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恶搞北斗神拳op:美债务谈判再度破裂 避险资产获上涨动力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0/08/08 14:01:43

美债务谈判再度破裂 避险资产获上涨动力

www.eastmoney.com2011年07月25日 01:41王宙洁上海证券报 手机免费访问 eastmoney.cn|字体:大中小|我有话说 查看评论(44)

  美国举债上限的谈判再陷僵局。当地时间23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再度召集两院领袖就提高举债上限进行谈判,但无果而终。

  分析人士称,围绕美国债务上限问题的争吵让股市不大可能很快得到喘息机会,具有避险功能的黄金则有望进一步上扬。(点击查看>>>黄金报价一览

  • 莫慌!此次主力仍然在假摔? 套牢的股票很可能有救了!
  • 3月股市很可能发生巨变? 拉锯战背后暗藏的资金动向!

  当地时间22日,奥巴马和国会领导人在白宫举行了会谈,但未取得实质性进展。共和党籍美国众议院议长博纳警告称,将不再寻求削减赤字的重大协议。奥巴马当即提出,将国防和国内支出各削减1万亿美元,并将医疗保险、医疗补助和社会福利支出削减6500亿美元,并称这是一个非常公平的交易。

  23日,双方再度会面,但谈判在持续50分钟后再度宣告破裂。美国白宫发表声明称,奥巴马总统重申反对短期提高债务上限,同时敦促国会结束危险的政治游戏,以免美国政府出现违约。

  根据美国财政部声明,到今年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债务已达法定的14.29万亿美元上限。如果国会不能在8月2日前提高上限,美国将面临债务违约风险。(解析>>>美国债务上限谈判破裂打击或远超2008金融海啸)

  随着违约日期日渐临近,两党能否达成协议显得更加紧迫。博纳希望在25日亚洲金融市场交易开始前取得进展。目前,双方谈判的分歧在于税收,民主党人希望在削减赤字的同时增税,而共和党人表示反对。

  由于预期美国的债务上限谈判不会很快有结果,市场观望情绪浓厚。22日,道指下挫0.34%,纳指及标普500指数则小幅上扬。纽约原油期货价格收于每桶100.19美元,涨幅为1.07%。

  不过,由于市场避险需求增强,推动黄金期货重返1600美元关口上方。22日,纽约市场交投最活跃的8月合约收于每盎司1601.5美元,涨幅为0.9%,上周累计上涨0.7%。

  “我认为债务问题短期内不会出现任何解决方案,但预计会就争论的问题达成粗略的临时协议。”野村证券的一位战术性资产配置主管称。

  -------------------------------

  美债危机“皮影戏”演给谁看

  从上周开始,一场全球性的债务违约预期风潮从偏居一隅的欧盟出发,迅疾吹向美国和中国。一时间全球市场为之变色。

  欧盟我们暂且不谈,因为从希腊、爱尔兰到西班牙、意大利,债务危机已经深入到除德国以外的欧洲几乎每一个角落,成为整个欧盟经济挥之不去、如龃附骨的梦魇。

  但中美两国突如其来的债务问题却大出市场预料。中国近期高达10.7万亿的地方政府性债务规模偿还能力突然受到市场质疑,各类城投债和企业债随之暴跌。其实,相对于十万亿投向于地方融资平台的基础施设贷款而言,城投债的总体规模不过区区数千亿,但是市场恰恰对这十万亿的贷款安全性的信任程度大幅度下降,顺带极大地提高了对城投债和企业债的风险偏好要求。

  美国则情形完全不同,自5月16日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首次触及法定上限的14.294万美元以来,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一直对是否于8月2日正式通过法案再度提高债务上限问题争执不休,终于引起了市场的疑虑乃至恐慌,市场随后作出了强烈反应,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曲线大幅上扬,股市和大宗商品下挫,而黄金价格则如脱缰野马一路绝尘,到达1600美元上方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价格区间。

  面对人心惶惶的局面,盖特纳终于按捺不住,宣称经过紧急商议,共和党和民主党已经“完全排除了美国债务违约的可能”。这一姿态基本在我们的预料之中。因为毕竟,美国有史以来只有在1979年,卡特政府有过一次短暂的“技术性”债务违约,而美国国会提高债务上限的次数是74次。而相对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现时的美国,基本不可能承受债务违约带来的一连串极其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后果。

