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豹汽车单排小卡车380:二等公民过年难 取消户籍呼声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09/18 21:49:55
记者文华综合报道)每到过年的时候,农民工问题都会随着那日夜不断的排队长龙和拥挤不堪的交通运输而浮出水面,让人意识到自己所在的城市还有那么多外来人。据交通部预计,从2月3日到3月14日的今年春运期间,大陆旅客运量将达到21.7亿人次,火车旅客发送量将达到1.55亿人次,这无疑创了世界之最。 春运:中国式劫难

据调查,春运旅客中80%以上是从农村到城市打工的农民工,一年一度囘家探望亲人,一个月后再回到城里挣钱养家糊口。新华社2006年10月引述国家人口计生委的数据称,中国目前流动人口数量已经达到1.5亿人,占总人口数的十分之一,而流动人口当中80%以上是农民工。

BBC在透视中国栏目 “春运-中国式劫难”一文中称:颇具中国特色的一年一度的春运,被视为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集体迁徙。它年年以脏乱、拥挤和无序的方式,惊心动魄地暴露在世人面前。

不少民工在冰雪或风雨中,排队等候了三天三夜也买不到一张回家的车票,有的不堪重负,得上了间歇性精神病,为了在拥挤的火车上生存,不少人穿着"纸尿裤"上阵,十多小时的车程,车厢超员三四倍是常态。

然而在这民工潮的背后,就是因户籍制而引发的城乡差异。近日国际人权组织“大赦国际”发表报告,指出中国数以千万计的民工在推动国家经济发展的同时,却遭受各种人权侵犯和歧视,成为城市中的二等公民。

饱受歧视的二等公民

报告统计说,过去20年年来,中国有近二亿民工从乡村迁移到城市。虽然近年中国推出不少旨在改善民工待遇的改革措施,民工们却仍然经常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工作,以及无法得到足够的医疗和教育资源。

报告说,在户口制度下,民工们要得到公安部门发放的暂住证,必须提交大量文件并缴纳各种费用。很多人因无法满足这些条件,而沦为自己祖国里的“非法移民”。新华社称截至2005年6月30日,全国公安机关共登记暂住人口8673万人,而实际农民工近2亿,可见一半多的农民没有暂住证。

报告还称,即使能够领到暂住证的人,往往在住房、教育以及医疗保障等方面仍然不断遭遇歧视。 他们因户籍问题被排斥在城市保健措施之外,加上工资偏低,绝大多数人不能承担个人医疗保险,更无力支付医疗费用,因此基本上没有医疗保障可言。

在饱受歧视的同事,民工还受到企业主的剥削,大赦国际报告揭露说,包工头们往往会利用民工的“暂住”身份对他们加以更加盘剥。拖欠工资的情况十分普遍,去年大陆就发生过好几起因索要工资而发生的杀人命案。

"大赦国际"预言2015年,中国将有3亿人口从农村迁徙到城市,报告形容这是“和平时期最大的移民潮”。

民工子弟的心里话

民工被歧视,不光表现在他们自身,还体现在其后代上。今年中央电视台大年三十晚会上有个节目叫《心里话》,许多观衆评论说,30多个农民工的孩子登上春晚舞台,说说他们的心理话,这无疑是整台晚会最感人的亮点。

然而有报道披露,这些心里话是“被阉割”了的,原文叫做“我是谁”:“昨天,有人要问我是谁,我总不愿回答,因为我怕,我怕被城里的孩子笑话……我们的校园很小,放不下一个鞍马,我们的教室很暗,灯光只有几瓦,我们的椅子很旧,坐上去吱吱哑哑。 要问我此刻最想说什么,我爱我的妈妈,我爱我的爸爸,因为是妈妈把城市的马路越扫越宽,因为是爸爸建起了新世纪的高楼大厦,北京的2008也是我们的2008。 

表演的结尾是:“作文课上,我们写下了这样的话,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有网友评论说,这显然不是孩子们的话,原文是:“要问我最想说什么,我爱我的北京我爱我的国家。”尽管编剧想借此鼓励人奋发图强,然而真实情况是,民工子弟校的教学质量很差,根本就无法和其他学校比较,与别人比明天只是一句美好的愿望。

