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达影视:《金融时报》:美国航运业的没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7 06:53:23

《金融时报》:美国航运业的没落

标签:  航运业  美国  2011-03-01 15:02

全球最大的集装箱船队运营商马士基航运(Maersk Line)本周宣布,计划建造一批超大型船舶。这家丹麦公司从一家韩国造船厂订购了10艘比航空母舰还要大的船舶,用于把大量中国制造的货物从亚洲运往欧洲。

可惜这里找不到美国的身影。美国不仅在1956年缔造了集装箱航运产业,也是iPod、鞋、汽车零部件、食品等产品的最大国别市场,这些货物从深圳和上海飘洋过海,运抵洛杉矶。然而,这个无论从传统还是规模看、都应当引领全球航运业的国家,却在这里缺席了。

两家最大的美资公司,美森(Matson)和海天航运(Horizon Lines),在Alphaliner的集装箱航运企业名单上分别位列第30和36位。马士基、瑞士的地中海航运(Mediterranean Shipping)和法国的达飞海运集团(CMA CGM Group)名列榜首,台湾、智利、新加坡、中国、日本、德国和韩国的航运公司紧随其后。美国在航运业的表现,只是比世界杯足球赛上略好一些。

由于贸易保护主义导致整个行业的衰败,像美国船运业这样明显的例子尚不多见。1920年颁布的《琼斯法案》(Jones Act)本意是保护美国货船和航运业免受国际竞争(或战争)的冲击,结果却导致美国货轮在公海上销声匿迹。美国仍然拥有全球最强大的海军,但却没有与之对应的强大商业船队。

虽然英国在17世纪为保护本国船只免受来自荷兰的竞争,最早颁布了《航海法案》(Navigation Acts),但这部英国版的《琼斯法案》在1849年便已废止。而美国目前仍然要求,所有国内货物必须由本国造船厂制造的美国船只运输,船员也必须是美国公民。其结果是,美国集装箱航运业规模很小,只是以高昂的价格向关岛、阿拉斯加和夏威夷运送货物。

虽然波音(Boeing)、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和福特(Ford)等美国公司依托强大的国内市场,在其他运输手段上参与全球竞争;但在航运业,亚洲和欧洲公司却占据着主导地位。环球通视(IHS Global Insight)数据显示,在全球7200艘集装箱货轮中,仅有89艘的注册地为美国,而欧洲有1250艘,大中华地区有860艘。

而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集装箱航运——这一为了实现贸易全球化、而对效率低下的散装货物运输实施标准化的创新——正是美国企业家想出的点子。1956年4月,马尔科姆•麦克莱恩(Malcom McLean)不顾码头工人工会的反对,在新泽西州的纽瓦克向“理想-X号”(Ideal-X)装载了58个集装箱,随后驶往休斯顿。

按照《琼斯法案》规定使用货轮运输集装箱、并在工会严格控制的码头卸货成本高昂,因此目前多数散货都通过公路或铁路运输。这严重削弱了美国的航运业,美国最大的两家航运公司——麦克莱恩创办的Sea-Land公司和美国总统航运公司(APL)——在20世纪90年代分别被马士基和新加坡东方海皇集团(Neptune Orient Lines)收购,Sea-Land美国分公司更名为海天航运(Horizon Lines)。

马士基正在建造一艘尺寸约为理想-X号的310倍大的货船。这些3E级(Triple-E)船舶在2013年投入使用后,每艘可以装载1.8万个标准箱(TEU),由于体积太大,甚至无法通过拓宽后的巴拿马运河。3E级船舶只能在亚洲、欧洲和海湾地区的一些港口停靠——美国港口要么规模不够大、要么效率太低,不具备接待能力。

像空客A380一样,建造3E级船舶实际上是在押注未来属于往来在各大枢纽港之间的大型船舶、而非更小更灵活的船舶。马克•列文森(Mark Levinson)在《集装箱改变世界》(The Box)一书中表示,海上航运的规模经济效应,会因为货物装卸不够快而受到影响。即使是容量为1.6万标准箱,相当于30英里长的集装箱火车的货轮也会受到影响。

然而,美国船运业并没有相当于波音的企业(波音正在研发较小的787型飞机,用于点对点飞行),无法挑战马士基的愿景。美国的集装箱运输船队的平均历史为25年,3E级货轮更新的替代型号将在其它国家开发和建造。

考虑到美国消费者和企业在全球贸易中的领导地位,美国船运业的疲弱显得十分古怪。北美拥有全球28%的集装箱船队,而沃尔玛(Walmart)和苹果等公司也是全球供应链的先驱。

航运业的增长丝毫没有停顿的迹象,尽管2009年经历了低迷——这是集装箱运输业半个世纪以来唯一的一次衰退。世界贸易组织(WTO)估计,商品交易规模在2009年下降12.2%后,2010年上涨了13.5%,而中国正在亚洲、非洲和拉美快速拓展新的商业贸易路线。

“我们相信,世界运转的方式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贸易的益处仍然存在,我们也不认为欧洲和美国消费者会停止消费。”马士基负责船队的副总裁索伦•安德森(Soren Andersen)表示。这似乎是对全球化一个可靠押注,而美国却没有一家足够大的公司能付诸行动。

奇怪的是,在一个笃信自由企业的国家,为什么《琼斯法案》从未遭遇过严峻挑战?虽然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参议员去年曾提议废止该法案——此举配得上他“特立独行”的自我判断——然而航运公司、工会和美国船厂却联合阻止了这一自由化举措。

值此之际,其他国家却扬帆猛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