  这是因为,第一,美国经济运行特性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债务扩张成为推动美国经济维持正常运转的最主要引擎,尤其是在后金融危机时代,两轮定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实施的效果,只是勉强保住了美国金融体系和金融市场免于崩溃,美国金融机构以手中大量的金融有毒资产向美联储置换了美国国债,而美国经济的整体投资意愿、基本资产价格水平,特别是美国消费市场的信用链条的重新连接,丝毫没有起色。正因如此,去年四季度刚刚有所好转的美国GDP增长状况和非农就业状况,到今年一季度又急转直下。美国政府只有寄希望于未来施行QE3,来再度对美国经济注入最后一剂强心针。如果这个时候债务违约,那么不但QE3成为彻头彻尾的泡影,而且将把美国国债收益率拉升到无法想象的高度,美国整体融资成本的“黑洞”将彻底摧毁美国经济。

  第二,长期以来,美国凭借超强的综合国力,将美国国债的信用状态维持在一个神话般的水平中,美国国债收益率连同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成为西方世界的基准利率,并由此衍生出西方金融市场和金融品种的定价框架。换句话说,美国国债的零风险定位,已经成为全球金融市场赖以存在和发展的基本前提,继而成为全球经济赖以运转和增长的核心背景。一旦美国债务违约,则全球金融市场将随之坍塌,这是希腊等欧洲小国经济体债务危机完全无法与之比拟的。并且,美国国债的信用水准,也为美国经济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好处。网上曾经有比较中美两国物价的帖子,惊叹美国基本生活成本的低廉,殊不知美国通胀水平长期保持“超低空飞行”,背后是美元货币随时随刻发挥作用的铸币功能;而美国国债的信用,则是美元这一功能的唯一支撑力量。因此我们才可以想象,美国可以丝毫不顾忌美元汇率的起伏跌宕,美国前财长康纳利可以轻佻的打趣“美元是我们的货币,却是你们的问题”,但是却根本不敢让美国国债市场出现丁点闪失。哪怕是“911”事件,都不能改变这一既定的美国经济基本国策分毫。

  第三,支持美国国债天量发行的最主要吸纳对象,并非是长期以来资产负债表规模不到一万亿美元的美联储,而是中国、日本和积累了巨额石油美元资源的海外主权投资国,美国国债违约将对上述国家的经济构成沉重打击的同时,也将彻底断裂全球最主要的资本贸易流动循环,全球经济毁于一旦将不是一句空话。

  综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美国债务违约是一件不可能会发生的事。那么问题在于,既然如此,为什么美国国会和美国政府会如此煞有介事的“争执不休”呢?它们要传递一个什么样的信号呢?我们认为,这是由目前特定的美国政治结构版图决定的。美国当下出现了极其罕见的美国民主党在参众两院同时占多数的格局,因此,美国共和党在政策选择上必须体现出和民主党政府尖锐的对立性,强化了共和党一贯主张的“基本教义”的政策倾向,也就是减税、低福利、低政府开支,尤其是对奥巴马政府强行通过医疗改革法案的强烈不满促使共和党企图以同意债务上限提高为筹码,逼迫民主党政府在未来十年内减税2万至4万亿美元。为此,美国国会不惜制造了“美国债务违约的未来可能”的图景,在全球市场面前出演了一场有声有色的皮影戏。

  可惜,全球市场虽说风声鹤唳,但美国国债的海外持有国却心知肚明,因此五月以来,美国国债的五个最大持有国反而继续大幅增持美国国债。而共和党的图谋也终将证明是一枕黄粱,美国战后出生的7800万“婴儿潮”人口已经正式进入退休期,美国社保、福利和医疗开支即将开始其惊心动魄的天文数字般的爆发式增长的历程,在这种情形下,巨额减税无疑是痴人说梦。共和党的政治理念最后注定将对残酷的社会经济现实作出无奈的让步。美国国债不会违约,“违约”的将是全球经济的常规前景。(中信金通) 美国债务危机:中国“伤不起”?

  美国正陷入预算僵局,在8月2日之前,平衡预算的宪法修正案能否通过,将直接关系到美国政府财务是否破产的危机。截至目前,国会和政府仍然在削减预算和增加税收等措施方面争执不下。

  美国财政部表示,除非国会最终成功得以提高美国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否则,到今年8月2日,美国将无钱可花。美国财长盖特纳在全国广播公司“与新闻界会面”节目中表示,失败不是一种选择。他说:“如果发生了无法提高债务上限的情况,你将看到整个美国经济乃至全球经济遭受灾难性的损害。”

  果如盖特纳所说,作为美国最大的债权人,同时经济依存度又越来越高的中国该如何看待美国这场债务危机,它的未来走势到底会如何,各种结局对中国到底又意味着什么呢?

