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江山更爱美人:解读商界情感四大定律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7/21 00:38:19

爱江山更爱美人:解读商界情感四大定律

(2006-12-09 06:38:04)  
拥自己的“美人”、“江山”,可能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和浪漫。

“江山”和“美人”常被用来比喻事业和爱情。“不爱江山爱美人”是疯子,“只爱江山不爱美人”是傻子,二者兼顾才是理想的完美生活。但自古“鱼与熊掌不可得兼”,这中间的关系可不好理顺。

长期以来,人们总在说着一些规律,比如“每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女人在支持他”,又如“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如此等等。让我们从商界人物在媒体上对这些规律的解读入手,来看清这其中的隐喻和玄机。

定律一:“每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女人在支持他。”

正方声音之一:任运良(深圳华丰集团董事长)

“在事业中论功,夫人占70%,我占30%。说良心话,如果夫人不支持我,不替我想这么多,不给我补漏洞的话,我根本不会有今天。”

过去讲“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而现在“夫妻双双把钱赚”的例子则越来越常见。两个陌生人最终走到一起所付出的改变和彼此的那份包容使得夫妻成为最成功的“合作伙伴”,而生活中相濡以沫和同舟共济移植到事业上则更加无往而不利。华丰集团的任运良夫妇就是这样一对叱咤风云的“神雕侠侣”。从最初创业铺凉席、睡地板开始,到现在仍然经常一起出差洽谈业务。在生意遇到挫折时,他们彼此开导和安慰,互相鼓励和支撑。因为感情而在一起,因为有事业而更加深了感情。任运良曾笑言“老板娘永远是管我的。”这话可并非由于“妻管严”,而是源自对夫人由衷的佩服。任运良的夫人曾当过市委副书记、世界妇女大会的发言代表,为了夫妻共同的事业放弃了领导岗位,和丈夫下了海,女性思维缜密的优点加上灵活的头脑,使她为丈夫的经营决策提供了莫大的帮助。华丰集团的标志是“一朵兰花托起高尔夫球”,高尔夫球场是华丰集团的主要业务之一,而兰花则象征着任运良对夫人为企业做出的贡献和支持报以的一份敬意。这意味深长的标志也是华丰二十年发展的一个缩影。

正方声音之二:曹德旺(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

“我一生最重大的转变就是遇到她,又放弃了她,但是当时我在心里暗暗发誓,这辈子一定要为她争一口气,让旁人说起的时候,能够说她爱的是一个像样的人,一个值得爱的人。”

不是每个人都像任运良那样有一位“女强人”妻子,也不是所有女人对男人的支持都如此直接和轰轰烈烈。有时这种支持也会体现为一种鼓励和精神寄托。给曹德旺这份支持的女人并不是她的妻子,而是他在创业阶段遇到的一位红颜知己。当时曹德旺的事业还没有起色,但她却相信他是一个非凡的人,将来一定会有成就。一边是默默奉献多年的结发妻子,一边是有刻骨铭心感情的红颜知己,这样的抉择是困难的。曹德旺最终还是离开了那个女人和那座城市,但却牢记了“为她争一口气”的信念,回到家乡后专心办起了玻璃厂,将所有的精力都贡献到了事业上,如今,福耀玻璃集团已成为全球第七大汽车玻璃供应商。不知当那个女人得知已成为亿万富翁的曹德旺以这样的方式提起她时,会有几许遗憾,几许感动呢?

反方声音:楼忠福(广厦控股集团董事长)

“我从来没有碰到过那种能和我谈得来,又特别能干,可以在事业上助我一臂之力的红颜知己。不是每一个男人的成功都和女人有关,我个人认为男人做事业的时候,女人支持与否对男人的事业成败并不具有决定性的作用。”

不少企业家的妻子是名副其实的“内人”,对于丈夫在外面的事业一点都不了解。甚至对家庭的财富都缺乏起码的认知,在丈夫身价过亿的时候仍然固执的坚持着中产阶级的消费习惯,真是“内外有别”。很多人都觉得这并没什么不好,广厦控股的楼忠福就希望他的老婆“什么事情都不要管,实在要管,就管管儿孙,开心就好”。“男主外,女主内”本就是中国略带封建色彩的传统文化中所强调的,只要看看受中国文化影响颇深的日韩就可看出端倪,然而建国之后对“男女平等”的大力倡导使中国非常彻底地冲破了这种观念,成为世界上妇女就业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而近年来传统观念似乎又逐步回归,尤其在事业有成的男人中,希望妻子在家相夫教子的也不在少数。

女人在事业上给丈夫以支持,甚至是夫妻携手创业的案例在中国商界并不少见。在不少企业里,财务、人事等重要部门经常是老板娘亲自挂帅。但也并非每位妻子都有足够的知识和能力在事业上扶持夫君,而客观上讲,来自异性的建议有时比来自同性的更容易被倾听和重视,这可能就是部分“办公室恋情”产生的原动力。老板和出色女员工的感情纠葛也是很多影视作品乐于表现的套路情节。但笔者倒觉得“支持”二字的含义可以放得再广些,难道那些在家上孝父母、下教子女的贤妻每天台前灶边的忙碌难道不是对丈夫事业默默的支持吗?毕竟“后院不起火”是男人安心于事业的重要前提。从这个角度来看,“每个成功男人背后总有一个女人在支持他”这条定律就有点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意味了。

