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容桂小学郭玲:哈药六厂“赛皇宫”:企业文化建设?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3/01/27 08:58:41

哈药六厂“赛皇宫”:企业文化建设?

(2011-09-14 09:32:31)转载【编者按】:“哈药集团积极参与城市的文化建设,一方面体现了成熟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成熟企业用好文化带来好生意的聪明睿智。”时任市委书记杜宇新说。

 

    “乍一看,以为到了巴黎。”外部大理石雕宏伟霸气,内部走廊全实木雕刻,金箔装嵌。这不是凡尔赛宫,屋顶那“看得人心颤”的金碧辉煌也不是中石化的吊灯—这里是哈药集团制药六厂的主楼。
    2011年9月,哈药六厂这组“内部环境”照片在网上迅速流传。在人们对居高不下的药价以及国企“暴利”的各种不满下,照片撞在了枪口上。“哈药六厂属国有控股企业,人民应该知道国企红利用在了何处,这‘皇宫’,人民喜闻乐见了吗?”拥有将近139万粉丝的央视主播李小萌的这条微博,让这组照片更是广为传播。
    这栋建于2004年年底的大楼,终于在7年后“意外蹿红网络”。

 



    “那里并不是办公地点,而是哈药为了公益事业而建的中国最大版画博物馆。”哈药六厂宣传部门一位人士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说道:“我觉得网上的照片有故意抹黑嫌疑。因为这些照片中的场景是我们的版画博物馆,但版画展品却完全没有出现,似乎刻意要显示哈药六厂办公环境非常奢侈。”
    这组原本在公司官网被命名为“内部环境”的照片,记录的是哈尔滨艺术宫版画博物馆所在的主楼。在这座共6层的大楼里,上面3层为版画博物馆,下面3层则为办公室。大楼“风格统一”,并未见办公室、博物馆装修有明显区别。这样的装潢设计,哈药六厂回应说“只是希望设计得更有艺术气息”。
    事实上,企业修建博物馆并不少见。一位熟悉“艺术资本”的人士告诉《博客天下》记者,企业修建博物馆、文化馆等,近些年非常“流行”,此举被业内视为“企业文化建设”的一个重要部分:“很多企业的博物馆做得都非常好,比如三五集团的将军文化博物馆,相比于它,这个版画博物馆不算什么。”


    这个被提及的“将军文化博物馆”是哈尔滨三五味业集团有限公司所建。这个名声响彻哈尔滨的地方龙头企业,兴建了占地30000平方米的将军文化园,以及15000平方米的哈尔滨将军文化博物馆。在这座博物馆里,陈列近千名将军的书法作品。
    地方政府则在文化建设领域“引导”着企业这种热情,二者一拍即合。在一篇2007年见于人民网的报道中就写道:“对社会各界参与文化建设给予积极引导和政策倾斜,是哈尔滨市‘文化展馆热’的一个直接催化剂。企业、高校、行业、私人办馆层层叠加的办馆热潮让哈尔滨的文化事业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活力。”
    这篇报道同时介绍了哈药六厂版画博物馆的诞生:“国内知名企业哈药六厂多次迫切表达了参与城市文化建设的热情,但一直苦于找不到发力点。对此,市委指派市文联帮助其认证策划,哈药六厂把文化建设切入点瞄准了版画艺术。”


    而在《哈尔滨日报》2006年初的一篇报道中曾写道:“去年6月,市委书记杜宇新到哈药集团制药六厂检查工作时提出了筹建这个博物馆的动议。从那时到哈尔滨艺术宫版画博物馆建成,仅用了半年时间。”
    半年后,哈药集团医药有限公司建造的“国内规模最大的摄影展馆”也开馆了。这位关心“文化建设”的市委书记在参观摄影展馆时,“高度评价了哈药集团的睿智之举,并希望哈尔滨市更多的企业参与到城市的文化建设中来”。“企业不只是一个市场经济中的经济主体,也应该是社会文化建设的积极参与者。哈药集团积极参与城市的文化建设,一方面体现了成熟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另一方面也体现了成熟企业用好文化带来好生意的聪明睿智。”杜宇新说。


    在这座展厅面积达4500余平方米、藏品库可容纳版画作品6000余件的博物馆里,收藏了1100余件作品。哈药声称其是“国内展厅最大、藏品最多的版画艺术交流平台”。
    但相对于在版画这一艺术领域收藏的“傲人成绩”,博物馆“艺术气息”的装修似乎更能吸引网友的目光。主楼内镶嵌的满目闪亮金箔,网友纷纷表示“看得人都颤了”。大厅那盏闪烁巨型吊灯,太容易让人联想到中石化的“天价吊灯”。
    在哈药六厂的官网中,明确公布了哈药六厂版画博物馆的最初资金:开办资金为100万元,其中厂长汪兆金出资60万元,副厂长杜斌通、芦传有分别出资20万元。举办者为厂长汪兆金。


    博物馆的性质也为“主要利用非国有资产、自愿举办、从事非营利性社会服务活动的社会组织”。其登记管理机关是黑龙江省民政厅,业务主管单位是黑龙江省文化厅。而经费来源则包括开办资金、政府资助、在业务范围内开展服务活动的收入、利息、捐赠、其他合法收入。
    “100万还不够买里面一盏灯呢。”有网友调侃道。这个“金子堆成”的旨在文化建设的博物馆,金子究竟出自谁之手,仍旧是一个谜。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财大气粗”的哈药并非在文化建设上发力,其他领域同样给力:哈药六厂所属的哈药股份,近三年的广告费用均超过4亿元,2010年甚至达到了5.4亿元—这大概也是哈药集团广为人知的原因之一。


    在陷入“皇宫门”之前,“不差钱”的哈药在2011年6月被报道治污不彻底,2010年哈药股份的财报显示其用于推动治污的费用在1960万元—这是其广告费用的1/27。
    而在“赛皇宫”照片走红后,哈药六厂迅速删除了这组“内部环境照片”,取而代之的是一组穿工作服戴口罩的员工正在低头工作的照片。

 

文/本刊记者 谢小红 实习生 肖冰  登载于《博客天下》总7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