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之炼金术师fa1080p:权倾中外的党内阴谋家康生发迹秘史(图)(4)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0/14 23:23:38
 文章摘自《中南海人物春秋》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本书简介:中南海里无小事,高层人物不平淡,《中南海人物春秋》真实再现政坛风云人物历史命运一千多幅珍贵照片,真实再现中南海人物生活,披露鲜为人知的“文革”重大历史始末,揭示政坛风云人物沉浮的深层内幕中国历史上……[连载内容]

  消灭了这样的活口,康生便又开始紧锣密鼓地清理档案中记录下来的死材料。在1967年,康生就伙同林彪、江青等人炮制了一个《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中央文化革命领导小组关于接管清查敌伪档案的指示》。他们调动大量人员,利用“清档”之机,疯狂地破坏档案。在上海就调集了6000多人(其中外语人员3409人),组成204个小组,查封接管了103个单位保管的187万余卷敌伪档案,同时还清查了60余万份(件)解放前的报刊资料。清档工作历时四年,到1970年基本结束。仅据上海市公安局统计,全市159个单位送交的,从档案中抽出挖下剪贴的所谓“防扩散”材料,就有26000多卷(份);从市、区两级公安机关档案中抽出的“防扩散”材料,就有41522卷(份)。据不完全统计,以“防扩散”为名,从卷宗中整卷抽走的,有4卷(册);被抽页的,有536页;被抠挖的,有532处;被贴盖的,有39页。康生的这种举动显然是为了消灭与自己丑史有关的物证。据上海市革委会档案清查小组在1968年3月15日写给张春桥的一份报告中,所提及有关康生历史的90页档案,至今下落不明,但是他们虽然销毁了这90页材料,却愚蠢地留下了销毁这90页材料的报告。这本身只能增加人们对康生有严重历史问题的怀疑,真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历史事实永远是销毁不了的,销毁“报告”成了他曾销赃的有力佐证。

  康生一生捏造事实,篡改历史,求名夺利,真可谓厚颜无耻。他恨不能多给自己脸上贴几块“值钱”的亮金子,恨不能将自己的历史美化得更加辉煌。然而,历史是不能杜撰的,再好的伪装终究会被揭穿。事实一经曝光,则更显现出康生变着法子往上爬的一幅奸相。

  康生带着一生罪恶,十分不情愿地走上了黄泉之路

  在“文化大革命”这场横扫一切的政治大动乱中,康生眼见林彪、江青的权力和地位明显上升,为了实现自己已经膨胀的政治野心,他把自己几十年“建家立业”的本领统统拿了出来,积毕生之阴谋手段,做起了林彪和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狗头军师,被奉为“智多星”。这场浩劫中的许多耸人听闻的重大事件,都是他在背后出谋划策或直接挑动搞起来的。

  在这场浩劫史上,他写下了自己独特的篇章,为林彪、江青篡党夺权立下了“不朽的功勋”。仅在“文化大革命”前夕,他就“发明”了《海瑞罢官》的“要害”,“揭发”了《二月提纲》的“秘密”,并“指挥”了第一张大字报的炮制。康生将自己的这三步棋自喻为他的三绝,可见其绝招在于先是害人,后是邀功。凭此三绝,他顺利地登上了“文化革命小组顾问”这个通天宝座。

  当“否定一切,打倒一切”的狂风恶浪席卷全国的时候,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眼看着用鲜血换来的江山被糟蹋,人民大权被篡夺,他们像暴风雨中迎风展翅的海燕,像巍然挺拔的劲松,出现在斗争的第一线。

  1967年2月13日,周恩来在怀仁堂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碰头会,曾经使敌人闻风丧胆、为人民立下无数功勋的老帅们,在这里再也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同林彪、江青等人短兵相接,进行了义正严词的斗争。

  陈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谭震林等相继发言,严厉质问林彪、康生、江青:“你们把天下搞乱,到底想干什么?”对他们篡党夺权的阴谋进行了无情的揭露。老帅们眼巴巴看着国家在遭难,人民在受苦,他们忧心如焚,早已把个人的荣辱得失置诸脑后,宁争个鱼死网破,也要同“中央文革小组”的那一帮人斗个明白。

  这次会议本来是为人民所尊敬的老战士身怀浩然正气与群妖进行的英勇搏斗,是人间正义的伸张,是代表全国人民对林、江、康一伙滔天罪行的审判和控诉。然而康生一伙的伤疤被揭痛了,他们怀恨在心,连夜搞出一个中央碰头会的《记录》,添枝加叶地向毛主席汇报,状告老帅们是“向毛主席挑战”,“翻延安整风的案”,“大闹中南海”,他们蒙蔽毛泽东,拿到“尚方宝剑”后,便将怀仁堂的碰头会诬说为“二月逆流”。

  在康生的精心策划下,他们迅速在全社会掀起了一股“反击”浪潮。从此,党政军文碰头会中断了,老一代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发言权被剥夺了,政治局内正常的生活制度中止了,“中央文革小组”代替了政治局,军委办事组取代了军委常委会。在这一震惊中外的重要案件中,康生作为老谋深算的狗头军师,发挥了关键性的特殊作用。

