驸马爷近前看端详:旧文赏析:通货膨胀,粮食价格,黄金地产泡沫,与刘军洛2004年的论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2/17 08:13:04

旧文赏析:通货膨胀,粮食价格,黄金地产泡沫,与刘军洛2004年的论述

(2010-10-21 00:21:38) 

旧文赏析:通货膨胀,粮食价格,黄金地产泡沫,与刘军洛2004年的论述

 

中国今天的通货膨胀是怎么来的?
中国以前和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无知。那么,将来呢?

2010年粮食价格飞涨,可曾有人记得刘军洛2001年到2004年呼吁建立“次级金本位”,把美元换成黄金,铁矿,铜矿,粮食,保护农地?
而不是贱卖农地给外资投资建厂,高价卖给开发商,然后拿开发商的土地出让金去建立完善的基础设施,以便继续招商引资,如此循环?

 

######

刘军洛:
今天(2004年)中国再不去谈论通胀、粮食与黄金,那中国的经济市场与“原始社会”有什么区别?

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崩溃

2003年全球经济在各国央行高强力货币政策和各国政府巨额赤字中进入了一个强劲增长的岁月。同时,全球主导货币美元的飘落以及全球各地区居民生活成本不同的提高成为了一道风景线。 3年前,笔者在黄金260美元/盎司时就建议中国必须及时建立“次级金本位”。因为,中国必须对抗一场残酷的美元贬值和世界性通货膨胀,以及黄金价值至少在3000美元/盎司。今天,通货膨胀这个词离每一个中国人是这么的近。

2002年6月,笔者在《经济展望》上发表的《要么选择黄金,要么选择这崩溃》续三中讲了这么一个小故事。今天再写在这里,希望国人能从中感受一下通胀与粮食问题。很久以前,一个大国的皇帝命令大臣们都必须穿丝制衣服,而自己的国家只准种粮食不准种桑树。这个国家的丝价就猛涨。于是,其他小国就纷纷种桑养蚕不种粮食,卖丝赚银子,不亦乐乎。过了几年,这位皇帝又命令大臣们只准穿布衣,并不准卖粮食给其他小国。这样这些小国的人就纷纷饿死。而这位皇帝就轻易“赚取”了这些小国。

2002年中国减少耕地2500多万亩。一亩地产粮700斤,每人一年保守消耗500斤粮,这么在2002年中国出现了3000多万人永久靠进口粮生活。到2003 年这个数字是4000万人。2年产生7000万人。有人或许说中国可以进口粮食。可是,请明白,今天的国际货币体系中格林斯潘可以通过扩大货币供给来纠正贸易赤字。这就是为什么2003年全球粮价大幅上涨、美元飘落、黄金升至400美元/盎司和全球长期利率上升的本质。现在,中国靠储备纸币进口粮食,那只能是越来越多付少进。


通货膨胀这个问题不是等物价上涨了才去谈论的问题。现在中国市场有一种说法,或许中国会出现日本上世纪80年代资产泡沫的情况。但是,请注意,上世纪80年代市场环境与今天是截然不同的。首先,美日是同盟,要打赢冷战,美日央行在密切协调利差来保持市场平衡中度过上世纪80年代。其次, 1981年美国对外净资产规模达1400亿美元,美元可以通过出售债权,再出售国内证券资产解决赤字融资。还有,日本当时的劳动生产率一直长期高于美国。所以,当时的市场环境为里根政府的供给派创造了良好的土壤。整个80年代长期利率的大幅下降就说明了一切。而现在,(一)美中不是同盟。(二)中国的劳动生产率是美国的17%,是欧洲的25%。(三)在创造1美元的过程中,中国消耗的能源是德国和法国的7倍。(四)美国已长期成为全球最富有的债务国。(五)美国的失业率在5.7%,欧洲的失业率在8.8%。美国财赤占GDP4%,欧洲财赤占GDP3%,日本财赤占GDP7%。(六)全球储备问题不论用任何标准都进入了一个创纪录时期。所以,不去计算,不去对比,这是不负责任的事。在全球长期利率即将大幅上升的日子里,中国不去正视通货膨胀,那只能是无知。

