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征绝世武神:[灌水]借打倒反革命造反组织“五?一六”兵团,镇压全国造反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2/09/28 04:52:07
打倒反革命造反组织“五•一六”兵团,镇压全国造反派。

-------五大领袖被整肃。


1970年5月11日,毛 在会见黎笋时说:
“今天打倒×××,明天打倒×××,后天打倒×××。现在明白了,有那么个小团体,叫‘五•一六’兵团,趁此机会要夺取政权。”


同年10月8日,毛 在会见金日成时说:
外交部也有两派,在一个短时期,1967年8月,7、8月,是在极“左”派的统治之下,烧了英国代办处。你看,这个领导的是一个反革命秘密组织,它的名字叫“五•一六”,5月16日。这个组织非常秘密,人不多,可是煽动性很大,在大街上公开贴标语,打倒×××,打倒×××这些人。

  
同年12月18日,毛主席在会见斯诺时说:“1967年7月和8月两个月不行了,天下大乱了,这一来就好了,他就暴露了,不然谁知道啊?这个敌人叫‘五•一六’,在中央文革小组里边有4个人……王、关、戚,还有一个下次我给你讲。”


1970年3月27日,中央发出《关于清查“五一六”反革命阴谋集团的通知》。

毛泽东批示:“照办。”

通知承认存在着“扩大化”的问题,指出要扩大教育面,缩小打击面,不搞逼、供、信。然而,这个通知是在肯定存在“五•一六”的基础上发出的。通知说,“国内外阶级敌人同我们的斗争是很复杂的,反革命秘密组织决不是只有一个‘五•一六’。”

这个通知还错误地把遭到诬陷的解放军高级将领肖华、杨成武、余立金、傅崇碧等,同原中央文革小组成员,帮助林彪、江青一伙干了很多坏事,当时已被隔离审查的王力、关锋、戚本禹混在一起,都说成是“五一六”阴谋集团的操纵者。


1、1967年8 月11日,伯达、康生、江青等中央首长严正指出‘五•一六兵团’是秘密组织,阴谋组织。”
 
2.北京师范大学《教育革命》编辑部编的《教育革命》第20期(1967年9月13日)在头版头条刊登

《毛主席、中央首长谈“五•一六”反革命集团》,全文如下:

   革命的学生要联合,要团结,共同打倒反革命组织“五•一六”兵团,搞大批判。——毛主席最近指示

   中央负责同志指出,一切革命群众必须保持高度的革命誊惕性,严防国内外阶级敌人的挑拨离间,混水摸鱼。必须坚决镇压美蒋特务、苏修特务、地富反坏右的反革命破坏活动,坚决取缔“五•一六兵团”这个被一小撮坏头头操纵的反革命组织。——摘自9月3日《人民日报》

   还有个“五•一六”,是个秘密组织,是个阴谋组织,矛头对准周总理,实际上对准中央,对总理也对中央,要把它打倒。里面的群众不一定要抓,要提警告。——陈伯达同志8月11日讲话

   你们不要上坏人的当。没有坏人挑拨离间,你们不会上当。我们说过有黑手,有敌人。你们年轻,在这严肃的阶级斗争中要注意那些打扮成各种各样的人,有从极“左”方面和从极右方面打乱毛主席、党中央的战略布暑。同学们、工人同志们,要注意保护毛主席的战略部署,象保护自己眼睛一样。——陈伯达同志9月1日讲话

   有的地方搞秘密组织,起个名也叫“五•一六”。他们的名字不配叫“五•一六”,他们是污蔑“五•一六”。——康生同志8月11日讲话

   现在有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修正主义间谍。有的以极“左”的面目出现,有的以极右的面目拆毛主席司令部的台。有的造谣,企图把中央和中央文革分开,和毛主席分开。这是敌情。北京“五•一六”这个反革命组织,准备不久在《人民日报》上发表文章批判,你们要特别提高警惕,同志们要有敌情观念。—康生同志8月27日讲话

   “五•一六”兵团出现不是偶然的,“五•一六”有两个目的,从“左”的右的方面动摇毛主席司令部,不要上当,他们实际是想整个推翻毛主席司令部。他们到处贴标语,打倒周总理,有的人不自觉地上当,帮了反革命组织的忙。这样一小撮坏头头要坚决镇压,要立即逮捕起来。专政机关和广大群众结合起来。——康生同志9月1日讲话

