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元素化学性质:何光沪:基督教会对中国社会做贡献的潜力巨大(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24/02/21 11:17:15
何光沪:基督教会对中国社会做贡献的潜力巨大(上)基督时报 龚美意 王新毅 更新时间:2010-11-10 11:45 1 2 3摄影:图:基督时报/龚美意
何光沪教授演讲现场。更多最新新闻 ChristianTimes
  • 刘同苏牧师:家庭教会工商业经营者基督徒问卷调查
  • 成都秋雨之福教会证道笔记:岂不知一点面酵能使全团发起来
  • 忻州百年福音堂保护活动续:唱响“忻州颂”,重走殉道路
  • 牧者分享:基督徒是否要读神学?
  • 通货膨胀令教会同工压力倍增 神州情七月呼吁代祷
11月6日,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宗教学理论研究员何光沪先生,在爱德基金会25周年庆典之分论坛“转型中的中国发展”上,发表了主题为“基督教会与中国社会”的演讲。

在他的演讲中,他针对基督教会与中国社会的关系、基督教的历史、基督教与中国的关系的历史、基督教会同它所传进来的中国教会的关系等一些话题发表了看法。他还说到,对于宗教与中国社会的关系,特别是基督教会与中国社会的关系,不仅仅只是说要与社会“相适应”,更应该走到“做贡献”这一步,更加侧重积极的角度。

他从世界历史的角度出发,列举了历史上基督教对罗马、日耳曼、中世纪以后宗教改革后的西方社会都很好的适应并且做出深远的贡献,同时反观从景教传入中国到后来明清时代的利玛窦、再到近代社会中,基督教会与中国社会的关系也是秉持着相适应到做贡献的脉络。

他指出,基督教对于社会做贡献的潜力巨大,目前,基督教对社会的发挥的实际作用还非常有限,远远小于它所能够发挥的作用,所以如果看到时代发展,更加重视促进基督教向社会“做贡献”的观点,那么将会促进基督教对中国社会和历史做出巨大的贡献。
 
基督教会与中国社会:从“相适应”走到“做贡献” 何教授说到,提起教会同中国社会的关系,现在包括学者、教会人士及一些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等社会各界人士最常用的一个词就是“相适应”。这个意思是说,宗教,特别是基督教会,要同社会相适应。
 不过,何教授认为,在说这个词的同时,我们更应该说的是另外一个词,就是“做贡献”。他解释说,这个意思就是说,教会在发展中必然会跟社会相适应,而且目前看的话,教会也已经同中国社会相适应,所以,目前应该而且已经从“相适应”走到了“做贡献”。

他进一步说到这两个词的区别。“相适应”这个词主要是从消极的角度谈起,因为必须得适应环境,否则就无法做好,甚至没有办法做;“做贡献”侧重于积极的角度,就是你不但要适应环境,而且使环境变得更好,这样的结果是你自己不但过得好,而且也让别人过得好。 历史上基督教与不同社会相适应并做出巨大贡献

接着,何教授从历史来讲到基督教会与她所传进去的社会的关系。他说到,基督教会与她所传进去的任何社会的关系,必然经历而且已经经历了从相适应到做贡献的过程。

首先,他举到历史上基督宗教与希腊罗马社会的例子。他说,基督宗教诞生在巴基斯坦的犹太人中,很快就向西方传播,进入了希腊罗马社会。这样一个弱小的边缘宗教置身在一个很强势的主流社会当中,面对着相适应的问题。所以圣保罗提出了“向什么人我们就做什么人”的主张。

圣保罗的理念就是相适应的理念,何教授说到,按照思想家恩格斯的说法,基督教已经适应了希腊化的罗马社会的需要。恩格斯作为马克思主义者,他谈到,基督教是被压迫的运动,长期受到迫害。他指出这个事实以后,他说,尽管有时候,甚至正是由于这些迫害,基督教才顺利地为自己开辟了不可阻挡的前进的道路,很快就同希腊罗马的社会很好地相适应了。罗马帝国当中从穷人到富人,从奴隶到贵妇人,这样些日益增加的人信奉了基督教,基督教也大量采纳从罗马的民俗到哲学的希腊罗马文化,后来的君士坦丁皇帝也接受了基督教。基督教同罗马社会的适应,成了政治适应在内的一种全面的适应。 而在与罗马逐步适应的阶段当中,基督徒已经在罗马有极大贡献了。何教授列举出,当时教会为广大人民提供的精神安慰,尤其提供的社会救助和社会服务,大大减缓了当时非常激烈的社会冲突。基督教所倡导的伦理道德,为当时普遍的社会绝望的人们提供了生存的支持,而且他们超越信仰,给人们提供了新的希望。除了社会方面,教会对政治稳定也做了贡献,那是一种直接的支持,这特别在东罗马帝国是非常典型的。同时,这种贡献还包括同政治所并立的制衡,主要是在西部地区。

