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之老大惹不起免费:母校,爱你怎么能说出口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7/24 14:33:52
一个高中生的内心独白     我是一个成绩不好也不坏的高二学生,我的性格比较内向,见了老师腼腆,不敢打招呼问好,除了一两个要好的同学能倾诉知心话外,我便没有更多可以交谈的朋友。但我自尊敏感,总是特别留意周围同学的议论和说笑,猜测着他们的话是否有关于我的情况,即使没有我也要对号入座的审视一番。我不能容忍朋友的背叛,两人因为鸡毛蒜皮的小事产生了隔阂,就拿对方的秘密言说给他人,以此嘲笑对方,达到泄愤的目的,这未免太卑鄙了些。我有一种永不服输永往直前的倔强,我经常告诉自己,我一定比别人努力,比别人表现得更好,为此我总是早起晚睡,有问题问同学,很少问老师,因此除了班主任知道我的名字,其他任课老师似乎都不知道,因为我周围的同学都被老师课堂上提问过了,而我还是个空白点儿,我有些惶恐不安,既愿意老师提问,又担心回答不出来让人笑话。然而这种担心一直伴随着我度过高二,最终也没有老师提问过。我有些失落,甚至有些怨恨,在老师这儿,我似乎是一个被遗忘的弃儿,他们都从我身边走过无数次,也问过我身边的同学听懂了没有,但没有一个注意到我,哪怕一个眼神。如果说有一种万一的话,显然这个万一又特别的青睐我,就这样我带着一种沮丧和失败步入下一个阶段——高三,我希冀能在一个新的班级中得到心理安慰,我盼望着重新分班的日子。在高二这个集体中除了一两二个同学可留恋外,我心里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因为学校除了让学生学习外,什么活动也不搞,除了偶尔心烦意乱之外,我想不起来有什么事值得我激动和兴奋过。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波澜不惊的高中时代,青春在这所学校开不出灿烂的花朵,我害怕将来的回忆中,这段高中生活随着岁月的风化,会变成找不到任何一块彩色贝壳的空旷沙滩。    分班了,班主任和任课老师都换成了新的面孔。我决心改变自己,不要再像以往一样失败。一进入高三,我就感受到一种无比压抑的气氛,父母的再三嘱托,老师的大加渲染,更烘托了大战来临前的紧张恐怖。班主任忙于健全班级机构,让学生自荐课代表,我生物比较差,便鼓足勇气愿意当生物课代表,班主任点头允许,我心情非常高兴,终于迈出了胜利的第一步。之后,我便期待着与生物老师见面的那一刻,我想像着该怎样向生物老师介绍自己,为此,我设想了几种情形,并为每一种可能出现的情形配备了应该说的话,——我真正陶醉在了自己设想的世界中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生物老师第一句话问我:你生物成绩怎么样。我如实回答到:不太好。他说:我查了一下你的生物成绩,确实如你所说比较差,看来你不太适合当生物课代表,因为以后还要有很多同学问你题,解答不出来就难堪了,你说呢,再者,当课代表,有时会耽误你的学习时间,这恐怕会影响你的成绩,你看怎么样。尽管生物老师想表达出委婉亲切的话语,但他的话已经重重的伤着了我,我想赶快逃走,可两条腿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我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生物老师办公室的,我更不知道自己将怎样面对同学异样的眼光。那天没有吃晚饭,第二天早饭也没吃,我觉得头有点晕,心里堵得慌,想吐又吐不出来。我在班里再也呆不下去了,便请假回了家,一见妈妈,我的泪水便如同决堤的河水,汹涌而出,我爬在床上,痛快淋漓地哭了个够。在一旁的妈妈一时摸不着头脑,看孩子像是受了偌大的委屈,心里也急起了火。天黑下来的时候,我停住了哭,心里一下轻松了。妈妈小心地问我到底怎么了,我说不知道,就想哭。第二天,妈妈带着未解的疑惑和担心把我送走了,我知道,这种担心不会因为距离渐远而消失,反而因此变成了忧心。        回到学校,我似乎又恢复到原来的状态,沉默寡言,比先前多了些自卑。原本不会的题,也不再麻烦别人,更不愿去问老师。第一次月考,成绩出人意料的滥。但我还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赶上来,可上课总是走思,特别是生物课。我自己走不出自卑的阴影,也没有谁来帮我。成绩好的学生一次次被老师叫去面授机宜,而我因为成绩一次次下滑成了亲娘不疼后娘不管的孩子。我的倔强再一次被无情的现实激发出来,既然别人不能帮自己,那只有靠自己了。我的发愤,终于将下滑的成绩控制住了。在第四次月考的时候,我的成绩居然跃进到年级六十名,班里十五名,这时,班主任才注意到我,第一次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当面给予鼓励。我由此悟出,机会是靠自己挣来的,不是靠谁恩赐的。尽管我十分努力,而且成绩也不断地进步,但是因为以前种种原因迟滞了我学习的脚步,才使我被关在了距离大学殿堂仅一步之遥的门外。我后悔,我痛惜,我自责,我怨恨,但无论怎样,残酷的现实是不能改变的,我只能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这个培养了我三年的母校。离开了你,我并不轻松,我总想对你说一句话:如果你早给一份关怀,多给一份关爱,我或者他就可能不会带着太多的遗憾离开了。     母校啊,你爱过我这个想进步的学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