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弹战记龙剑道中国版:刘亦菲的情感之路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2/09/28 05:22:38
                                                        冰清玉洁,高处不胜寒--刘亦菲的情感之路   (●作者王若谷,汉族,当代杂文家,新华网评论员,执教高中、大学文科多年,曾任四川省青年杂文研究会理事长,并先後爲海内外多家报刊主编兼主笔。有几千篇杂文问世,上百篇作品获奖(其中包括《中国青年报》、《河北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一等奖。简介表示,杂文是思想者的文体,同时又应该是文学的。主张「师心以遣论,使气而命诗」。正文言论不代表本报立场。版权为作者所有,请勿随意转载。)

王若谷

「我注定只能一辈子孤单到死,我想我唯一能够拥有的就只有眼泪而已」。

你会相信这是被许多文艺界大师级人物惊为「天人」、倾国倾城的艺坛新秀刘亦菲说的话吗?我想,你一定不会相信,但是,这确实是真的。

「不,mm:不要那麽悲伤,有许多喜欢你欣赏你的人......」

我和许多人立即这样安慰刘亦菲,期待她走出悲伤。过了两天,刘亦菲平静些了,她写出了散文诗《月色摇曳》。

我们不妨看看刘亦菲的新作---散文诗《月色摇曳》:

夜凉如水,潮湿了思绪。月白如皂,飘着栀子香味。

窗外,秋虫在暗处低语。不知它会否说起七夕,一个关於爱情的日子。

彼时的郎情妾意成为美丽传说。似江南小桥边一抹淡烟,蒙胧且美好。

人无法永生,无数魂灵徘徊在河之两岸。情爱的最终只能是隔着河水的两颗星星。

我站在此岸看彼岸的风景,流水带着往事种种一去不返。

时光外,神灵在织造美丽梦境。我置身事外,随季节沉浮。

如果我是鸟,你会否是托着我飞翔的风?你眼若星辰,带着俗世不见的清冽。

没有人可以是风。不能抵达,只能说还没修够相守的缘分。

如果相遇注定是个错误,我宁愿是条水草,游在你经过的水域。如果恰好能缠住你一缕随风落下的青丝,我将会和它生生相伴。

没有拥有的只能假设,经历後才会知道是否适合。没有经历不会沧桑,过程或许美好,结局未必如愿。

你站在月光下的桥上,影子落在水中。镜花水月,千古皆空。我能否参透这个空字?

你举起双手在月下跳舞。风声如歌,我看着水中你优美的身姿,似乎要飞出画去。

浮水印的画带着远古的美丽。我无法临摹,只能将之记在心底。

谁还站在桥上,看水中婆娑倒影?

你反弹着琵琶走进雾中,我在谜--查找你的身影。

故事终会在某天老去。随之老去的,除去容颜还有我爱着的心。

夜色浓稠,像经卷上的佛语。我隐约听见书间有人叹息。星在天空眼神清澈沉默不语。

轻浅的水声流淌在初秋的夜晚。月游在水面,镜光成幻。

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歌声,在辽阔的夜空回旋。你也曾如此唱过,歌声穿过流年落入往事的水中。

茶冷了杯中烟云。轻捻手指,时光从指尖落去。地上,我的影子也似得了相思。

词句在纸上,像一朵旧了颜色的花。它站在树的崖上望天涯。天涯外,月用平静的目光观看尘世。

尘世,我坐在窗前看小桥流水,还有水中一些过往般倒影。

倒影中没有了你。或许它正在水底静静修习飞天的仙技。

思如精灵,有双薄如蝉翼的翅膀。翅尖的流云铺成一首诗的背景。

你用小篆写一篇《七夕月色赋》。每年的七夕会否相同,我不敢问。你神情专注,在纸上一笔笔写去。

月色零乱,在风波间闪动其词。一只船从桥下经过,水痕如波光艳影的诗句。

我静静地看窗外如水月色。你的影子倒在我的脚下,像幼年时奶奶教我剪影时,我剪错的影。她曾教我唤起剪影的咒语,早已忘记。念咒的手印还隐约记得。

你抬头看我,我的手正结某个手印。你说,我的心突地一疼。我一惊,松开手印。

天远月白,七数为劫,逃不去夕字晚照。夜深影淡,波光潋滟,弹不破情缘水镜……

你一字一句读《七夕月色赋》。我似乎看见银河之水流下天宇。

没有喜鹊,只有匍萄的藤蔓在不远的墙头探看秋夜风景。

一个此岸一个彼岸的两颗星,如何靠近?

