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宫时代最新消息:担责的脊梁与名利的脊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9 04:28:47

担责的脊梁与名利的脊梁   “脊梁产业”主持方宣布,“中华脊梁”人物评选活动文件是一个临时工伪造。

  人们对此的感觉是有意外,不惊讶。不惊讶,因为“临时工使坏”的事情太多了;有意外,因为人们未必想到了主持者在推卸责任上如此缺乏创意。

  丑闻出现,临时工顶缸,这样的做法近来已是定式,始作俑者却不可考。我们只见到,无论党政机关,还是央视这样的社会机构,或者随便一个企业,都不乏出事就怪临时工的事例。事情既是临时工所为,好处多多,起码的两个,就是不仅坏事不需要有人负责任,而且可资证明“正式人员”都是好人员。

  
  “脊梁产业”,原本发展得不错。要不是“共和国脊梁”发给了倪萍,而倪萍又恰好参政议政从无反对意见,大概不会有人注意。那样,“中华脊梁”一人收取9800元也就顺顺利利了。意外情况,导致收钱发“脊梁”的事情众所注目,于是很需要有一个临时工。现在这个伪造文件的临时工不知何许人也,据称两个月前已经辞职。

  中国经济报刊协会和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配合密切,一个表示公章被冒用,一个表示有举办“中华脊梁”活动,但收费9800元,只是出书,不包括评选,评选活动属于冒充。另两个涉事机构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中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没有说法,却牵出了两家公司一个是北京金新华文化发展中心,另一个是北京国发中科信息技术研究院。根据几个单位的自查自纠——更准确地说自弹自唱,国发中科的那个临时工一手操办了全部造假行为。
  
  不过,即使根据这自弹自唱,我们仍然可以发现,“中华脊梁”大型文献首发式仍然存在,并与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确有关系,该研究会的一名副会长又是中国经济报刊协会的副会长,9800元为出书及活动费用,只是没有“首届功勋中国系列人物颁奖盛典”。

  这样,那个临时工就真是莫名其妙。国发中科实际操办“中华脊梁”大型文献出版活动,收费就是9800元;这个临时工却自行加上一条,额外奉送“中华脊梁”荣誉称号一顶,费用一点不加。要说临时工是半道截财的骗子吧,款子都是打到国发中科的账上。这个临时工真是愚蠢何及,说他自行编造,可信度有几丝丝呢?

  我也不时能够接到这样那样的信函,称发表于某报或某刊的某文已入选某“大典”、某“文库”,名字则入选了某“功勋人物”、某“重要脑库”,请即汇款若干元,即寄来书籍、画册、证书,并出席盛大活动。这样的信函,无一不是从北京发出,举办者都是挂带中国、中华之类的社团机构。可以说,在北京有太多机构从事“中华脊梁”、“共和国脊梁”之类中国特色的“文化创意产业”了。
  
  这些事情,怎么能不是临时工干的呢?它原本就是沽名钓誉与卖名市利的合作市场,一种秽恶难闻的勾当。随便一篇破文章,就入大典、成文献、成功勋人物,且“不收任何费用”,只收取赴京出席活动的费用。活动又是在盛大会堂举办,由显贵人物颁奖,相片照回去,就证明确属重大荣誉。这种“双赢”勾当,揭出一个露丑一个,不由临时工顶责,还能由衣冠人物担责?

  衣冠人物是要有名誉、得实利的。衣冠越鲜亮,周边保护层也越多。例如中国经济报刊协会、中国纪实文学研究会,出名头就可以收钱了,出了事,实际操办的国发中科之类企业得顶上。国发中科必须有“临时工”,“中国XX研究会”有各级各层,一旦秽闻远播,从某企业临时工到“中国XX研究会”负责人,这中间的保护多不胜数。

  我们这片土地,脊梁是确实有的,而且脊梁应分成两种。一种是承担责任的脊梁,“歹徒”、“社会闲杂人员”、“不明真相的群众”、“临时工”、“没多少文化的农民”一直到普通市民、普通干部等等,这是自下而上的。一种是名重利丰的脊梁,则视位子的尊贵性不同自上而下。临时工是承担责任的脊梁,会长、副会长之类是得名得利的脊梁。秽闻出自临时工,必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