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点化多少钱:明末秦淮八艳中的尤物顾媚:香喷喷 甜蜜蜜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3/10/05 08:18:16

核心提示:只有顾媚,香喷喷,甜蜜蜜,余怀描述她的外表,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肢轻盈,这还只是皮相,顾媚最具吸引力之处,在于她从内到外的轻盈,她轻盈盈地从男人的生命里飘过,犹如一朵粉红色的流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可是——谁真的能将她忘掉呢?

本文摘自:《半岛晨报》2011年7月19日,作者:闫红,原题:《秦淮八艳中最好命女人:最痛苦没能生出个儿子》

人物名片

中文名:顾媚

别名:横波智珠、善才君亦号梅生

国籍:清代

民族:汉族

出生地:江苏上元(今南京)

出生日期:1619年

逝世日期:不详

职业:文学家

主要成就:《兰石图》《九畹图》与范珏合写《丛兰合卷》《墨兰图》

栏目主持:方海征

讲解嘉宾:

闫红,1975年生,网名忽如远行客,尔林兔等。现为安徽《新安晚报》编辑。1990年开始发表作品,代表作有《误读红楼》、《周郎顾》、《底层男人的爱情》等,《散文》杂志曾推出个人小辑,在《京华时报》、《燕赵都市报》、《深圳晚报》开有专栏。有长篇小说《刘有余离婚记》刊登于《作家》杂志。

在秦淮八艳中,顾媚算是下场比较好的一个女人,年轻的时候被男人爱,嫁人后,依然受宠,虽然一生无子是最痛苦的事情,但好歹最后也算是衣食无忧了。

眉楼风波爱慕者闹事令顾媚产生归隐之心

关于顾媚,她是怎么成长的,童年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并没有很多的记载,但能够知道的是,她是一个不缺钱的人,是青楼中有着自己资产的人。

喜欢顾媚的“男粉丝”似乎特别多,对于当时的情形,闫红如此形容,“混到顾媚这个级别,无须以暴力证明魅力,她的本事是让所有的爱慕者坐到一个客厅里开沙龙,切磋文艺探讨人生,恍若心无芥蒂。”

爱慕顾媚的男人们大都自认为顾媚只爱他一个,有一些人用写诗来表达对她的爱意,“事实上,顾媚那秋天的菠菜不止送给一个人,她用这个调节气氛,见者有份,一个不落,她的眼风均匀地撒播到四方,不会只跟帅哥眉来眼去,让青蛙有向隅之感。”闫红这样说。

顾媚住的楼叫做眉楼,不过这个楼与李香君栖身的地方不一样,李香君曾经住的地方去的多是文人雅士,在这个眉楼上,去的人却各种各样,暴发户、富二代、衙内以及文化精英都是常客。因为人员的素质各种各样,因此,顾媚也不可避免地遭遇到各种各样的人。

某天,南京兵部侍郎的侄子来到了眉楼,一开始的时候,两个人眉来眼去,让这个兵部侍郎的侄子很开心,可是,没多久后,他发现,顾媚竟然跟另外一个人也玩儿得很好。于是他醋意大发,感觉自己的感情被玩弄了,一日喝完酒后在眉楼大发脾气,让顾媚脸上下不来。从来都是男人们对顾媚怜香惜玉,疼爱得不得了,突然遇到这样一号人物,她一下子手足无措,没了主意,还好有那些蓝颜知己挺身而出,各展其能,充任她的护花使者。

人生总是很奇妙,往往某件事情就能够让人改变主意,做出扭转一生的选择。经过兵部侍郎侄子这么一闹,顾媚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

嫁人之后有男人为顾媚殉情而死

从这件事之后顾媚才发现,之前与那么多人搞暧昧,天天过着众星捧月的生活,其实都是虚假的,再多的人,没有一个是真正属于她的,再多的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她,但她依然是一个边缘人,她需要一个能够让她依靠的男人。于是,顾媚开始仔细筛选身边的那些男人,这个时候,她想到了龚鼎孳。

龚鼎孳大顾媚四岁,年轻有为,相比于冒辟疆三十好几了还吭哧吭哧地奔波在赶考路上,龚鼎孳二十岁就中了进士,外放到蕲水做县令。那一年他北上过金陵,像广大风流才子一样,少不了有狎邪之游,如此认识了顾媚,沦陷在她无边的温柔里,不去想回头的路。