月华如练。名字叫「鸿」的小桥仿如一只鸿雁,在等待另一只鸿的到来。

寄在水--的信是否一直未曾收到,它总也没来。等了、倦了、静了。影子在水中渐渐睡去。

桥上,你倚着桥身看遥远星辰。你会否是某个人的鸿正欲前去?我坐在岸上,看缘来缘尽。

衣袂飘飘,我和你终不能入到画中,只得在尘世各奔东西。

你终是飞走了。我不是你翅膀间的风,但依然无法将你忘记。银河边上,相信你可以看见我落在水--的泪。

一念千年。月下,你的影子沉入水底。

******************

我在博客中转载并且高度评价了这篇作品,网友怀疑:「她写得出这种诗?!绝对是枪手的杰作」!我回返:「你有什麽证据?不要想当然」!

另一位网友说:「这篇散文诗写得美极妙极,若非经常写诗的人,不会有这样的文本功底。我不否认刘亦菲的演技和灵秀,但是,以我这样常写诗和和散文的作家来看,天下演员没有人能写出这样的精品佳作。我也认为此文很可能是代笔或伪作」。

我再次回返:「问过刘亦菲本人:是她的作品」。

对这篇作品,我给于很高的评价:

  清澈如水的文章,
  清澈如水的诗句!

  月光如水,丁丁作响,

  仿佛能够听见你的忧伤......

  呵呵!如此锦绣文章,真不敢相信
竟是出自如此柔弱的女儿家之手!

我於是终於相信:上天造化,有美如斯.......
  如斯美文,
  如斯美人!
  可歌可泣,
  可咏可叹!

我不由想起才女陈晓旭,也是这样倾国倾城,也是这样多才多艺:锦心绣口,秀外慧中!但是,我希望你的未来能比她幸福一百倍.......

******************

国色天香的刘亦菲,能够写出如此出色文学作品的刘亦菲,她自然会有着高傲自恋的心性,再加上内向的性格,情感上的多样、高标准和挑剔,在现今世界--,要找出一个刘亦菲完全满意,全心喜欢的男生,几乎比登天还难!那些庸庸碌碌不学无术腹中空空的花花公子们,哪里能够入得了她的法眼和青睐?

因此她的情感之路曲折,几乎是命中注定的。

名花尚无主,寂寞也无奈!冰清玉洁,高处不胜寒。为此,刘亦菲的心情一度悲伤到了极点,也是可以想见的。

刘亦菲的正牌男友究竟是谁?好像仍然还是未知数。之前与其传过绯闻的林志颖、郎朗、黄晓明、苏有朋和易建联等,如今看来都已经「出局」。

有媒体曾经报道说刘亦菲通过朋友向钢琴家郎朗表爱,「倒追」,遭到郎朗父亲拒绝。郎父还说,只有皇家的女儿才能配得上他儿子,一句话将自己的儿子从十多亿中国人中剥离了出去。这无疑有似晴天霹雳。

对此,刘亦菲坚决否认与郎朗相亲,她说:「弹钢琴和弹棉花没差别」 ----话说得很绝!这就是刘亦菲的个性。

对於近日传所谓刘亦菲和郎朗私下相亲的新闻,刘亦菲说,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她本人根本不认识郎朗。「出了这件事情,我知道郎朗是一个艺术家,但是这不是我选择男朋友的标准,职业并不重要,对我而言,弹钢琴和弹棉花没有什麽差别」,刘亦菲透露,自己选择男朋友的条件是,「要有爱心,善良,酷,有男子气概,脸颊要消瘦。」谈到消息中指是由郎朗父亲自爆她和郎朗相亲的新闻,刘亦菲说:「相信艺术家的家长也是半个艺术家,不应该说这种话吧。」---非常得体而有分寸。
  

