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迪尔之子奖励:但愿万民相送不是一场闹剧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9 14:37:17

分享该专题到:
8月20日,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县委书记李雪荣第二次在网络上爆红。
第一次出名是在今年4月,一段《县委书记》视频MV在网上热传,视频中将李雪荣比喻为“红太阳”。于是,这个胖乎乎的县委书记,与他举办的“草原音乐节”一起,瞬间在网络世界爆红。
而此次出名,是因为8月18日李雪荣调任张家口市副市长之际,关于李雪荣的一段视频又在网上疯传,视频记录了他离开张北时,上万群众自发送行的场面。
可视频中相送的火爆场面,再次引燃无数网民的争论,“一个美丽的传说”、“有组织、有策划”、“公益广告”、“这次我信了”等各种各样的声音不绝于耳。
张北县委宣传部不得不发表声明称:“仅有几百名群众围观,李雪荣只是属于平级调动。”
亦真亦假的“万人送书记”背后,到底是什么?
前有“红太阳”,后有“万人送别”
官方的声明,非但没能扭转舆论形势,反而让更多人参与进来,讨论这起“万人送别县委书记”的事件。
李雪荣是在8月19日晚上第二次在网络上火起来的,尽管他本人未必知道。
当天晚上10点44分,一则题为《县委书记离任万人送行 其MV曾惹争议》的视频,挂在了频道。
“8月18日,曾为今年4月《县委书记》MV主角的河北省张家口市张北县委书记李雪荣离任,当地民众得知消息后,约有万人前来送行,李雪荣当场落泪。”
谁也没想到,这段视频给这个平静的周末掀起那么大的涟漪。
8月20日早上8点05分,第一名网友留言评论后,网友们迅速开始强势围观。
尽管视频中的相送场面非常感人,但在视频频道前20条评论中,充满嘲讽、揶揄和质疑意味的跟帖占到半数以上。
发布第一条评论的网友“nieqx”纳闷地问:老百姓怎么可能知道书记啥时来啥时走?网友“云中纤客”则结合本地经验跟帖:“好像是人为组织的。我们这里的县委书记离任都是半夜走的。”
网友“ddvcn”的推断是:“该县委书记喜欢被拍,鉴定完毕。先有MV歌颂,再来万民欢送,值得深思。”甚至有网友直接拿出铁道部原发言人王勇平的经典语录揶揄说:“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在天涯社区,有网友从“万人送行不可信”、“目前的政务公开做不到一个书记调任会让老百姓知道”、“精心制作条幅明显有操办痕迹”三个方面,批驳万人自发送行的真实性。
在质疑的同时,网上也不断出现为李雪荣辩护的声音:“场面感人这不是谁都能导演得了的。之前也有几任调离,基本上像逃跑一样。”“相信李书记是个好官,张北县起码城市建设有了明显变化。这样的好官应该不多呀。”
在张北县贴吧,仅8月20日一天,就有自称分别来自全国30多个地市的网友,给张北县人民发来贺词,祝贺他们有李雪荣这样一位好书记,并希望李雪荣调到他们的县市区去当官。
面对迅速扩散的舆论形势,张北县委宣传部主动发布“经核实”的声明称:“张北县委书记李雪荣同志于2011年8月18日赴张家口履职,由于张北县委大院位于该县政府路商业街繁华地段,恰为上午8点多钟,晨练的百姓和商铺的购物人员,听闻李雪荣书记即将离开张北到市里赴任,自发聚集到县委大院门口围观,并非任何单位组织;现场仅有几百名群众;李雪荣调任张家口副市长,属平级调动。”
不料,这则及时出场的声明,非但没能扭转舆论形势,反而刺激更多舆论人士参与进来,讨论这起“万人为‘李太阳’送行”事件。
截至8月26日,仍有网友跟帖讨论,希望有张北人站出来,告诉大家那天“万人送书记”的真相是什么?
