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爵婚纱不满意怎么办:人情债,勿肉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9 04:02:08
     天下不会有免费的午餐,钱债也好,人情债也好,不是你用身体就能偿还的!有些人,不单只“吃肉”,还会把你“骨头”也啃了嚼了一起咽下去……

  她是刚出校门的女子,不肯再回家乡像父母那样过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所以毕业后执意南下。原是自信满满,以为凭自己的能力,在这个城市里安身立命不是件难事。及至在人才市场里连着碰了许多次壁之后,她才惊觉,自己那个在家乡引以为傲的一纸大学文凭,到了这里根本不算啥。

  眼见着兜里的钱就快用光了,而工作还没着落,她听到最后一家应聘单位例行公事的那句“回去等通知吧”,知道又是一次敷衍,忍不住当庭落下泪来。这时候头顶有个声音说:“我那还缺个办公室助理。所谓助理,其实也就是负责端茶递水接接电话,相当于打杂,你要不介意,明天就来上班吧!”说着,一张名片递到了她面前。她抬头,便触到一双怜惜的眼。

  对濒临绝望的她来说,他简直是救世主。这个儒雅的男人,不单招了她进公司,给了她一份工作,还热心地替她在公司附近找到住所,帮她搬离了人流复杂的城中村。闲暇的时候,还会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带她见识这个城市的各种美景。

  他的照顾,像是一张无边无际的网,将她温柔地包裹起来。她心里不是没有警觉。只是,初出茅庐的她,根本无法拒绝他的援助。而且,以前找工作的艰难,更让她害怕失去这份工作。于是,她便也自欺欺人,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疼爱,只要自己保持分寸,就能清清白白。

  只是他与她慢慢牵扯上了金钱关系。自幼顽劣的弟弟,在外打架将人打伤了,如果不掏出三万块,伤者一方会将弟弟送进牢房。这笔钱,她向他“借”了,为了表示自己有还的决心,她还坚持给他写下了欠条。后来,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她又从他手里借了不少钱。虽然他每次都慷慨地给,但随着数目的增加,她知道,穷自己所有,也还不清欠他的人情和钱财时,所以索性就像《蜗居》里郭海藻那样,“娇滴滴羞怯怯”地吐出一句:“人情债,肉偿喽!”

  这样的故事并不新鲜,几乎每年都有不少女子掉进这样的温柔陷阱,成了某个男人的“盘中餐”。只不过,未必个个都有郭海藻那样的“幸运”。郭海藻虽然沦为第三者,但毕竟,宋思明对她还算真心———他自己面临牢狱之灾,还将用来换取减刑的救命钱拿去给她做以后生活的费用;最后为了赶去医院看她,出了车祸还搭上自己的性命。而现实中的“郭海藻”们,下场却多是不堪。

  就如前面讲到的女大学生,原以为他对自己多少有点真心,谁知道,所谓的“真心”和照顾,不外是为了得到她所做的铺垫。两三年之后,她不愿意再这么不明不白地呆在他身边做情人,也觉得自己所欠他的,用这三年的青春也该还清了,便打算离开他,过正常人的生活。谁知道,这下捅了马蜂窝,男人拿出了当初她写下的借条,要她还钱;男人还拿出了偷拍的艳照和录像,威胁说如果她敢离开,便将这些寄给她父亲,还会全部给挂到网上去……当日的温柔嘴脸,如今变得狰狞恶毒。她哪里是他对手,只好屈服,又陪着耗了两年时光,直至他有了新的猎物,才放过了她。而她当初所借的钱,也要一分不减地还回去———她以为,人情债,肉偿了,结果,最后“肉”倒是被他“尝”够了,而她欠下的,仍然得还回去。可是———她陪他耗掉的清白和时间,又找谁偿还去?

  往狠里说,她是罪有应得,谁叫她当初害怕吃苦,贪图安逸?谁叫她当初要当“小三”?标准的“贪小便宜,吃大亏”的主,不值得同情。但换个角度想,又觉得她很可怜。她搭上的,岂止是自己的清白?还有女人最美的几年青春!到头来,除了骂名和心理创伤,啥都没捞着。

  天下不会有免费的午餐,钱债也好,人情债也好,不是你用身体就能偿还的!有些人,不单只“吃肉”,还会把你“骨头”也啃了嚼了一起咽下去,到最后,你连渣都没得剩!      (来源:新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