崇祯十二年的七夕,二十五岁的龚鼎孳向二十一岁的顾媚流露出求婚之意,但那一次,顾媚没有明确地答应他。后来出事之后,顾媚被吓得够呛,她决定投入龚鼎孳的怀抱。

女人都有嫁人的梦想,即使是青楼女子,也有着同样的期冀。董小宛如此,柳如是亦如此。“从良,是每一个青楼女子的终极梦想,即便她在这一行当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心中的辉煌,仍然在嫁人的时候。”闫红对记者说。

算起来,龚鼎孳是顾媚嫁人的上等人选,但是她还是犹豫了,嫁人之后他是不是一如既往地爱她,她在他的心中,是否还是有很重的分量,顾媚都有顾虑。

崇祯十五年,余悸未消的顾媚下定决心,不再摇摆。因为龚鼎孳尚在京城任职,她先充任金陵外室,一年之后,她翩然来京团聚,再没有与他分开。

按说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收尾,但是,曾经爱慕顾媚的词客刘芳,却选择了最为激烈的告别方式,殉情而死。女人能折腾成这样,顾媚应该更有感触了。

局势动荡龚鼎孳三易其主被人看低

但是两个人的好日子没过上多久,局势动荡,李自成攻城,崇祯帝吊死,在这样的情况下,明朝的官员们有三种选择,逃跑、投降或者殉国。龚鼎孳选择了投井,但事实上,龚鼎孳不是真的投井,只是避祸,那原是一口枯井,他带着顾媚躲在里面。

从井里面出来后,龚鼎孳投降了大顺军,接受直指使之职,巡视北城。不久,大顺政权失败,龚鼎孳又投降了清朝,这种墙头草的作风让很多人看不起,但是龚鼎孳的解释是:我原欲死,奈小妾不从何。他把一切事情都归结到女人的头上,这样的男人也可见一斑了。

投降之后,龚鼎孳根本谈不上有什么仕途,他拿自己的小老婆说事,于是别人也跟着拿他的小老婆说事,有人骂他是“明朝罪人,流贼御史”,又有人说他在江南千金置妓。龚鼎孳官没做的怎么样,还被连降二级,如果换成一般人,怎么着都要迁怒一下的。但龚鼎孳就是牛,照样带着顾媚寻欢作乐。

在这个时期,龚鼎孳还留下了很多与顾媚一起生活的诗句。虽然外面动荡不安,但是那段时光对龚鼎孳和顾媚来说应该是段犹如神仙眷侣般的日子。想想顾媚应该是拜环境所赐,才能让龚鼎孳和她有如此的一段时光,至少在那段日子里,她是那么的重要,两个人相濡以沫,不离不弃。“‘神仙眷属’,就算我们能忘掉,可是他的政敌、还有大把大把的正经人,是忘不掉的。龚鼎孳的放浪形骸,屡屡成为公众攻击他的口实,奇怪的是,他从来不曾为自己辩护一句。难道龚鼎孳真的缺心眼,孩子气?这样又把他想简单了。他要是个职业才子还有高智商低情商的可能,可是人家打小就是一考试高手。我觉得正是因为他这个人太聪明,对假的那一套太熟悉,才更容易生出厌倦之心。”闫红说。“假如不能真的顶天立地,他宁可就势躺下,在冠冕堂皇的大道理面前,充当一个无赖小儿。‘我就无耻我怕谁’,他都躺那儿了,你还能拿他怎么办呢。”

夙愿难成做个假人当孩子受人诟病

之后的日子里,龚鼎孳和顾媚轻财好客,怜才下士,多次解救朋友于危难之中,有人说这是对自己“大节有亏”的一种心理补偿,不过事实也许并不是这样。

顺治十四年十一月初三,是顾媚三十九岁的生日,因为中国人过大生日,喜欢提前一年,因此算是四十大寿。

这个时候正巧他们二人北上路过金陵,因此顾媚特意请来曲中姐妹一聚。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如今大家聚到一起,把酒言欢,遥想当年,物是人非事事休,很有一种沧桑感。有自己的男人一直陪着,虽然人到中年,但他对她的爱还没有进入倦怠期,难怪有人说她是秦淮八艳里,最好命的一个。但是,上天不会真的给人间设计如此完美的样本,顾媚同样有她的烦恼——他们,没有孩子。

