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丝骨架复合管:柯云路:妇科病在一定意义上是夫妻病、爱情病、子女病0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0/19 10:44:33

柯云路:妇科病在一定意义上是

夫妻病、爱情病、子女病

    因为子宫、乳房等器官,除了象征夫妻生活,还意味着生育,因此,妇科病除了隐藏夫妻生活的冲突外,还常常与子女的关系有关。与子女关系不好的女性,患妇科疾病的比例要比与子女关系正常的女性高得多。女性用妇科的疾病讲述了对自己生育的各种不满、不安、痛苦、气愤、自责、忏悔、压抑和屈辱。当这种情绪强烈到一定程度时,子宫、乳房等方面的重大器质性疾病,可以说是必然的。

    子宫出血的心理密码

    我们不妨举几个病例,这都是作者亲自考察的病例。

    第一个案例发生在二十多年前,一位对我和妻子都很信任的年轻女性讲她子宫出血久治不愈,这自然是很困扰她的事情。倾诉中,她还讲到她的婚姻苦恼,有一句很无意识说出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她说自己子宫出血正好是从第一天发现丈夫有婚外情开始的。

    当时我除了写小说,还在集中研究弗洛伊德、荣格、阿德勒等人的心理学。我对她的这句话很敏感。我又确认了她这句话中的事实,并进一步了解到,她发现丈夫有婚外情后并没有将事情捅穿,也没有对丈夫哭闹,但内心非常痛苦。

    我当时认为发现了她子宫出血的“心理密码”。

    我对她说,她的子宫出血完全是因为婚姻的痛苦。

    她问为什么?我说,子宫是女性的爱情器官。你在爱情与婚姻上受到伤害,有痛苦,又没法诉说,压抑到潜意识中了,潜意识不能总压抑着,就用子宫出血这种躯体语言来诉说。她问:它向谁诉说?我说:潜意识第一是向你诉说,第二是向你丈夫诉说。她说:这样诉说有什么用?我丈夫一直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婚外情呢,因此,他也不可能知道我的痛苦。我说:所以它就一直诉说,一直流血不止。她问:那现在会怎样呢?我说: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也就是你的显意识已经意识到了出血的原因,那么,我估计你的潜意识的目的已经达到一半了,你的子宫出血会有所减轻。如果你还能向丈夫开诚布公你的苦恼,子宫出血有可能会完全停止——结果是,这位女性当天子宫出血便明显减少。

    在与丈夫沟通后,子宫出血完全停止,可以说是不治而愈了。

    又一位子宫出血的女性情况就很不一样。

    一位中年女性与丈夫感情不好,并发生婚外恋。

    就在这段时间,她几次子宫出血。丈夫还是为她着急的,四处求医问药。在了解了他们的夫妻感情现状后,我特别问到他妻子出血的时间。结果发现,她每次子宫出血,都是因为与丈夫分离一些时日后,又不得不与丈夫同居一室。我便告诉丈夫:她的子宫出血,不过是排斥与丈夫性生活的“理由”。子宫出血是潜意识制造出来的。

    ——当丈夫向妻子讲出了我的分析后,子宫出血当天停止了。

    感情裂变造就子宫肌瘤

    让我们再来看妇科产生器质性病变的一例。

    1994年秋,我在深圳的一个公开场合见到一位从事文化工作的女记者。我看了她第一眼,便说:你有妇科病。我当时是凭中医望诊方法判断的。

    她从未见过我,我也从未听说过她。因此她很惊讶:您怎么知道?然后她承认,她是有妇科病,是子宫肌瘤。

    我又指出了她子宫肌瘤的具体情况。

    因为一切都如对方在医院做的医学诊断一样,因此女记者十分震惊。她问该怎么治疗?

    我说,先要搞清病因。我问她病是怎么得的?

    她说:我怎么知道?

    我说,请你讲讲你自己的家庭情况。

    她从父母讲起。

    我说,不用,就从夫妻关系讲起。

    她承认,她与丈夫从一年多前感情破裂,很痛苦。

    我再问她,子宫肌瘤是何时发现的?

    她稍一想,就回忆起来:从与丈夫感情破裂开始,她就感觉自己妇科不太好,而且感觉很明显。没过多久,去医院检查,发现了子宫肌瘤。而在此之前,体检时一切正常。

    她问我怎么治疗,动手术,还是用其他方法?