据调查,目前在北京有800家民工子女学校,但政府认可的没有几家,师资教学力量很弱,而且没有高中,孩子们念完初中就得回乡或者失学。另据中国民政部调查,全国约有15万“流浪未成年人”,但英国的慈善组织估计,包括流动人口儿童的街童总数达到30万。 这些农民工的孩子缺乏照顾,其教育问题已成为社会一大难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中国有超过2000万名农村留守儿童,由于父母长期在外打工,这些孤独的孩子在学习与行为上出现很多问题。 比如在安徽省就有22%的农村父母到城市地区工作,而这个数字仍在上升中。

报告说,由于缺乏父母的关爱,这些孩童往往喜欢独处,也变得叛逆。去年,安徽省巢湖市一个女生因为觉得祖父母不了解她而纵火烧掉他们的房子。据另一项调查,在2005年,巢湖72所初中学校里,有80%升学考试不合格的学生为留守儿童。

户籍制是最反动的制度

2006年3月,美国之音记者就取消户口制采访了不少大陆民衆。有人称,户籍歧视和种族歧视在本质上是一样的。一个人生在什么地点,什么家庭就决定了他未来上学、工作以及生活方方面面的一切。在国民党时期都没有的户籍制,却因共产党的一句话就把人分成了不同的等级。
许多人表示,“设立户籍制度是对人权的侵犯,是对中国人民最残酷、最没有人性、最反动的制度。应该立刻取消。”

早在几年前,中国政府就开始试行户籍改革。2005年11月,全国已有山东、辽宁、福建、广东等11个省的部分公安机关开展了城乡统一户口登记工作,计划取消农业、非农业户口界限。《中国日报》广东省省委副书记区广源曾说,一、两年内,广东省将会允许所有农民登记称为城市居民。

但该项改革试行没多久就被告停,因为实施起来难度大。《中国日报》引述北京公安局说:"交通、教育、保健等的压力增加,加上犯罪率上升",迫使取消了该措施,因为中国没有大城市准备好应付可能带来的大量移民。

农民收入是城里人的1/6

据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和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06年《农村经济绿皮书》显示,2005年中国城乡人均收入比例是3.22:1。 2005年农民人均纯收入3255元,而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0493元。

新华社报道指出,如果考虑到城镇居民享有各种补贴、劳保福利和社会保障等隐性收入,以及农民尚需从纯收入中扣除柴草、各项收费和用于再生产的部分,城乡居民收入实际差距约为5:1甚至6:1。 绿皮书还预计,06、07年城乡居民收入差距还将进一步扩大。

中国社科院专家举例说,一个拥有北京市户口的市民,如果年收入低于2500元,就将被纳入最低生活保障范围,每月得到数百元的补助,而在中国,年收入低于2500元的农民有近2亿人。有民衆甚至称:中国城乡差别已到了“一国两制”的地步。


户籍制障碍社会公平和正义

许多人认为,户籍改革不是户口问题,而是解决城乡差异、城乡不平等的问题。北京大学法学院一教授表示,制定户籍改革措施的一律是城里人,论述改革也多数是城市人。 "因此我主张这类问题的决策权不在政府而在人大,全国人大应该制定原则性的规定。只有这样,乡下人进城享受到的待遇才不是城里人的仁慈所赐,而是一种权利,一种公民的基本权利。"

今年2月26日,在两会前夕,新华社刊登了温家宝总理一篇题为《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历史任务和我国对外政策的几个问题》的署名文章,呼吁“逐步实现社会公平与正义”。有网友评论说,如何处理户籍制这个最不公正,最不正义的社会现象,是对胡温政权一个最真实的考验。

这周公布的《中国青年报》联同新浪网的一项调查显示,91.7%的受访者认为有必要进行户籍改革,以对相应的社保、医疗、教育、就业,以至于交通事故赔偿"同命不同价"等不合理规定作出改革。由此可见,民众要求改革户籍的呼声日益高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