锁锁美小姐不好好努力:张春江案起底:电信行业隐秘一角被撕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5/29 06:06:49

张春江案起底:电信行业隐秘一角被撕开

(2011-07-25)

  7月22日,中移动原党组书记、副总经理张春江因受贿746万余元,一审被河北省沧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作为30年来中国通信领域唯一被定性为个人严重违纪的副部级官员,张春江落马,撕开了“垄断”色彩浓厚的电信行业的隐秘一角。

  梳理张春江案,其大学同学宋世存、多年好友张锐及其妻,是司法机关认定的行贿人。三人与张结为利益同盟,通过朋友“关系”,寻租致富。

  案发落马

  在电信领域,张春江资历深厚。

  自1982年从北京邮电学院(现北京邮电大学,下同)毕业后,张一直深耕电信领域,1999年就成为信产部副部长,年仅41岁。2003年5月,中国电信产业重组,张走马由小网通、吉通合并而成的新网通一把手。在位5年,力推网通整合上市。2008年5月,电信产业再次重组中张春江调任中移动党组书记、副总经理。

  此时,张春江正值“知天命之年”,外界多猜测其不久后将接任即将退休的王建宙,成为中移动一把手,前途光明。

  然而,2009年12月,却突然传出其被查的消息。

  目前公开的报道显示,当年12月,张春江的公开亮相仅有两次。12月3日,张春江就遏制手机黄色信息表态。12月17日,张春江最后一次出席公开活动,在“祝福祖国”文明公益短信传递活动启动仪式上致辞。但据知情人透露,彼时张春江已甚是不安。12月2日,他的好友宋世存已被河北沧县有关部门带走调查,当天,办案人员查封了宋的住所并进行了搜查,张春江与宋世存的“借款”单据、银行账户汇款记录、别墅房款交纳凭证等重要证据浮出水面。

  虽然并不知道办案进展,但敏感的张春江“觉得宋被查应该和自己有关”,2009年12月11日,其主动向中纪委提交了一份书面材料,提及了其有可能涉嫌违纪、违规的问题,并表示随时接受组织调查。

  2009年12月25日,张被中纪委双规。

  这并不是张春江仕途生涯中首次遭遇“暗流”。早在2006年,中纪委就曾调查过张春江在昌平区香堂村的一处房产,该房产是张为其母亲购买的一处小四合院,被人举报。此事最终不了了之。3年后,张再次进入有关部门视线。

  亲密朋友

  让张春江极为敏感的宋世存,是张的大学同学,二人交情甚笃。

  两人同为恢复高考后的首届大学生,宋年长张春江11岁,河北乐亭人,是二人就读的北京邮电学院载波7711班班长,张春江的前妻姬蓉也和二人同学。

  在电信领域,宋世存也是一位传奇人物。其和张春江同于1982年从北京邮电学院毕业,1984年,毕业仅两年,宋便成为时任邮电部副部长吴基传的首任秘书。张春江也较为顺利,1985年便开始担任大连市经济开发区邮电局副局长。

  在张春江的仕途早期,宋世存扮演了重要角色。据悉,吴基传上任后首次到大连考察时,在大连市邮电局下属电信中心局当局长的张春江被安排一同接机,得以与吴基传见面。在随后的考察中,张春江以突出的业务能力受到吴基传赏识。

  此后,张一路顺利升迁,1993年被提拔为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1995年入京,担任邮电部移动通信局局长、电信总局副局长,1998年3月任信息产业部电信管理局局长,次年即成为信产部副部长。

  宋世存的人生,却在1991年,出现重要转折。当年,其因涉嫌泄露国家秘密罪被查,后获刑4年。

  1994年,宋世存出狱后,仕途无望,下海经商。

  宋世存的这一人生拐点,或间接影响了张春江未来的人生轨迹。

  根据司法材料,张春江案的一条重要脉络,正是其和好友宋世存之间的“权钱”往来。

  首单买卖

  据记者了解,1994年,出狱后的宋世存下海经商,第一笔生意,就找上了时任辽宁省邮电管理局副局长的张春江,让张帮他联系手机销售业务。

  据记者了解,当时在国内,手机尚属紧俏商品,手机购销由邮电管理局统一管理,具体由其下属的邮电器材公司统购统销。

  宋世存找到张春江后,张便给时任辽宁省邮电器材公司经理的周家广打了电话,说宋世存想做手机业务,让其给予关照。

  经张春江的介绍联系,宋世存向辽宁省邮电器材公司供应了约两万部手机。

  这笔生意,宋赚了100多万。

  随后,1995年1月,宋世存在北京成立北京铱镝电讯技术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注册资本50万元,经营范围是电子、通讯的技术开发、技术服务、经济信息咨询等业务。但有电信业内人士透露,这家公司在业内并不知名。

  居间调停

  2003年,宋世存的视野转向当时热销的“小灵通”手机。当年,中国小灵通品牌UT斯达康在推出10多款自主研发、生产的小灵通手机。宋世存在香港注册了力晋公司,代销该公司的小灵通手机。

