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警长主题曲原唱:中俄天然气谈判接近终点 中国占据更大主动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4/07 05:27:23

* 中俄天然气谈判历经五年,普京未能实现突破

* 中国着眼于土库曼斯坦的巨大储量

* Gazprom提出替代方案,欲激将中国

路透莫斯科10月13日电---俄罗斯有可能丧失向中国供应数以千亿美元计天然气的长期合同,这种风险正在逐渐增大,因为北京方面扩大了供应商的遴选范围,以便在旷日持久的谈判中占据更大的主动.

而同时,俄罗斯方面却没有显露出妥协的意愿,尽管国家天然气出口垄断企业Gazprom(GAZP.MM: 行情)需要出售大量天然气来筹集资金,用于东西伯利亚地区的开发.那里有巨大的天然气田等待开发,而且必须建设大量管线用于输送天然气.

观察人士一直都说,俄罗斯是全球最大的能源生产国,中国是发展最快的能源市场,两国实在是天生一对.

但华盛顿的美国国家亚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能源安全研究主管Mikkal Herberg认为,几年来Gazprom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的谈判僵持不下,中国有可能改弦更张.

"中国在谈判中的底气正在增强,因该国的供应来源变得愈加广泛,对于国内生产的增长也更有信心了."Herberg说.

"实际上,除了Gazprom以外,任何企业通常都会担心丢掉长期进入中国天然气市场的机会,因而会调整自身的策略."

俄罗斯总理普京本周访华期间面对中俄天然气协议谈判依然无果表现得若无其事,而与此同时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的South Iolotan气田的储量预估被大幅提升.

该气田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天然气田,将成为中国主要的资源供应基地.根据一家独立审计公司的报告,该气田储量最高可能达到21.2万亿立方米.

与之相比,全球最大的天然气公司Gazprom估计其天然气商业储量为33.6万亿立方米.

South Iolotan的开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而且与土库曼斯坦这个孤立的国家打交道也存在巨大政治风险,但中国已向该项目提供81亿美元融资,显示出该国的决心.

**中国的选择**

中国从哈萨克斯坦与乌兹别克斯坦获得新的供应来源,将接通来自缅甸的天然气管线,同时计划兴建多个新的液化天然气(LNG)终端,因此它有理由对2020年之前的能源供应充满信心.

土库曼斯坦计划将该国向中国的天然气年出口量增至600亿立方米,这一规模足以与中俄之间自2006年以来一直在协商的天然气购买规模相抗衡,後者每年的总供应量预计达到680亿立方米.

俄罗斯对中国每年的天然气出口来源将有两个,其中300亿立方米来自Gazprom现有的西伯利亚西部气田,稍晚可能还会有380亿立方米来自其远东气田.

Gazprom不理会有关中国天然气来源迅速增加的传统看法,并坚称中国政府在没有获得俄罗斯供应的情况下,无法满足本国需求.

同时,该公司还坚持认为,对中国的天然气出口利润不应低于对欧洲的出口.俄罗斯对欧洲的长期天然气供应合同价格与油价挂钩.

接近谈判的消息人士表示,双方由此产生的价格分歧最大达到每千立方米100美元,中方坚持价格不能超过250美元,与中国北部靠近俄罗斯边界地区的消费者所支付的价格保持一致.

接近Gazprom的消息人士指出,双方可能难以达成妥协.他说,"我们已经谈了五年,可能还要再拖五年."

Herberg称,如果Gazprom真的再度想推动谈判向前,"他们需要向中国发出讯号,表示价格还可以商量."

不过,Gazprom的回应是抛出了几个向其他亚洲市场供气的替代方案,包括该公司同日本合作夥伴在东部气田每年合作生产1,000万吨LNG,并在符拉迪沃斯托克兴建一座LNG工厂(相关的可行性研究将在今年稍晚完成),以及铺设穿越北韩(朝鲜)的输气管线.

不过行业消息人士表示,Gazprom高层私下里也说後一种方案成行的机率微乎其微.朝鲜领导人金正日8月罕有地访问俄罗斯,与俄国高层讨论了此议题.

"所有这些与日本和朝鲜的互动,都是为了刺激中国购买俄罗斯的天然气.但显然不能高声张扬,"一位俄罗斯天然气行业的消息人士称.

**时间无多**

这些拟建项目还有深层次的意图.

牛津能源研究所(Oxford Institute for Energy Studies)研究员Keun-Wook Paik说,"Gazprom谋划为自己的大规模天然气出口设定基准价格,",他将出版一本有关中俄能源关系的书.

Gazprom负责出口业务的主管Alexander Medvedev上月在采访中表示,今年不太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中俄双方对天然气市场的报价分歧应该进一步弥合.

"一个拥有最大规模硬通货储备的国家还要采用补贴价格?连俄罗斯都没有补贴市场了,"Medvedev说道,"他们(中国)必然要转向市场定价."

然而,Gazprom可能没时间再等了.天然气与石油不同,是一种储量丰富的商品,而且Gazprom的竞争对手正在着手铺设管线.

压力迫使中国决定扩建将天然气从中亚运到国内工业中心的西-东管线.

除非Gazprom做出价格让步,否则中国可能青睐通过扩大与中亚的连接,增加来自这一地区的供应,而非通过阿尔泰(Altai)管道从俄罗斯输入天然气.Gazprom计划通过该管道把北极油田与中国边境连接起来.

Paik称,如果中国石油集团对Gazprom最终失去耐心,就将转向选择与中亚合作.

因此,Gazprom面临的风险是:在没有中国长期供应合同保障的情况下,不得不耗资数百亿美元开发东西伯利亚的偏远气田,并且铺设数千公里的管道以连接沿海的LNG新厂.

"这是Gazprom面临的真正难题,"Paik说道,"中国对此再清楚不过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