县委书记离任 万余群众哭送
接到表演通知的秧歌队
赶到县委县政府门口时已将近9点,我们30名秧歌队员被安排在大门口东边,其他30名锣鼓队员被安排在大门口西边。
8月26日,位于政府路东端的张北县委县政府大院早已恢复平静。但当地张北镇张库南街办事处民乐街社区的王英,仍然清楚地记得李雪荣离任时的情景。
8月18日早上6点多,王英正在政府路与花园街路口东南角的花园广场上晨练。60多岁的王英是街道办秧歌队队员,她们秧歌队有30人,此外还有一个锣鼓队,也是30人。
“晨练快结束的时候,我们秧歌队的‘领头’跟大家说,练完抓紧回家换上演出服,化化妆,然后到县委县政府大院门口集合,送送李书记。”王英告诉本报记者,当时她都没来得及吃早饭,急匆匆地换好衣服就去演出了。赶到县委县政府门口时已将近9点,她们30名秧歌队员被安排在大门口东边,其他30名锣鼓队员被安排在大门口西边。
“当时热闹得很,李书记被大家挤在中间,只看见很多人把手举过头顶,想跟李书记握手。最后听说他是被架着上车走的。我们表演了半个多小时。”王英告诉记者,听其他队员说,“领头”事先接到了街道办要求她们参加欢送表演的通知。
不过,张库南街办事处主任告诉本报记者,她从没下过通知要求秧歌队去集体欢送。至于街道办书记是否下了通知,她不了解情况。
就在王英被“领头”要求去扭秧歌欢送李书记时,因前晚加班还没睡醒的程僖,被急促的手机铃声叫醒。
程僖是政府路一家条幅印染店的老板,18日一早叫醒他的是个“急活”,有人要他在半小时内赶制一条上面写着“张北县文联欢送雪荣书记”的红底白字横幅。看到这条横幅之前,他还不知道李雪荣要离开张北。
“当时他们派人就在这儿等着,做好之后立即拿走,赶得很急。”程僖说。
家住县政协大院家属楼的柳慧是自己赶过去的,18日上午9点,她站在自家楼上看到隔壁县委大院里人挤人,听说是李书记要走了,她就跑过去,挤在最前面,跟李书记握手。
“我活了60岁,还没见过那么大的送书记场面,很多人都哭了,李书记也一个劲地哭着说谢谢大家。有的人没赶上送,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哭着说‘不知道啥时候走,我们也想送送’。当时我挤过去跟李书记握手,后来人越聚越多,他根本就上不了车,急得维持秩序的民警们直冒汗,好不容易把他推上车。”
“中国第一贪纪委书记”被枪决 湖南民众庆祝
万人送书记,你怎么看?
假的,李自己导演的
假的,李的下属导演的,李不知道
真的,好官还是有的
有真有假
不好说
投 票查 看

民众眼里的不同书记
张斌是一名中学老师,他说自己也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变化,但听说万人欢送书记离任,他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好笑”。
如同网上不断冲突的质疑和赞扬,“自发”欢送的真真假假,当地老百姓对李雪荣为官一方的口碑,也是各有看法。
李雪荣,原任张家口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2008年5月到张北县任县委书记。
在去送他的人看来,李雪荣在张北做了很多好事,三年时间,让张北大变样。而另一部分人则认为,“万人欢送‘李太阳’”是一场闹剧。
而在这场由“万人欢送书记”引发的争论中,自己的私利是否得到损害或满足,也成为当地人衡量李雪荣的判断标准。
“不光城市变漂亮了,还举办了提升城市品位的草原音乐节,我连续去看了两个晚上,车堵得都回不来,这都是李书记的功劳。”柳慧说。
18日,家住花园广场附近的冯兰也是自发去送李雪荣的。“网上说那些有组织的都是胡扯,反正李书记之前肯定不知道,要是早知道,他能激动成那样?”
冯兰告诉本报记者,她从在文广新局上班的亲戚处听说,李雪荣不仅有魄力,还能申请来大笔经费搞城市建设,是个有心人。
在张北县县委大院对面,有40家商铺沿着政府路依次排开。但18日那天,这些商铺中去送行的人却很少,大多数商铺老板都选择了远观。
“李书记来这儿三年,的确大变样,马路上几十米就有一个清洁工,连个碎片都没有。”一位干洗店老板对本报记者说,“但我还是不想去送他,去争着跟他握手。虽说县城变得漂亮了,但物价却涨了好几倍,这几年,西红柿价格翻了七倍多。我就纳闷,那天挤着去握手、喊口号、扯横幅的,到底有多少是普通群众?”
