下,一批贪得无厌的十字军骑士最终被阿拉伯人消灭,剩下跟他死守耶路撒冷城的,都是道德高尚、舍生取义之辈。但是,事情真的如此么?难道阿拉伯人就无法跟其他种族共存?难道阿拉伯文明必须要欧洲人来拯救?我无意探讨政治,但就这部影片而言,我确实看到了赤裸裸的西方中心主义。最可笑的是,影片中撒拉丁围攻耶路撒冷的场景,一个个巨大的抛石机抛射出漫天的火球无情的砸在城墙上,一时间,全城千疮百孔,老弱妇孺皆不能幸免。我估计这是导演借鉴了伊拉克战争的场景,对这片土地的真正攻击,恐怕不是来自撒拉丁的火球,而是来自千年后西方联军的巡航导弹吧?总之,这是让人厌恶的一幕,在这里,守卫家园的抵抗者竟然被描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虽然从电影本身的结构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妥当之处,但其中所折射出的意识形态立场,十足让人生厌。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撒拉丁毕竟是撒拉丁,一个任何人也无法抹杀的伟大英雄,所以,在耶路撒冷城破之后,影片中撒拉丁宽恕了抵抗者,也放了贝里安一条生路,使得撒拉丁陡然增添了几分人情味。但这种宽恕却是因为阿拉伯士兵的死伤过于惨重,并非出自撒拉丁的仁慈和善良——你看,阿拉伯英雄的形象又打了几分折扣吧!

      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天朝王国》毕竟是西方人主创的电影,这种西方中心主义观念,也是深藏于其创作者灵魂深处的,也许他们自身并不能察觉,而对我这样一个置身于其外的中国人来说,反倒看得真切。不过凭心而论,拍摄这样一个敏感题材,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对《天朝王国》来说,他们做得虽不够完美,但也已经是可以接受的了。毕竟,能让我往他们的灵魂深处瞧了一眼。

刊载于《电影世界》2005年6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