定律二:“企业家的另一半必须有牺牲精神。”

正方声音:傅军(新华联集团董事长)

“一个称职的企业家的妻子必须是无私的,善于忍耐的。嫁给企业家,爱上一个有远大抱负的男人,就必须做好精神准备,这个精神准备就是自我牺牲。”

一部香港电影《嫁个有钱人》可能道出了很多年轻女孩的梦想,很多人可能觉得嫁给一个企业家就有一辈子享不完的福,有钻石,有珠宝,有无穷无尽的美酒咖啡,有花也花不完的钱。而真正经历过的人告诉我们其实拥有的不仅仅是这些,还会有孤独寂寞,有放弃个人事业的遗憾,有自己今后生活将以别人为中心的无奈……有这样两句唐诗:“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想把一件事情做得出色就必须全身心的投入,而人的精力终归是有限的,一心扑在事业上自然难免冷落家庭和爱人,而这种被冷落可能还只是所有牺牲中最微不足道的。很多人都抱有这样的观点:夫妻中只能有一个人干事业,另一个人要顾家庭。否则如果两个全都扑在事业上,家还有存在的意义吗?孩子在这样的家里成长,能感受到什么呢?这样的观点的确有它的道理,而作为企业家的妻子则通常要承担那个顾家的角色。傅军的妻子也曾经是公司的人力资源部长,他觉得家庭需要她退下来,她毫无怨言的服从了,勤勤恳恳的当了十多年的家庭妇女。难怪很多企业家都感言: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老婆。

反方声音:吴一坚(金花医药集团董事长)

“我个人比较欣赏那种有职业进取心的女性。我觉得女性的美丽加上她们的事业心,才能使她们有长久的魅力,如果沦落到庸庸碌碌的家庭环境中去,过不了几年,她们身上的光彩就会消失。”

很多人在干事业的时候希望妻子做出牺牲,全力顾家,为自己解决后顾之忧。但真正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也意味着夫妻两个从此就走上了两条完全不同的生活轨迹。一个在惊涛骇浪的商场中摸爬滚打,另一个则在柴米油盐的琐事中日见憔悴。试想经年累月后,双方的感觉会有怎样的变化?常常会出现这样的尴尬,男人发现那个最支持和理解自己的妻子,为了自己甘心做“黄脸婆”的妻子已经无法理解自己的喜怒哀乐;妻子则发现自己用青春和年华呵护的家庭要离她渐行渐远。很多人处于道德考虑不会走出那一步,但双方思想上的差距和交流上的困难却难以弥补。这样维系下来的婚姻有点像植物人,心脏还在跳动,大脑则已经不再工作了。中宝实业集团董事长吴良定在经历过一次类似失败婚姻后则不再想让他的第二任妻子抛弃事业了,他甚至将公司不同方向的业务分由自己、妻子和儿子分别负责。享受天伦之乐的机会虽然少了点,但却不用担心没有共同语言了。

牺牲是为了特定目标的放弃,是“鱼与熊掌不可得兼”,如果为家庭做出的牺牲最终导致家庭的破裂,这样的牺牲就得不偿失了。作为妻子,即便在形式上退出了事业,也决不能在心理上退出社会。既要当好丈夫生活上贤内助,也要当好丈夫精神上的贤内助,能给对方必要的交流和心灵慰籍。形象一点说,如果你顶着“老婆”的职称只干“保姆”的活儿,那恐怕就要有人来竞争“老婆”的岗位了,而婚姻的红色警报也离拉响不远了。

定律三:“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钱。”

正方声音:朱志强(中关村某软件公司副总)

“有钱了各种诱惑也就随之多了起来,这些诱惑并不是打着‘变坏’的旗子来靠近你,也不像影视剧或文学作品里描写的那么程式化,变化是潜移默化的。”

朱志强承认自己变化了,但不承认自己“变坏”了,他争辩说:“偶尔出轨就叫变坏了吗?我还在挣钱养家,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妻子的日子越过越好,我把90%以上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上,事业蒸蒸日上,能说我是一个‘坏人’吗?”的确,如果全面客观的评价,很难把一位事业有成的青年才俊打入“坏人”的行列,但毕竟当他面对妻子时已不像当初那样坦诚和问心无愧。而且并非每个人都能有“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功力,因为有钱后沉迷女色,以致毁掉事业,甚至走上犯罪道路的例子也屡见不鲜。武汉电子产业集团总经理姜琦因为贪污和挪用公款而获刑,然而他多年来除了每月交出部分工资外,再没给过妻子什么钱,其聚敛的不义之财几乎都花在了情人的身上。随着情人数目的增多和胃口的扩大,他最终一步步滑落深渊,不能自拔。

反方声音:周福仁(西洋集团董事长)