  2012年大选前的先期角逐:

  增加税收还是削减开支

  目前,以奥巴马(民主党)为代表的美国政府与以共和党为代表的美国国会之间正在展开紧张的论战,奥巴马方面希望通过增加对美国富人和大公司的税收来减轻债务压力,而共和党方面则要求政府削减社会福利项目,例如养老金和医疗保健项目来达到减债目的。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认为,目前影响这场危机走势更多的是政治因素,即以共和党为代表的国会与奥巴马为代表的政府两者之间的谈判能达成一个什么样的妥协。在8月2日之前双方能否妥协、如何妥协将决定这场债务危机的走势。

  在赵锡军看来,这场危机某种意义上是美国明年大选之前角逐的表现,外界和公众可以借此看到两党竞争力的先期对决。

  长期以来,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民主党,其选民主要来自社会中产阶级及其普通民众,因为当然不愿意通过削减福利计划来削弱自己的选民基础,故而提出对富人增税建议。而占据国会多数的共和党,其选民多由富人组成,对富人增税则相当于打击了自己的竞选力,因此转而希望削减社会福利项目。

  截至记者发稿日看到的信息显示,目前两党仍然争执不下,尽管奥巴马提出,愿意考虑削减一些社会福利项目,但对于作为交换条件的增税方案,共和党却持坚决反对态度。

  与此同时,以奥巴马为代表的政府是以削减4万亿美元为减赤目标,而共和党则主张2万亿美元的减赤计划,在未来几天内,双方需要就此达成妥协。赵锡军认为,“最终的结果会在2万亿~4万亿美元之内有一个妥协。但是,削减这么多赤字,一定要分年度来完成,这样,在大选之前的今年减多少,这个减少的赤字多大比例由增税实现,多大比例通过削减开支实现,也将成为8月2日之前讨论的重要议题。”

  事实上,像本次债务危机一样的政治游戏在美国历史上并不少见,2011年3月份,美国政府与国会就今年的预算问题就没能达成妥协,最终预算未能通过。

  事态未来走势:

  不排除双方谈崩的小概率事件

  对于事件未来的走势,大多数人认为美国政府与国会之间达不成妥协的可能性不大,只不过越激烈的谈判过程,越是出于双方要价或增加筹码的表现。

  在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张明博士看来,90%的可能会达成妥协。

  不过,张明表示,不排除一些议员与选举他的州的利益捆绑在一起,进而集体投票反对,最终导致协议难于在8月2日前达成,最终再次引发美国的金融灾难以及全球性的经济危机。

  这种事件在美国历史上同样能找到例证,1971年布雷顿森林体系解体,就出乎了大多数人的预料,很多人认为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美国不会让美元与黄金脱钩,但是以尼克松为主导的美国政府最终还是力排众议,最终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引发了美国历史上的大危机。

  智库“美国进步中心”的资深经济学家海瑟·鲍施伊就表示,“我认为我们不能排除这个非常真实的可能性,那就是这种情况会把我们再次带入衰退。”

  而双方一旦谈崩,将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美国房贷利率会上升,消费者支出会减少。随着各行各业停止雇用新人,已经高企的失业率会继续攀升。鲍施伊表示,“如果发生了债务上限无法提高的情况,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国家发改委宏观研究院张建平主任指出,“美国的债券市场与其他市场是紧密联系、高度互动的,债券市场与股票市场、外汇市场、房地产市场、资本市场等多个市场不可分割,与此同时,债券市场是一个基础性市场,它的稳定性对其他市场来说至关重要,一旦债券市场失控,整个金融市场就会紧张起来,进而引发连锁反应,甚至再次导致次贷危机。”

  事实上,这也是美国债券危机引发全球关注的重要原因。

  对中国的影响:

  “谈崩对中国未必是坏事”

  谈到对中国的影响,很多人马上就会想到投资,因为我国持有大量的美元债券以及美元资产,美国债务危机的悬而未决将导致一种不确定性,而不确定性中就蕴涵着风险,一个直接的风险就是美元价格下跌导致的贬值风险。

  赵锡军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美国政府与国会之间达不成妥协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也不能排除双方谈崩的可能,如果谈崩,对中国来说,则意味着很多对中国的到期债务无法偿还,也就是债务违约。美国势必要像很多遭遇债务危机的欧洲国家一样出售资产,有些国家卖地卖岛,而美国则可能要动用其黄金储备。

