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容桂高黎鸡婆:被误读的美国:打开国门就一定会飞进苍蝇蚊子(3)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3/01/27 09:26:30

被误读的美国:打开国门就一定会飞进苍蝇蚊子(3)

张宏杰

2011年09月15日09:10  

【字号 大 中 小】        微博 打印 留言 论坛 网摘 手机点评 纠错
推荐至人民微博: 用户名: 密码:  看看微博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全体中国人都有一个深重的忧虑:国门一打开,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苍蝇蚊子飞进来怎么办?然而,我在美国浮光掠影地走了几个地方,发现美国并没有那么多的苍蝇蚊子。

 



  打开国门就一定会飞进苍蝇蚊子?

  记得改革开放之初,全体中国人都有一个深重的忧虑:国门一打开,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苍蝇蚊子飞进来怎么办?然而,我在美国浮光掠影地走了几个地方,发现美国并没有那么多的苍蝇蚊子。

  到美国之前,我最大的担心是我的英语如此之“破(Poor)”,一个人在东海岸游荡,障碍重重,会不会找不到路,吃不上饭,订不到旅馆,被纽约地铁里的黑人抢劫……在美国呆了几天,这些担心烟消云散。我发现美国人不像一些中国人那样对熟人朋友像春天一样温暖,对陌生人像冬天一样冷漠。美国人对陌生人通常不设防,对任何人都随时准备主动展露微笑,道一声“嗨”,并且随时准备帮助别人。

  抵达华盛顿的第一天我想去白宫看看,可是不知道怎么走。我拦住了一位匆匆行走的高大白人,他停下来,说了一大堆纯正悦耳的英语,90%我没听懂。我说,对不起,我英语很差,听不懂你说什么,我再问别人吧。他遗憾地耸耸肩,却不甘心,站到路旁,打开了身上的大包,掏出了一张地图,比划了半天,我听明白他的意思是坐地铁最方便,不过要倒一站。看着我为难的样子,他收起地图,说“follow me”(跟我来)。

  他在前面匆匆地走,我在后面紧紧地跟。进了地铁站,他教我在售票机上买完了票,仍然不放心,干脆自己也买了张票,和我一起上车。他说,他要去的地方,也大致顺路。在地铁里我们简单地聊了会儿。他尽量用最简单的英语,说他没有去过中国,但是公司派他去过日本,他知道许多中国城市的名称,比如北京、上海、香港。下了地铁之后,他匆匆地带我出站,看起来有点着急。我告诉他不必出站了,我可以到地面上再问别人,他却说没关系。到了街上他详细告诉我走哪条街,确信我听明白了,才放下心来,匆匆大步离去。

  美国这样的“活雷锋”还真不少。有好几次,我在路边打开地图,都有人主动走上来微笑着问我:“我可以帮你吗?”去自然历史博物馆时,向一位老太太问路。老太太估计有80岁了,满脸皱纹,佝偻着身子,颤巍巍地比划说,前走,再左拐,见到一座有特殊标志的大门,就到了。记住,门口有两块特别大的标牌。我道了谢,迅速朝前走去。因为我知道有些美国人习惯帮人帮到底,如果我走得慢些,老太太说不定还要坚持带我去呢。这么大年纪了,行动不便,还是别麻烦人家了。

  前行了300多米,左拐,路边有一个竖着天体模型的大门。嗯,就是这里了。我刚想进门,身后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不是这里,还在前面。”我一回头,吓了一跳,原来老太太正倒着小步,一直努力在后面跟着我。她说这是天空博物馆,再往前走一段,那个有两块大标牌的,才是自然博物馆。“我估计你就会错走到这里,果然让我料到了”,老太太微笑着说,气喘吁吁。

  渐渐地,我有了一个感觉,美国并不险恶,特别是和中国相比。你不必像在国内旅游那样,时时提心吊胆。在华盛顿,我在郊外朋友家里住了几天,这个地方非常僻静,朋友说,他们上班时经常忘了锁门,因为这个小区几十年来还从来没有出过盗窃案。在美国,一个人日常生活中的精神成本也许比中国人要低,起码不必长那么多“心眼”、花那么多精力用于相互提防。我们国内大力号召的“五讲四美三热爱”和“八荣八耻”,原来都被美国人悄悄实践了。

  当然,在美国,也有人不排队,也有人随地吐痰,也有坑蒙拐骗。然而,在我有限的美国旅行经验里,看到的上述现象,大多发生在唐人街。

  在美期间,我去过3处唐人街。从其他街区进入唐人街,差别一目了然:污水横流,垃圾遍地;没有草坪,没有松鼠,也很少见到鸽子。行人面容冷漠,行色匆匆,视红灯如无物,惹得司机使劲摁喇叭;街边摆满了小摊,摊主一边剔牙一边大声吆喝。

  在唐人街拜访一位居住此地多年的远房亲戚,他忧心忡忡地说,从中国来的新移民给美国人的印象大多不佳。他们不但大手笔地用现金买房,把房价炒到普通人无法负担的程度,而且会在开车时任意抢道,在公共场所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

  看来苍蝇蚊子的起源及飞行方向,是一个需要重新研究的问题。

 

【1】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