2004年1月7 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一)在几年内,美国欠其他国家的债务将占自身经济总量的40%,这对一个主要工业化国家来说是前所未有的比例,有可能造成美元价值的恐慌和全球汇率的混乱。(二)危险还在于美国无休止的借款问题可能会抬高全球利率,并进而拖慢全球投资和经济增长进程,更高的国外借款成本意味着美国的财赤造成的不良影响将蔓延到全球投资与产出。(三)美国的长期财政前景更加暗淡,预计社会保险和医疗保障的资金缺口将在未来70年达到470万亿美元。这份报告的本意与笔者在《经济展望》7月号·2002年上发表的《美元泛滥埋葬全球金融》一文一致。更主要的是,众所周知长期以来IMF一直被市场认为是维护其最大股东美国的利益。故此,如果不是全球账户失衡问题到了无法控制的程度,IMF是决不会棒打其老板的。

上世纪80年代的美元危机中,日本、德国优异的劳动生产率把其剩余的储蓄不断的输入市场有序地稀释着美元的价值。而今天,世界同样迫切需要找到一个有剩余储蓄的地区来减轻美元下落的速度。不过,答案是——没有。现在全球的每一个地区都面对高失业率、高财赤和高福利缺口。一个全球主导货币,拥有的是最大债务和不断创纪录的经常账户赤字。在全球储蓄干枯的今天,这不是一场世界性通货膨胀,会是什么呢?

所以,今天海外的许多学者都在谈论美元的问题危及到了世界体系,包括近日IMF的这份报告。或者,全球金融市场都把目光注视到了亚洲,因为亚洲持有美国国债总量一半。稍微掌握一些经济史的人都知道,美元的每一次危机都为美元创造了巨额福利。上世纪80年代,日本在美元危机中“捐献”美国有形3000亿美元,无形大致5000亿美元,为里根打赢冷战。今天,不知那一个倒霉者再为美国上世纪90年代末期的美元泡沫和全球化失衡殉葬呢?所以,今天中国再不去谈论通胀、粮食与黄金,那中国的经济市场与“原始社会”有什么区别。

在人类货币史的长河中,市场很少有脱离黄金来配置结构的时期。1971年,尼克松为打冷战,而停止美元支付债务,割断了黄金与货币的关系。这个“美元本位 + 印刷机”的国际货币体系运行到今已有30多年的时间。全球化在这个体系中迅猛成长,区域性配置失衡或区域性危机在这个体系中频繁穿梭。上世纪80年代是拉美,1992年是英镑,1994年是墨西哥,1997年是东盟地区。另外,证券信贷化爆炸性的增长充斥在世界各地。以美国两大房屋贷款公司Fannie Maes 和Freddie Maes为例,目前其的负债总额达3万亿美元,占美国GDP30%。今天不论以任何眼光来看,地球都成了一个债务泡沫的星座了。市场没有储蓄,格老就印储蓄。国际货币体系的稳定是利润的保证。上世纪70年代,美国的政策造成黄金上涨20倍。今天美国的政策在全球化与信贷证券化中无数倍的放大着。所以,谈论黄金在21世纪上涨10倍,价值至少在3000美元/盎司是不过分的。同时,市场也必定要抛弃“美元本位 + 印刷机”的国际货币体系。“次级金本位”的回归也必定成为全球一场不可抗拒的趋势。

 

美中是两个大国,大国之间必定有一场战争。在今天就是金融之战或价格之战。它体现在汇率、黄金、粮食等等。这个观点笔者谈了3年。在黄金330美元/盎司时,笔者想自己掏钱在中国一些主流财经媒体作广告向国人告知。遇到的都是这些主流财经媒体的一致回绝。美联储拥有全球最富黄金储备,美国拥有全球最富有农田。至笔者截稿时,黄金在426美元/盎司,3 年上升了60%。过去18个月美元兑欧元下滑45%,全球基本商品期货(CRB)已创下9年新高。这场战争现在已经降临了每一个中国人的生活成本。很快在美联储印刷储蓄的推动下,黄金与粮价将长得更疯。2003年4月份笔者在《上海经济报》中指出,澳元2003年预计升值40%,实际澳元2003年升值 33%。同时也指出,美联储的再通胀政策在2003年下半年将大幅提高中国居民的生活成本。 2003年11月中国食品价格成长在8.1%。1个月成长8.1%,8年前一个外国人写的《谁养活中国人》又进入了中国一些分析师的视野。如果今天中国市场还不能明白一场价格之战早已开始的话,这只能是中国的一场悲哀。现在全球许多杂志都在谈论中国粮食需求将在2004年大幅推高粮价,甚至有一些杂志在教导产粮商们减产来获取最大利润。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什么——利润。同样,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是利润。在全球化飞速进程的这10年,只有中国还没有遭遇新兴市场的一条不变的法则——创造与毁灭。今天在美联储寻找下一个殉葬者的时代中,中国现在最大的敌人是——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