“那些变坏的有钱男人能有多少钱?多数都是挣个十万八万,小富即安的。在真正高层次,高素质的人群里,根本没有这么一个规律。以事业为主的人是不会沉湎于‘变坏’的。女人只有学坏才能去挣钱?靠学坏能挣几个钱?这更不合情理了。”

尽管“挣钱”和“学坏”间的这对关系定律在民间流传已久,但许多企业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都极力批驳这句话。抛开站在“有钱人”立场上自我捍卫的因素,他们的观点似乎也有道理。“好”与“坏”更多取决于人自身的素质,洁身自好、自尊心强的人并不一定会因为财富的积累而“变坏”,财富可以使他们在事业上更进一步,也可以使他们关注慈善事业和公益事业。而那些的确“变坏”的人是否是“变”坏的也值得商榷,或许这样的人只是一直在为能“干坏事”而做必要的准备,低俗的观念早在没富起来之前早就形成了。这样看来“有钱”和“变坏”未必是一一对应的关系。

孔子曰:“百善孝为先,论心不论迹,论迹贫家无孝道;万恶淫为首,论迹不论心,论心世上无完人。”的确,只要是人,就不会对异性没有感觉,很难有人一生一世心里从来没有被妻子之外的其他异性感动过,心里从来不曾为其他异性泛起过一丝波澜。企业家也是人,而且由于事业有成,可能更容易得到异性的好感和仰慕。在这种情况下要求男人“心如止水”未免不近情理了。但儒家思想又讲“发乎情,止乎礼。”用道德规范对自身情感的必要约束是对自己情感的一种尊重,也是成功人士应有的修养和品格。

定律四:“患难见真情。”

正方声音:刘永行(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

“我们是真正的患难夫妻,结婚的时候,连一个衣柜都买不起,用12块钱买了张床,我用5块钱买了点油漆刷了一下,加上从家里搬的一张写字台和一架我自己装的电视机就算结了婚。我们这种苦日子过了很多年,现在回忆起来,关于那段生活,是一种既温馨又含一点点辛酸的感觉。”

感情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对有些人来说刻骨铭心,对有些人来说却是随风即逝。就像璞玉要经过抛光才能知其优劣一样,感情也需要经过岁月的抛光才能逐渐清晰。生活的艰辛和磨难常常是感情最好的试金石。很多成功人士都是在一生中的最低谷遇到了自己的知心爱人,结婚时他们可能只是普通的工人农民,可能家徒四壁,甚至是那个时代被改造和监管的对象。但也恰恰因为如此,才使感情中不掺杂任何其它杂志,纯粹的令人艳羡。理解了很多家庭当时的同甘共苦、同舟共济,才能理解现在的闲云若定、和睦温馨。对比04年曾沸沸扬扬的钻石王老五恒信老板李厚霖与李湘的婚礼就别有意味。李湘说她爱的是李厚霖的人而不是他的钱,但网络上诸如“傍大款”之类的评论却并未因此而减少。有人问如果对方不是恒信的幕后老板,而是店面小弟,李湘还会不会“爱他的人”。这种不可能实现的假设其实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人能证明他们的感情不纯粹,当然也没有人能证明它纯粹,唯有放到今后漫长的岁月中去检验了。但对比二李那奢华到惊艳的婚礼,刘永行所描述的花了17块钱的新房是否更让人有一种浪漫的感动呢?

反方声音:富豪的下一代

“我们到哪里去找患难?”

父辈的江山是一金一银打回来的,而下一代可能从出生起就坐拥亿万家产了。这样的豪门出身虽然令很多人羡慕,但同时也带来了不少烦恼,在感情生活中如何找到一份真爱倒成了一道不大不小的难题。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为了考验女婿而让小两口自己奋斗,从磨练年轻人意志上这的确可取,但能否考验真心还值得商榷。毕竟家业摆在那,现在不给难道能永远不给吗?这笔帐年轻人又岂会算不过来?财富的光环甚至可能掩盖了个人本身的个性,作为象征财富的符号而被异性追逐的一代就真的快乐吗?“小超人”李泽楷年过三旬已久,身边女友频繁更换而始终为谈及婚嫁,与其说是“花心”,倒不如说:“找女人易,找相伴一生的女人难!”表现豪门恩怨的影视作品里经常喜欢在铜臭味的复杂关系中点缀一份超然世外的真挚感情,这颇有点像“王子与灰姑娘”的童话故事,可能只代表作者的美好愿望。在现实生活中纵使真的有一份这样的真挚感情,我们又该如何去鉴别呢?没有人能给出答案。

都说“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样看来“贫贱夫妻”的生活或许才是真情流露的生活,一生都不曾“贫贱”的人也会损失一些宝贵的东西。财富的积累到达一定程度就会符号化,而丰富的人生经历又何尝不是一笔千金不换的宝贵财富呢?有钱可以多受人尊重一些,住好一点,穿好一些,吃好些;心理上不会焦虑,不会怕没饭吃;可以送玫瑰、吃烛光晚餐……但也有很多东西上天是公平的赋予每一个人的,比如:阳光,沙滩,空气,鲜花,绿草与时间。珍惜所拥有的一切,拥自己的“美人”,看自己的“江山”,可能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幸福和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