顾媚从嫁给龚鼎孳那一天起就想给他生一个儿子,这是她多年的心愿,但是却一直都没有实现。顺治八年,他们居住在西湖边上,顾媚经常去庙里烧香求子,这个女人甚至用香木刻了个手脚会动的小男孩,用被子包着,像包一个真正的孩子一样,还雇了奶妈做哺乳状,拉开衣服把屎把尿,家人都唤作小相公。这事情当时传遍杭州城,被人们所不齿,甚至有人认为这事简直太离谱了,用现在的话说,他们被人说成了心理变态,但是他们也不在乎。

可惜顾媚最终还是没有如愿以偿,没有求到儿子。四十岁那年,她生下一个女儿,数月后出天花不幸夭折。

顾媚唯有依凭龚鼎孳的爱而活着。他帮她挣来了一品诰命的头衔,据说这头衔本来属于正室童夫人,但是,童夫人说,我已在前朝两度受封,这次封赏,让给顾太太也可。“是不‘仕’新朝的节气,还是女人间的醋意,抑或欲擒故纵,等老公回过头来好言好语哄自己?但童夫人没有料到,龚鼎孳竟然顺水推舟,真的就把凤冠霞帔给了顾太太。想让龚鼎孳落入彀中,绝对是一种冒险,你参照的是人之常情,可他根本就不按牌理出牌。”闫红这样分析。

四十五岁那年,顾媚去世,相对于她风雨飘摇的姐妹,这已是善始善终。闫红说,“善始善终的人生为人向往,却不适合观看,人们总想在别人的故事里,流着自己的泪,完成一次感情消费,作为对平铺直叙的生活的补充。而顾媚的人生,矛盾冲突太少,撕心裂肺太少,不能提供太多茶余饭后的话题,也不适合拍成影视剧。这也许是她在大众中名声不太响的原因,仅以后世的知名度论,这个大美人,反而变成了二线的人物。”

嘉宾点评

秦淮八艳里的尤物,非顾媚莫属

董小宛的孤注一掷让人不安,柳如是有才女的硬和锐,卞玉京太闷,马湘兰太冷清,李香君的原则性会反衬出某些男人的软弱,谁愿意自找不痛快?陈圆圆尽管温柔典雅,实际上是最让人摸不透的一位;寇白门倒是比较性感,一大把年纪仍然跟诸少年玩姐弟恋,可是有几人能够理解并承担她支离破碎的灵魂?

只有顾媚,香喷喷,甜蜜蜜,余怀描述她的外表,鬓发如云,桃花满面,弓弯纤小,腰肢轻盈,这还只是皮相,顾媚最具吸引力之处,在于她从内到外的轻盈,她轻盈盈地从男人的生命里飘过,犹如一朵粉红色的流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可是——谁真的能将她忘掉呢?

秦淮女子的出身,多是两种,或为生计所迫不由自主,或是家中有做娱乐业的传统。没看到关于顾媚的背景资料,想来当是后者,因她一出场,身后便有一座华丽奢侈的眉楼,绮窗绣帘,香烟缭绕,檐马叮当……已经让来者的听觉、视觉、嗅觉应接不暇,随后更有顾家美食精绝无双,凡此种种,构成一场隆重的感官盛宴,让来者轰然间不辨南北西东。眉楼的常客,文人余怀喻之曰:迷楼。隋炀帝那座华丽的建筑物就是如此命名。

耸立于桃花古渡旁的这座眉楼,也令顾媚与其他名妓有所区别:其他人或者加盟大的娱乐公司,或让家人做经纪人,干的,还都是单纯的娱乐明星;顾媚身为高档酒楼的法人代表,兼任女企业家一角。明星可以耍大牌,使性子,在粉丝眼里那叫做酷,女企业家就要理性得多,所以,在顾媚身上,没有发生过冷若冰霜的桥段,她从来都是艳若桃李、笑靥迎人的。

另一方面,殷实的家底,使顾媚活得比较优裕从容,她掂得清自己的分量,站立的姿势相对安稳,诚然,如一切女子一样,在凉风悠忽而过之际,心头也会细碎地浮起些身世之感,但风一过就散了,不会聚成一份沉甸甸的恨嫁之心。男子不担心被她讹上,没了后顾之忧,她格外的受欢迎。

身在秦楼楚馆,顾媚的状态更像一个有商界背景的大家闺秀,明朗而自有尺度,豪放而不失精明,抓一大把男朋友在手中,长袖善舞,姿态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