  在制造党的历史上的特大冤案--迫害刘少奇的案件中,康生也起了奇特的作用。为了诬陷刘少奇,康生虚构了一条所谓“资产阶级反动路线”,还有一条“招降纳叛的组织路线”,诬蔑刘少奇“同毛主席的正确路线相对抗”,以“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和“新疆叛徒集团案”来牵连刘少奇,给刘少奇扣上了“叛徒”、“内奸”、“工贼”和“特务”等四顶帽子。他伙同江青、谢富治指挥“刘少奇、王光美专案组”大搞刑讯逼供,制造伪证,肆意诬陷刘少奇、王光美是“反革命”等,对刘少奇进行了最为残忍和最为疯狂的精神折磨和人身摧残。他们抄刘少奇的家,在批斗会上揪着刘少奇的头发,强迫他抬头照相。在光天化日之下,将国家主席打得鼻青眼肿,腰和腿致残,最后将随时可能发生突然死亡的刘少奇押送开封监狱,摧残致死。

  康生在“文化大革命”中制造的理论混乱中,莫过于对“惟生产力论”的批判。康生以理论家的姿态提出“惟生产力论”是工交农业战线的“修正主义的根子”,将矛头直接指向国务院主管部门的周恩来。林彪反革命集团自取灭亡后,周恩来受党中央和毛泽东委托主持中央日常工作,他在极端困难的处境中力排干扰,力挽危局,使全国形势有所好转。康生和“四人帮”不甘心束手待毙,便将周恩来作为集中打击的目标。满腹经纶的康生“影射史学”,借“批林批孔”运动之机,大批“现代大儒”、“周公”。康生此举,备受“女皇”赞扬。康生的御用写作班子,开始还是指桑骂槐,后来竟赤裸裸地向周恩来发起冲锋,为江青一伙阴谋搞“新王朝”鸣锣开道。

  林彪反革命集团垮台后,为了保住多年来自己苦苦经营而爬上的地位,康生积极策划“保江组阁”的策略,在江青身上押宝,企图建立他们的“新王朝”。首先,康生来了个脱身之计,想方设法掩盖了他们同林彪反革命集团之间狼狈为奸的关系。

  1973年党的“十大”上,康生、王洪文被提升为党中央副主席,张春桥被提升为政治局常委,江青、姚文元保住了政治局委员。康生认为时机已到,于是在“保江组阁”中大显神通。他除了利用“影射史学”打击周恩来外,还为江青培养了一个“无限忠诚”的写作班子--“唐晓文”,为江青出理论,唱赞歌。康生病重期间,干脆将“唐晓文”交给江青直接指挥,为江青充当“侍臣”,深受江青“重用”。

  康生晚年虽然重病在身,但他对于“保江组阁”是花了很大力气的。他以“理论权威”的地位贩卖理论,“贩毒立功”;秘密组织班底,物色培养人选;利用“风庆轮”事件在政治局内发难,攻击交通部“崇洋媚外”,将矛头直指代替周恩来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邓小平。

  更有甚者,康生又策划让王洪文乘飞机到长沙向毛主席告状。事出所料毛主席批评了“四人帮”,明确支持周恩来主持召开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并提议邓小平任党中央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和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随后,又委托邓小平在周恩来病重期间主持中央日常工作。至此,康生亲手导演的“保江组阁”丑剧,只好改题换戏。

  康生作为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团的“狗头军师”,在“文化大革命”中所犯的罪行,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每一次重大的历史案件,每一次对老一代革命家的诬陷和进攻,康生几乎都有所插足,甚至是起核心作用的“主谋”。他死前,看着自己立下的“家业”日益残败,很不甘心。就在他离死还有两个多月的时候,趁邓小平离京之机,突然强打精神,亲自上阵,带病到毛泽东处进谗言,奏了邓小平一本,说邓小平“想翻‘文化大革命’的案”,真可谓“贼心不死”。此后,江青一伙在“风中之烛”的康生的幕后策划下,迅速发起了一个“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恶浪,并立即席卷全国。“四人帮”马上由守势转入攻势,刚刚有一线生机的中国又重新陷入极度混乱之中。

  康生躺在病榻上,快要魂归西天了。“经过自己拼了老命的最后一搏,‘四人帮’又逐渐占了上风,但自己就要死了,已经不能亲眼看到心腹之患周恩来、邓小平等人的‘下场’了……”1975年12月16日,康生就这样带着他的一半满足、一半遗憾,十分不情愿地走上了他的黄泉之路。

.blkContainerSblkCon p.page,.page{ font-family: "宋体", sans-serif; text-align:center;font-size:12px;line-height:21px; color:#999;padding-top:35px;}.page span,.page a{padding:4px 8px; background:#fff;margin:0 -2px}.page a,.page a:visited{border:1px #9aafe5 solid; color:#3568b9; text-decoration:none;}.page span{border:1px #ddd solid;color:#999;}.page span.cur{background:#296cb3; font-weight:bold; color:#fff; border-color:#296cb3}.page a:hover,.page a:active{ border:1px #2e6ab1 solid;color:#363636; text-decoration:none}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编辑:琪琪)

文章摘自 《中南海人物春秋》 作者:顾保孜   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

更多文章进入书摘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