   “五•一六兵团”明天(指8月9日)要出×××的大字报,我想找你们谈一谈,这件事要大动的。文革小组开会谈到要找几个学校办一办这个事情。“五•一六红卫兵团”第四方面军负责人张建旗,是钢院的。——谢(富治)副总理8月8日讲话
   “五•一六”组织,我不重复了,总而言之是不容许的。同志们不要上当,在大革命中难免一些人混水摸鱼,要提高警惕。有的人想从两方面,“左”的或右的来动摇中央。这个中央是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执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的,尽管工作中可能有些缺点,我们也力求改正。象“五•一六”这样的组织是不容许的,是一种破坏行为。还有一种被广泛流传的传单,署名很怪,藏龙、藏貉,伏虎。有什么十条的,十二条的,想尽一切办法来对付无产阶级革命派,传单的标题是“请看革造总部的绝密策略”。他们七月末八月初在北海公园、景山公园、王府大街公开张贴,很像是特务干的。(谢副总理插话:与“五•一六”有联系)可能与“五•一六”有联系。这是一种破坏行为,要向群众讲清楚。——江青同志8月11日讲话

  
“五•一六”表面反总理,但实际分多少个方面军,从“左”右动摇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想乱我们的套。“五•一六”是反革命组织。——江青同志9月1日讲话

  
有党内一小撮走资派,有社会上地富反坏右,还有美蒋特务。有这些黑手藏在背后,以极“左”或极右面貌,来破坏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这是绝不允许,注定要失败的。目前拿北京来说,就有这么个东西,叫“五•一六”,它人不多,表面上多数是青年人,这青年人是上当的。少数是资产阶级分子,他们利用青年人思想不稳定。   “五•一六”以极“左”面貌出现,我们每个人材料他们都整了,我们也不怕,心里没鬼怕什么? 他们从右的方面来反对毛主席的司令部,二月份有一股风。目前是一股“左”的风,以极“左”面目反总理。 要提高警惕,美蒋特务、苏修特务、地富反坏右,他们不会老老实实,千方百计要作垂死挣扎,我们就要提高警惕识别他,向群众宣传,把他们孤立起来。他们是见不得人的一小撮。
  
有人要破坏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破坏中国人民解放军、革命委员会,这要提醒同志们注意。——江青同志9月5日接见安微代表讲话


  
现在有用极“左”的口号,打倒一切,分裂和挑拨中央文革的关系。这一篇文章(指姚文无的文章)的要害,是点破了目前出现的“五•一六”反革命小集团。有人企图用形“左”实右,反对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他们继承和发展了陶铸的那一套,妄图分裂中央,分裂毛主席的司令部,挑拨总理和中央文革的关系。有些人就上了当。“五•一六”的青年上当了,要反戈一击。“五•一六”的黑手是一小撮,多数群众是受蒙蔽的。——戚本禹同志9月6日讲话

  
3、在当时铺天盖地针对“五•一六”的批判中,上述只是摘引了一部份中央首长的谈话,并且所引或背景交待不清,或摘引不全面。根据资料,下面对以上引文作一些解释或补充

   1967年9月3日,《人民日报》刊登新华社1967年9月2日讯:《党中央负责人在北京市革命委员会扩大会议上发出战斗号召》。报导说:“中央负责同志指出,……坚决取缔‘五•一六兵团’这个被一小撮坏头头操纵的反革命组织。”

   1967年9月5日,江青、康生、姚文元等人在安徽来京代表会议上讲话。江青说:“‘五•一六’这个反革命组织是以极‘左’的面貌出现的,它集中目标反对总理,实际上对我们一些好人他们都整了黑材料。”又说:“目前这股子风,是从极‘左’的方面来反对总理,反对中央,‘五•一六’就是这样一个典型的反革命组织。”康生说:“一小撮反革命分子,象北京‘5•16’中的一小撮,还有什么‘星星之火’,实际上是阴谋小集团,他企图动摇伟大的人民解放军,破坏已经批准的革命委员会。”

   “首都科技界革命造反派批判刘、邓联络站”1967年9月13日印发的《文化大革命关键时刻中央首长十分重要的战略性的讲话》(铅印)收有《中央首长第三次接见安徽代表》,时间:1967年9月5日晚9点10分至次日凌晨零点25分。“中央首长”为:康生、李富春、江青、姚文元、李天佑、曹轶欧等。江青在讲话中说:“目前拿北京来说,就有这么一个东西,我说它是‘东西’,就因为他是反动组织,就是反革命组织,叫‘五•一六’。他人数不多,这个表面上也是年青人(引者注:语言不通,原文如此)。这些年青人我看是上当的,少数是资产阶级分子,对我们有刻骨仇恨的。”“‘五•一六’是以极‘左’面目出现的,它集中反对总理,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黑材料他们都整了……。”“象‘五•一六’,反对中央,或者以极‘左’的面目来反总理,这是很典型的,是反革命组织。”

   1967年9月10日,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发出《关于组织群众认真学习江青“九•五”讲话的通知》。

