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雀鹰弹弓的弊端:李商隐的诗充满唯美的意相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9/24 18:53:49



李商隐的诗充满唯美的意相

 

 

    比起盛唐的恢弘壮丽大气磅礴的雄浑诗风,唐诗到发展了晚唐,渐渐地有些开到荼靡花事了的意思,在略略有些伤感颓废的晚唐气象里,李商隐的诗,设色繁艳,深情邈密,辞意遥深,迷离隐晦、缠绵悱恻,充满了唯美的意相。如果说王维的诗是恬淡悠远的国画山水,李商隐就是当然的印象派,永远有着金蟾玉虎华丽的底色,凄凉缠绵的回味,让人惊艳之余,也留下很大的想象的空间任人去咀嚼品评。 
 

    李商隐,晚唐著名诗人,字义山,号玉溪生,又号樊南生。原籍怀州河内,自祖父起,迁居郑州荥阳。是唐皇室远方宗亲,但高曾祖以内都未做过县令以上的高官。十岁丧父,和母亲弟扶柩回河南“四海无可归之地,九族无可倚之亲”,寒微的处境生活贫困到要靠亲戚接济。作为家中长子的李商隐少年时期曾“佣书贩舂”即靠帮人抄书,替人帮佣,担起撑持门户的责任。 

 

    幼年失怙,家道衰微,遍尝艰辛,少年即以两篇骈体文《才论》、《圣论》,为当时的太平军节度使令狐楚称赏,可就是这个他备极尊重的对他有着知遇之恩,接济之义的老师、上级、恩人,到死都还在推崇他,到死也没给他谋得一个进身的阶梯,倒是从此领他进入牛李党争的漩涡之中,一生也没能挣扎出来。等到后来娶了李党重臣王茂元的女儿之后,他的政治生命彻底走入了死胡同,再无转圜的可能,从此天涯飘零,东奔西走,孤苦伶仃,幕宾小尉,了此残生。

    童年时贫穷的经历,养成了他敏感细腻又过于谨慎小心优柔寡断的个性,这种性格给他以后的生活带来了致命的灾难,他的夹缝中的政治生命和感情生活,很大程度上是由这种性格引起。总是小心翼翼地想要委曲求全,想要对牛李两党都不得罪,妄想左右逢源,可惜到底是书生,不会说违心话,两面不讨好,结果是里外不是人,两党都对之恨之入骨。

 

    李商隐的很多诗,旨趣高远,意义遥深。表现了美好的理想与德操,展示了人性的纯正与崇高;同时也彰显他那个时代那政治环境风云和人文风貌。

 

    他青年时期的社会政治的诗篇,关心国家命运,指事陈情,激切感人,显示了他过人的才识和远大的抱负。

 

    而由于他一生命途多舛,他大部分的诗,都是在诉说自己的隐晦迷离的情事,婉转地表达自己不得志的委屈与伤感,也有少量的咏史诗,温文尔雅地表达了对自己满腹才学却不被所用的愤慨。

 

    他的那些隐晦美丽的无题诗,每一首都隐隐约约,像在追怀一位美丽女子,她的容颜和仪态都是模糊的,可是那种婉约幽静的情致,却通过幽玄隐晦的诗句丝丝缕缕地透露出来,给人美好的遐思和深深的向往。

 

    李商隐放在今天也应是个完美的丈夫,合格的情人,他对女人的爱是充满了理解同情和尊重的灵性之爱,“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他把她们当着可以心灵相通的,有着平等人格的友人和知己来爱。

 

    读李商隐有时候会很感动,感动于他对女人的那份痴情那份真挚,那份至死不渝的知遇之感,相比和他齐名的“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放浪形骸的杜牧,两下里人格的高下立显无遗,同是多情的李商隐爱得高尚,爱得超脱,他的爱超越了他所在的那个时代,闪烁着人类进步的光辉。“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他把爱情提纯净化升华到了一个很高的境界。“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他的缠绵悱恻和对爱情那种近乎神圣的执着,每每让人叹惋不已。

 

    读李商隐有时候会很纠结,常常会有爱恨交织的感觉,爱他情深绵丽,缠绵痴情,他像一炉香默默地燃烧了自己,那袅袅升起的炉烟伤感、凄艳、恍惚,迷离,久久地不愿散去。也恨他委曲求全,为了做官,屡次不顾尊严地向权贵乞官,像那几次三番地寄令狐郎中,换来的却是人家更冷的白眼,看了总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读李商隐的诗会有中灵魂深处的彻悟,他在半生苍凉的境遇里,“留得残荷听雨声”逐渐,于深重的苦难中领悟到一种新的智慧,一种佛性的圆融与旷达。

 

    李商隐生活的时代,大唐帝国如日中天的辉煌渐渐走向黄昏,她的繁华似锦的人文光芒到了晚唐,渐渐像一枚西斜的太阳,而这夕阳里,那一抹极致的瑰丽,那一抹伤感的深情都带着那个书生玉溪生深深的落寞: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