    我回答她,如果不放下自己的心病,那么,动了手术切掉,以后还会长。用其他方法治好后,也可能复发。

    我告诉她,子宫肌瘤是她的潜意识、无意识制造出来的。因为有了子宫肌瘤,于是就不能再进行性生活,不能再生育。这就用疾病的假相掩盖了夫妻关系破裂的真相。这是对她自己的掩盖。她是因为有病而不能继续夫妻生活,而不是因为丈夫不爱她而不能继续夫妻生活。这样,她受伤的自尊心就得到了安慰。

    所以,她的子宫肌瘤病,第一是病给自己的。

    此外,给自己制造出一个妇科疾病来,还隐喻地表达了自己在夫妻关系破裂上的痛苦,这个痛苦之相,除自己之外,谁能看到?是丈夫。她在潜意识中希望以此病苦之相感动丈夫,来获取他的同情、怜悯,以使其回心转意。

    从这个意义上讲,她的病,第二是病给丈夫的。

    第三,她的病还会有更多的亲属、朋友知道,因此,也是病给社会周边环境的,为的是求得更多的理解与同情。

    我告诉她,如果自己能够放下心病,能够正确对待生活,能够开朗,能够下决心不要疾病,那么,她的病就可以好。如果她自己要病,拿病来折磨自己,陷在病人的角色中不可自拔,那么,用什么手段治疗,都还会再生新的疾病。

    我说,疾病并不能帮助她,疾病也不能补救她的夫妻关系,疾病最终只会把一切搞得更糟。要看明白这一点。否则,她从此就将扮演一个病魔缠身、痛苦不堪的角色。

    她听明白了,被震醒了,豁然开朗了。

    几个月后在北京再次见到她,已然红光满面,换了一个人。

    她十分感激地告诉我:她好了。

    我告诉她:以后要继续放下心来,就会继续好下去。如果还生心病,躯体疾病跟着就来。

    对女人伤害最大的三种心病

    我在这些年对疾病的考察研究中发现,大量的妇科病都与夫妻生活、夫妻感情有关。

    许许多多的妇科病,都如同上述那个女记者,是潜意识在叙述的一个或不满、或痛苦、或气愤的“故事”。几乎每个“故事”都有非常具体的情节。夫妻(或恋人间)感情破裂、关系恶劣的女性,几乎很少有妇科完全健康的。潜意识把一切转化为疾病了。

    因为子宫、乳房等器官,除了象征夫妻生活,还意味着生育。因此,妇科病除了隐藏夫妻生活的冲突外,还常常与子女的关系有关。与子女关系不好的女性,患妇科疾病的比例也要比与子女关系正常的女性高得多。女性用妇科的疾病还讲述了对自己生育的各种不满、不安、痛苦、气愤、自责、忏悔、压抑和屈辱。

    当这种情绪强烈到一定程度时,子宫、乳房等方面的重大器质性疾病,往往可以说是必然的。

    妇科病在一定意义上是“夫妻病”。

    妇科病在一定意义上是“爱情病”。

    妇科病在一定意义上还是“子女病”。

    如果在实践中更充分运用《破译疾病密码》的这一理论,那么,我们可以初步做出如下规律性总结:

    一,妇科病涉及到的器官与功能,都是与夫妻(或恋人间)性生活相关的。因此,这是潜意识借以表达对夫妻生活各种不满和其他情绪的领域。

    二,它如同潜意识制造梦境一样,也是潜意识以形象的、隐喻的方式制造出来的。

    因此,制造梦的规律,在这里同制造妇科疾病的规律相同。

    三,它又如同潜意识制造表情一样,妇科疾病在这里是更隐蔽的“表情”。

    是一个特定的“宣言”。

    四,表情可以凝固为相貌。妇科疾病就是妇科器官的病态表情凝固而成的病态相貌。

    五,妇科病,第一是病给自己的。它往往用隐喻的手法安慰了自尊心,它用疾病的现象掩盖了夫妻感情生活上不如人意的真相。

    六,妇科疾病还常常是女性解脱自己在夫妻生活上疚愧、过失、罪恶感的手段。(作者曾遇到不止一例女性因感情出轨愧对丈夫而表现为妇科不正常。)

    七,妇科疾病还是女性回避和推卸在夫妻生活中的责任、义务的手法。(如本章讲的第二个案例。)