   1967年9月9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发出通知,要求“各革命委员会、军管会、革命群众组织”“认真组织收听”江青“九•五”讲话的录音,“进行学习”。

   1967年9月2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中央文革小组发出《批转〈安徽“P派”和“G派”热烈拥护和贯彻执行康生、江青同志“九•五”指示〉的通知》,文件注明“这一通知可在各地张贴”。

   1967年9月16日晚,“中央首长”接见首都大专院校部份代表时,周总理说:“9月1日在市革委会扩大会议上,我、康生、江青同志都指出‘五•一六兵团’是一个反动的阴谋组织。姚文元同志在文章中指出了它的性质。”“对待‘五•一六兵团’,不要扩大化,只是几个坏头头嘛!”“千万不要扩大化”。“听说五•一六有八个方面军,名字很吓人,其实只有几十个人。”“你们哪个组织,哪个学校有‘五•一六’……由学校组织内部自己解决,不要别的组织去捉。”“我们要防止有人从极‘左’的方面来动摇我们,一定要批判极‘左’思潮。”

   1967年10月20日,中央文革小组内部的一个小报第4975号说:“10月18日下午,总理在同外交部……接待组同志谈话中指出:外交部革命造反联络站中有人与‘五•一六’有联系,直接或间接地参与了活动。”

   1968年12月17日,陈伯达、谢富治接见“五•一六”专案组全体人员。谢富治说:“我曾叫你们把‘五•一六’成员分成三类,这是比较合乎毛泽东思想的。这三类,一类是骨干分子,二类确实是成员,第三类有的说他是,有的说他不是,幌幌忽忽,即便是,也不是重要分子。”陈伯达说:“有的人可能是,你们这个表里没有;有的人表上有,也可能不是。骨干哪有那么多?你们把当权派放进去,靠得住靠不住?你们认为有当权派就厉害了,那不一定。”谢富治说:“张建旗这个人现在是否认罪,可不能放啊!”陈伯达指着“五•一六”组织系统图说:“这个需要再落实一下。”谢富治说:“总的讲有‘五•一六’这个组织还是靠得住的。”陈、谢二人商量后决定:王恩宇、傅崇兰交“五•一六”专案组管。陈伯达说:“你们要写一点这个集团发展的历史。这个组织搞起来很凶,到处兴风作浪,实际上没有几个人。他怎么搞起来的?按你们这个表不行,搞一个发展的过程。”谢富治问:“有什么证据没有?”陈伟回答:“没有证据。”陈伯达说:“案子要落实,情况要弄清,要有真凭实据。”“‘五•一六’这是一个反革命阴谋集团,反革命特务集团。”

   1968年1月24日,周总理、康生、江青、姚文元、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纪登奎等接见中央直属宣传队和解放军代表、样板团和北影、新影的领导同志时,周恩来、江青讲话,他们讲了三大问题:(一)“五•一六”历史发展的来龙去脉;(二)“五•一六”的部份罪行:(三)深挖“五•一六”的意义。

   吴法宪交代:“1967年7—8月,江青一伙诬蔑周总理保护老帅、副总理、国务院的部长、各省委书记,是保护了‘走资派’,是‘只要生产,不要革命’,‘同中央文革分庭抗礼’。要周总理取消中央常委碰头会议和国务院的碰头会议。以中央文革为中心,代替党中央集中领导文化大革命。”“1968年5月,江青还多次召集姚文元、黄永胜、吴法宪、邱会作、李作鹏、谢富治等人秘密开会,诽谤周总理‘在动乱中看不清方向,作不出决策’,‘掌握方针、原则性差’。”
  

4 、1967年9月8日《人民日报》用3个版面发表了姚文元的长文《评陶铸的两本书》。

这篇文章经毛泽东审定,毛泽东审稿时加了如下一些话(毛泽东在批示中说,他加了一些话):

   请同志们注意:现在有一小撮反革命分子也采用了这个办法,他们用貌似极“左”而实质极右的口号,刮起“怀疑一切”的妖风,炮打无产阶级司令部,挑拨离间,混水摸鱼,妄想动摇和分裂以毛主席为首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恶目的,所谓“五•一六”的组织者和操纵者,就是这样一个搞阴谋的反革命集团。应予以彻底揭露。……这个反革命组织的目的是两个,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以我们的伟大领袖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的领导;一个是要破坏和分裂无产阶级专政的主要支柱——伟大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这个反革命组织,不敢公开见人,几个月来在北京藏在地下,他们的成员和领袖,大部份现在还不太清楚,他们只在夜深人静时派人出来贴传单,写标语。对这类人物,广大群众正在调查研究,不久就可以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