  2006年左右,因小灵通手机市场萎缩,宋世存找UT斯达康结算时,UT斯达康欠其1000余万元的提成款未能支付,宋世存几次索要未果,便将此事告诉了好友张春江。

  此时,张已担任网通一把手,同意帮忙。后宋世存约张春江、UT斯达康当时的负责人吴鹰一起吃饭。席间,张春江谈到“老宋挣钱不容易”,当对方表示有困难,只能给一部分时,张春江又对宋说“差不多就算了”。

  不久,UT斯达康给宋世存公司的账户汇入80余万美金。

  UT斯达康之所以卖张春江这个面子,当时UT斯达康的董事长吴鹰认为,是因为张春江“是中国网通公司的总经理,能够影响UT斯达康公司与各地网通公司之间的业务”。据相关材料显示,自2003年至2007年,中国网通集团从UT斯达康公司,采购了价值达95亿余元的通信设备和通信终端。

  对此,张春江并不否认,张在证词中说:“作为公司一把手,能够影响UT斯达康与各地网通公司之间的业务往来。”

  权力掮客

  除帮宋世存直接获利,张春江还为其的“掮客”身份提供帮助。

  对此,检方指控的事实一共有四笔。

  2007年,宋世存的一个朋友想与中国网通公司合作,在天津滨海新区建IT外包业务基地,找到宋帮忙。张春江亲自主持召开专门会议,表示全力支持该项业务。但终因天津方面的原因,业务没有做成。

  约在2007年,代理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业务的销售员找到宋,让宋联系给网通做传输线缆的保险业务。张春江想促成合作,但因网通与保险公司分歧较大而无果。

  2008年,在国有大中型企业主辅分离改制的要求下,中国网通公司拟出售下属的5家酒店。香港新世界发展有限公司有意收购,宋世存表示可以帮忙联系,如收购成功要给提成。后张春江给网通公司负责此项业务的时任实业管理部经理池泉国打招呼,让其接待并给予关照。此事后因新世界的资金问题没有做成。

  2009年,宋世存的朋友王卫红想承包中国移动通信集团四川有限公司的办公楼项目,找到宋世存,通过张春江联系,二人与四川移动老总李华(目前亦因受贿被查,但据记者了解并非由张案牵出)见了面,后因该项目已经招标承包,没有办成。

  这4笔指控,虽然请托人最后都未如愿,但张春江在被调查中承认,他与宋世存有默契,宋世存找他办事,他知道宋世存有利可图,就出面帮助他。

  朋友裙带

  熟知张春江和宋世存亲密关系的人,找到了一个和“垄断”的电信业做生意的便捷之道找宋世存帮忙,通过张春江“打招呼”,几方各得其利。

  宋世存称,帮其他公司联系,他要拿提成,来找其联系业务的公司都知道他和张春江的同学关系,并希望得到张的关照。

  有些公司确实看上了宋和张的关系。曾找宋世存帮忙的相关人员在证词中称,因宋世存在电信行业人脉广,其公司就与宋签订协议,由宋帮助联系业务,宋拿佣金。“宋世存经常提起和张春江是同学,关系非常好。”

  宋世存给张春江的回报,并不体现在每一次帮忙之后,而是一种长期的感情和金钱投资。

  宋世存曾多次对张说,“需要钱就找我”,但张春江“并不会马上去要”。

  收受好处

  检方指控的张春江收受的宋的好处,主要有4笔资金和1幢价值283万余元的别墅。

  2003年春节前,张春江在家中收受宋世存给予的人民币20万元。

  2006年4月,张春江和宋世存提到,其儿子在国外读书,每年学费好几万。宋世存“心领神会”便提出帮助解决学费,张随后同意,并将姬蓉的账户信息给宋。很快,宋将20万美金汇入张妻姬蓉的账户。(张春江的前妻姬蓉,曾在国际数据集团及大唐电信(600198,股吧)研究院工作,数年前赴美攻读MBA,后将儿子带到国外读书,张春江案发前,其与张离婚,据记者了解目前姬蓉并不涉案)

  2007年9月,张春江的老部下兼情人王晖在北京玛丽女子医院做手术,张让宋送来人民币2万元。

  2009年,张春江向宋提到他的母亲要来京看病,宋世存表示他来解决医药费,后将10万元用报纸包好,送到张的家中。

  金额最大的一笔,是张春江在2004年收受的一幢由宋世存购买的别墅。

  据宋世存证言称,2004年初,张春江让其购买两套相邻别墅。宋世存选定了大兴区庞各庄镇的丽水佳园A20和A26号两幢别墅,将A20的户主写成了张的儿子,张春江给了宋近50万元,其余房款全部由宋支付,其又出资对别墅进行装修,并购置家电,前后花费300余万元,后两家分别入住。2005年,张春江让宋将A20号别墅的户主改成其母的名字。2006年,因中纪委调查张春江在昌平香堂村的房产,张怕出事,迅速从别墅搬离,还让宋编写了一份由张春江出资购买别墅的虚假记录,记录中写明他多次向宋支付房款。案发前,张春江将别墅退还给宋世存。

  宋世存案发后向办案人员称,张给他50万是为了掩人耳目,万一以后房子被查出问题,他可以说是让宋先垫付。张春江还曾对他说,他沾上房子就倒霉,他住的房子被人告过豪华装修、超标准住房等,中纪委一直因房子的问题查他。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王丽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