    八,妇科疾病第二是病给丈夫的。它用这种特殊的表情,隐喻地表达了对丈夫的不满、痛苦、气忿、愤怒、委屈、冤屈以及歉疚、罪过感等等。

    九,它还常常隐含着与丈夫重归于好的愿望。在这里,妇科病如同一个梦,它在实现一个愿望。

    十,妇科疾病第三是病给亲朋好友等社会周边环境的。照样是表达自己潜在的情绪、愿望,以求得人们的理解与同情。

    十一,要表达的情绪、欲望越强烈,且在夫妻关系中越压抑,难以用语言表达,疾病的表达就越强烈,疾病就越严重。

    十二,夫妻(或恋人间)关系的任何不和谐之处,都可能被潜意识转化为某种妇科疾病。而夫妻关系恶化、破裂的女性,妇科的不健康与疾病,几乎是绝对的规律。

    十三,越是对夫妻关系恶化、破裂不愿接受,越是为之痛苦者,妇科疾病的可能性越大,病情也往往越严重。而对现实正视者、不痛苦者则相反。

    说白了,想不开者容易病;想得开者不容易病。

    十四,对大多数妇科疾病,都应该注意从夫妻(恋人间)关系中探寻原因。忘记了这一点,就丢掉了许多真理。

    十五,夫妻关系的矛盾、冲突,被女性的潜意识制造成妇科病,这几乎是个绝对规律。

    然而,具体到每一个人,制造的方式、过程都有具体的不同。

    每个人的潜意识都有制造图画和讲述故事的特殊手法。

    十六,然而,有一点可以肯定,夫妻关系的不和,特别尖锐的、对女性具有打击性的冲突,几乎立刻通过潜意识的工作,开始了妇科病的制造程序。

    十七,因此,对妇科病的起始时间与夫妻关系发展时间的联系要注意。

    十八,除了夫妻关系外,妇科病还是表明与子女关系的潜意识图画。

一切与生育子女有关的不良潜意识都可能转化为妇科疾病。

    十九,第一类是对子女的歉疚。如对子女的未尽生育之责,未尽养育之责,未尽哺乳之责,未尽家长之责,对子女有其他各种各样压抑的歉疚感,都可能转化为妇科疾病。

    二十,第二类是对子女的不满。对子女的气忿、愤怒、责备、委屈,对子女的各种压抑的不满情绪,对自己生育的后悔,都可能被潜意识制造为妇科疾病。

    二十一,妇科疾病在相当程度上是夫妻病,子女病。深入的医疗一定要对此有具体的分析。

    上述条款都只是最原则的概括。

    例如,对子女的歉疚引起的妇科疾病。

    何谓“未尽生育之责”?有些女性的妇科疾病(大多是子宫病)始发于自己曾经做过流产、引产的不安感、罪恶感。对于那些将要成为生命又未成生命的胎儿的抛弃,常常是牵动女性心理的。虽然现代文明的解释,很容易在理智上将这一切掩盖过去,然而,传统文化引起的不安和罪恶感却埋在了潜意识中,最后制造成自惩的疾病来平衡自己。因为这些妇女的不安感是由传统文化造成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某些妇科病(也是其他许多疾病)其实有时又是“文化病”。

    又如,何谓“未尽哺乳之责”?有些妇女的乳房疾病(如增生,肿瘤),其实就源于生育之后未尽(或未尽够)哺乳之责。现代医学有时归于强行止奶对妇女的不良生理影响。其实,妇女由于未尽哺乳之责而在心理上对孩子的歉疚感,有时是某些妇女致病的更主要原因。(作者曾分析过这样的案例,当女性明了了自己乳腺肿瘤是由于内心对未尽哺乳之责有潜在歉疚后,又想通这是没有必要的,肿瘤竟逐渐自行消失。)

    对于所有的妇科疾病,都要进行潜意识的分析,进行家庭生活背景的具体分析。

    这种分析应有助于患者认清自己的病因,有助于从心理上解除病灶。

    二十二,广大的妇女如果懂得了妇科疾病是夫妻病、子女病的性质,就应该学会自己解救自己。

    而丈夫(子女)则从这种理论中能够看到自己在妻子(母亲)疾病中负有的责任。

    ——没有健康的家庭,就没有妇科疾病的根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