“所以,总而言之,基督教会对于晚期的罗马帝国社会做出了非常独特的不可替代的贡献。”何教授总结说。
 然后,日耳曼民族摧毁了罗马帝国,最初的日耳曼帝国是在古典文明的废墟上建立起来的,是发展程度非常低下的各个蛮族的社会。之前基督教已经与罗马的古典文明相适应并且增长起来,现在古典文明已经死亡,基督教又面临着新的相适应的问题。何光沪教授说,基督教在同蛮族的首领长期的打交道的过程当中,又一次同新的蛮族社会迅速相互适应,于是对这些蛮族社会做出了促进社会发展进程的巨大历史贡献。 他列举说,一方面,这些蛮族中的各个民族先后都信奉了基督教,并且把之作为自己精神生活的源泉和文化发展的动力。另一方面,基督教自身的教间体制也适应了欧洲封建化的过程。 与此同时基督教用了短短的500年的时间从公元5世纪,到公元10世纪就软化了蛮族的野性,使蛮族从野蛮的烧杀掳掠之徒变成讲究礼貌的谦卑的文明之徒。接下来也用了短短500年时间,即从公元10世纪到14世纪,教会用她所保存和传承的古典文化,包括语法、逻辑、算术、几何、天文学以及音乐等等所谓的7艺,以及融入了神学的古典哲学古典法学,古代科学,帮助和创造和发展中古时期的西方文化,最终使西方社会从一个野蛮落后的社会变成了一个和谐有序的富于活力的创造性的社会,从而使得西方文明从世界各大文明当中脱颖而出,后来居上,引领了社会的潮流问题。由于文艺复兴,宗教改革,科学革命,启蒙运动和政治革命带来的现代会进程极大地地改变了人类社会。 而眼观当下,何教授说到,当前是一个以工业化、城市化、平等化、多元化、全球化等等为标志的多元社会,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前的社会,于是基督教会又再次面临同这个社会相适应的问题。

“只不过这一次基督教要同一个世界性的社会相适应,而且这个世界社会国际社会经历了无数的革命和战争和分化,既属于全球化的过程当中,也属于多元化的过程当中,因此前所未有的多元和复杂。”何教授说,“但是我们发现,尽管经历了十分复杂多变的历程,基督教还是再次跟复杂多样的社会相适应了,而且也对之做出了巨大的不可替代的贡献。” “基督教在现代社会当中生存下来,并且继续发展,表明她同这个社会适应得非常好。”何光沪举出非洲的例子,“仅仅以非洲为例,基督徒在20世纪当中就增加了100倍。基督徒的人数在亚洲各国也有巨大的增长。而且当代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基督徒人数,早就远远超过了美洲和大洋洲的基督徒人数,以至于基督教已经被学者们称为南方的宗教。至于这种适应的过程,我们可以举出很多的例子,我们可以提到自然神学和类似的神学在理性时代采纳了理性主义。卫斯理宗和类似的宗派在工业革命时代如何在实践中走向劳动阶层。”

何教授还举出其他的一些例子来作为佐证,比如在20世纪初期以世界基督教协会(WCC)为代表的普世大公运动,还有基督宗教与天主教在20世纪中期开始的改革革新以适应时代等。另外一方面,基督教对现代社会的发展同样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同样是不可估量的贡献。 他还特别提到,基督新教的改革可以说“至少是现代社会的助产室之一,并且帮助形成了现代社会以自由为核心的精神气质。” 虽然是因为与天主教的对立促进了基督新教的改革,但是基督新教的改革本身就是与社会相适应才发生的。而且,基督新教对于文艺复兴、社会改革等都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深远而巨大的影响。另外,所谓新教伦理对资本主义精神、对市场经济的促进作用,于也早已经在韦伯的经典著作中得到了论证。

未待完续,敬请关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