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迪尔:当代石渠宝笈: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7 05:55:51
日期:2010-10-28 作者:马俊 来源:东方早报
“当代《石渠宝笈》”,为20世纪美术修志?

《石渠宝笈》收录上启魏晋、下至清初近两千年书画名家最优秀的书画作品达一万两千余种






《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首批开始建档的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潘天寿、陈少梅、靳尚谊作品,已在征集评估之中。
在书画鉴定领域,《石渠宝笈》一向被视作圭臬。被称作“当代《石渠宝笈》”的《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工程已经启动。民国时代以来重要的书画名家的作品,都将在这套文献式的档案丛书中去伪存真、各归其位。
在书画鉴定领域,《石渠宝笈》一向被视作圭臬。这部皇皇巨著,从乾隆八年开始编撰,历时74年,收录上启魏晋、下至清初近两千年书画名家最优秀的书画作品达一万两千余种。它既是清代皇家所藏书画珍品的著录,也是对中国书画千年历史的全面梳理和归档。如今,被称作“当代《石渠宝笈》”的《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工程已经启动。《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李苦禅卷I》、《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庞薰琹卷Ⅰ》图书近日已在北京首发,而首批开始建档的另六位艺术大家齐白石、徐悲鸿、傅抱石、潘天寿、陈少梅、靳尚谊的作品,也已在征集评估之中。随着《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编撰工作的进行,民国时代以来重要的书画名家的作品,都将在这套文献式的档案丛书中去伪存真、各归其位。
尽可能全面地收编
艺术家作品
《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立项于2009年,由文化部主导,并以国家财政拨款的形式解决这个工程浩大的项目的经费问题,而具体的作品征集和评估工作,则由文化部下属的艺术品评估委员会承担。这将是国家首次以抢救性的方式,对20世纪优秀艺术家作品进行全面系统的整理和建档著录。文化部官员张新建认为,20世纪的中国艺术十分繁荣,名家辈出。对这笔精神财富,“如果现在不做整理工作,很多艺术作品、艺术文献就会遗失”。
从已经面世的李苦禅和庞熏琹两人的专卷看,《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以每位艺术家作为独立单元,尽可能全面地收编他们的作品。这样的编修方式当然十分传统,但也很容易被从艺术市场的角度去解读。评论家薛永年就认为,已故的、卓有成就的艺术家,到底有多少作品,如果现在不把它搞清楚,假的就会不断出现,到那时候再进行鉴别就更困难了,“市场上很多都是现在衍生出来的赝品,所以弄清家底对于我们政府保护文化财产,对于研究工作,以至于对于收藏的人,都是非常重要的”。
修志需建立监督机制
在目前中国的艺术市场上,近现代书画名家的赝品确实已经到了泛滥成灾的地步。庞熏琹之女庞涛,在其父的专卷研讨会上对书画造假现象大加鞭挞。她介绍说,拍卖市场上曾出现了很多庞熏琹赝品,虽然家属有过硬的理由认定那是伪作,但作品依然能以高价成交。并且,这些年来各类赝品层出不穷,也实在没有那么多精力去辨伪、“打假”。而造成这种公然售假现象的核心问题,很可能就是书画鉴定领域内权威的缺席。评论家梅墨生提出了一个问题,作品鉴定的问题,艺术家家属是否最有发言权?如果说出现了家属判断为赝品,而专家坚持是真迹的情况,到底应该听谁的?
梅墨生和庞涛的观点,成了一种互相发问的难题。而这个难题的背后,正是艺术市场长期以来泥沙俱下、缺乏标准的现状,而具备鉴别能力的各路专家和学者,却站在利益的立场上,指鹿为马的做法早已成风。
由此,《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的必要性和迫切性就被彰显出来。而正由于这套档案的意义如此重大,让人生出另外的担心。如此重大的修志工程,会否因为过于求成而有学术上的硬伤,或者会否出现私下里的学术交易?吴作人国际美术基金会秘书长商玉生提出,针对编修过程中有可能产生的学术腐败问题,“应该建立一套监督机制”,不仅仅是监督财务的问题,而且要监督专家的鉴定是否合理。还要研究未来对公众的反馈、提出的疑义甚至诉讼,如何调查等。他的这番疑虑的确具有相当代表性。
《20世纪美术作品国家档案》无疑是一部蔚为大观的名家名作全书。这个复杂庞大的系统编修工作,可能在可预见的未来都将无法竣工。事实上,这肯定会是一个长期持续的文化工程。历史上《石渠宝笈》的修撰,经乾隆、嘉庆两朝方告完成。而今天我们修志修史,无论出于何种目的,都需跳出当代的急功近利,都需要有“成功不必在我”的历史胸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