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子来了我是谁八路:百强县评比榜单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遭质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2/07/06 02:20:16

百强县评比榜单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遭质疑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0月10日17:27  新华网

  (新华视点·关注社团组织非法敛财)

  如此评比?!“百强县”榜单惊现17个“国贫县”

  新华网北京10月10日电(“新华视点”记者)近日,一个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机构在各大媒体公布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中国中部百强县(市)”“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等评比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引发公众的关注和质疑。

  “国贫县”果真变“强大”?“百强县”榜单如何出炉?评比活动有无玄机?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就此展开调查。

  “国贫县”竟入围“百强县”?

  记者对照国务院扶贫办“新时期592个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发现,在“中郡所”今年发布的“百强县”榜单中,竟有17个属于“国贫县”。其中,陕西府谷县等3个“国贫县”入围“全国百强县(市)”,河南固始、重庆开县等14个“国贫县”进入“中部百强县(市)”“西部百强县(市)”榜单。

  记者驱车赶往“西部百强县”之一的开县发现,这里的贫困情况触目惊心:北部山区一些村民的土墙房在秋雨冲刷下,有的已经出现垮塌,有的积水、漏水严重。苦草湾村等几个大村的平均海拔都超1600米,村民吃水难,仍靠自掘水池积雨水过活。由于公路不通,学生只能走路或骑马上学。

  当得知开县入选“西部百强县”的消息,开县统计局一位基层干部直呼这是笑话:“开县现有112个市级贫困村,占总数的1/4,贫困人口14.2万人。”

  入围“中部百强县”的河南省固始县既是“国贫县”,也是河南省人口大县,人口约170万人。2010年本级财政收入4.3亿元,支出约25亿元,差额部分依赖中央财政转移支付。

  固始县财政局党委书记董平对该县入围“中部百强县”非常不解:“我县本级财政收入只能保证全县教师工资,如果没有中央转移支付,我们连公务员工资都保证不了,更别谈其他发展了。”

  “百强县”评选科学性、权威性受质疑

  “中郡所”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机构?“新华视点”记者调查发现,自称“中国县域经济第一所”的“中郡所”并没有在民政部注册。北京市工商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该所其实是一家普通公司,工商注册全称是“北京中郡县域经济咨询所”,而非对外宣称的“研究所”,注册时间是1998年,注册资本仅10万元。

  据了解,从1991年开始,国家统计局主持发布“全国县市社会经济综合指数前100名评比”简称“全国百强县评比”。2007年,该评比中止。而“中郡所”仍然举办“百强县评比”,与原先官方评比极易混淆,致使不少县市误以为这是有关部门的评比而上当。

  统计部门的一些专业人士对“中郡所”的统计、评比资质提出质疑。重庆綦江县统计局局长解朝华说,去年“中郡所”从北京发传真、打电话,要求我们提供统计数据以供“百强县”评比。“我回绝了,一是统计数据有保密规定,不能随便提供;二是现在社会上各种评比太多,真假难辨。”

  固始县统计局核算股股长胡国春对该评比的科学性、严谨性表示怀疑:“‘中郡所’传来的定评表格包括‘科学发展指数’等30项指标,提法很业余,很难反映县域经济发展实际情况。”

  “中郡所”官网显示,“百强县(市)评比”从2006年第六届开始,首次出现并列第一,此后并列名次不断叠加;在2008年至2011年的榜单中,所谓的“百强”名单均被塞进一百二三十个县市。

  在位于北京海淀区郦城工作区“中郡所”总部,记者见到所长刘福刚。刘得知后边把记者往楼下拽,边推说自己不是“刘福刚”。记者随即拿出网上发表其演讲图片当场指认后,刘不得不承认。面对“百强县评比是否收费”等提问,刘福刚边拍记者后背边说:“咱别报道行不?等这事儿风头一过,我请你喝酒!”

  ??拉大旗”搞评比为何“长盛不衰”?

  固始县统计局一位干部说,“中郡所”每年都邀请该县加入评比,“但同时他们要求我们购买数十套标价380元的《县域经济年鉴》。我们办公经费都紧张,哪里有钱买书?”

  记者随后致电“中郡所”工作人员朱先生。他透露说,有不少县市希望提高自己在“百强县”榜单的名次,这就需要合作收费。“‘中郡所’官网有‘县域经济论坛’‘县委书记和县长论坛’‘地市州盟’等多个栏目,平时会策划专题报道,收费标准从几千元到数万元不等。”记者发现,不少县市领导在这里发表了署名文章。

  “百强县评比”之所以大行其道、愈演愈烈,与一些地方政府官员的政绩需求不无关系。记者调查发现,在一些地方领导人的讲话和报告中,“进入百强县”成为考核的一项重要指标,已经上榜的“百强县”则把“进位争先”当作下阶段任务。

  “中郡所”官网显示,在评比“百强县”期间,该所多次召开研讨会、发布会,来自各地的众多官员、权威专家到场。兰州大学副教授黎春林认为,这增加了“百强县评比”的迷惑性,使很多人误认为是政府主办的严肃评比。

  “类似的评比活动,关键在于有没有一套科学的评价指标,是否建立在严谨的统计调查的基础上。如果怀着功利的目的,谁给好处就给谁排座次,这种评比就会失掉公信力。”北京大学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王文章说。(记者周宁、陈玉明、卫敏丽、秦亚洲、张琴)

.blkComment p a:link{text-decoration:none}.blkComment p a:hover{text-decoration:underline}

.icon_sina, .icon_msn, .icon_fx{ background-position: 2px -1px}.icon_msn {background-position: -25px -1px;}.icon_fx {background-position: -240px -50px;}分享到:已有682人参与我要评论

 > 相关报道:

  企业发布县域经济百强县名单 无统计资质遭质疑

  晏扬:“百强县”是面子“贫困县”是实惠

  “百强县”的荣誉背后是民生的满目疮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