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秀秀同人图:《宋画全集》出版 展现中国画艺术高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6/19 14:16:46
日期:2010-12-30 作者: 来源:东方早报网
第一卷故宫卷8册前天出版 高清晰图版改善宋画“藏用两难”困境
巉岩飞泉,瓦房茅舍,苍松修竹,渔村野渡、水榭长桥,让人目不暇接——代表着宋代青绿工笔山水画最高水平的故宫博物院所藏北宋王希孟《千里江山图》设色匀净清丽,意境雄浑壮阔,然而,由于画卷掉色严重,这幅国宝级的珍品一直深藏于故宫库房之中,连故宫博物院相关专家也有十多年未曾一睹其真面目。
随着《宋画全集》第一卷故宫卷8册图册前天在北京的出版,高清晰的图版让宋画这一“藏用两难”的困境有望得到改善。



《宋画全集》故宫卷收录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绘画254件,上图为宋徽宗的《听琴图》(局部)。

赵佶摹《张萱捣练图》,可以看到唐代城市妇女在捣练、络线、熨平、缝制衣物过程中的细节刻画。
学者陈寅恪曾云:“中国艺术,造极于两宋。”事实上,即便穷其一生,也没有人能够看尽天下宋画。这一方面在于宋画存世稀少、文物级别高,都是收藏机构的镇馆重宝,另一方面,也在于宋画收藏分散于世界200多家博物馆及部分私人藏家,一直存在着“藏用两难”的困境:作为国宝,它们需要被保护,而作为绘画典范之作,它们又需要被观摩——《宋画全集》正是在这一背景下才发起编辑的。
“学术为天下之公器”
《宋画全集》第一卷在前天的出版发行,是故宫博物院第一次全面公布珍藏的五代、两宋、辽、金绘画作品,彰显了故宫博物院“学术为天下之公器”的理念。
故宫博物院院长、《宋画全集》编辑委员会顾问郑欣淼介绍,《宋画全集》故宫卷收录了北京故宫博物院所藏五代、两宋、辽、金等全部绘画254件,包括宋徽宗的《听琴图》、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等难得一见的存世珍品。北京故宫博物院院长郑欣淼说,北京故宫所收藏的宋画占到了现存宋画的1/4,与台北故宫数量差不多,两家博物馆收藏的宋画,共占到全部宋画的一半以上。
“宋代绘画是中国绘画史上的全盛时期,代表了中国绘画艺术的高峰,《宋画全集》第一卷的出版,必将有力推动海内外宋代文化艺术研究的发展和深入。不仅能很好地解决文物保护和文物利用这对矛盾,而且为当代从事绘画创作、宋代历史研究的画家和学者提供了良好的学术条件。” 郑欣淼说。
根据《宋画全集》编辑出版整体规划,《宋画全集》由图册和文献两部分内容组成,共8卷。其中第一至第七卷为图册,第八卷为宋画文献汇编。第一卷:故宫博物院藏品;第二卷:上海博物馆藏品;第三卷:辽宁省博物馆藏品;第四卷: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品;第五卷:大陆20多家文化机构藏品;第六卷:欧美国家藏品;第七卷:日本藏品;第八卷:宋画文献汇编。目前大陆部分的工作已基本完成。
《宋画全集》的编纂工作启动于2005年,由浙江大学和浙江省文物局负责实施。2009年12月,《宋画全集》编辑出版项目被列入国家出版基金,获得1250万元国家资助资金。
破解“藏用两难”
日本二玄社曾成功复制了数百幅中国书画史上的精品,令这些自元明以来长期藏于深宫的珍宝,走入了寻常百姓家,因此受益的画家甚至自命名为“二玄社一代”,而此次《宋画全集》的出版,对中国绘画的传承,其意义当然更大。
既名之为全集,画作之全是一方面,而另一方面,图版印刷之精也成为编委会追求的极致。《宋画全集》在编辑上充分体现入编作品的整体与细节,通过整体图、原大图和局部放大图3个层次进行展示,并采用当前世界的先进技术进行10微米调频网制版,6色印刷;纸张则选择从德国进口的一种具有极高色彩还原能力和独有手感的进口纸,效果极其逼真。以赵佶摹《张萱捣练图》为例,不仅可以看到唐代城市妇女在捣练、络线、熨平、缝制衣物过程中的细节刻画,如捣练中的挽袖,扯绢时的微微后退后仰,掮火女孩子的回首顾盼,而且,连衣物上的细微纹路、女子脸上的妆容层次也都清晰可辨。
在一些国画家看来,这一高清《宋画全集》的出版,将让如今的国画家与美术教科书上“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古代绘画经典“挨个见面”,无疑将掀起一场“中国绘画的信息革命”。
专家说
● 我是做文史研究的,很关心古代的书法与绘画。如果《宋画全集》出版得早一点,我做陶渊明影像研究,就不一定要跑到美国去。
从更大的范围来说,《宋画全集》是一个很浩大的、很有魄力的文化工程。这样全面地把宋代绘画收集到一起,与《全宋诗》、《全宋文》可以相提并论,而且印刷装帧如此精美,也是让我叹为观止的。
——袁行霈(中央文史馆馆长)
● 宋代的水墨画,应该说是唐画之后形成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绘画流派。对这一绘画流派而言,水墨跟纸质材料发生的细微变化,仅仅看印刷品、看图片是不够的。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宋画的纸、绢发黄。一方面你不能不看原作,另一方面为了保护又不能经常看原作。所以,由现代高科技的印刷术,来解决这个问题,尽可能完整地、清晰地把作品原貌展示出来,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从这个意义上说,《宋画全集》的出版,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冯远(中国文联书记处书记)
● 对宋代文化艺术研究的意义,我们过去估计不足。传统的说法,五代以前处于上升期,之后就开始没落了。这种观念我觉得要重新推敲。《宋画全集》出版后,对我们研究文学、艺术、美学,意义是非常大的。
《宋画全集》的做法很好,有图像和文献,图像很全面,题跋完整;文献材料对研究也很重要。艺术品不能失真,我们希望看到原作,但原作不容易看到,《宋画全集》在“真”这个方面做了很大努力。
——叶朗(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北京市哲学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