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震试驾迈锐宝:锁心梅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7 06:02:44

锁心梅魂
若我离开,从此搁笔。是不是世间会减少一份素色,添染一缕鲜艳。如此,我愿用我的离开,换取一世璀璨。那些曾经温婉泛疼的字句,将随着岁月的遗忘,散落一地,乱不成章。
如是。我不奢求你的祭奠,更不贪念你为我留白。即使是昙花一现的短暂,与我,都只是前世云烟。文字的生灭,是你记忆的火焰。身躯的幻灭,只是形,在与不在。
世人语,文字是寂寞的书写。我不愿永恒寂寞,所以我要将文字遗忘。请原谅我的自私,我只是凡尘一粒沙,于苍茫天地间淹没。无尸无骨,无形无迹。
我清楚的知晓,我的存在可有可无。我的文字是那么卑微,如蝼蚁之命,随时都会被风干。她不是结着丁香的姑娘,柔中含刚;她不是佛掌心的青莲,似仙似妖。她恰如漂泊的碎萍,一季瘦成骨。
之于你,我是什么,我已无暇顾及。人生百世,终不过黄土一抔。
记否。说书人折扇上的桃花,葬在了江南尽头。曾经的灼灼其华,瞬时枯萎。再无人愿弯腰拾起凋谢的明媚。桃花言:他年若得再相见。你来时,我愿沉睡。
记否。在水一方的伊人,定格在汉水中央。好逑的君子,停止道阻且长,溯洄从之的歌唱。于是,伊人说:那些初见的片段,纵在眼底悄然回放,我也只能故作不见。
原来,一处繁华一页笺,一笔前缘一缕烟。盛世浮生,终被流光写成天命箴言。
天命,是注定的劫难。逃避,只是推迟应劫的时辰。只有永远沉寂,才是完整的解脱。若我提前结束,请你一定要含笑成全早夭的美。它是最干净的魂魄,在三界之外。
魄,无痕。也许,你曾记得,某年某月的青砖黛瓦下,一个水月色人影,撑着油纸伞,踏着雨花。最终,模糊成水墨中的一点烟白。
可是,我要告诉你。那不过是文字营造的假象。而我,始终是存在的幻像。
佛说:永不出现,永不离开。轮回,是为了了结前世的孽缘。
我本不属三界,是九重外的一缕梅魄,因痴念离了梅瓣。飘荡在忘忧河畔,无依千年。佛爱怜地叹息,送我入轮回。许我三生因缘,用一世泪水偿还佛的慈悲。
于是生前,我幻化成女体。以思念为笔,用灵魂作墨,书写冰裂的呜咽。直至尘缘瘦尽。死后,我将还回原形。归于佛前,寄于佛掌心的念珠,垂听莲座下的梵唱。
所以,我若停止文字的呼唤。不必伤怀,不必流连。我只是完成了前世的轮回。把寂寞遗留尘间,随风飘散。
多年后,你会否听闻。梅魄。生,无踪可寻;死,无迹可觅。是为——锁心梅魂。

',1)">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