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之炼金术师fa粤语版:向阴谋家康生开第一“枪”的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0/22 02:12:45

向阴谋家康生开第一“枪”的人

  二十多年前,把康生这位党内的大奸,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是震动全国的一大快事。

  1977年春,康生和曹轶欧一手控制的党的最高学府——中央党校仍然寒凝大地。尽管康生在1975年冬死去,康办主任曹轶欧还活着。康生做的很多恶,她都有份。而且康生这块“金字”招牌并没倒。

  1977年,胡耀邦到中央党校主持工作。这年12月初的一个晚上,胡耀邦的老部下,在党校哲学教研室搞教学工作的李公天找到哲学教研室副主任、后来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韩树英,道:“我想通过小字报,把康生和曹轶欧的罪恶给揭出来。你看怎样?”韩树英赞成,但又建议他找胡耀邦的秘书梁金泉征求
意见。

  梁金泉说:“这个问题应由你们自己决定!”

  随后,李公天又找党校副教育长冯文彬征求意见,冯文彬也让他们自己决定。此时,韩树英估计,不论是耀邦还是冯文彬,都被康生折磨得不轻,他们会支持的。这是他们想做而又不便于做的事!为了壮大声势,也为了更稳妥起见,韩树英把哲学教研室的吴秉元、卢俊忠和毛维平等人也找来商量如何写小字报的问题。大家都认为,这是开第一“枪”的小字报,用不着写更具体的内容,只是画龙点睛式的,点一下要害问题,起个抛砖引玉和打开缺口的作用。他们分析了一下当时中央党校的形势。康生和曹轶欧,作恶多端,民愤极大,只要有人带头,捅这个马蜂窝,一些早已义愤填膺和憋足了劲的受害者,都会先恐后地上阵的。

  李公天和韩树英写了小字报,吴秉元自己也写了一篇。

  1977年12月8日写完,第二天,即12月9日,在哲学教研室办公地点——16楼一层走廊,用细铁丝把小字报挂上了。小字报的落款是李公天和韩树英。

  李公天和韩树英的小字报,把康生和曹轶欧同林彪“四人帮”划在了一条线上。

  看小字报的人,络绎不绝。当时王福、李葆华和杨静仁等高级班学员,也都三三两两地来看小字报。有的白天没有时间,晚上打着手电看。全校的学工人员,几乎都来看小字报。有的还天天来看。渐渐发展到连外单位的人也来看小字报了。用小字报揭发康生和曹轶欧罪行的消息不胫而走,已经不限在京城,而且传到外省市了。

  中央党校里的学工人员看到李公天和韩树英放第一“枪”小字报之后,不仅对看小字报有浓厚的兴趣,而且直接参战,争先恐后地写小字报,小字报多了,铺天盖地把50多米长的走廊两侧通通挂满了,连上楼的楼梯两侧都挂满了。在三楼办公的文史教研室,在三楼开辟了另一“战场”,也贴出了大批小字报。京城很多机关里的干部,坐汽车的,骑自行车的,也都闻讯赶来看小字报。它已成为京城的一大新闻。

  小字报不仅数量一天比一天地增多,而在内容上也越来越深入,很多鲜为人知的触目惊心的悲剧,也都曝光了。

  不久,党校学员正式向中央写了书面报告,一致强烈要求中央严厉地处理康生的问题。

  1979年初,升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冯文彬,在总结中央党校1978年工作时说:在这一年里,我们做了两件大事:一件是组织了实践是检验真理唯一标准的文章;第二件大事,就是揭发了康生和曹轶欧的问题。

  (摘自《炎黄春秋》)

《网络文摘 》 第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