张斌是一名中学老师,他说自己也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的变化,但听说万人欢送书记离任,他的第一反应是“有些好笑”:“我没去送,受他权力照顾的人肯定说他好,但底层的老百姓是否都感受到了阳光的普照?”
网友“刀刃上的玫瑰”则在网上向新上任的张北县委书记白龙请愿说:“白书记来了还是关注一下老百姓的事吧,比如张北住宅小区的质量问题。夏天一场雨灌了张北住宅小区的地下室,冬天快来临了,别因为一场雪而让老百姓在楼房里生火取暖啊。”
时空对话:我朝县吏因公车攀比羞忿自杀
为啥公众习惯质疑官员
“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城市的公共设施修得很好,老百姓还是不买账。所以既然是公共事务,就一定要尽可能让公众多参与进来”。
这几天,中国人民大学政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张鸣也关注到“万人欢送书记”的事情,在他看来,李雪荣离任,无论是群众自发送还是“被组织”送,网上出现的几乎一边倒的质疑声都要引起警觉。
“这种不去调查、不分真假就去质疑的网络声音,可以说,其背后是干部与群众之间的不信任。因为网上都是民众的意见,所以只要出现显示官员好的一面,他们就一概反对、质疑,坏事则是全相信,实际上这很不正常。”张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整体来看,官这一方的特权相对强,民这边发声的出口还不够,这种不对称就造成了两者之间矛盾问题会比较突出。
山东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王忠武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则认为,因为没有有力的监督机制,现在一些官员的权力处于失控状态。“没有制约,一些官员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民众还怎么信任他们?时间一长就会出现这种问题。一方面民众对官员的要求不高,只要做了该做的,老百姓就会给他送锦旗;另一方面致使官员失信于民,真有这么一位好干部出现,大家也不太相信了。”
张鸣认为,老百姓肯定是希望出好官、清官,但问题是十几年前,某个地方出个清官,大家还会高兴、欢呼,现在民众警惕性变得非常高,甚至高得过头儿。真有哪个好干部被宣传出来,现在直接就不相信,开始质疑,甚至认为有些不正常。”
“这种民对官的不信任感,不是一时半会儿形成的。”这种态势的形成让王忠武感到喜忧参半,喜的是民众的民主意识、监督意识在增强。“特别是有了互联网这个平台,他们敢于通过各种方式追寻和披露真相,让一些官员有了压力。忧的是,民意的出口太少,互联网有时也会成为多数人的‘暴力工具’,很难核实信息的准确性。”
“有些情况下,一些政绩的取得,确实有问题,对老百姓的福祉关注不够,比如有些地方官员一味追求GDP,但这两者之间也有可能是统一的。”张鸣解释说。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平衡,利益分配差距拉大,社会保障还不健全,有些老百姓总觉得自己受到不公平对待,最终导致一些地方干部与群众之间出现一些不信任。”张鸣认为,失去互信,就会出现这种情况,就算你真的为老百姓谋求福利,而不是单纯追求政绩,有些老百姓也不会买账,因为一些地方政府在实施计划时,没有跟公众沟通,一些群众质疑也是正常的。
张鸣说,对待县委书记的评价不一样,也很正常,关键看你能为多少人谋求多少福利。为群众办好事,一定要在共同利益的基础上,而不是损害一部分人的利益,去满足另外一部分人。政府的职能就是把秩序、治安、环境弄好,保证公共事业正常运行。“这就是为什么,一些城市的公共设施修得很好,老百姓还是不买账。既然是公共事务,就一定要尽可能让公众多参与进来,不要什么事都揽在自己头上,这些都是影响官民信任的因素。”
曝光贪官葬礼 却万人空巷
当下官民之间的感情,你认为怎么样?
形同水火
没过去那样好了,但是还行
与官自身有很大关系
我反正挺讨厌官员
我是官员,我也挺矛盾的
其他
投 票查 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