刘亦菲倒追郎朗是不是确有其事?据我分析,这两个人就如一个袋子--的红薯,彼此之间并没有丝毫联系,郎父划破脸「替儿」炒作,是因为他迫切需要将仅在音乐舞台上活跃的儿子拉入演艺圈或娱乐圈,以获得更大名气。而刘亦菲大红大紫,俩人都有在美国的经历,年龄又和爱子相近,选择她做为陪衬炒作的对象是再合适不过了。由此可见,郎父更多的是一种面对媒体或大众的话语策略,而不是积极的道德姿态;且不说他的这番话会引起中国人多大的反感。

这条「刘亦菲倒追郎朗」的消息曾在娱乐圈闹得沸沸扬扬。时隔一年多,在郎朗一家加入《家庭演播室》的录制时,此事又被重提。当主持人吉雪萍在「网友提问」的环节中问到郎朗与刘亦菲的绯闻到底是真是假时,郎朗表示,此事绝对是无中生有。他慎重声明:「我虽然知道刘亦菲这个人,也看过她演的戏并且观赏她的演技,但我们两人绝对互不相识。」

这不仅证实了我的判断,也证实了刘亦菲的辟谣。那麽,当初谣从何来?我看用不着追究,已经不言自明了。不是麽?
 
年仅21岁、形象清纯的「小龙女」刘亦菲,是万千少男的梦中情人,感情生活一直备受关注。19岁当年自称从未拍拖的她,曾公开「真诚、性格随和、外形够Cool」叁大择偶条件。

前不久,「小龙女」刘亦菲作客湖南卫视《背後的故事》,高调宣称自己已有意中人,但拒绝透露对方身份。鲜为人知的是,在录制过程中,刘亦菲因被主持人张丹丹反复追问感情问题,与对方发生争执,并向对方请求:「你们留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好吗?」

在节目中,刘亦菲的确向张丹丹默认有喜欢的人。张丹丹随即提出,「他是娱乐圈的人吗?」「男方是否知道刘亦菲的真心?」等一系列感情问题,刘亦菲非常抵触,甚至毫不留情地对张丹丹说:「丹丹姐,今天我说了有喜欢的人,接下来,你们留给我一点私人空间好吗?你们《背後的故事》改版了吗?这个节目应该是很尊重艺人的吧。不要做得像综艺节目一样好不好?」  

同样的尴尬场面,还出现在现场安排的黄晓明和刘亦菲的电话联机中。节目称「刘亦菲和黄晓明合作过《神雕侠侣》,黄晓明甚至公开表明,刘亦菲是他喜欢的类型。」对於这段表白,刘亦菲并不「感冒」,也不相信。张丹丹为了求证,请求现场电话联机黄晓明。这时,刘亦菲紧张了:「我觉得你们的这个节目怎麽这麽诡异?我相信这些话都是媒体臆造出来的。」

接着,刘亦菲在现场和黄晓明进行了电话联机,张丹丹在此过程中不小心把刘亦菲的「菲」读成了「hui(灰)」,刘亦菲毫不客气,绝不留情地学着张丹丹的读法读了出来,弄得现场哄堂大笑。

对於两人在节目中出现的尴尬,张丹丹否认这是争执。「节目录制後,我和刘亦菲有过沟通,我觉得爱情是可以和大家分享的事情。我对她说,这4年你有了变化,但你依然要明白这(回避爱情话题)不是成熟。」

我认为,这种指责是站不住的。刘亦菲的私人感情空间,媒体应该尊重。

值得我们欣慰的是,刘亦菲当前已经走出忧伤,她现在高高兴兴地去旅游,去走穴,沿途都受到观众的热烈欢迎。从刘亦菲的笑容中,我们已经能感受到她的快乐和对未来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