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之炼金术师 霍恩海姆:警惕河内缓兵之计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九乡新闻网 时间:2019/10/14 23:31:03
2011-07-08 23:32国际观察

薛理泰

美国斯坦福大学国际安全和合作中心研究员

xueltglobal@gmail.com

2009年11月1日,笔者在《领导者》双月刊发表了题为“关于中国战略方向之思考”的长文,对于南海行将爆发涉及中国的军事冲突做出了预断,并在该文“关于南沙的战略思考”一节中,详述了越南最有可能在南海对中国安全利益构成严峻的挑战。自去年夏季起,笔者又在若干报刊上发表了多篇文章,论述了越南不在南海发难则已,一旦发难,则极可能首先对南沙群岛主岛太平岛用兵。海峡两岸宜早作未雨绸缪之计,勿贻临渴掘井之讥。

当时一些知名的台湾学者认为这个观点纯属杞人忧天。今年4月初,台北宣布,在太平岛驻防的海事警察将全部由精锐的海军陆战队换防;6月中旬,台湾军方面对南海争执急剧升级,懔于太平岛守军不足以应付可能发生的冲突,又宣布将调遣海鸥级导弹快艇及M41A3型坦克,前往太平岛增援。由此可见,由于“信息不对称”的缘故,台湾学界对于危机的评估,同台湾军政界确有颇大的差距。

前阶段,南中国海风云变幻之快速,令人咋舌。从这些变化中,世人可以体味一下国际事务中“风谲云诡”的真谛了。

自5月至6月中旬,越南摆出一副要在南海与中国决战,甚至不惜为此与中国“玉石俱焚”的姿态。6月9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声称,越南对“黄沙群岛”和“斯普拉特利群岛”(即中国西沙、南沙群岛)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表明越南全党、全国人民、全军保护这个国家海域和岛屿的最坚强的决心”。

6月12日,越南外交部发言人宣布,欢迎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社会“协助解决”南海的领土争执。河内用意明确:过去越南联合东盟国家以“打群架”的方式,对付中国,仍嫌不足,于是着手劝诱美国趟浑水,矛头直指中国。

6月13日,越南总理阮晋勇发布了征兵令。自1979年中、越边界爆发大规模军事冲突以来,这是越南第一次扩大征兵范围。扩大征兵范围,自然是要准备打仗。

曾几何时,中、越紧绷的双边关系又呈现和缓的迹象。6月19日至20日,两国海军舰艇编队在北部湾海域举行了第11次联合巡逻。联合巡逻结束后,21日至24日,越南海军舰艇编队又访问了湛江港,同中国海军官兵举行了文体交流活动。

越南副外长胡春山作为河内领导人的特使又专程访问了北京。6月25日,中国国务委员戴秉国会见了他。会谈中,双方确认要不断推动中、越战略伙伴关系向前发展;要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国间的海上争议;加强舆论引导,避免出现损害两国互信的言行;要加速磋商《指导解决中、越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尽早签署协议。

至此,似乎中、越关系业已峰回路转。南沙群岛主权归属呈现争端与合作并存的现象。国际风云扑朔迷离,读者叹为观止矣。

但越南的政策暗伏杀机。近年,越南向俄国、法国大量订购先进武备,尤以俄制武备为大宗,其中包括6艘基洛级常规潜艇、13架苏-27战机、20架苏-30战机以及大批对海导弹、雷达等。今年底,苏系战机将全部交货。二至三年内,这些新锐武备将全部形成战斗力。对中国军方而言,未来二至三年内,存在一个“时间差”,是对越南动手的良机。过了这一节点,中国在南中国海同越南交手,可能就要伤筋动骨了,所谓“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对此,河内心知肚明。况且,两国在远洋突然爆发冲突,节奏快、力度大、时间短,具有不可预测性,届时外力介入,多半缓不济急,可见外援不足恃。当务之急,河内需要稳住中国。河内同北京斗智较力的过程中,一张一弛,是在玩弄缓兵之计。

河内认为,在维护南沙群岛既得利益的前提下,不妨同北京虚与委蛇。历史证明,一旦越南利器在手,翻脸如同翻书。“试看明日之南海,竟是谁家之天下”!这就是河内的如意算盘。

据笔者观察,当前越南在操弄三部曲:“陪笑脸”,是稳住中国的前提,逐渐侵蚀中国军方打“时间差”的机会;“握拳头”,尽快将俄制新锐武备形成战斗力,以图利器在手,是卫护其在南沙群岛攫取的既得利益的终极手段;“护权益”,是河内通过“陪笑脸”、“握拳头”这两个步骤,最终达到其在南沙群岛既得利益寸土不让的宗旨。

总而言之,河内在夺取南沙群岛、西沙群岛的战略图谋上,是万变不离其宗的。不论河内信誓旦旦,要按照“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的精神,同中国友好相处,一旦北京涉及实质性的要求,要求河内放弃局部性的既得利益,哪怕仅是要求河内放缓在南沙扩充勘探油气资源的步伐,河内即刻翻脸相向,这个反应是不问即知的。可见河内“陪笑脸”,仅是出于在这二至三年内稳住中国的战略盘算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河内经营南海的远略近策确实高出一筹。1986年,阮文灵接替黎笋担任越共总书记以后,河内领导层制定了一条“北边停战,南边急进”的战略方针,即在北边越、中边界同中国停止冲突,缓和两国关系,在南海却趁机加剧了对各岛礁的蚕食鲸吞,所占岛礁几乎囊括了南沙群岛全境。

越南鉴于猛增经济收入以及引导国际列强日后介入南海主权争执的需要,在所占岛礁附近的海域划定区块,着手“招商引资”。越占区块采油量猛增,越南获得巨额外汇,再从俄国购买新锐武器,更有效地保卫既得的经济利益。从此,河内经营南海的方略终于构成了良性循环。同时,越南同西方石油巨鳄及俄国、日本、印度、新加坡、韩国各大财团结成了经济共同体,迫使中国处于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至此,河内达到了一箭双雕的战略目的,可谓大手笔。

北京贯彻“和为贵”的外交方针,对越南蚕食鲸吞南沙岛礁的行动未给予足够的重视,终于让越南占得先鞭。如今要诉诸大动作,不但事倍功半,而且复杂性和风险性陡增。