  众所周知,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黄金,储备量达8000多吨。从经济角度来看,美国一定不愿走到这一步,由此,双方可能达成妥协。

  而达成妥协的结果是双方就债务问题达成一致,突破既有的14.3万亿的负债上限,美国势必将再次发行债券,而扩大发债,则意味着美元货币量的增加,这是一种令美元贬值的做法,在这一做法之下,中国大量的外汇储备将面临缩水的危险。

  不过,在张明看来,双方谈崩对中国来说未必是坏事,因为它可以帮助中国破除幻想,痛定思痛,最终改变发展模式,尽早改变对美元的依赖,着手对外投资的多元化改革。而美国两党之间就债务问题达成妥协对中国来说未必是好消息,中国不但仍将面临美国中长期的违约风险,同时短期内美国政策将令美元再次贬值,这对中国的对外投资和出口来说,同样是不利局面。

  张建平认为对美国债务危机并没有舆论宣传的那么可怕,“从国际上来看,像美国这样的债务危机在全球并不少见,比如在上世纪90年代末,日本国内就在讨论债务太多,多少年还清的问题,直到今天,日本的债务持续创下新高,但日本经济也还没到破产的程度。”

  从欧洲国家的主权债务危机来看,危机源头主要都是政府通过对外举债来支持本国国民的高工资和高福利,同时通过杠杆机构将这一负担转嫁到发展中国家。从欧美目前的这轮危机来看,这种模式已经变得越来越麻烦。

  只是区别于欧洲国家要么没有法律层面的负债红线,要么虽然有标准,但实施不力,难于阻止,越过红线,所以像美国国会与政府之间这样的进行声势浩大的红线讨论,从客观上来说这对最大买主的中国来说应该是个好事,它有助于美国增加储蓄,减少借贷消费及其导致的越线危险。

  不可忽视的深层次影响:

  中国亟须进行多元化投资改革

  事实上,长期以来,在美国市场上存在这样一种论调,即中国人为什么要存在那么多钱,不花钱,反过来支持美国人消费,最终成了美国最大的债权人。他们认为,是中国采取了不公平汇率体制,通过压低人民币的价值获取出口优势,进而获得大量外汇储备,这些储备反过来借给美国人消费,导致了美国人债务危机。

  “这种说法在我们中国人看起来很荒唐,你们用我们的钱消费了反过来还怪我们,但美国人对此却很认真,而且这种逻辑在美国非常有市场。”张建平说。

  这也从反面提醒我们美元外汇的潜在问题,目前我们有60%~70%的对外贸易是用美元结算,反过来我们又用美元购买了大量美国国债,这直接导致了美国债务危机对中国的连锁反应。

  所以,我们要加大对外直接投资的力度,比如中投已经开始在欧美推进股权合作式的并购,即不再是动辄百亿美元全面收购某个大型公司,而是通过少量参股的方式遍地开花,这一方面有助于分散风险,另一方面这种投资将避开美欧等国家有关经济安全方面的审查。

  张建平说:“中国目前正在经历对外投资增长爆发期,对世界其他国家的投资多元化改革正亟待推进,而中投模式则进行了好的探索。”

  值得注意的是,推动中国亟须进行多元化投资改革的动力还有更为复杂的因素。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政策研究中心主任、BMW中经智库专家陈淮表示,我们正在面临一场真实的货币战争,这场战争带给中国的挑战,一方面是美元单位资产的贬值,另一方面就是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引发的输入性通胀。

  而这两种挑战的程度,正在与美国债务危机的未来走势紧紧连结在一起。

  长期以来,美国的财政问题与就业问题一直是萦绕于中美关系间最重要的因素,更是直接影响了美国的对华政策。本次美国的债务危机,不仅事关中国的巨额外汇储备,同时,敏感的就业问题(危机)更是直指中国的制造业前景。

  可以说,美国未来的经济、贸易、财政(包括税收、货币)、金融(汇率)等一系列政策都将构成中国企业国际化、全球化的重要环境,并直接影响中国国内企业的运营现状。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当前时代背景下,就业是全球最为稀缺的资源,而中国的大量制造业创造并拥有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这直接导致美国出台了各种措施来抑制甚至转移这种就业机会:比如限制中国企业的融资路径(做空中国概念股),比如贸易救济甚至贸易保护(特保、双反甚至三反),比如金融政策(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新的债务危机很可能将使上述措施进一步严厉化,因此这不是单纯的美国议题或宏观议题,相反,它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千千万万个企业的命运。(中国经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